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以身相许(中)

|ω・`)也是两万年都没有更过的一篇了吼,不要脸的混个更。

指路上一更:以身相许(上)




小狐狸听了这话不由得十分高兴,她向来认为哥哥的美貌正如他的武功一般,是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她这番想法在黄少天这里得到了认可,便愈发的起了兴致,这兴冲冲的架势,好像非要叫她五哥哥当场就与黄少天定亲不可。

黄少天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可胡来,如果叫魏老大知道他居然恋慕上了一个妖怪,非得把他的腿给打折了不可。他只能哄着小公主叫她休要声张,只在蓝雨庙里安安静静的做只了无挂碍的野狐狸就好。

小赤狐十分好骗,黄少天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任周泽楷站在院墙外叫破了嗓子她都置之不理。她生怕哥哥罔顾她意愿就将她强行带回青丘,更怕哥哥贸然伤害黄少天,想来想去竟连平时歇息的草垛子也不要了,镇日贴在黄少天身边如影随形的跟着,夜里更是直接睡在黄少天的被褥下,绝不离开黄少天半步。

周泽楷见她这样,更是急的不行。他虽视女德女规于无物,不过妹妹睡在别的臭男人榻上究竟是不好,况且他虽然看出妹妹对凡人有意,却十分的不甘。他在蓝雨一连呆了几天,一日日的就见妹妹跟在那凡人身后打转,心中十分苦闷,不免生了些去市集里转转的想法。周泽楷在市集闲逛了一个时辰,见人们皆用钱财易物,忽的想起凡人贪财这事,于是决定用些珠宝翠玉将他妹妹赎回来。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刚起了床,打着呵欠出门打水。刚迈出里屋就觉得今日的阳光怎么格外亮些,待他揉了眼睛仔细一瞧,前堂里铺了一地的珠玉宝石,熠熠生辉,当真是要比太阳还显眼些。

蓝雨只是个小剑观,一年里大多时候都入不敷出,弟子们在闲暇时候还得去镇妖和打柴卖鱼来贴补家用。有些年景不好的时候,黄少天两个月都吃不上一口肉,如今见了这满地的金银珠宝吓得完全醒了,连忙退出前堂把门栓好,哆哆嗦嗦的去榻上抱了小赤狐来问。

小赤狐如今被他养的野性难驯,早起懒洋洋的也不愿意睁眼,只在门缝里望了一眼就知道是她哥哥想尽了办法要带她回去,因而用了这等法子。原先在宫里的时候,这些金银珠宝她哪里看得上眼,用来玩耍都嫌弃沉重。可如今的情景却大不一样,一人一狐嘀嘀咕咕的商量了许久。最终黄少天拾了块包袱皮把满地的财宝都包严实了,然后将那包袱皮原封不动的扔到了庙外。

说是原封不动也不大妥当,黄少天留了一块婴儿拳头大的银子,然后冲着庙外的槐树林朗声道“令妹在庙中借住数日,庙中寒酸,恐亏了令妹口腹之欲。故借了二两银子,给令妹买几只烧鸡打打牙祭,还望见谅。他日我师父归来,必当原数奉还。”

他也果真是个守诺的人,练完剑就揣着小赤狐下山去了市集。周泽楷给的银子又实又纯,黄少天足足买了四只烧鸡,又在小赤狐的指使下打了二两酒,哼着山歌背着包袱就回了蓝雨。

小赤狐在蓝雨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得了一只烧鸡便如获至宝,嗷嗷叫着冲上去就开始撕扯,吃得满脸是油。周泽楷站在庙外看他妹妹,只见小公主叼着烧鸡啃得欢快,而黄少天坐在蒲团上口水横流,愣是忍住了没动筷子,等四只烧鸡都进了小赤狐的肚子才摸出了一个白馍馍,就着凉水啃完了。

周泽楷原本对凡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印象,他身边见过凡人的长辈都说凡人奸诈狡猾,贪财好利。可只有他亲自见了今日的这一桩事,他才晓得凡人原来也是有好的。

可即便这小剑客和他妹妹真心相许,他也得把他妹妹带回去。黄少天毕竟是个凡人,凡人的寿命不过百年,在他们狐妖的一生中渺小的简直可怕。往后若是黄少天走了,难道他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妹妹守活寡么?兵贵神速,趁着两人尚未如胶似漆密不可分,赶紧把妹妹寻回来才是正经。

今夜就让他等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小赤狐在市集上就嚷嚷着要喝酒,黄少天想着反正是花他兄长的银子也没可什么顾忌的,于是爽快付了钱,拎着二两烧酒回了家。谁知道小赤狐嘴上逞强,实际上却是个一滴就倒的酒性儿,才抿了一口,就哭着喊着说头疼,然后过了不多时又发了疯,满嘴的胡话,照人就咬。黄少天去捉她的时候也被她在手指上咬了一口,不过好歹是把这小祖宗捉回来了。只见小赤狐醉狠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喜的时候状若癫狂,悲的时候更是鬼哭狼嚎。黄少天被她吵得头昏欲裂,好不容易把她哄睡了,结果自己也好奇这酒究竟是什么味道,犹豫着灌了一点,他的酒量比起小赤狐来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喝了四五口也觉得天旋地转,不觉伏在桌案上睡熟了。

周泽楷在庙外静候到半夜三更,凝神细听到里屋传来微微的鼾声,于是放了心,起身去里屋抱小赤狐回家。孰料小赤狐酒劲儿还未过去,迷迷瞪瞪的也认不得来人是谁,被搂进怀里以后又是紧张又是害怕,正当周泽楷跨出屋子的时候她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时机,张开嘴,两颗尖利的犬齿就往周泽楷的心脉上咬下去了。

心口蓦的一痛,周泽楷低头去看时,只见玉白的外衫已经被喷涌而出的妖血染得鲜红,清越的妖神之力四溢。而小赤狐正卧在他怀里,见他望了过来,露出两颗犬齿恐吓性的叫唤了两声,然后意犹未尽的舔了两口嘴边的血渍。她虽还不能化成人形,但毕竟身世高贵,小小年纪修为就已经不可小觑。刚才咬黄少天只是醉梦里玩闹,咬周泽楷的这一口却是半梦半醒用了狠劲儿的。

心脉本是周泽楷十分要紧的罩门,如今挨了自家妹妹这一下更是痛上加痛。周泽楷也不顾妖神之力外泄会引来觊觎青丘狐族的各类妖魔前来,心里只想着赶紧把妹妹送回青丘。可现在他受伤颇重,御风已是不能,周泽楷只得掐了妹妹的睡穴,单手搂着妹妹,右手运气唤出碎霜,在槐树林里借了此时妖气正盛,勉力画了个阵法,若是能撑得一时三刻,他兄妹二人就都能保得平安无虞。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那些妖魔鬼怪来得如此迅疾。青丘狐族虽说是妖,修为高深的族人却大多都早已渡劫成神,所以族人甫出生就介于妖与神之间,比凡间吞噬人心为生的孤妖游魂不知高了多少重山去。任哪个妖魔吞了青丘狐族的一颗心,都有淬炼筋骨,再生修神的效用。无怪如此多的妖魔鬼魅都宁愿冒险前来,实在是诱惑太重。

周泽楷掷出长枪,钉穿了最后一只惑人凶。惑人凶被钉死在树上,八瓣的嘴巴却还是张得大大的,露出里面粉红色的牙背和舌根上的八个女人头颅。他出手还是晚了一步,这一群惑人凶被他赶尽杀绝的时候拼命抢出了一丝机会大声嚎叫告救,尖利的鬼啸顿时响彻天际。虽然他已尽力补救,但是估计下一批的妖魔不久便将赶到。

这真是周泽楷此生度过的最艰辛困苦的一个夜晚。怀中的幼妹还在熟睡,阵法再撑一刻即能完成。可他的血也早已浸润了他的后背,顺着他脊梁的土地滴入足下的土地,而妖神的血香味将源源不断的招惹来更多的妖怪。这个夜晚太漫长了,黑黢黢的周遭似乎埋伏了无数只鬼魅,也不知道这夜,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黄少天趴在桌上睡到半夜便觉得肩酸背疼,而且老是察觉到鼻尖似乎有异味。他刚刚发了个不大好的梦,好不容易才从梦魇中挣扎出来,醒来的时候觉得口干舌燥,刚爬起来便是一窒!

不好!血味!

他抽了抽鼻子仔细嗅了嗅,好骚的妖味儿,好像还不止一种,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妖怪竟敢上蓝雨山来。黄少天望了望外头皎洁的月色,提了柄长剑,披上中衣就走出了门。

他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妖怪痛苦的嘶吼,黄少天心下起疑,隔了半片林子定睛一看。槐树林中央坐着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是谁?只见周泽楷盘坐在地,将妹妹牢牢护在自己腹前,左手执着一支鲜红如火的长枪,右手也不知用了什么兵器,舞的虎虎生风,将面门防的滴水不漏。那些奇形怪状的鬼魅如潮水般一群群涌出,纷纷扑上来撕咬,却无一例外的被周泽楷的长枪所挑飞。

也不知道周泽楷支撑了多长时候,身后的衫子上已是殷红一片,鬓发也散完了,唯有两柄长枪锐不可当。他旁边的妖尸魔儡已是堆积如山,尸体上皆仅有喉口的一线嫣红。

黄少天大惊失色,正要提剑上去帮忙,只见有一只漏网的妖精寻了个空隙,张开血盆大口竟直直朝着周泽楷的后心咬了下去。黄少天大喊一声“当心”,话音未落剑锋已至。他师父授他课业的时候,教的就是“准,快,狠”三字,黄少天的剑术也颇习得此诀。周泽楷听到声响刚想回头,那妖精喉咙处腥臭的血已然喷到了他的脖颈之上,这一惊一乍一喜之间,不禁让周泽楷出了一身冷汗。

他刚想道声谢,却发现阵法已动,而妖魔依旧肆虐周围。实在无法,周泽楷只得将妹妹抱进了阵心之内,然后提起长枪再战。黄少天此生还从未见过这么多的妖怪,一时之间竟有些手忙脚乱,还好周泽楷及时施以援手,两人后背相抵,各守一方,直到天边的第一缕晨曦降临,那些妖精鬼魅才彻底消失于槐树林间。

黄少天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刚想同周泽楷套套近乎,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段却根本无人理睬。他回头一看,被血沾湿了的地上,赫然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白狐狸。

黄少天抱起狐狸的前爪,举到面前左右看了两下,确认周泽楷是真的昏迷不醒后,赶紧扶起狐狸毛茸茸的脸颊偷了个香。其实除了一嘴的狐狸毛他什么也没亲到,然而黄少天却十分的心满意足,抱着新捡来的大白狐狸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楷楷妹妹神助攻哎嘿( づ ωど)

好像没啥要说的了,这么多坑坑了这么久还有这么多关注我的姑娘真的是太感动了,毕竟我感觉除了剧情雷一点儿外我也没啥优点了..........希望以后能够写出越来越有趣,越来越有深度和思想的文~

评论(13)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