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八)

(*/ω╲*)老咸鱼爬上来更文了=v=

指路上一更:不良(七)

依旧校园paro,不寻常无脑甜文QWQ

【迟到的】老叶生日快乐~





“黄少天!”

班主任拿着写字板扶着栏杆摇摇晃晃的走过来。黄少天被忽如其来的一声吓得一哆嗦,忙不迭的站起来,响亮的大喊了一声“到!首长请吩咐!”

班主任哭笑不得的用中性笔帽敲了敲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怎么这么贫呢?”她瞄了一眼写字板,终于想起来了要说的话“下星期你们小组跟B组一起值日,你们几个商量一下怎么分配吧。”

B组?

黄少天和张佳乐互相望了一眼,眼里炽热的小灯泡“噌”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原因无他,他们三班阳盛阴衰,一共就11个货真价实的妹子,B组占了3个,还都是颜值十分可观的。青春期人人少男心躁动,黄少天和张佳乐虽然对这三个妹子并没有什么想法,不过能跟她们有个独处的机会也足以让人激动了。

“我跟苏妹子星期一星期四去站校门口值日。”黄少天快刀斩乱麻,嘴一张已经抢了个美差。

“行,星期二我去查校纪校风,唐柔要不要跟我一起?”张佳乐抓着笔侧过身来扯着嗓子往唐柔的方向吼了一嗓子。

唐柔闻言看过来,微笑着点了点头。张佳乐高兴极了,连忙抢过黄少天的记录表在上面歪歪扭扭的写上唐柔和自己的名字。黄少天指着记录表仔细看了看“得,只剩了两项了,邹远!邹远!过来过来,你自个儿选吧。”

邹远连忙把检查午休和眼保健操的一栏给勾走了,也很快跟楚云秀组成了搭档。

周泽楷一言不发的坐在他们对面,看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时间和人员分配。最后黄少天好像才想起他,推了周泽楷一把,指着最后一栏空白通知道“周泽楷啊,你没得选了,跟于锋打扫卫生去吧。”

周泽楷也不为所动,“嗯”了一句就抬下头继续剥糖纸了。黄少天觉得有点儿尴尬,人家就坐对面,他跟张佳乐两人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愣是没记起周泽楷来也挺对不起人家的,而且周泽楷看起来好像是不太开心?他特别想找点儿话题来活跃一下气氛,可是往常炒热话题的小伎俩好像在周泽楷身上都不适用。

黄少天这才发现他真是一点儿都不了解周泽楷,这个人本该是他在校园生活中最为亲密的同桌,但他却厌恶周泽楷,甚至想逃避他。黄少天向来是个愿意反省自我的好同志,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向来这么喜欢团结同学,怎么到了周泽楷这儿反而孤立起人家来了?

何况周泽楷也真的没有哪里不好,就是冰山了点儿,太龟毛了点儿,话太少了点儿,娘炮了点儿,太正直了点儿跟他关系不好了点儿…………

好吧,他数不下去了,他果然还是看不惯这个人。

正在黄少天胡思乱想之际,大巴车停了下来,纪律委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到了,下午2点半在门口集合,过时不候,尽量不要单独行动,遇到突发情况请拨打班主任或者带队老师的电话,请勿在景区内乱扔垃圾。请大家游玩时遵守校纪校规,祝大家玩得开心。”

可是已经没人听他讲话了,五十几个少男少女如同放出笼的雀子一样争先恐后的奔向门口。张佳乐早已抢占了有利位置,车门刚缓缓移开,他就揪着黄少天的书包带一鼓作气的奔向了嬉戏谷的大门口。

黄少天在狂奔的途中还不忘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询问他们车到了没有,结果被告知他们一班要在嬉戏谷门口进行合影,不磨蹭的情况下最少恐怕也要十分钟才能进去。

黄少天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卧槽,他只晓得一班那个秃顶的老师十分变态,只是没想到那个秃顶儿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来这么一下。

秋游唉!多难得多要紧的事儿,一年到头就盼着这么两回了!况且孙哲平他们学生会的不知上报了多少次,好不容易才换来了学校点头同意他们这届去外市玩儿的一次机会,偏偏又撞上另外一个学校同他们一起。

这代表什么!时间就是金钱!黄少天望了望园区内人群渐渐开始聚集起来,对喻文州孙哲平的兄弟爱终究没有战胜他好玩的天性。他同张佳乐对视了两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不等他们了,前去排队吧!”

张佳乐过检票口的时候顺了张地图,俩人头凑头的研究了一会儿,一致决定从最刺激的“撕裂星空”开始玩起。结果两个路痴花了好大力气找了大半个园区才找到撕裂星空,一看那长龙一般的人群蜿蜿蜒蜒一路折到两个项目外,张佳乐顿时打起了退堂鼓,犹豫着征求同班的意见“人太多……要不,别玩了吧?”

黄少天却一反常态的拉住了他的衣襟,坚定地走到了队伍的尾巴上“不,要排。”

他黄少天什么时候这么热爱过山车了?张佳乐的心里正嘀咕着呢,他还记得上次他们玩过山车的时候,黄少天嘴上逞威风,下来的时候两腿战战,吐了大半天才缓过来。从此黄某人绝口不提玩过山车这事儿了。

张佳乐排队排的穷极无聊,从包里拿了薯片分给黄少天吃。黄少天却不接,而是探头探脑的往队伍前头张望。张佳乐嫌他事多“还早着呢,乐观估计半个小时吧,你也别急了,来来来吃点薯片喝点可乐放松一下。”

黄少天也不理他,脖子伸得老长,掂着脚一个劲儿的向前凑。不知他看到了什么,连忙矮下身子“唰”的把连帽衫的拉链拉个严严实实,把帽子也带上背对着人群,碎碎念道“他没看到我他没看到我他没看到我………”

张佳乐见他这样实在好奇,踮起脚尖一望。嘿!熟人!他大大咧咧的搂着黄少天“干嘛呢?这不是你同桌吗?上去打个招呼啊,说不定还能插个队什么的那我们就省事啦。”

黄少天听得气急,用肘子顶开张佳乐搭在他肩上的手“还插队呢?有没有点儿出息啊!再说了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他都听到了!你仔细看看他身边的人穿的是咱们学校校服吗就在这儿嚷嚷,他听到了怎么办啊?”

张佳乐此时特别想把“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黄少天背对着人群,自然看不到周泽楷领着一众同伴向他们这个方向而来。张佳乐只能捂住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十分无力的看着周泽楷旁边的一位穿着制服的男生笑容可掬的问道“请问你们都是荣耀三班的学生吗?”



需要剧透吗?

可爱的烦烦真是世界的财富啊呜呜呜


评论(11)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