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以身相许(上)

  三月底,桃杏拆,柳枝都打了嫩条儿,正是春光乍泄的好时节。蓝雨的小剑客黄少天应了师嘱上山采药,回来的时候行箧里却多了一只受了伤的小毛团子。

  小毛团子皮毛鲜红如火,展开脚爪后才发现这是一只极其罕有的赤狐。小赤狐年纪也不大,身上的皮毛都没换完,个头娇小的很,估计是离了父母独个儿跑出去玩,结果不慎被猎户的铁夹子夹折了腿,被黄少天拾回来的只剩得一口气。

  黄少天提着小赤狐的尾巴,托着腮上下打量了一番,琢磨着要不要拿这头野味打打牙祭。不过他转念一想,狐狸肉骚的很,蓝雨庙中无酒,就算把狐狸炖了吃也去不得这骚味儿,还不如养着玩儿呢。

  彼时小狐狸已经痛的抱着腿直哼哼,黄少天就揣着毛团子去找了他的喻师兄。喻文州摸着下巴打量这只狐狸,心底却在寻思着这狐狸毛卖了该能换好大一笔钱,往后三月庙里的师兄弟几个便不愁吃穿了。

黄少天一看就知道喻文州打得什么主意,他到底还是比他师兄心善些,央着喻文州为小狐狸诊治。他师兄也就依了他,同意他将小赤狐养在身边,权当作个玩伴。

  小赤狐到底性子野,脾气坏的很,嘴巴也挑剔。黄少天拿骨头喂它它也不肯吃,半夜却去偷吃黄少天从厨房里顺回来的半包烧鸡。黄少天失了零嘴,气得拿鸡毛掸子追着小狐狸打。小狐狸虽然身形娇小,但腿伤未愈,少不得还是挨了几棍,第二天就把黄少天的书本行囊咬得粉碎。

黄少天一见满屋狼藉,又抄起鸡毛掸子要打。一人一狐闹了整整半个月,到底是把小狐狸给养熟了,恶脾气也敛了不少,至少知轻知重了。

四月底,桃花落了个干净,蓝雨的众位师兄都应了师父的吩咐出门游历,山中只留得黄少天一个人看家。一无师兄唠叨二无课业烦扰,黄少天整日同小狐狸进山掏鸟蛋下河抓鲤鱼,日子过得快活赛神仙。

  而在离蓝雨数千里之外的禹东,青丘正乱成一团,原因无他,他们举国上下唯一的小公主,失踪了。

  青丘的国主育有七子,可就唯独只有一个女儿。再把时间往前追溯几代,青丘几万年来也就只出了这么一个小公主。三月末,小公主趁着乳母不注意,独个儿跑了出去,自此不知下落。国主心急如焚,举全国之力四处寻找,悬赏发榜,折腾了足有一月之久,终于盼来了小公主的消息。

  那揭榜之人的言辞模糊的很,只道公主不小心负伤,然后被一介修仙的凡人捡回了家,作个寻常宠物的养着,那凡人虽然不晓得公主的来头,却是待她极好。

  国主听完那人言语,心刚放下了一半又重新吊起。欢喜的是小女儿平安无恙,忧心的却是此人身份模糊,其言语实在不可尽信,须得找一个可靠之人按着那人给的痕迹去把小女儿接回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桩前情不得不提。

  青丘民风淳朴,女子大多大胆泼辣。当年,小公主的亡母无意中被国主所搭救,然后以身相许,成就一段天赐良缘,而今他俩这桩往事早已成为坊间佳话。万一小公主真的看上了那个凡人,学了她母亲的习气,随随便便以身相许怎么办?小公主这些年被他甚为娇惯,万一对那凡人下了狠手,她要如何发疯还未可知。

  况且那些个牛鼻子道士也颇为不可信,说是养着他家的小公主,保不齐是想养的肥了再下刀子呢。

国主思绪纷杂,越想越乱,坐卧不安。国中事务繁忙,他实在抽不开身去亲自把女儿带回来,交与他人去办这桩事又不放心。他思索再三,终于连夜写好一封密函,唤来心腹,叮嘱这封密函一定要送到五殿下的手里。

密函的内容简单至极。

使计,诱尔妹回,不可用强。

青丘的五殿下望着这寥寥的十个字,陷入了沉思。小公主与他乃是一母所出,是这宫中唯一的至亲。公主失踪后,属他最为焦心。他就算把那凡人杀了,也得把妹妹毫发无伤的带回来。

可是“不可用强”这四个字又叫他犯了难。他思忖片刻,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只得等找到妹妹后,再作打算。

这位青丘的五殿下周泽楷,乃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文武双全自是不必说,小小年纪修为已臻化境,只七千岁就已自行领悟出凝气化枪。待到他一万岁的时候,已经能自如的驾驭凝气化成的左右两柄长枪,荒火与碎霜,一火一冰,入千军万马如入无人之境。而且此人本事虽然了得,却难得的谦逊,毫无骄矜之气,更是叫人啧啧称叹。

周泽楷出了青丘后,着实辛苦的寻找了几日,好不容易找到了地处偏僻的蓝雨。他躲在院落的大榕树后,仔细观察了那小剑客几日。

自家妹妹的那个性子周泽楷也是晓得的,伤好了都不肯归家,定是有什么缘故。国主的担忧不无道理,万一他那任性妹妹真瞧上了这剑客呢?于是他再看黄少天的时候,颇带了些审视妹夫的意味。

小剑客活动好动,镇日里不好好练剑,反倒对爬树掏鸟蛋下河摸鱼这些事十分在行。那被青丘上下奉若珍宝的小公主就成日里跟在黄少天身后玩闹,平日里用鸑鷟鸟羽上的香片来保养的一身皮毛在院落里滚得脏兮兮的尽是尘土,倒真像只凡间的野狐狸了。

周泽楷暗中窥探数日,看得又是气愤又是不忍。他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妹如今住在一方小小的院落里,吃着粝米粗食,身为青丘公主的礼仪风范更是荡然无存。

他心中凄苦不已,想来想去又实在无法可想,只能望着黄少天干瞪眼。他有试过半夜里偷偷溜进院落里把妹妹抱走,然而小赤狐似是有所警觉,每日都蜷作一团睡在黄少天的枕边。纵使他周泽楷再过神通广大,也实在无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妹妹弄走。他也有试过跟妹妹用青丘的暗号交流,可是小狐狸铁了心的想留在剑客身边,对他不闻不问,完全当作空气一般。

周泽楷在蓝雨后崖的树上风餐露宿的过了几日,自以为藏得十分隐蔽,殊不知他那不晓事的宝贝妹妹早已经把他卖的连亵裤都不剩。不出他所料,小赤狐不愿回家的确是有中意的人,可是跟黄少天全无干系。

一众师兄弟离开蓝雨的头天晚上,小赤狐就口吐人言,把黄少天吓了一跳,这才知道自己捡回来的原来是只未修炼成形的小狐妖。小狐妖自报家门,黄少天把小赤狐提起来上上下下看了一圈,才勉强承认自己看走了眼,原来他拿鸡毛掸子抽过的这只野狐狸不仅是只狐妖,还是只大有来头的狐妖呢。

小剑客平生第一次见到活的狐妖,好奇心大过天,于是破例给小赤狐倒了捧瓜子,让小赤狐讲讲青丘的轶事。说不准等哪天他出了师门,也能循着青丘小公主的名号去青丘转上一圈呢。

小赤狐却不乐意讲,忸怩着不肯做声。黄少天见了她那表情就知道大有故事,于是又给她抓了捧瓜子,叫她一面讲一面吃。小赤狐到底是个不谙人事的单纯性子,被黄少天三下两下就骗得吐露心思。

黄少天还在奇怪这小赤狐怎么甘愿暴露身份呢,津津有味的听完她吞吞吐吐的好不容易倾诉完一腔情意就什么都明白了。他笑着把剥净了的瓜子壳儿扫去院里,然后毫不留情的打击了青丘小公主的一颗琉璃心。

“嘿嘿,中意我师兄?我师兄可不喜欢狐狸精啊。而且你又未化形,谁知道你之后是个什么模样呢?万一长的差强人意,就算师兄认你我们师父都不认你呢。”

他话到嘴边,看见小赤狐可怜巴巴的含着一包眼泪,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到嘴边的话又生生的拐了个弯儿“你为什么偏偏中意我师兄?不中意我呢?”

话一说出口,黄少天就懊丧的恨不得啪啪的打自个儿的脸。果不其然,小赤狐撇撇嘴,一副嫌弃到死的模样,提起喻文州又是满眼星星。

“你?你有什么好?不像我师兄,他又温柔………又有才学。他………”

“慢慢慢。”黄少天十分不忿“满口的我师兄我师兄我师兄,你怎么不谢谢我呢?是我捡回你一条命啊,还提我师兄?我师兄还想把你扒了皮换银子过冬呢。”

小赤狐眨眨眼睛,摇了摇蓬松的大尾巴,她一身皮毛鲜艳如火,一张狐狸脸隐于皮毛之中,黄少天委实看不清她面色如何。小赤狐把柔软玲珑的小下巴放在黄少天的指背上讨好的蹭了一蹭,含羞带怯的辩解道“他才不会扒了我的皮呢………刚才你说的………若说相貌………那我长得………应该是不错的罢,我五哥哥是我们青丘一等一的美男子,我是他同胞的妹子,我定也不会差的,绝对能配得上你师兄。”

她又忽然想起什么,欢快的摇了摇尾巴“要不,你想个法子帮帮我,叫你师兄喜欢上我,我让我五哥哥娶你好不好?我五哥哥是我亲哥哥,厉害的很,任凭你怎么比,都是能配得上你的。”

黄少天见她那火红尾巴上的一簇白尖儿像一把火苗一样的晃来晃去,摇得他头昏不已。听完小赤狐的话,他更是晕得分不清东西南北“我又不是你们狐妖,还懂得惑人的法术,难不成我把师兄的心剜出来给你不成?再说了,我不稀罕你那什么五哥哥,况且为什么不是我娶他?而是他娶我?我倒忘了你还是个狐狸精,又是个什么公主,那相貌定然是过得去的了。不过你还有什么旁的姐妹没有?若是有化了形的青丘狐妖,我还是乐意见一见的。”

小赤狐见黄少天埋汰她哥哥,顿时有些生气的背过身子,毛茸茸的尾巴甩过去,糊了黄少天一嘴的狐狸毛“别不稀罕我哥哥!京城里欢喜我哥哥的姑娘能绕着哥哥的寝宫围上数十圈呢!你是没见过我哥哥的模样,你若是见了,保管你再说不出这等话来!”

小赤狐对周泽楷的信心来得不是全无由头。而今老天也助她,竟真的叫她盼来了哥哥,她欣喜不已,咬住黄少天的衣襟一路把黄少天拖到了院落外。

“喂喂喂,小祖宗你慢点儿,这是做什么做什么?”黄少天被小狐狸拽的差点摔了个趔趄,只好蹲下身子把小狐狸整只儿的抱了起来,小赤狐身形轻巧,一溜烟儿攀上黄少天的肩头,同他咬耳朵“喏,看见了没?我哥哥站在槐树下看你呢!”

  这宛如调戏良家妇女的话语叫黄少天身形一滞,强行敛了脸上同小赤狐玩笑的神色,故作镇定的把小赤狐捉了下来,轻轻放在了地上。

他到底捱不住好奇,想看看小赤狐口中玉树临风的青丘五殿下究竟是何模样。借着榆荫的一片暗影,黄少天悄悄地侧目往那株过墙高的大槐树下瞥去,正正好撞上树下那一簇玉白色的影子忽的一闪,就没入黑暗中。

惊鸿一瞥,也只能看清衣衫上似乎绣着一枝鲜艳夺目的花朵,自袖口处颤巍巍的探了出来。那人的容色冷绝又艳绝,俨然压了那枝花三分。

黄少天僵了片刻后,慢慢的蹲了下来。小赤狐轻巧的跑到他脚边,挨上去用力的蹭蹭黄少天的裤腿,然后骄傲的仰起头来,看她那尾巴,简直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如何?我果真没有骗你罢?父皇说了,我以后定然长的同哥哥一样的好看,你若是助我讨了你师兄的欢心,我化形后一定好好修炼,在道术上也决计不会丢了你们师门的脸面去。”

黄少天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良久才问道“之前你说的还作数不?”

小赤狐疑惑的反问他“之前?”

“我想法子叫我师兄喜欢上你,你助我娶了你五哥哥,这话还作数不?青丘小公主?”


TBC


这稿子已经存了很久了,一直没写完一更的数量,今儿终于补齐了就先放一更吧,今年写文应该会比去年勤快的吧~

大概就是个无脑傻白甜小故事。

一更4k字还是挺肥的哟,╰(*´︶`*)╯ 

评论(10)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