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白露未晞

 白露未晞  

“周泽楷,你怎么才来呀?”

  说这话的人咯咯的笑着,嘴角弯成了一个美妙的弧度。

  周泽楷不答,伸出手来捉住嘲笑他的家伙。他人高劲儿大,黄少天左闪右躲,还是被周泽楷轻轻松松的捉牢了两只手。

  周泽楷侧过身子去挠他,黄少天往右挺高了腰,他最怕痒,周泽楷是知道的。可周泽楷看样子是不打算放过他了,抓着腰间的软肉又掐又挠。

  这会儿黄少天是真的笑出来了,怕痒大概是他的死穴。周泽楷又摸了他两下,他笑的浑身都在抖,最后软在周泽楷怀里头,两个人静静的望着天空。

  他们俩聚少离多,一年能见着的次数都是能数得过来的。每次周泽楷又是只待上一天两天,黄少天还没习惯周泽楷身上新的气味,周泽楷又要走了。

  他们俩永远都这么匆匆忙忙,就连做出在一起的决定的时候都是仓促而慌乱的。每月一次的相聚仿佛是上天的恩赐,他们往往在见到爱人的那一刻就胡乱而急促的抱住彼此,腻歪在一起,而很少这样平静而坦然的注视对方。

  黄少天枕在周泽楷膝头,百无聊赖的将双手合十垫在颈下,这个角度是刚好的。周泽楷低下头来温柔的看他,周泽楷的眼睛真好看,有黑夜白昼,有月亮星辰,还有一个小小的他。

  他在周泽楷的眼睛里看自己的影子,看着看着又笑了。他望着周泽楷瞳仁里的男孩子又弯起了眼睛,周泽楷怕他掉下去,把他又往怀里带了一带。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才来呀?”黄少天盯着周泽楷,耍无赖似的说着“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不肯来见我呀?”

  是啊,他就是在耍无赖。他明明看到的,周泽楷眼里都是他,他不用看也知道,周泽楷心里也满满的都是他。

  周泽楷深深的埋下头来,在他脸颊最柔软的地方轻轻啄了一口,周泽楷凑得这样近,他能看到周泽楷瞳孔里的自己也慢慢放大了。

  他能嗅到周泽楷身上浅淡的玫瑰花香,在凉风中被削减得几乎了无痕迹。他忽然笑了起来,然后问周泽楷“你上次给我送礼物,被老头子发现了没有?身上香气还是这么浓,你又是个不会撒谎的,如果给他发现了,你想想怎么办吧?”

  他的嗓音软绵绵的,轻轻飘近周泽楷的耳畔。他的声音那么软,身子也那么软,比周泽楷采过的最蓬松的云彩还要再柔软上一万倍。

年轻的神悄悄的红了脸,周泽楷想着,天哪,黄少天一定是会术法的,不然怎么他的心也像是化成了一朵云彩呢?柔软的像是要滴出水来,随着黄少天的一颦一笑而四处徜徉。

周泽楷瞥了瞥黄少天的脸色,底气不足的“嗯”了一声。在认识黄少天之前,他原本是个沉默而木讷的人,是最乖巧认真的神,因而被令掌人间时令。

他原先并不懂人间情爱,听到同僚有的吟唱人间的诗句,譬如“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之类,只觉得好笑又无奈。后来他遇见黄少天,爱上黄少天,才真真切切的悟了那两句诗。

上个月的七夕佳节,他望着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无端的更起牵念。他站在那一系星河边上,忽的涌起了一点儿冲动,这点儿冲动叫他凭着自己老实乖巧的一张脸去骗了张佳乐的花篮来,使人间鲜花一夕盛放。

他立在高处,盯着人间花朵鲜妍明媚,散在各处仿佛星火。冲动之下,他也不知道黄少天是怎么想的,只是一味的觉得欢喜高兴,似乎能叫黄少天笑一笑都是好的。

现在黄少天真的笑了,还亲了亲他的耳垂,小小声的同他说情话“我看到啦,真好看。”

他心里的那朵云顿时飘了几万里,他又抱紧了黄少天一点儿,然后听到黄少天抱怨道“我说你怎么来晚了,原来是被罚了呀。”

黄少天伸手环住周泽楷的颈项,用一种少有的缱绻口气喃喃道“你要是再来晚些就好了,但是我真的好想见你啊。我又走不了,只能等你来见我。你又不肯来。”

这就真的是在耍无赖了。周泽楷哑然失笑,反手搂紧了他的腰,吻了下去。两个人许久不见,耳鬓厮磨了好一阵。周泽楷只觉得黄少天的身上似乎凉了许多,他又把黄少天抱得紧了些,明明知道往后黄少天身上还会更冷,但是他就是心疼,就是受不了。

黄少天对他眨眨眼睛,周泽楷也对着黄少天眨眨眼睛。黄少天见他呆呆愣愣的样子,笑着凑近他的眼睫处,慢悠悠的吹了一口气。

一片酡红的枫叶摇摇晃晃的飘到了周泽楷的眼睫,然后跌跌撞撞的在周泽楷的睫毛上挂了一阵,最后颤巍巍的停在了周泽楷的鼻尖上。

周泽楷垂下眼睛去看,枫叶宁静,始作俑者笑的灿烂无比,察觉到他的目光,还添油加醋的给他比了个“定情信物”的口型。

好了,定情信物就定情信物吧。不过他还是比较想要订婚礼物。

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风,那片枫叶又动了动,像是一只振翅的蝴蝶一样从周泽楷的鼻尖展翼飞了起来,那枫叶离得不远也不近,就在周泽楷的面前翩翩起舞。

这舞,周泽楷是认得的,这是他们真正的定情信物。他们的定情信物是立春时候的一只蝴蝶,当年那只蝴蝶也是在周泽楷面前跳完了这样的一只舞,然后姿态优雅的停在黄少天的掌心上。

那时候的黄少天笑的明媚又狡黠,简直比初绽的春华还要灿烂一百倍。他笑嘻嘻的问周泽楷“喂,周泽楷,你来人间也那么多次了,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周泽楷看向那蝴蝶,蝴蝶微微颤抖了一下,终于合拢了翅膀。周泽楷的脸皮一点点的红了起来,然后小声的答道“知道呀。”

那只蝴蝶又飞了起来,绕着周泽楷一个劲儿的跳舞,这个舞的意思,周泽楷也是知道的。那一次的分别后,周泽楷把那只蝴蝶带了回去,用尽毕生所学悉心养育。只可惜蝴蝶终究寿命短暂,下一阵秋风停在它翅膀上的时候,它的生命也被秋风静静地带走了。黄少天为此懊恼了好一阵。

好在这枚枫叶是永远不会凋零的,黄少天在它身上施了个小小的术法,好叫它能常常跳那一支舞。当然,私心里,黄少天也想叫周泽楷长长久久的想着他。

周泽楷用两根手指轻轻的夹住了那挣扎不休的枫叶,转头来朝黄少天展颜一笑。黄少天被他那一个笑弄得有点儿不大好,试图顾左右而言他“今儿的枫叶,红得格外早。我找了挺久,这一枚特别的好看,你带回去看着吧。”

周泽楷盯着他,然后“嗯”了一声。

远方传来儿童走学的诵读声,清脆又响亮,同那袅袅炊烟一齐飘了过来。

“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抬头望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黄少天听了半天,掰着手指数了一数,转头问周泽楷“八九雁来………八九雁来。对!现在有大雁啦!想看大雁吗?”

还不等周泽楷回答,黄少天就得意洋洋的吹了一声口哨,不知从哪里扑棱棱传来一阵翅膀拍打的声响,两人抬起头望去,一群大雁正穿过云空,天高寥廓,雁过留声。

周泽楷很愿意捧恋人的场,于是赞许的点点头。黄少天高兴极了,又不知从哪儿变出一只红艳艳的苹果来,不容拒绝的递到周泽楷手里头。

黄少天笑的眉眼弯弯,递过去的动作仿佛带着点儿邀功般的意味。

周泽楷用力咬了一口。

嗯,真甜。

黄少天见着眼馋,凑过去也咬下一大口来。他们俩如同两个傻子一般,你一口我一口的把那只苹果啃只剩一枚光溜溜的核。等吃完了,黄少天才一拍脑门,恍然大悟道。

“这不是傻吗!这苹果要多少有多少,我为啥要抢你的!”

周泽楷悄悄的把黄少天的手握在掌心,然后赶在黄少天挣扎之前迅速的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苹果汁的甜腻味道尚在,一直甜到他心底。

黄少天很大方的让周泽楷亲了个够,然后才开口道“今年不仅枫叶好看,而且收成也特别好。你还是来的晚了些啊,不然可以叫你看很多花儿的。”

可是我已经看过了呀,周泽楷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人间的四季风景,他都看过许多遍了,唯一看一万遍都看不够的就是黄少天。他特别喜欢看到黄少天说起人间这些琐事的时候,脸上满足又愉悦的神情。

他真是看一万遍都看不够的。

黄少天同他絮絮叨叨的讲着人间的事,什么哪位科学家又开发出了一个新品种啦,哪位美人儿最终还是没熬过病魔,在秋日来临前像蝴蝶一样的飞去天上了,什么他又发现了一个顶顶好玩的去处,还有几个特别可爱的少年。

黄少天一直从东家的包子铺唠叨到他寻找那枚枫叶的旅途,他的语速快的吓人,像是要把积攒了许多时间的话一齐倾吐出来一样。周泽楷静静的听,仿佛这样时间停住了,就再也不会走了,他们俩也会永永远远的呆在一处,如对雁一样生死不弃。

他看着黄少天,他眼睛里真的全是黄少天了。黄少天所热爱的人间,就是黄少天自己,他又怎么会嫌烦呢?

黄少天打开了话匣子,一直从第一天的晨曦讲到第二天,等黄少天终于讲得累了,天边悬着的一蓬黑幕正好被一束曙光刺破,黄少天忽的认真起来,对周泽楷正色道“你该工作啦。”

他还有挺多话想说,不过还是等着下一次好了。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变戏法一般的取出一只灰不溜秋的勺子,往黄少天身上轻轻做出倾泻的模样。说来也怪,明明勺中无水,黄少天却像是被雨水浇透了的模样,浑身衣衫尽湿,通体冰凉。

人间也在此刻露水凝结,寒气骤至。

再过几天,秋天就要来了。

黄少天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额上湿发慢慢滴下冰凉露水,却还是对周泽楷抱怨道“多撒点儿,撒匀了,不然苹果没打霜,肯定不好吃了。”

他明明冷的直打哆嗦,却还要强装出一副无畏的模样。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思索了一会儿,慢慢说道“我要走啦。”

黄少天朝他摆了摆手“下次来的时候有最新鲜的大苹果吃!你在天上肯定吃不到吧?”

周泽楷却舔了舔嘴角,笑的一脸纯良“能吃到呀。”

他耳侧,一枚枫叶拟作蝴蝶的模样,翩翩起舞。

“下次不许来这么晚了!”黄少天冲他挥挥手,因为动作幅度过大,额上的发梢终于还是掉下来几滴露水。

晨曦的光束终于还是铺满了整个平面,黄少天的影子一点点的明亮起来。

儿童的声音又远远的传来,这回像是什么难懂的诗句了,黄少天也听不懂,只是无端的觉得好听极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释然的笑了笑,身后又飞出了一片枫叶。

下次周泽楷来的时候,就是秋天啦。

 @悄悄悄悄 姑娘提醒了突然开了这个脑洞hh 玩一个id的梗所以bug很多啦不要深究~ 不会录入本子 就是爬上来确认存活【秋天来啦~

写得比较意识流,可能没解释清楚。阿黄是大地【人间】,小周是节气神~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