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比个哈特

比个哈特


  黄少天愕然的看着周泽楷。

  黄少天惊恐的看着周泽楷。

  黄少天犹豫了半晌,终于抬起手抚上周泽楷的嘴角“额………周泽楷,你屏好像碎了………要不我带你去店子里补补吧……真是没想到,原来你也是液晶人啊……艾玛终于遇到同类了……”

  事情要从十分钟前说起。

  十分钟前,黄少天心情很好的哼着歌儿走出体育场外,四下寻找后发现了一台自动售货机。他丢了三个钢镚儿进投币口,可是那个状似大号电话绳的钢圈扭啊扭啊,黄少天要的那瓶可乐颤颤巍巍的吊在钢圈上,堪堪停在半空中,就是怎么都不掉下来。

  黄少天摇了摇自动售货机。嘿,这售货机好像质量还不错,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撞了几下,售货机纹丝不动。黄少天摸遍了浑身四个兜儿,愣是再找不出第四枚硬币来,只能望着那瓶可乐干瞪眼。

  他在尝试了若干种办法后终于宣告放弃,垂头丧气的踢着石子慢慢走回体育场。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急促的叫喊。

  “前辈——”

  黄少天懵懵懂懂的回头,愕然的看到联盟第一脸以一种极其惨烈的姿势摔倒在他的面前,左手还紧紧握着一瓶可乐。

  粤语中,这种姿势大概叫做“扑街。”

  啊………黄少天不自觉的心疼了一下周泽楷的那张脸,这得有多疼啊。

  他另外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天哪,周泽楷那张如花似玉……啊不,是英俊的脸,没毁容吧?

  接着他看到周泽楷艰难的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拍掉膝盖上的灰尘,对着他扬起一个微笑。

  而这个微笑在黄少天眼里,已经近乎惊悚了。

  于是他抑制不住嗓音的颤抖,不自觉的抬手抚上周泽楷的嘴角“周泽楷,你脸……啊不,是屏幕碎了你知道吗?”

  周泽楷的微笑一下凝固了。

  黄少天扭头望望,见四下无人,以极快速度脱下蓝雨队服包住了周泽楷的下半张脸,掩盖住了周泽楷嘴角边裂开的蛛网一样的碎纹,然后招呼周泽楷道“快走!嘘——小声点,别叫人发现了。快快快,我知道有一家修屏幕修的特别好,保准能把你这张脸弄得跟之前一样。”

  周泽楷含糊不清的唔了一声,黄少天见事态紧急,也不想跟他废话,扯过周泽楷的右臂就往前狂奔。周泽楷愣了一下,也迈开长腿跟着他往街的尽头跑去。

  黄少天目标明确,熟门熟路的七拐八拐,一头扎进了一条非常不起眼的巷子。巷子里乌漆墨黑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动作迅速的不知道从哪里撩开了一张门帘,然后把他推了进去。

  “周泽楷你乖乖的别动,我跟老板说。”

  于是周泽楷就真的乖乖的站在原地,看着黄少天熟稔的跟老板打招呼,话家常,眼见话题从“最近过得怎么样”一路狂飙到“阿姐家的花花生的那几胎是什么花色”,黄少天终于想起来还有个等待维修的病人。

  他在心里唾弃着自己的烂记性,周泽楷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的望着他,更叫他觉得自己实在是罪孽深重。他把周泽楷轻轻拉到身前,然后对老板说“老板啊,这是我同事,今天不小心把屏弄破了,您看能给修修不?价钱照旧,晚上我给您打过去。”

  老板拿出了一只放大镜,照着周泽楷的嘴角照了又照,颔首道“可以的,这伤的不是特别重啊。小手术而已,就是会疼,小伙子忍忍。来来坐下,我半个小时就给小伙子弄好了。”

  周泽楷乖巧的坐了下来,黄少天见他这副样子,实在心痒难耐,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周泽楷丝毫不生气,反倒把可乐递给黄少天“前辈,可乐。”

  哎哟这个周泽楷真是太好了,还念着他的可乐呐。黄少天心里给周泽楷贴上了一个好人的标签,然后很快的跟周泽楷聊了起来。

  “你多久清理一次缓存啊,需要老板帮你清清么?缓存太多了容易系统紊乱啊,我们液晶人本来数据库就庞大。”

  “不用了。”周泽楷迟疑了片刻,小声的回答道。

  “别客气嘛!就一点小钱,之后我去轮回打客场的时候,你请我吃顿饭就成。”黄少天热心的卖着安利“这里老板的手艺可好了,清理的干干净净的,不过你得把密码给老板,对了,你数据库密码是啥啊?”

  周泽楷转了转眼珠,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脸忽然红的要滴出血来。他缓缓摇了摇头,声音细如蚊蚋“不要了………”

  他们正在聊着天,老板拿着一整套工作走进屋里。黄少天看着那一套钳锤锯钉就浑身发冷,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他偏过头去看周泽楷的表情,周泽楷倒是异常冷静,表情毫无波动。黄少天看着老板把一溜儿工具一字排开,还正在找着趁手的锤子。他脊梁上忽的窜起一阵寒气,强行找着话题跟周泽楷聊天。

  “周泽楷你怕么?疼就喊出来啊,别害羞。我是你前辈不是外人,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

  周泽楷瞧着黄少天一脸的正经神色,不禁觉得有几分好笑。他郑重的应了下来“嗯……不是外人。”

  此时老板已经挑好了一柄半两的小锤子。老板拿着放大镜在周泽楷脸上细细照了两三遍,确定好了碎片的纹理。后来他实在不放心,又拿着影印机拓了下来,这才拿着那柄精致的小锤子小心翼翼的凑到周泽楷的嘴角,嘱咐道。

  “千万不要动,不要动,不然到时候碰坏了就不好收拾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在椅子上脊梁挺得笔直,双手端端正正的放在胸前。老板拿小锤子在周泽楷嘴角处敲了两三下,然后拿一方丝质的小方帕接住了掉下的碎片。

  黄少天长舒一口气,这种场景真是太残忍了,简直是液晶人版的电锯惊魂。周泽楷也真是不错,居然还真的忍下来了,一声没吭。

  他原本想维持前辈的风度,以一种淡然的姿态安慰周泽楷,并且镇定的看完全程。然而他实在装不下去了,于心不忍的扭过了头还闭上了眼睛。

  等到电钻的吱吱声传来的时候,黄少天忍无可忍的顺便捂住了耳朵。

  周泽楷真乃英雄也。

  整个维修过程大概持续了四十分钟的时间。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候,背后出了一层薄汗,整个人活脱脱死过了一回。反观周泽楷,淡定如旧。

  “疼不疼啊?”黄少天问道。

  周泽楷估计是疼坏了,都没说话,只是双手圈起合拢,在胸口向黄少天比了个心,然后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这是不疼的意思吗?周泽楷一本正经的面瘫表情加上这个比心的动作,实在是太太太太有反差萌了。

  不过……………

  黄少天疑惑的摸了摸周泽楷的脸,问老板“老板老板,他的脸是不是出厂值有问题?怎么没什么表情呢?还有,他话比较少,是不是输入法出了点儿问题?或者麦克风?”

  老板收拾着工具箱,听了黄少天这一长串的问题只觉得头脑发涨“没问题没问题,哪有这么多问题!回去别忘了把钱给我啊!”

  黄少天灰头土脸的被扫地出门,他还是不放心,捧着周泽楷上上下下看了好一阵才放下心来“看来是真的没问题了。我就说,老板的手艺是过硬的。以后你走路看着点儿,别再摔着了,多受罪啊。”

  黄少天从未料到原来自己是个flag体质。自从对周泽楷说了那句话以后,周泽楷频频出事,而且基本回回都伤在脸上。

  跟周泽楷进行了一番深入沟通后,黄少天才知道,周泽楷特别容易碎屏,是个瓷娃娃体质。从小到大基本动辄碎屏,于是从小养成了这个安静稳重的性格,还特别不怕疼。

  黄少天听完周泽楷精简过的一部长篇血泪史,心疼的简直无以复加。他长到二十岁,只碎过一次屏,而且还是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儿,根本就是无关痛痒,三四分钟就修好了。对于周泽楷的这种苦楚,他是无法理解的。

  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周泽楷又乖又招人疼,黄少天简直是变了法子的对周泽楷好。奇怪的是,他俩呆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就没碎过屏。黄少天偶然发现这一条定律后,激动万分,觉得自己简直是拯救周泽楷的天使,于是找机会就呆在周泽楷的身边。

  他自诩为周泽楷的守护神,全然不知在他人的眼里,他跟周泽楷已经是盖了戳的一对了。

  黄少天想起他离队前告诉喻文州他去轮回的时候,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笑容,恨恨的拿小勺子戳了戳盘子里一只圆鼓鼓的马卡龙,向周泽楷抱怨道。

  “队长最近越来越奇怪了,总是对我露出谜一样的微笑。本来水瓶座的思维就是天马行空,这下好了,我是彻底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了。”

  他举起叉子想吃马卡龙,却发现薄荷色的马卡龙已经被他赌气的动作戳的稀巴烂。周泽楷默默的把自己的那一碟子悄悄的递了过去。

  黄少天毫不在意,一边吃着周泽楷的那份一边还在嘟嘟囔囔的说“啊队长真是太过分了!问他究竟是什么事他也不告诉我,蓝雨的兄弟情队友爱呢!”

  他腮帮子塞了满满的马卡龙,嘴角还有一点点冰淇淋的碎屑,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可爱的仓鼠,举起叉子来的动作既呆且萌。

  周泽楷掩饰性的用叉子戳中一只粉蓝色的马卡龙,然后偷偷的瞄了瞄黄少天。后者毫无所觉,依旧鼓着腮帮子絮絮叨叨。趁黄少天不注意的时候,周泽楷飞快的抬起头来,朝着黄少天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黄少天呆在原地,周泽楷视网膜上的图像在0.01秒内成像存档,化为一张照片进入了周泽楷的秘密数据库。

  周泽楷得逞后,心满意足的咬住了马卡龙。黄少天慌忙低下头去,毫无章法的动作暴露了主人的害羞。他回想起周泽楷的那个wink,简直萌到犯规!

  黄少天告诫着自己要冷静冷静冷静,然后使劲拍了拍发热的两颊。他觉得有点儿不好,他浑身都滚烫滚烫的,将将停留在死机的边缘。

  黄少天三下五除二的把甜品吃完,想冲出店门口吹吹风,让大脑散散热。然而他实在没料到他所在的这一方餐厅区域居然还是垫高的,他只听到了周泽楷大喊了一句“前辈小心——”然后就被人抱着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他看着周泽楷的那张放大了一点五倍的俊脸,心中一片萧索。好的,按照剧本,周泽楷的脸又该毁容了………而且这次应该是史无前例的大面积毁容。

  周泽楷把他的脸捂住的时候他就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是的,周泽楷依旧丰神俊朗,而他,黄少天,第二次碎屏了,而且碎的还是脸。

  真是打脸啪啪响,他的脸好疼,好疼好疼。

  修理工具端上桌来的时候黄少天一直在发抖。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疼,他瞄了一眼那明显大了几个号的锤子,顿时觉得不仅脸疼,而且浑身都疼,疼的他受不了。

  他弱弱的提议道“我能不能先关机,然后一个小时后再开机???”

  这样他就不怕疼了。

  老板义正辞严的拒绝了他的请求,还对他飙了一大堆专业术语,比如什么什么会引起什么什么过热,以防什么什么,总之你还是得清醒着接受修理云云。

  黄少天悲哀的接受了宿命的安排,一旁的周泽楷顺势握住了他的手。黄少天竟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反而觉得有周泽楷在他身边,他更加安心了几分。

  老板的刀下的又快又狠,黄少天刚嗷嗷叫了几声,手术就结束了。黄少天捂着修好的脸蛋,心有余悸,一抬起头就看见周泽楷正冲他笑,笑的春意暖暖。

  黄少天的大脑一下又死机了。

  好了,这回他是真的得重启了。

  离归队还有两个多星期的时间,周泽楷索性带着他把江浙沪都玩了个遍。黄少天偷偷的存了好多照片,每一个风景独好的一处,他都会拉着周泽楷摆好姿势,然后咔擦一下比个剪刀手。

  每个液晶人拍照的方式不尽相同,对于黄少天而言,他比个剪刀手的时候,被定格的图像就会被存储进数据库。他怀着快乐的小心机搜集着周泽楷的点点滴滴,殊不知周泽楷也用着几乎同样的方式记录着黄少天的每一刻。

  归队前的第十一天,周泽楷病倒了。黄少天急的团团转,上网请了好几个医生来分析周泽楷的数据。周泽楷病的毫无预兆又无迹可寻,医生们都不知道周泽楷究竟中了什么病毒。后来终于是有个老医生看出来了点端倪,宽慰黄少天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机能暂时混乱而已,过几天就好了,不过可能对数据库和麦克风有一定影响。

  数据库?麦克风?有影响?

  这还了得!

  黄少天更急了,他干脆天天守在周泽楷的身边。周泽楷是风能的,不需要他充电,躺着吹吹风就成。可他自己是太阳能的,这几天没出门,已经是精神萎靡,不过还是强打起精神来守着周泽楷寸步不离,生怕周泽楷真的出了什么事。

  第二天,周泽楷的麦克风果然出现了部分杂音和混音,有时候还整小时整小时的说胡话,大部分都在含混不清的喊着黄少天的名字。黄少天心里既喜又痛,抱着周泽楷在心底下定决心,如果周泽楷醒了,一定马上对他表白,绝对不浪费一分一秒。

  可是等到第四天,周泽楷还是没有醒,反而数据库已经在混乱状态下必须进行重组。重组需要手势密码,黄少天回忆起周泽楷的各种姿态行为,照着全部演了一遍也没成功解锁。后来他忽然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在那个小店里修屏的时候,周泽楷对他比的那个大大的心。

  现在想起来,大概就是那个时候,他被一箭穿心。

  黄少天笑了笑,抱住周泽楷悄咪咪的亲了一口,然后在周泽楷的胸口郑重的比了个心。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是强弩之末,累的瘫在床上根本不想动。周泽楷想把他背下去充电,黄少天却连一根脚趾头都动不了,奄奄一息的看着他。

  周泽楷忽然想到了还有一种别的充电方式。

  “前辈,我的电给你。”

  ⁄(⁄ ⁄•⁄ω⁄•⁄ ⁄)⁄



  • 文章灵感来自这个→


    打算出第二本本子啦~开了个印量调查请点击这里→调查


评论(1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