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小冤家-3

现在北美东部时间还是10号!!在西五区祝黄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统江湖千秋万代生日快乐~


(3)小冤家的第一个叛逆期


小孩子最好玩儿的是四五岁的时候,再大些他们中的大部分就会发现顶嘴和对着干的乐趣了,尤其是那些天生伶牙俐齿的孩子。不是说孩子非得顺从得和绵羊一样才好,反正他们一旦到了那个年纪就顿时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周泽楷完全不在意。

现在他正坐在黄教授家的餐桌上,对面坐着九岁半的黄少天,面前摊着两本作业册和一张正反两面的卷子,教授正在出公差,而师母下午去趟税务局,反正家里这会儿就只有他俩一大一小在餐桌边上磨蹭——其实磨蹭的只有黄少天。

“周哥哥我能去上个厕所吗?”小少天从作业本里抬起大眼睛,他手里攥着一只白色的自动铅笔,笔尖边上是孩子特有那种歪歪扭扭的字。

“不能。”周泽楷在他对面回答道,他连头都没抬,仍旧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字,手边是山海一样多的资料,脸板得像玄关的瓷砖地板。

小少天着急得脸皱成一团:“可我想上厕所……”

“不能。”他周哥哥根本就不吃这套。黄少天的尿布周泽楷都不知道洗过多少条了,他的尿性后者还不了解吗,只要能不做作业,看着墙壁自己和自己说话都有意思。就算放着黄少天看什么羊和什么太狼,他都能像新闻联播主持一样一刻不停地说上半个小时。

周泽楷从电脑的边缘扫了一眼小家伙,把装了水的气球塞在周泽楷座位底下的事儿还没和他算账呢,这回又不想做奥数课作业,周教授要是连这也管不了明天他就从大学辞职。

“周哥哥……”

“做完吃两个冰淇淋。”

“周哥哥最好了!!”黄少天在座位上跳了一会儿舞,接着把自己很快投入到紧张的两个冰淇淋奖励活动中,他那个志在必得的样子让周泽楷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小冤家的套路。

一到暑假就到了上乱七八糟的课外班的时候,黄师娘七月头就被黄少天班主任拉去灌迷魂汤,一定要黄少天参加他们小学自己的奥数班,奥数最重要,现在不学,三年级就要拖班级后腿。

班级是狗呢,还分前后腿。周泽楷忍不住想起来孙大翔经常说的这句话,想归想,周大教授这会儿还是得收拾出点时间给黄少天,反正他心甘情愿,几个大的实验都结束了,小的又有研究生看着,周泽楷又厚着脸皮到黄师娘那儿看孩子去了。

早上师娘自己十点送到奥数班,周泽楷得跟着一道去,坐在教室后面一起听老师上课,还得帮助一个看外孙女的老爷子记笔记。中午带黄少天吃中饭,接下来就是每天最头疼的时候,写作业,写完了检查好了解释清楚了还得带他去看电影或者骑自行车,最后在家等师娘回来。

黄少天能从吃饭一直自己唠唠唠唠到坐上餐桌写作业,小男孩儿没变声的声音像糯米团子,一会儿十万个为什么,一会儿周哥哥你看这个你看那个,一会儿周哥哥你说得不对老师说的才对。

虽然这个活儿就持续十天,但是要是周泽楷和在美国的孙翔在微信上聊起来,后者只有两个大字:活该,然后九点水也会马上跳进来帮孙大翔加油助威,接着又开始吐槽当年他家表哥给周泽楷介绍了一个多么好的外职,Z大的硕博连读,论文又那么拿得出手,结果呢,周泽楷就是不去,说破了嘴皮子也不去。

周泽楷回了几个字:你也留校任教。

江波涛:实验室离不了我。

孙大翔Shine:九点水原来你是看实验室的?

江波涛:……

反正硕博连读毕业之后周泽楷和江波涛都没离开大学,周泽楷全然无意高薪职业,他家家境相当优渥,Z大的科研环境又是好得千年难得一见,他也相当喜欢本院和研究所的红墙绿藤。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嗯,黄少天。周泽楷其实在本科和博士阶段都有出国交流深造的机会,他只参加过为期短于一个月的项目,因为项目可以有千万个,但是黄少天今天成长成了明天的模样,那错过的可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周泽楷像一个因为家中养猫就舍不得远游的人,他实在太想看到那个柔软的眉骨皮肤上是怎么长出了眉毛,也想看看那藕节一样的手脚是怎么逐渐拉长,又想看看那双亮晶晶的黑色虹膜上逐渐能反映出自己的样貌。

总之他就是哪儿也没去,有时候他会翻翻自己以前的画作,那些对于他童年隐形伙伴的描画还是太浅薄了,一个五岁的小少天哪怕手里拿着一个路边捡来的树枝,只要他快乐的一笑,他露出的乳齿都比周泽楷任何一笔画作更加鲜活生动。

这位鲜活生动正站在凳子上,弯着腰耕地一样地写字,柔软的发顶随着晃动来回跳跃着,时不时抬头问周泽楷:“周哥哥我能吃蜜瓜味吗,我想吃蜜瓜味的。”

“坐好。”

黄少天可能没意识到这会儿对面不是他亲娘,而是周泽楷哥哥,竟然进行了反驳:“就不。哎,我还是想吃蜜瓜味的,上次爸爸定了四箱蜜瓜,一个里面有两个,一共有二乘以四,有八个,然后林阿姨和妈妈把他们都堆在电视机前面,因为没有别的地方放了,柜子上都放满了别的水果,有香蕉,芒果,桃子,西瓜……”

“坐好,否则没冰淇淋。”周大教授又翻过去一页纸。

“我这样也能写,看,我还可以抬起一条腿写,可乐可乐可乐,你到我这儿来。”黄少天马上就开始招呼他家那条从楼下来捡回来的小狗可乐,可乐是条白爪黑狗,看了眼周泽楷,又看了眼黄少天,趴在沙发边上一动不动,狗眼睛滴溜溜地转。

磨蹭了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终于做完了早上老师布置的作业,黄少天话多管话多,聪明还是聪明,周泽楷扫了一眼那小鸡爪踩出来似的歪字,列式算数还有答都是对的,他把作业收拾好放回黄少天面前,然后起身去厨房开冰箱。

接着他拿着根黄绿色包装的冰淇淋回来了,接着在黄少天小朋友的热烈注视下拆开了包装——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小冤家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周哥哥,你说好我做完就有冰淇淋吃的。”

周泽楷完全不在意第一个叛逆期,小冤家还在他身边天天吹阴风捣蛋的时候比这个厉害多了,唱反调显然算不上什么,而且他对于把握把小冤家惹哭的界限把握得非常好。

“我说你得坐好才有。”周泽楷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冰淇淋的切口上冒出了一阵水汽,水汽有股浓郁的蜜瓜味道,对面的小少天眼里的水还没溢出来,口水已经快出来了。

“我现在坐好了,我能吃了吗,能吃了,能吃了吗?”

“我把一到二十五的平方背一遍行吗?”

“今天我上课回答了四个问题,老师给了我四个奖励卡,你要看吗,周哥哥?”

最后小冤家已经从自己的座位上挪到了周泽楷的那边的桌子边上,两只小手像可乐一到他们吃饭时就做出的动作一样,紧紧扣在周泽楷的资料夹上,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头靠在手上,侧头看着周泽楷,眨巴着他的大眼睛,如果他有尾巴,那一定是条毛色细腻的卷尾,这会儿正疯狂地摇摆着。

那根冰棍已经啃得就剩下个芯了,周泽楷歪了歪脑袋:“你翻个跟头。”

“可我不会呀。”

“那就没的吃。”

“……我背到三十行吗?”

周泽楷没回答,专心致志地吃着棒冰。黄少天只好直起身子,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好一会儿,小脸憋得通红,接着他做出了决定,翻。他电视里看过几次,就是他妈妈怕他在瓷砖地上磕伤,他就没一次真的翻成功过,但这回儿也没有办法了,好吧,那就翻了!

他伸直了双臂,然后努力把自己往前一投,企图把自己甩的两条腿出去。

接着他就被成年人的手臂接进了怀里,好像撞进了一块有点硬度的席梦思,席梦思有股淡淡的椰子香味,混着空调的微微凉气还有哈密瓜的味道。诚然小少天九岁的感知没有细腻到一丝一毫都不会漏走,可每个成人都是不一样的,这种差异对于孩子是相当明显的。

周泽楷把他捞进了自己的怀里,带着一个几乎无法察觉的惬意笑容。

黄少天的鼻子被周泽楷用食指和中指的第二个指关节弯曲着夹了一下,那手指也是凉的,闻着依旧也是椰子味儿的,黄少天这回有点想改变主意了,如果冰箱里还有这个味道的冷饮该多好。

“叫你翻就翻,傻?”

“你,你叫我翻的……”小冤家坐在周泽楷腿上开始晃腿,然后把上半身使劲地整个赖进周哥哥的胸口,他在这块有些硬的席梦思上弹了弹,然后把自己陷进那两条手臂之间。

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这几年师娘时常出国调研,教授时常去别的城市演讲,他们家的阿姨都知道如果黄少天病得要上医院了,那就该给周泽楷打电话了。当他们俩百无聊赖地等待着诊室叫号的时候,黄少天就会这样坐在周泽楷怀里,接着他就会翻开周哥哥的大手,仔细地看看那里的纹路——这和大人上厕所都要看点东西,哪怕是洗发露成分和使用说明也行同理。

这会儿他也翻开周泽楷的左手:“诶,周哥哥,我知道怎么看掌纹,你要我给你看看吗?”

估计又是在哪个电视剧看来的,周泽楷点点头,把冰棍吃剩的木棍叼在自己的嘴里,把两个手都摊给黄少天看。

“收费两根冰淇淋。”黄少天啪地拍了下周泽楷的手掌,然后抬眼从后者的下巴看了他一眼,带着孩子恶作剧成功的喜悦。

小冤家说完就一溜烟窜进了厨房,周泽楷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收拾桌上的资料和文件夹,又把黄少天擦了一桌的橡皮下收拾干净。

那边半晌发了个闷闷的声音:“周哥哥,我今天真的没冷饮吃了吗?”

他也过了半晌才回了一句:“没了。”

其实黄少天千变万化周泽楷都是不会变的,所以说叛逆期就叛逆期吧。周大教授这么想着,然后转身去给那个一直在厨房门口探头的家伙拿冰棍去了。


评论(3)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