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菖蒲花


菖蒲花


  周泽楷第一千遍的走过那条路。

  小巷子旁边的花花草草已然枯败,巷子两侧的墙壁被粉刷的雪白。他慢慢的走过去。

  周教授一辈子活得清白正直,坦坦荡荡,桃李满天下。可是他怎么都忘不了他十七岁的时候,巷子里遇见的那个少年。

  少年有着狼一样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却可好看。少年调戏一样的伸出手臂去搂他的颈项,口中还不住的说些他从未听过的话语,像是淫词艳曲之类的。

  就在这巷子里,他背着少年慢慢的走回去。巷子又长,又深,弯弯绕绕,足足有九曲十八弯。少年在他背上絮絮叨叨,他一面听一面笑。

那时候污染重,月亮也模糊的很,他俩的影子就合在一起,合成完整的一块,慢慢的跟在他俩身后。他偷偷的想着,多好啊,多好啊。

他可望不可求的人就在他背上安安稳稳的躺着,他们的心脏就隔着他的一层皮肉,他能听见少年鲜活的心跳。砰砰砰,嘭嘭嘭,仿佛要跳出那层皮肉,一直钻到他心里。他们的心跳保持着一种和谐又奇异的同步,他快乐满足的简直要发疯。

他想起第一次看见那个少年的时候,少年浑身血腥气的躺在那条漆黑的巷子里。他抱着十二万分的好奇,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少年却歪过头来,毫无预兆的对他一笑。

啪!满天的星星都落了下来,掉在了他的怀里。

他抱着那一堆星星,又腼腆又害羞,踟蹰着不敢走近了,怕吓坏了人家。少年满不在乎的朝他挥挥手,“喂!兄弟,能过来帮把手不?”

少年的五指又细又长,冲他招手的时候,他觉得他的心脏一下给那个少年攫紧了。

他想,他一定是会魔法的。不然我的心怎么跳的那么快呢。

他带着点儿紧张的走过去,差点同手同脚。

少年望着他傻愣愣的样子,大笑了起来。

他本以为追到少年大概是件十分辛苦的事,起码比做数学题要难。没想到他支支吾吾的表白了以后,少年很快就同意了。

“好呀。”少年侧过头去,拉着他打的齐齐整整的领带往下扯,他俩的额头抵在一起,鼻尖相触。少年微微的低下头,从侧面温柔的咬上了他的唇角。

好呀,满天的星星又砸了下来,彻底的把他砸晕了。

那天他彻底的抛弃了乖乖仔的身份,抱着少年在黑暗的巷角处一个劲儿的亲。他吻得又粗暴又青涩,少年却大度的很,任他鱼肉,甚至还主动迎合他的唇舌。

他不经意间窥破了一个秘密。

他爱死那个家伙了。

他恨不得死在他身上。

他情愿为他去死。

可他的恋人甚至不愿意告诉他,自己的真实姓名。

少年总是笑着抱着他说“你没必要知道的,我是个坏人,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你是个好孩子,以后会更好。别问了,乖。”

每次少年这么说,他都绝望的想发疯。

他赌气又有点儿幼稚的想着,才不是好孩子,我遇见你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就各处坍塌重新来过了,都是你的责任。

他委屈的想着,都是你的责任。

反正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了,他早就不是个好孩子了。他早就想过,他一定会死在他身上的。

他尝了一口剥净皮的甜美果实,从此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少年笑了,摸摸他的头发,轻声的说“不会的。”

那天他们昏天黑地的接吻,他绝望又快意的把少年压在身下,听着少年细细的喘息声,心里痛快的不得了。

他为什么就不信他呢?他说过他情愿为他抛下一切,绝不后悔。他爱的那么真那么狠,可是他从来不相信。

他破釜沉舟的想当个彻彻底底的坏人的时候,少年走了。

他想豁出一切陪他的时候,他走了。

少年什么都没给他留下。少年走的突兀极了,却像是早有预谋。少年像是凭空被一阵风吹走一样,轻飘飘的了无回音。

少年的笑容就这样落在了那个没有星星的黑夜里。他疯了一样的找,可终究是怎么都找不回来了。

他累了。他又穿上了校服,规规矩矩的打好了领带。

老是有人夸他完美无瑕。他自嘲一样的想着,其实他挺想当个坏人的,可是有人不给他这个机会。少年走掉以后,他又忽然又觉得当个坏人也没什么意思。

真没什么意思。

周泽楷一直住在那条巷子边上,他想啊,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他一直在原地等他,可是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他大概是倒在了黑夜里吧?

于是周泽楷就真的是个清白正直的人了。

如他所愿。






**代发君:如果有姑娘想要扩写~~欢迎~~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