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小冤家-2

**代发君:祝作者太太生日快乐~~ 这是生日文第一发~~❤️**


(2)小冤家快一岁了

 

周泽楷在大学里度过了极其灾难的第一年,向他告白的女生大概可以围教学楼围上整整一圈,如何不动声色地拒绝女生从此成为了一个令周泽楷心力交瘁的难题。有同级的女生好奇的问过江波涛,周泽楷为什么不肯找女朋友。

江波涛笑了笑,答复那个好奇的姑娘:“他在等他前世情人呢,说好了相守来生的。”

那天九点水在宿舍里讲起这个事情用以嘲笑周泽楷,结果后者一点没生气,就只是严肃地纠正了一下江波涛的话:“爱人。”

“啊?”江波涛不明所以。

“不是情人。”周泽楷加重了读音,“爱人。”

九点水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区别吗,反正全世界的姑娘你都看不上眼了。”

孙翔躺在床上嗤笑一声:“那你得等到什么时候?万一这前世爱人投胎投晚了呢?你俩年龄差得多大?你好意思老牛吃嫩草吗?”

周泽楷估算了一下时间,认真地答复孙翔:“不会,现在应该刚刚出生。”

他走了也快一年了吧?应该走过奈何桥,喝过孟婆汤,看过忘川河了吧?他会忘了自己吗?

好在上天毕竟待周泽楷不薄。

周泽楷大二的时候,获得了本院一位教授的赏识,有幸跟着那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完成了一个项目。黄教授非常欣赏这位年轻有为的学生,邀请周泽楷去家里作客。

于是,周泽楷顺理成章的见到了黄教授的儿子。黄教授是老来得子,项目开始的时候,他的妻子才刚刚怀孕。

黄教授和黄夫人都是科研人员,前半生一心扑在科学上。特别黄夫人还是做的化学方面的研究,生理上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点儿影响,夫妻俩本来都被医生宣告注定膝下无儿了,没想到在两人心灰意冷的时候,黄夫人竟然怀上了个孩子。夫妻俩揣着两颗心脏担惊受怕的撑过了十个月,终于熬到孩子呱呱坠地。

是个健康活泼的男婴,哭声尤其响亮。

夫妇俩激动得老泪纵横,黄教授翻烂了一本砖头厚的辞海,足足斟酌了大半个月,又咨询了交好的文学教授和玄学大师,终于给孩子定下个简而不俗的名字,读起来既响亮又显活泼:黄少天。

那是一个九月末的周三,然而秋老虎还在发威,只要站在太阳底下五分钟就能淌一脑门的汗,如果汗滴在地上瞬间就能烫到蒸发。周泽楷跟着黄教授到家的时候,就在进门后擦汗洗手的功夫,又捂出一身汗。

“少天,看看谁来啦?”师娘把儿子抱在怀里走到了客厅里,“这是周泽楷哥哥,嗯?”

“家子婆又胡闹啊,他这么小连人脸都看不清哪儿知道谁是谁。”黄教授嘴里是这么说,脸上已经笑成了花,“泽楷啊,这就是我儿子少天,阴历七月十一生的,这快两个月了。”

黄教授家并没有开空调,只有个高脚电风扇来回晃荡着脑袋,天就是这么热,然而在周泽楷把目光投向婴儿那蓝色襁褓的瞬间,有一股他熟悉的清风吹拂在他的脸上,带着夏日的余热,仿佛一个孩子稚气的玩闹一样。

我等到他了。

笑意悄然爬上了周泽楷的嘴角,他看着这个脸还没怎么长开的小猴子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当然在黄教授夫妇眼里,这就是一个看见新生儿的惬意笑容。

“泽楷是不是喜欢小孩子?要不要抱一抱少天啊?”师娘抱着孩子坐到了周泽楷边上,一边挤开边上的黄教授,“小周就像一家人一样的,老头子你别在那里做鬼脸。”

黄教授苦着一张脸,说道:“他就是过分活泼,整日整夜啼哭个不停,我就是怕少天又哭起来。”

可小家伙偏偏见到了周泽楷后跟被安上了消音器一样,不哭不闹,乖的不得了,还主动张开婴儿指甲浅浅的小手,他的小手臂就像藕节一样饱满,看着好像要人抱抱似的。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把孩子的襁褓接了过来,淡蓝色的襁褓里,婴儿笑嘻嘻的望着他,伸出小手来握住了周泽楷的手指。

师娘在一旁吃吃地笑道:“少天这孩子挺喜欢你呢。”

周泽楷托着怀里的小婴儿,定定地望着他,用轻得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也喜欢他。”

就这样,周泽楷从一个没必要事不开口的家伙成为了一个成天想近办法去教授家蹭饭蹭茶的黏糊大学生,孙翔就这事儿吐槽了他一个月:抱大腿用力过猛。

实际上黄教授呢,乐得周泽楷上家来吃饭,因为他痛风好了没几年,如果桌子上没有周泽楷,黄夫人是绝对不会让他自己一个人开啤酒喝的。而周泽楷呢,中国围棋到国际象棋都相当拿得出手,吃晚饭就陪教授喝茶下棋。

有时候师娘在厨房里切水果,小少天突然哭了起来,周泽楷就坐在边上像模像样地晃晃他的白色小摇床,不出三秒摇床里的哭声保证就没有了。后来变本加厉到周泽楷坐在阳台上和黄教授右手下棋博弈,左手得一道推着放他边上的小少天,桌上那杯绿茶还冒着热气,别提多有意思了。

这样混了三个月,到年末的时候,黄教授就差给周泽楷配一副他家的钥匙了。

那天周泽楷下了课正准备回宿舍,外边下着雨夹雪,孙翔给他发了短信让他带点热的饮料回去。黄教授风尘仆仆就从楼梯上下来叫住了他:“泽楷!你现在有事儿吗?”

“没事,怎么了教授?”他看着黄教授急得一脑袋汗奇怪地问道,今天教授好像下午没有课。

“这样的,少天他外婆突然不行了,我和你师娘得临时跑一趟,少天就没人看了。也是家里的阿姨老家有事情我们提前给她放假了,你也知道年底大家都忙得不行,我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特别信得过的人……”黄教授停下来喘了口气,“想来想去就是你了,我刚给你师娘打了个电话,她觉得也行,就一天,我们明早就回来,行我把家里钥匙给你。”

周泽楷印象里隐约记得黄教授夫妇老家在南方,家里的兄弟姐妹都没跟着一道过来,可能确实托不上什么人来帮忙,而周泽楷自己是相当愿意去看家的,拿乔的桥段都省了,赶紧点头同意:“没问题,我可以去。”

这场面话说的,孙翔甘拜下风,他看着在门边上穿外套的周泽楷,手里拿着后者刚带回来的热布丁奶茶,忍不住摇头:“啧啧啧,万万没想到啊,你连教授家的钥匙都拿到了,还好他家的是个几个月大的儿子,是个闺女我非得怀疑你的目的。”

最后周泽楷几乎是浮空飞着去了教授家,把教授两夫妇送出家门后,开始看孩子。

显然推推摇床和真的看孩子不是一码事。而周泽楷毕竟是个未满二十的大男生,纵使师娘把怎么冲奶粉换尿布都告诉他,在面对一个小婴儿的时候,总是有些手足无措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就算把摇床摇成海盗船,小家伙都闹腾个没完,周泽楷想了半天,只好把黄少天从婴儿床里抱出来。结果一抱在手里,这小家伙就往他身上吐奶,他刚一低头想擦擦,小家伙就把他的头发抓的一团糟。

你这小坏蛋。周泽楷瞪了黄少天一眼,眼睛睁得挺大,嘴角又忍不住笑了。

小家伙也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回望着他,无辜地歪了歪头。

周泽楷无声地叹了口气,反正你知道我拿你没办法。

他忍不住那手指轻轻摸了摸黄少天的眉毛,婴孩的眉毛长而稀疏,而皮肤下的骨头也软得一捏就会凹下去一样。周泽楷正想着这小冤家多么的小而脆弱,小家伙又咯咯笑着拿小胖手去抓他的头发,周泽楷侧着身子一躲,小家伙瞅准机会,又吐了几口奶在他身上。

周泽楷假装很生气地再一回头,小家伙又咧着嘴冲他笑,笑的花儿都要开了,嘴巴上还有几只奶泡泡,再吐几口就要成为吐奶奥运冠军了。

他是真的拿这家伙没辙。

如果说之前周泽楷还有那么千分之一的怀疑的话,现在他已经无比确定了:这个小家伙就是那个小冤家,就算转世投胎了还是那个鬼灵精怪的样子,骨子里头的坏劲儿一点儿都没褪。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见他又不哭闹了,周泽楷抱着小家伙轻轻的放回摇篮里,小家伙挥舞着双手,结果又一次精准地揪住了他头发上一撮翘起的呆毛。周泽楷痛得“嘶”了一声,小家伙似乎懂得看人眼色,见势不妙马上就松开了手,然后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他闭上眼睛的样子真的还像个小天使,睫毛长长,脸蛋鼓鼓,柔软得不可思议。周泽楷轻轻戳了戳小家伙粉嘟嘟的脸颊,小家伙肯定是闹腾累了,就躺下去一分来钟便已经睡熟了。周泽楷开始那手指拨楞小冤家的嘴唇,他嘴里没有一颗牙,结果被仍在睡梦中的黄少天一口叼住了周泽楷的手指,满足地吮吸了起来。小家伙还没长牙,虽然吮吸的力度很大,但是却没什么痛感,只是觉得痒痒的。

周泽楷拿着奶嘴哭笑不得,他想把奶嘴塞到小家伙嘴里可是怎么都不行。因为他一拔手指,小家伙就哭。于是他只能放任小家伙花式啃、咬、唆、舔着他的手指。等小家伙终于睡醒的时候,周泽楷的食指早就没有了知觉。

第二天教授打了电话说得后天回来,然后又拖了一天,终于在周一的早上赶回了家,好在周泽楷周一一大早的课就是黄教授的,不过他也舍不得离开,最后又和教授夫妇一起吃了中饭。

吃饭的时候师娘看着周泽楷娴熟地抱着黄少天还能自己吃饭,小家伙真的一点都不哭不闹,十分感叹道:“小周啊,看你长得漂亮又不喜欢说话,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居家类型的,少天在阿姨那里都没这么听话的。就是你老是惯着他,一哭就给抱,等你自己养小孩了非得被你宠到天上去。”

“别理你师娘,她自己宠少天无法无天了,你看看她买的那一堆玩具,起码还有十八个月他才能玩儿呢。”

周泽楷无声地笑了笑,隔着襁褓摸了摸小少天的小脚,他像块奶糕似的,睡着的时候会冒着咕噜咕噜的白色泡泡。

我们不是第一天认识了,这家伙一直都是这么调皮捣蛋的,他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婴儿睡着时嘴角流的一丝口水。周泽楷还小的时候他就经常想象那个小鬼是不是也像个小孩儿一样蜷缩在他房间的哪个角落流着口水睡觉,现在看来果真如此。看在我小时候你经常帮我玩弹弹珠时作弊的份上,我也得好好照顾你了。

周泽楷吃完自己的饭,在师娘收拾桌子的功夫里,又去给小少天冲奶粉去了。




评论(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