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小冤家-1

**代发君:作者太太说她没上过大学,然后还是私设如山,这个梗已经获得授权❤️**


(1)那时候还没有小冤家 


夜深人静,窗外突然传来笃笃笃的声响。

高楼下的树影动了一动,那枝桠慢慢的攀上了窗户,张成了一个诡谲莫测的形状。什么鸟儿哇的怪叫了一声,风声一点点的飘过来,把乱七八糟的声音搅成了呜呜的一团。

不知是什么魑魅魍魉躲在那危楼树影子里头,催动着那风一阵阵的刮过来,那窗户本来就有些不合尺寸,窗玻璃嵌在那框子里,风轻轻的一蹭,那窗玻璃就蹬蹬蹬的乱响一阵,可能吓人了。

住在屋子里的年轻男孩把被子往面上一提,双手掐着两只被角,牢牢捂在耳朵边上,眼睛闭的死紧。他在这害怕着,月光就慢慢的移到他床边上,把他的半边脸给照的犹如鬼魅一般。男孩实在受不了了,抱着被子一溜烟的跑到门外,咚咚咚的敲同学的门。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好家伙,连声音都在抖。

屋里头叮铃咣啷了一阵,能听到水盆给踢翻的声音,来人明显刚睡着又给吵醒了,门打开的时候那股子扰人清梦的怨气也一道带了出来。

“你可算开门了……”

门里的周泽楷一脸不悦地望着门外满面青白的孙翔,慢吞吞的问道:“怎么了………?”大晚上的把门当鼓敲了。

孙翔常说自己胆大包天,现在也不太好意思说觉得自己屋子里有鬼,踌躇了半晌,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最后只能讷讷的挠挠头,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害怕:“诶,那啥,也没什么。我就是给这破窗子搅得睡不着,风太大了,你去我屋,咱们聊聊天呗。”

其实他就是想让周泽楷跟他去屋子里看看罢了,万一底下出来个手把周泽楷抓了自己好歹还能拉一拉人。

听了这话,周泽楷一脸的烦躁马上奇迹般消失地无影无踪,反而有点乐呵地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一句话,就直接跟着孙翔去了他屋里。

结果跟着周泽楷后脚刚一进隔壁屋,窗玻璃的笃笃响声就马上停了下来,树影也息了,风声渐渐的小了下去。那就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简直像神迹显灵了似的。

孙翔目瞪口呆的看着周泽楷,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一张行走的黄符。

“没事了。”周泽楷安慰性的说了一句,然后扔下下巴颏快脱臼的孙大翔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一进门就赶紧把门拉上关紧。

窗外的树枝轻轻的敲了敲玻璃。

“别闹了。”周泽楷无奈极了,他当然知道是哪个小坏蛋捣的鬼,估计小坏蛋现在掉进了醋坛子里,他只得好好给这位顺顺毛。

“他只是同学。”

树枝又微不可见的左右摆了一摆,看上去委屈极了,然后又叩了叩玻璃,像是试探性的道歉。

“下次别这样了。”周泽楷也知道那只小鬼对孙翔并没有恶意,可能是看孙翔吓得哆嗦就来劲儿了,淘气的家伙,他一边躺回床上一边想道,然后对着空气又补了一句,“房间里有点闷。”他房间离走廊最远,两扇窗户框又都锈得只能开个小缝,穿堂风是一点都别想了。

可是他话音未落,蚊帐上卷来了一阵轻微的风,把网纱顶部轻轻拨动,但这风也并不大,连他的额发都不会吹落,就像躺在春天午后的树底下似的。

“原谅你了。”周泽楷闭着眼睛露出一个很小的微笑,看来今夜也能有好梦。过了一会儿,风逐渐微弱下来,那小鬼估计也去别处休息了。

是的,周泽楷身边有一只小鬼,在这十七年里,把周泽楷的人生搅的乱七八糟。当然乱七八糟不是指周泽楷本身,小坏蛋还算有点良心,这么多年来都没让周泽楷吃什么苦头,偶尔还有夏日阴风这样的好福利。

只是他身边的人全倒是花样倒霉。鬼打墙鬼压床什么的都是常事,再高阶点的就是半夜撞见女鬼、午夜照镜子看不见自己的脸、洗澡的时候听见空无一人的房子里有两个人的说话声等等等等。诸如此类,不计其数。

周泽楷的父母当然对此苦恼极了:他们家儿子从小时候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这下因为一接近他就会闹鬼,更加没人愿意跟他接触了,万一儿子没朋友,得了自闭症可怎么办呢?

无奈之下,周家父母又是上香拜佛,又是驱鬼辟邪,最后找上了本市最有名的玄学大师。这位大师倒也不会成天满嘴天机不可外泄,听了周泽楷的事马上就同意见上他一面。

周泽楷那时大概还八九岁,看到一个满脸胡子脖子上挂满珠子的人见面伸手就要摸他的额头,吓得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

可大师只是接着和颜悦色的朝他招手:“孩子,别怕。过来过来,给我看看你的小伙伴。”

小伙伴?这话怎么听怎么诡异,周泽楷他妈毛骨悚然,不自觉的抓紧了丈夫的手臂。

周泽楷低着头不作声,最后还是抿着嘴慢慢的走了回去。大师摸了摸周泽楷的脸蛋,又在他周身看了一圈,笑着对周家父母说:“这倒也是件奇事了。”

周家父母不明所以,赶紧向大师请教明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伤害到他们的孩子。

大师捻了捻旁边的空气,叹道:“这孩子命中有桩缘分,本是他前世的爱人,两人说好了一起投胎再续前缘,可这孩子却不慎投得早了些。他那爱人气急了,索性不投胎了,跟着他来了这儿,赖在他旁边了。估计也是个气性不好的,所以看到他跟别的人好就生气,就捣蛋。”

大师正说着话,桌上的宣纸突然动了,一张生宣倏地从桌上立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一下整张糊在了大师的脸上。

周家父母瞠目结舌的呆了一阵,最后还是周泽楷妈妈先开的口,她指着那张宣纸,声音都在发抖:“我的天……阿楷前世的这个媳妇得是个多剽悍的性格啊。”

大师把面上的宣纸揭了下来,同时无情的揭露了事实:“不是媳妇………”

周家父母呆住了。

“是个挺可爱的男孩子。”

桌上的毛笔动了一动,笔杆敲着墨砚发出了格外清脆的响声,一连响了好几下,听起来颇为得意洋洋。

看着笔杆又重新落回了桌面,周泽楷妈妈对着空气眼泪哗的就流下来了:“孩子,我知道你对我家阿楷一片真心。但是阿楷毕竟已经来了,你就好好回去吧,别再耽误在这儿了,下辈子他一定履行约定,绝对不会再负你了。”

周泽楷则抬起了头,怔怔的望着空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大师转了转手中的佛珠,叹息道:“可惜他现在怕是走不了了,还得呆上一阵。他既违了天理来到这里,哪有那么容易走呢?得等这孩子满十七八岁了,他才有办法离开,看到这孩子过得平安顺遂,估计也能安心。”

最后周家父母千恩万谢的别过了大师,知毕竟道了个中缘由,一切都好办了。说来也是神奇,自从听了大师的话,小鬼再也没闹过脾气了。

从那之后,周泽楷慢慢地习惯了有个小坏蛋在身边的生活。其实有小坏蛋在挺好的,比如可以帮忙吹走橡皮屑啦,赶走别的鬼啦,有时候还能帮周泽楷藏小抄。后来到了青春期,成吨的情书和巧克力开始造访周泽楷了,小坏蛋还可以轻而易举的帮他挡下数不清的烂桃花,堪称居家必备之良品。

他就这样和周泽楷一起成长,一直以来形影不离,实际上,他就是周泽楷的影子。于是乎猜测小坏蛋究竟长的什么样子成了周泽楷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他姓什么名什么?他脾气那么不好,那么容易吃醋,头发一定是毛茸茸的吧?就像猫咪一样可爱。他一定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他肯定很爱笑,笑起来会很好看,眼睛都弯起来。

周泽楷也常常会试着画画小坏蛋,但是每次他刚刚完成大作,画纸就会被吹跑。周泽楷知道小坏蛋肯定又不满意了,他肯定觉得自己长的比周泽楷画的帅气多了。这时候周泽楷就要出来捍卫自己的作品了:“不要乱动。”

接着画纸就会慢悠悠的飘回来,周泽楷会在画纸下方画个简笔的委屈脸,那肯定是小坏蛋现在的表情。

不知不觉之间,小坏蛋的画像已经攒了厚厚的一沓。某日和周泽楷同班的江波涛无意中看到了那本掉落在椅子底下的画夹,翻阅之后有带着几分八卦之心去问他们高中的周校草:“哎,你画的是梦中情人?哪个姑娘啊?隔壁女高的?”

江波涛好奇地伸直了脖子,想知道答案到底是什么,千万别是他们上次去商场打游戏认识的隔壁女高的那个短发妹子。可周泽楷只是笑了笑,嘴角慢慢弯了起来:“前世爱人。”

“切。不愿意说拉倒。”江波涛失望地挥了挥手。

小坏蛋倒是看起来对这个答案颇为满意,既没刮走周泽楷手里的作业本,也没有把江波涛的帽子吹掉。

等到周泽楷满十八岁的时候,小坏蛋最终还是得离开了。因为大师说他再不走恐怕就再也投不了胎了。这让周泽楷感到又难过又寂寞,小坏蛋一走,他就失去了一个看不见的朋友,以后再有任何一个无风的下午,他就算把门口那株红叶李瞪出花来,也不会有一枝红叶为他轻轻摆动了。

可是大师已经刺破了他的中指,握着他的手指在一个泥地里刚挖出来似的盆里草草画了几笔,又念诵了几句什么,然后示意周泽楷:“洗把脸吧,洗完了他就走了。”

周泽楷没动弹,他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水面,仿佛那里会浮现出一张他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他身边的老妈拍了拍他,催促道:“洗吧洗吧。他要是现在去投胎,投成个女孩,这样说来你俩又不是没机会。别耽误了他。”

像是有一滴水滴进了盆中,平静如镜的水面上忽然荡开一圈圈的涟漪。小坏蛋也打算说再见了。周泽楷慢慢地把脸凑到盆边,郑重地用双手捧了水。当他弯腰把脸埋进盆中的时候,小小声地说了一句话,而他相信小坏蛋肯定能听见:“那我等你。”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认出你的,记得来找我。或者我去找你,周泽楷从盆里抬起脸时想道。

回到家后的第二十六天,周泽楷收到了Z大的通知书。Z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知名高校,也是周泽楷的第一志愿。令他高兴的是,他的同班好友江波涛和孙翔也跟他去了同一个大学,另外有几个和他们玩儿得好的兄弟也都考上了Z市的高校。

收拾行李的时候,周泽楷翻出了他小学二年级的日记,他翻到七月中旬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周泽楷他妈从那一堆新买的被子褥子里抬起头来,“小赤佬,别坐在那里笑了,你这是箱子打算扔给我整理了?”不过儿子考上985她实在高兴,说了两句又接着给儿子收拾东西去了。

桌边的周泽楷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七八年前那歪歪扭扭又用力过猛几乎印穿纸张的HB铅笔字迹:“今天他又吹翻了我同桌书法课的墨水瓶,她以为是我干的,就把我的墨水也打翻了。他肯定是我的小冤家。”

而那个时候的周泽楷还不知道“小冤家”的意思呢,十八岁的周泽楷想道。







评论(7)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