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且以深情共白头(下)

且以深情共白头(下)

上一篇愿无岁月可回首的下哈 依旧私设如山




  一对同心结。

  一对同心结?

  黄少天痛心疾首的看着那一对小巧精致的同心结,抱怨上了“我去,策划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啊?我那么辛辛苦苦把我积攒数十年的文学水平都用上了就憋出那么几千个字,奖品居然就给我俩个配件?连橙装都不是,搞毛啊?”

  他点击右键,拉开属性栏。这对同心结的属性真是差到爆,好在外表小巧精致,也不会给角色增加负重,估计女性玩家会非常喜欢。

  黄少天又仔细看了看,终于发现了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属性栏里面有四五行灰色的字,还未被点亮。看来这个同心结是属于‘可成长装备’,后期应该可以提升属性的。

  他试着点了点一行灰字,弹出了一段系统提示,告知此佩饰作为特殊物品,一经玩家佩戴后即刻绑定,不可赠送或交易。此佩饰拥有数个隐藏属性和功能,需要玩家自行开发。

  黄少天有心把这个同心结上交给技术部研究下,但是他的手却不听他的使唤,直接把同心结给夜雨声烦挂上了。且不说上交给技术部后那帮家伙会给整出个啥玩意儿来,就说如何解释同心结的出处也是个棘手的问题,反正也不影响角色负重,还不如直接配上。

黄少天端详了一阵,觉得夜雨声烦佩着这枚同心结更加的丰神俊朗风流倜傥了。他踌躇了一阵,看见一枪穿云显示在线,于是把另一枚同心结给一枪穿云寄了过去。

  一枪穿云很快回了个“?”

  黄少天仔细斟酌着说辞“做任务得到的奖励,小玩意儿,觉得挺好玩儿的就给你看看,你不戴也没问题,给我收着就好。”

  周泽楷没再发信息过来,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在枫林大道转悠了一会儿,就看到一枪穿云赶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黄少天正纳闷着,定睛一瞧。周泽楷果然是个行动派,现在已经把那同心结挂在一枪穿云的腰带上了。

  周泽楷没答他的话,而是问道“竞技场?”

  黄少天爽快的回了一个好字,两个人就在竞技场里热火朝天的打了起来,这桩小事就彻底被两人抛到了脑后。

那两只同心结精致小巧,黄少天和周泽楷又有心不叫人发现,把那两只佩饰藏的无人察觉。况且那两只佩饰如同个白板装备一样无属性无负重,角色的属性无任何改变,因此也就这么一直误打误撞的瞒了过去。

突兀的转折发生在了一场友谊赛上。

那是蓝雨对轮回的友谊赛,虽然得分不计入常规赛内,但对于双方队员来说也有着非同一般的重要意义。新赛季还未开始,夏休期内大家都没有耽于玩乐,个个都在为新赛季做着准备。究竟成果如何,对手的战术和战略又在夏休期做出了怎样的调整,友谊赛都是一个极好的检验机会。

团队赛开始后,夜雨声烦不出所料的悄悄游离于蓝雨的队形之外,在黄沙漫漫的大漠荒塔之中藏匿身形,等待着时机成熟的那一刻,如同沙漠毒蛛一般悄无声息的掠人性命。

蓝雨妖刀,剑定天下。夜雨声烦从未叫人失望过。

变故就发生在夜雨声烦跳出荒塔的一刻。

也许是枪淋弹雨的爆缩式手雷太过炫目,也许是地图上黄沙滚滚掩盖了真相,但是在观众们的眼里,夜雨声烦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态,冲着一枪穿云的方向暴射而出。

速度之快,大大超出了夜雨声烦这个角色的移动速度。

就在夜雨声烦有所行动的同一刻,本来与一叶之秋站在一起的一枪穿云,也同样敏捷一跃,向着夜雨声烦飞去。

是利用荒火碎霜的后座力吗?莫非一枪穿云背后长了眼睛,才能看到夜雨声烦的踪迹。

不不不,不是的。

大漠中像是有一块巨型的磁铁一样,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与其像是发现对方行迹而突然进行攻击,倒不如说是被大漠中那块巨大的磁铁吸附,然后不由自主的紧紧吸到了一块儿。

黄少天和周泽楷毕竟是具有着极其优秀反应能力的选手,即使逢此大变,依然没有放弃机会。夜雨声烦祭出了冰雨,抢出一个拔刀斩,一枪穿云亦不例外。

时间够吗?够的!

黄少天瞅准时机,估算着时间。在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贴近的一瞬间,他有十足的把握能让冰雨穿透一枪穿云的后背。他亦算准了周泽楷的应对,但是纵然一枪穿云的枪体术再惊艳绝伦,作为近战的剑圣也不会使对方有任何脱战喘息的机会。

三秒,两个角色越靠越近。

两秒,索克萨尔的六星光牢已经就绪。

一秒,一叶之秋冲上。

冰雨准确无误的穿透了一枪穿云的后背,同时枪王的荒火喷射出熊熊烈焰,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毫发无伤,如同有着同队豁免一般。

全场静默了四秒。

在这种匪夷所思的状态下,黄少天依然冷静的想操纵夜雨声烦离开。但是无奈夜雨和一枪就如同连体婴一般,丝毫不能分开半步,任凭黄少天几乎敲烂了键盘也无济于事。

黄少天在蓝雨的队内频道里敲下几个字。

简短而有力:集火一枪穿云。

他可靠而足够冷静的搭档在同一刻放出六星光牢把夜雨声烦禁锢在内。不是攻击,而是保护。枪淋弹雨的手雷如同百花一样绽放在了一枪穿云的身边。

此刻,轮回也给出了同样的应对。一叶之秋已经赶到,起手就是豪龙破军,直指索克萨尔。没了夜雨声烦的索克萨尔在轮回的眼中可谓是一块鲜美的肥肉。黄少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明明夜雨声烦在六星光牢之内,但是枪淋弹雨对一枪穿云的伤害居然也一点不少的反应在了夜雨声烦的身上。

这都是什么鬼啊?

原本想多坚持几秒的夜雨声烦最终跟一枪穿云在集火之下同时倒下,黄少天只能憋屈无比的在公众频道上大放嘴炮。

“周泽楷你大爷!”

两队的王牌先一步退场,后面的比赛打得那叫一个稀里糊涂,简直是荣耀史上第一混乱,对掐对攻最后就是抓着一个对手就死命硬打。刚开始还想玩点儿战术,后来战术也不玩了,反正是友谊赛,开心就好,最后大家打得倒是都很尽兴,比赛结束的时候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

只有黄少天憋屈的快要炸了。

他本来打算打完友谊赛后,跟异地恋的恋人亲亲小嘴,缠绵一番什么的,现在他只想揪着周泽楷真人PK一番,打得他尽了兴为止。

这阵子邪火一直烧到赛后双方握手,黄少天看见周泽楷云淡风轻的那张俊脸就牙痒痒,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他握着周泽楷的手,大拇指的指甲在周泽楷的手心里狠命掐了一掐。

周泽楷轻轻揉了揉他的掌心。

黄少天的火气一下就没有了。他想着周泽楷应该也是委屈的吧,算了算了就不打他了。作为一个好男友,他还应该好好哄一哄周泽楷。

赛后,黄少天鬼鬼祟祟的离队出走私会恋人。房门一开,周泽楷就吻了上来。

“别别别啊周泽楷有话好好…………说……………我靠你怎么…………别在门口…………去床上…………”

哄完了恋人的剑圣大大腰酸背痛的躺在床上,心累的抱着枪王大大,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比赛。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悄无声息的落到了他的肩上。

“你走开!”黄少天去推周泽楷的头“我腰还痛着呢,都怪你!”

周泽楷一声不吭的把被子拉上,然后得寸进尺的抱紧了黄少天。

“喂周泽楷,好像给出的技术分析出来了,说是bug。”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不对。”

周泽楷打开电脑,登上一枪穿云,他把鼠标放在了同心结上。同心结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新的技能“同生共死。”

技能描述很简单,双方共享生命,同时还能共同发动技能“同生共死”,这项技能相当于舍命一击,以燃烧双方的血量为代价,一击必杀敌人。如果失败,双方一同死亡。

此外,同心结还有个特点,就是可以感知对方的所在。黄少天恍然大悟,怪不得上次周泽楷知道他在枫林大道,原来就是有这个功能。

想到友谊赛里夜雨声烦在后方隐匿身形,而一枪穿云肯定都了如指掌,黄少天就气得不行,一脚把周泽楷踹下了床。

他忐忑不安的回到队里,特别怕喻文州看出点儿什么。万幸的是,同心结全服就他们有这么独一无二的一对儿,所以别说喻文州,就连技术部也未发现任何异常。黄少天心里大呼着侥幸,连忙把那同心结撂下了,再也不敢去碰。

只是没想到居然也有跟周泽楷成为队友的一天。

踏上飞往苏黎世的航班的时候,周泽楷就站在他的背后。黄少天坐在座位上看着完整的日出日落,看着这架飞机从黑夜飞往白昼,飞过海洋飞过另一个国度,身旁的人趴在桌上睡得正香。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极其幸运。

何其有幸,能与你同战赛场。

他悄悄地握住了周泽楷的手。睡梦里的人感知到了熟悉的温度,微微的弯了眉眼。

何其有幸,能与你相伴。

国家队集训开始,叶修看着那一堆数据里极不起眼的两个,扣着桌子喊黄少天“话唠,对对对就是你,别走嘛!还有小周,你们俩留一下。”

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蛋了。

叶修似笑非笑的转着笔,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俩一个劲儿的看。被挑衅的黄少天最先破功,从椅子上跳起来“老叶你干嘛!有话就说啊!别磨磨蹭蹭的!”

叶修把那笔一扔,笔头精确的点在了夜雨声烦曾经的装备上“来,解释解释,同心结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见识浅,没见过,还请剑圣大大来指教一下。”

饶是黄少天再厚颜无耻,也禁不住叶修这般打趣,不自觉的红了脸。况且他本来就是个脸皮薄的,这一下就更加不得了。叶修好笑的看着黄少天脸上的绯色一点一点的艳了起来“干嘛呢,别害羞啊。你们要说这是组队打副本后捡到的掉落我保证也信啊。”

“滚滚滚滚滚滚滚!”黄少天张牙舞爪的去抢叶修的本子,却被周泽楷无奈的拖了回来。

“如你所见。”周泽楷倒是没那么窘迫,一向沉默寡言的他也只是给出了四个字作为交代。叶修也收敛了不正经的神色,懒洋洋的点着同心结那三个字对周泽楷说“那玩意儿你们还是戴上,我估摸着后面有大作用。你们先养着,借口我来想。”

叶修果然遵守诺言,轻描淡写的把这事揭了过去。众人没什么异议,就是张佳乐问“明明是情侣挂件,为啥是黄少天和周泽楷啊?”

叶修问他“难道你想和黄少天戴?不过先得问问人黄少天乐不乐意吧?”

张佳乐连忙挥着手表明立场,表示黄少天周泽楷愿意为了胜利牺牲自己的精神都是好样的,反正他是做不来。

黄少天在会议桌下恶狠狠的踩了周泽楷一脚,后者望着他,笑的一脸纯良无辜。

那对同心结果然是用“养”的,集训期间,同心结便很快分化出了第二个技能叫做“白头偕老”,也就是双方的部分技能可以共享。例如夜雨声烦可以使用神枪手的部分技能,一枪穿云同理。

“乖乖,这可厉害了。”方锐望着那对同心结流口水“老叶,你啥时候再整一对来?”

“哟?点心大大想跟谁戴?”叶修埋在一堆材料里头都不抬。

方锐环视一圈,马上改口道“还是算了吧。我敬佩小周。”

至此,同心结的四个属性已经点亮了三个,却还有一个属性怎么都出不来。眼见着赛程已经打完一半了,小组赛完毕后马上就是四分之一决赛了,同心结还是只有三个属性。

“已经够用啦”叶修端详着同心结,下了个结论“等着吧,它会大放异彩的。”

这个关于同心结的战术是以剑与诅咒和双一组合作为载体,然后在其中穿插着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的配合,这个战术变化莫测,需要极强的默契。几个人磨合了这一个多月,战术也基本成形,黄少天却还怀着一种隐秘的期望,希望能够看到同心结的第四个属性也能够出现在比赛场上。

四分之一决赛结束后,同心结的第四个属性点亮,最后一个技能终于完整的展现了出来:比翼双飞。

最后一个技能其实就是瞬间传送,就如同那一次的友谊赛一般,一方可以瞬间传送到另一方身边,或者两方同时被传送到两方距离的中点上。

这一个技能看起来没有多大用处,但是叶修却欣喜若狂。夜雨声烦半就是作为机会主义者而闻名的,鬼魅身形无声之中索人性命,又可以通过一枪穿云的移动来自如切换地点,不是更加如虎添翼吗?

“可惜就是需要的法力有点儿多”叶修咕哝了一句。

“行了吧,知足了!”黄少天倒是满意的很,他偏过头去,看到周泽楷正好也转过头来,朝他柔柔的笑了一笑。

他紧攥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周泽楷在桌子底下,默默地牵住了他的手,抚摸着他无名指的那一节骨结。

决赛的前夜。

张佳乐还在跟方锐吵吵闹闹,孙翔又在与唐昊生闷气,苏沐橙安静的坐在叶修背后,楚云秀在帮她织着辫子。喻文州正在跟张新杰小声讨论着什么,王杰希拿着本本子在写写画画,肖时钦在一旁说话,李轩也拿着笔进行涂改。

黄少天的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自豪感,这是他的队友,他无比信任和感激的队友。

不知是谁吼了一嗓子“我们一起拿冠军!”

“当然!”张佳乐第一个跳了起来。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王杰希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当然。”叶修加重了音,他伸了个懒腰“我们来,不就是为了冠军吗?”

“对吧?”他看向众人。

“冠军!”大家一齐喊道。

“好了,早点休息吧。别忘了做手操啊英雄们。”叶修把笔一放,叮嘱各位队友“早点休息,明儿有正事呢。”

黄少天站在场馆里,偌大的场地了空无一人,寂静的可怕。黄少天偏过头去,“周泽楷,你说我们会是冠军吧?”

“嗯,一定。”身旁的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黄少天扬起嘴角,他对他的队友有着无与伦比的信任与自豪。

嗯!他们一定是冠军。

世邀赛的第一届决赛即将开始,此次世邀赛收获了众多观众。决赛中,中国队的表现令人瞩目,团队配合和战术意识几乎无可指摘。可是对手也十分强大,特别是队里一名驱魔师选手,左奔右突,把中国队的几名选手分割成了三块,一时间战局变得十分胶着。

久攻不下,中国队的选手也有些心急,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放弃了制高点,直奔驱魔师选手而去。此举正中对方下怀,魔剑士马上占领了制高点,步步紧逼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挡在索克萨尔面前作着艰难的斗争。

而与此同时,面对索克萨尔的包围已经形成。在索克萨尔的身后,一名刺客悄无声息的凑近,百花缭乱和王不留行毫无察觉,正在同对方阵营中的一对枪炮师和元素法师进行着角力。

场下一片静寂,观众们都是心急如焚,恨不得冲上台去提醒选手们。

就在败局已定的时刻,变故陡生。

转火!

王不留行干脆利落的骑着灭绝星辰,在空中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姿势直直冲下高空,却又在离地面半尺高的地方堪堪停住。魔术师变幻莫测的打法重出江湖,刺客手忙脚乱的躲避着王不留行的攻击。

再转火!

百花缭乱从枪炮师的热感飞弹中冲出!百花齐放,一时间满地都是绚烂至极的火花,魔术师的身影藏匿其中,使人根本无法捕捉。百花缭乱硬扛着枪炮师和元素法师的攻击,生生吃下一记火之鸟,场地上的小岛顿时被一大片火光淹没,秀丽的山峰登时被夷为平地。

重重火花掩映的银发术士终于完成了冗长的吟唱,六星光牢,封禁一切,精准无误的落在了驱魔师的身上。

观众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驱魔师?

驱魔师本来就是为了牵制双一组合所存在的,这不是正应了驱魔师的意思吗?
  不!还没有结束!

没有人注意到夜雨声烦的身影已经在火光中消失不见,下一秒,夜雨声烦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一枪穿云的身边。百花缭乱的僵直弹发出,命中驱魔师,夜雨声烦欺身,一枪穿云扑上,两道身影如同剪刀的两枚刀片一样收割着驱魔师的生命。

仅仅过了1.5秒,驱魔师倒下。夜雨声烦毫不留恋的直奔魔剑士而去,夜雨声烦的身后,一叶之秋掩护着石不转完成了大回复术的吟唱,圣洁的白光落在了一枪穿云的身上,一枪穿云岌岌可危的血条顿时被拉了回来。

小岛的另一头,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一同扛着刺客、枪炮师和元素法师的攻击。对方的守护天使正在赶来,夜雨声烦正在赶来,百花缭乱正在赶来。对方的核心驱魔师已经退出战局,究竟谁更快,谁能抢出一个扭转乾坤的机会。速度,将成为此局的生死之手。

逢山鬼泣的暗阵就在这一刻落下,枪炮师和元素法师的眼前一黑。紧接着,灰阵、炎阵一个接一个的落下,鬼神之力从逢山鬼泣的四轮天舞里丝丝渗出。至此,枪炮师和元素法师完全被摘离了比赛。

逢山鬼泣是什么时候来的?王不留行又是什么时候赶到换人区的?

鬼阵落下的同一刻,夜雨声烦,再一次出现在了一枪穿云的身边,冰雨毫不留情的抵上了守护天使的咽喉。

这是枪系的技能?

短短数秒之内,一波三折。观众们的心情大起大落,尚未反应过来,石不转的神圣之火已经吞没了守护天使,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逼上。

原来刚才夜雨声烦并不是去支援索克萨尔?观众们还在回味着刚才的一幕,旁边一叶之秋的却邪已经与刺客的匕首短兵相接,而他的身后,赫然站着百花缭乱。

十秒之后,对方的守护天使在夜雨声烦的剑定天下中耗尽了最后一滴血。同时,逢山鬼泣发动鬼神盛宴,劫掠了枪炮师的生命。

胜负已分。

此局的神来之笔莫过于夜雨声烦的鬼魅身形是如何突然出现在了一枪穿云的身边,而驱魔师又是如何在1.5秒内被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联手截杀的?

至于问题的答案嘛,已经不重要了。

叶修在观众席上,从烟盒中抽了支烟出来叼在嘴上,他明明浑身颤抖,却还是笑着骂了一句:

啧,闪瞎了。

中国队连上领队一共十四个人,紧紧的挤在狭小的冠军领奖台上,周泽楷执意同王杰希换了个位置。五星红旗在苏黎世升起的一刹那,他和黄少天的手十指相扣。

晚上开庆功宴,不怎么喝酒的几位职业选手也喝的醉醺醺的,以张佳乐为首,喝到最后都喝的有点儿糊涂了,嘴里不住喊饿,一边还叫着孙哲平的名字要他去买米线。黄少天也喝大了,站在桌子上又唱又跳,走音走的不成样子。叶修实在看不过去,朝周泽楷努努嘴“你家的话唠,快给抱回去吧,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周泽楷好不容易把人哄回了宿舍,黄少天却还伸着手要他抱抱。周泽楷局促的笑了笑,郑重的掏出了刚刚到手的世界冠军戒指,单膝跪地。

第二天酒醒后的黄少天愣愣的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总感觉自己昨晚上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他决定把主动权抢回来。

“喂周泽楷,你愿意跟我过一辈子吗?”

“乐意之至。”

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不算番外的小番外



不知道是哪位技术宅披露了决赛中夜雨声烦和一枪穿云的合作,还特别诚恳的剪了个MV来解说。

那位技术宅还煞有其事的推测一定是有什么特殊属性的装备让夜雨和一枪两人共同完成了舍命一击和瞬间传送。他分析的十分令人信服,微博上的迷妹们瞬间炸了,一时间涌现出无数周黄周党,高叫着无口话唠大法好,壮哉我大周黄。

微博上吵闹不休,轮回为了塑造周泽楷和蔼可亲的形象,顺便平息下周黄的热潮以转移群众注意力,特意整了个什么在线直播问答,地址就选在了周泽楷家。

S市时间下午两点,周泽楷掐着秒,准时打开了摄像头和麦。

“枪王大大好!!!!恭喜夺冠呀\(≧▽≦)/”

周泽楷笑了笑“谢谢”。

弹幕里又是一片的“我要昏古七了我楷皇美颜盛世”。

下一个问问题的妹子明显别有用心,她那头静默了一会儿以后,传来姑娘有点小激动的声音“请问你怎么看待黄少天这位前辈呢?”

弹幕炸了。

周泽楷认真的想了想,诚恳的回答道“很好,厉害。”

“哪方面的厉害呢?”妹子明显不死心。

周泽楷从善如流的夸赞黄少天“都厉害。”

妹子满足了,关掉了麦,周泽楷盯着弹幕,心里想着弹幕上的“yoooooooo~”究竟有什么深意呢?

  这一个接麦的是个男生,男生语无伦次的表达了一下他对周泽楷的敬佩之情之后终于问到了重点。

  “怎么可以快速提高我的技术啊!在竞技场老是被虐,真的好心塞,求指教!”

  “多练。”

  男生不可置信的问“就这个?没了?”

  周泽楷眼神飘忽的想了一会儿,补充了两个字“多看。”

  ……………

  男生被打败了,无可奈何的关了麦。

  就在这时,周泽楷感觉膝盖上一沉,毛茸茸的一团东西轻巧的跳上了他的膝头。

  他连忙弯下腰,想把猫抱下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只布偶猫优雅的跃上桌面,冲着麦长长的“喵呜——”了一声。然后伏下身子,开始细细的舔着自己的前爪。

  来不及了,观众们都看见了这只喵。

  噢噢噢噢枪王家居然还有一只喵?

  接麦的妹子很感兴趣的问周泽楷“这是只什么猫呢?”

  大概是“布偶?”周泽楷不甚确定的回答。

  “他叫什么名字啊真的好可爱啊呜呜呜呜”

  周泽楷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试图顾左右而言他。他摸了摸猫咪颈间的皮毛,猫咪懒洋洋的摇了摇尾巴,然后一挥爪子,把整个麦打翻在地。

  等麦被重新捡起来安装好以后,观众们都忘了这个问题。

  正要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周泽楷听到了门锁拧动的声音。

  完蛋了!

  他脑中警铃大作,眼疾手快的想去关摄像头,而那个人影已经先一步跑进房间,在他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晚了。

  全然不知已经酿下大祸的罪魁祸首笑嘻嘻的抱起桌上的猫咪,摸了摸猫咪的毛,从耳朵一直摸到尾巴,猫咪舒服的咕噜了几声,罪魁祸首轻轻地说“呀,文王,有没有乖乖的呀?”

  周泽楷已经不想去看弹幕了。

  黄少天扭过头去,才发现摄像头居然是开着的。他干咳了几声,向观众们作着毫无营养的解释“咳咳,我今天来看望下后辈……给他送点关心和温暖………大家不要想多啊”

  观众们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不想多才怪。”

  “黄少你知道欲盖弥彰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黄少天捂住麦,恶狠狠的瞪了周泽楷一眼,对后者进行了无声的谴责。

  周泽楷眼神飘忽,委屈的不行:我不知道你今天要来啊。

  麦被传到了下一个人的手里,那个姑娘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那请问黄少脖子上的世邀赛戒指该如何解释?昨天您微博上po出的照片来看,您的那枚是在您家里的,那么这枚又是谁的呢?不要否认不要否然啊我都看到了!!!!还有黄少你的衣服好像跟周队5月14号出席轮回战队活动时候的衣服是同款吧?还有还有,您怎么会认识周队家的猫咪呢?而且您有周队家的钥匙。微博上的猜测究竟是不是真的?”

  说到后面,姑娘的声音都已经抖的不成样子了,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黄少天默默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周泽楷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蓝雨的副队长局促不安的挠了挠头发,然后拉住了轮回队长的手,笑的活像个傻子“对。”

  轮回队长认真的补充道“真的。”

  姑娘喜悦的嚎叫声响彻全场“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真的啊啊啊啊啊我就说一定是真的我圆满了我此生无憾了我要去跑三百圈!!!!!!!”

  活动结束后。黄少天抱着周文王顺毛,嘴里念叨着今天的事。他给文王顺毛顺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问周泽楷,还是熟悉的语气。

  “喂周泽楷,我们这算是公开了吧?”

  怀里的猫咪从他怀里蹿出来,这一人一猫、一大一小同时朝着黄少天笑了,连偏头的幅度都一模一样。

  “嗯。”

  “喵~”




【代发君】→作者太太的话:

太久没有更新是因为出了点小意外住院了。新换的头像是照着本人画的但是本人没有那么可爱(代发君觉得本人相当可爱的),电脑里还有6个在猛力填的坑所以还有粮!吼吼!

灵感是来自最近开始玩的仙剑3❤

感谢大家的喜欢和关注~


评论(8)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