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云梦(六)

云梦【六】


等周泽楷回到沉栩宫,黄少天已经在他背上睡熟了。周泽楷小心翼翼的喊了声少天,黄少天毫无反应。于是他便把黄少天妥妥的抱到卧榻上,转身取了药膏就去揭黄少天的衣服为他上药。

小少年的背上鞭痕累累,太阴神女得了天后的命令,下手毫不手软。这还亏得黄少天是修仙人,不然太阴的一鞭子就能直接要了他的命。周泽楷盯着那一片惨不忍睹的皮肤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的愧疚层层叠叠的涌了上来。

都是他的错,他该拦着母后的。都是他没有保护好黄少天,才叫黄少天吃了这么大的苦头。

他在手指上沾了上好的药膏来为黄少天细细的涂抹。冰凉的药膏碰到黄少天肌肤的那一刻,黄少天倏地睁开眼睛,眼中满是惊惶,整个人猛然绷紧,像极了一张拉满的弓,厉声喝道:“谁?”

周泽楷被这样的黄少天吓了一跳,抬着手指不知所措的看着黄少天动作流利的翻了个身坐起来。黄少天的瞳孔本是漂亮的浅褐色,此刻却锐利的很,如同利剑上雪白的锋刃,眼里的光耀眼的让周泽楷心惊不已。

待黄少天看清是周泽楷以后,他才抱歉的对着周泽楷笑了一笑“真是抱歉……我睡觉常有睡不熟的习惯,特别畏声,恐怕是让殿下受惊了。”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觉得黄少天的这声“殿下”极为刺耳。他思来想去,觉得黄少天估计还是生着他的气,于是诚恳的向黄少天道歉“我的错。”

黄少天被这摸不着头脑的一声道歉弄的不知所措“等等,周泽楷你这是干什么?”

周泽楷别扭了一会儿,小声回答道“我不好,不该去问你,叫母后听见了。这才责罚你的。”

若是碧茶见了,定会吃惊。周泽楷被娇生惯养了这许多年,天后又将他作个掌上明珠一般的捧着,虽读了许多礼仪文字,却并不会作致歉之语。

他深居内宫,本来就不怎么犯错,就算真的做了一两件错事,天后指摘两句也就完了。让小殿下低了头认错,这还是破天荒的一遭。更何况追根溯源下来,也本该不是周泽楷的责任。

黄少天听了周泽楷这话,抿了嘴一个劲儿的去瞧周泽楷的脸色。周泽楷被他看的脸红,连忙转过身去拈了一片香添在青莲炉子里。

黄少天觉得周泽楷好玩极了,从前只听说了这个小殿下是如何的孤单怪戾,性格又是如何的不合群不通达,被天帝天后宠得如何如何厉害,这相处了两天下来他才发现人言不可尽信。他有心去逗弄逗弄周泽楷,于是便轻咳了一声,故作姿态道“确实是你的不好,我也被你娘亲打的那么狠,你娘亲不通情达理,那你总得有个表示吧。”

周泽楷委屈极了,他想了想,蹲下身子去,从床底下拉出了一个巨大的沉香木的箱子。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周泽楷把那设计精巧的箱子打开,里面林林总总的堆了许多物什,每一样都是六界难寻的宝贝,周泽楷却不当回事,把那些东西都放在一处锁进了箱子里扔在床下。

“自己挑。”周泽楷费劲的把那箱子搬到床上,指着里面金光灿灿的各色法宝对着黄少天说。黄少天愣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我不识得这是什么,这怎么挑?”

周泽楷皱着眉头在箱子里翻捡了一番,最后挫败的一摊手“我也不认得。”

好了,他收回之前的话,周泽楷他就是被天帝天后宠坏了。这个败家子!他手里拿着的那个玩意儿是千年珠醺草的草茎!还有那个冥海之渊的龙眼别乱摸啊真的很珍贵的!

黄少天努力的抑制住想打人的冲动,他咽下一大口水,艰难的阻止了周泽楷暴殄天物的行为“你别摆弄了,放回去吧,我都不想要。”

“那你打我吧。”周泽楷把那箱子往旁边一放,神情委屈的不得了“我害的。”

黄少天一听这话,吓得差点从床上直接栽下去。“哪能啊?你娘亲不活活扒了我的皮?”

他还真想打啊。周泽楷闷闷不乐的承诺道“不会,你偷偷的。我定不会告诉我母后。”

黄少天转了转眼珠,小声的问“当真?”

“当真。”周泽楷坚定的点点头。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个死心眼!我哪里会打你骂你呢!你心善的很,以后我绝不打你骂你,也定不会叫别人欺负你。”黄少天诡计得逞,倒在床上哈哈大笑。

周泽楷这才知道被黄少天摆了一道。他默不作声的又在青莲炉子里添了一片香,心里有点儿高兴又有点生气。

他撇了撇嘴,拈着香片慢慢的想着:黄少天这话是错的离谱了,他才不要黄少天保护呢。他要好好的护着黄少天,以后他决不让别人欺负黄少天,就连母后也不行。

香焚开的细烟袅袅的自凤凰形状的炉口中飘出来,染得这一片的鲛纱幔帐都像在云雾里一般。这香是定神用的,名贵的很,周泽楷怕黄少天疼的厉害,于是多添了二三片。

黄少天伸手伸脚的躺在床上,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位置,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周泽楷,忽然一个旋身就卧在了周泽楷的身后,慢慢的用指甲去抠周泽楷腰带上绘着的三色祥云回纹。

他抠的很认真,把那金线的线头用小指挑了出来,然后就扯着那线往外拽,精巧的回纹没了金线牵引,歪曲的不成样子。周泽楷没有察觉黄少天的动作,只当他是闲着无聊,便拿手去推搡他“睡了,明早有课。”

周泽楷累了一天,在蕴月楼着了凉,说话间携了些鼻音,黄少天也打消了想同他话日常的念头,吹熄了灯就和衣躺下。他睡相实在不太好,闹得周泽楷半夜里起了两三次为他掖被子。

次日凌晨一早,碧茶就急急忙忙过来叫他们起床“小殿下!小殿下!”

周泽楷揉着眼睛坐起身来,他一时理智未醒,仍有些呆滞“碧茶?”

碧茶挥舞着一张金色的字笺,急的连话都说不清楚“小殿下!蓝桥仙人说要带你们去历练,完毕之前殿下恐怕是回不来沉栩宫的,殿下快些收拾行李罢!”

这不长的一句话愣是被周泽楷消化了许久“为何突然……?”他一句话未说完碧茶便等不及似的打断他“谁知道如何呢?娘娘着实忧心殿下,特特吩咐奴婢来为殿下收拾,殿下快快起来罢!仙人叮嘱了卯时要启程的。”

周泽楷迟钝的转了转眼珠,好容易理智回笼,瞄了瞄日晷,吓得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他向来爱干净,东西都分门别类的摆放整齐,情急时候收拾起来倒也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

如何叫醒黄少天。

黄少天大约是累得狠了,倒在床上闷头大睡,睡得如同具死尸一般,任凭周泽楷如何叫唤拖拽都无济于事。他喊任他喊,我自香梦沉酣。最后把周泽楷实在是逼的无法了,只得暗念了一句抱歉,腾出右手来在黄少天的腰侧软肉上拧了一把。

黄少天嗷嗷叫着从床上跳了起来,对上了一脸无辜的周泽楷。

“奇怪,我做梦梦到有人掐我的来着。那力气好大,一下就把我掐醒了,好生奇怪。”黄少天一面咬着苞米软饼,一面同周泽楷抱怨道。

周泽楷坐在天湘鹭的背上,正专心致志的看着一本异闻录,只当他的话是耳畔清风,拂之便过。黄少天暗自纳闷了一阵儿,很快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神气,拉着周泽楷喋喋不休的说些趣闻。

途中碰到了龙王家的江小公子,江波涛笑眯眯的过来与他俩打招呼。两厢一对话,就知蓝桥仙人此举完全是临时起意,谁都没先知,大家都是猝不及防,一头雾水。江波涛正同周泽楷分析这蓝桥仙人的用意时,孙翔也过来了。

不过孙翔关心的是去哪里历练的问题,黄少天听着江波涛孙翔两人的谈话,周泽楷认真的坐在一旁给他们当摆设,不禁心里暗笑一声。

蓝桥仙人哪里是什么临时起意,定是有个说不得的缘故,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一行几人才到书院,蓝桥仙人便迎过来。蓝桥仙人是个温和谦恭的脾气,却同本门的几位仙人不大对付。他也不瞒学生,直截了当的言明想带着几位学生进行历练,寓教于乐比关在书院里背些伦理道德什么的不知强上多少倍,于是才生此想法,勉力一试。

几位学生听了,都觉得十足有趣,不禁跃跃欲试起来。蓝桥仙人怕他们遇到意外,又邀了一位笑歌仙人一同前往。笑歌仙人数百年来一直在玄素真人的门下修行,对药石草木十分精通。

笑歌仙人博学多才,常常下凡甄选根骨清奇的弟子,点化他们成仙,于是同凡间的联系格外密切些。这历练的第一桩去处,便是笑歌仙人的府邸了。笑歌仙人的府邸距凡间不过一日路程,就在天界的边缘,一座名为自若峰的小山头上。

山头虽小,风景却不错。



代发君每日都催更【微笑】想坑不可能嘿嘿嘿

喜欢请点赞哦~谢谢大家的❤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