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云梦(四)

长篇长篇长篇!!!

私设如山!!各种谜一样的人物和年龄设定!!!


前文回顾:楷楷和阿黄一起上学,阿黄淘气逃学,楷楷生气,阿黄跑开。


他虽在沉栩宫伴着溶溶冷月就这么过了一千年,不过有些事他还是略有耳闻的。他向来记性好的很,几乎是过目不忘,特别是面前的这张脸,很难叫人不记得。

这张脸如他五百多年前在书上看到的几乎一般无二,不过少了些清峻意气,多了几分娇美可人。

那本记录神魔大战的史书上绘了这张脸,上面清楚明白的注了解释:苏沐秋,魔界悍将,叶修挚友,卒于神魔大战中。

苏沐秋。

苏沐橙。

那此人定是苏沐橙无误了。

周泽楷仔仔细细打量着苏沐橙,神魔大战结束的时候,苏沐橙还是襁褓中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女婴,后来却成长为让天界极为头疼的一号厉害角色,并不比她的兄长逊色半分。

可是,苏沐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这副妆扮?周泽楷轻轻的把书合上,苏沐橙正笑意嫣然的斜眼瞧着他,声音清脆如铃。

“小麒麟,方才你可看见有个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从这儿跑过去了?”

周泽楷心头一紧,她口中的那个孩子是黄少天吗?苏沐橙为什么要找上黄少天?她又为什么如此大动干戈的跑来天界滋事?黄少天会有危险吗?

种种疑问蜂拥而至,周泽楷默不作声的抬起头看了苏沐橙一眼。苏沐橙耐性极好,面上依旧是笑靥如花的神情,不见半分僵硬。她站定在距周泽楷三步之内的位置,这位置着实刁钻。苏沐橙又是个经验丰富,心细如针的家伙,周泽楷一有动作,她定会有所察觉。

真是难缠。

周泽楷慢吞吞的答道“不知哪里去了”。

“哦?当真?”

苏沐橙又站近一步,她眉目清丽,现下却显得咄咄逼人,加之身形颀长,立在周泽楷面前竟有了不怒自威的感觉。周泽楷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不卑不亢的回答道“当真”。

“那也无妨。”苏沐橙轻轻拍了拍周泽楷身边的玉石阶,动作优雅的撩开裙摆坐了下来“我就在这儿等他回来罢。”

周泽楷指了指地面“苏前辈还是小心些。”

苏沐橙笑了笑,慢条斯理的捋了捋裙边的褶皱,玉葱一样的手指掐着那褶皱一寸一寸滑下去,一面说着“我本是造访故人,并无寻衅之意,我想天帝天后也是明事理的,小殿下多虑了。”

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女魔头。

周泽楷低下头来专心温书,心中却转过了十几个念头。苏沐橙没带什么消磨时间的事物,于是便又来问周泽楷。

“小麒麟,你可曾见过夜雨?”

夜雨?怎么又是夜雨?

周泽楷“啪”的一下把书合上,扭过头去看苏沐橙。苏沐橙眼中含笑,像是认真等着周泽楷的回答,毫无调笑之意。

“从未”。周泽楷语气沉静,可苏沐橙愣是从这单薄的两个字中听出了好大一股的怨气。

她几乎笑出声来,不过还是生生忍住了。

眼角突然瞄到一处天色的影子,苏沐橙刚想动作,身旁那个行为温吞的小家伙却骤然发难,寸光之间便向她的身上扔了一大堆的术法符咒。

那是周泽楷上月刚刚学到的束缚咒,原是用在兽物身上的,对于苏沐橙自然没什么效用,不过周泽楷出手如电,动作精准,还是给黄少天争取到了一点逃跑的时间。

待苏沐橙挣脱出来,那一抹天色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苏沐橙冷笑一声,手掌一翻,掌中出现了一团白雪。她敛了笑容,抓了抓那团白雪,不紧不慢的将那雪团搓成了一只圆溜溜的雪球,然后口中念了句什么,那雪球便悠悠的飞到了周泽楷的头上。周泽楷甫一动作,浑身就被那雪球定格在了原地。

“好好待着罢,莫做些无谓的挣扎伤了自己。不然真动了你,有人该来找我了”。苏沐橙料理完周泽楷以后,向着黄少天离去的方向快步走去,徒留周泽楷在原地急的打转,却又无法动作,只能眼巴巴的指望着过往的仙人能发现他。

他在苏沐橙布下的阵法中足足被困了一个时辰,天界四季如春,从不似魔界恶寒,妖界酷热。这一个时辰足足把周泽楷冻的手足僵硬,面无血色。施不出法来也就罢了,居然连走路都不顺畅。

周泽楷心中惦记着黄少天的安危,急急忙忙赶到沉栩宫的时候已经是暮色四合了。天后打发碧茶叫他过去用膳,他也就是扯着碧茶,急的话都说不清楚。

“黄少天呢?他可曾回来过?”

他如今衣衫湿透,发冠散乱,皮肤冰凉,可怜的小侍女被他吓得魂不附体,眼泪一串串掉下来,音色凄厉。

“殿下!你可是被人欺负了?竟弄得这副模样?娘娘看见该心疼了,殿下快更件衣服,否则惹了急病就不好了。我即刻去给娘娘回话,定要惩治那些个恶人,殿下莫气。”

说完,碧茶就一溜烟儿的跑走了,周泽楷听她句句不在重点,气得七窍生烟。就在此时,他心心念念着的同伴从门外跑进来,一路大叫着他的名字冲进宫内。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你没事吧?苏沐橙没把你怎么样吧?”

周泽楷急忙循声走向门外,正好与黄少天撞在了一处,两个人都捂着额头跳开了一步。

“嗷嗷嗷嗷好疼啊!!!周泽楷你没事吧?让我看看,哦哦哦还好还好,都挺好。等等!苏沐橙对你用了雪语针?不行不行,你得赶快更衣。”

周泽楷无奈的看着黄少天扯过他的外袍就手忙脚乱的往下扒,连忙拉住了黄少天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不必,没事。”

黄少天仍是担心,上上下下的仔细摸过了一轮后才长吁了一口气“苏妹子还是知分寸,没乱来。今日事发突然,倒是苦了你了。”

周泽楷被他摸的满面通红,羞涩不已,听到那句“苏妹子”也没太往心里去。他本挂心着黄少天,如今黄少天活蹦乱跳的在他身上上下其手,看来也是安然无恙的。眼见黄少天要摸到了不得的位置,周泽楷赶紧握住了黄少天的手腕。

“你呢?”

黄少天哈哈笑了两声,“我能有什么事?”

周泽楷却不打算放过他“苏沐橙为何寻你?与你有怨?”

有怨?他跟谁没有怨啊?六界之内数得上的人物,简直个个都是他的死敌。

“唉哟我说周泽楷你真的想多了,苏沐橙那是魔界的二把手,能跟我有什么仇什么怨啊?左右不过是一点小事,已经解决了。”黄少天语焉不详,极力搪塞。

周泽楷点点头“哦,这样”。说着就要往宫外走。

黄少天见势不妙,眼疾手快的抱住周泽楷的身子,差点扯下他半只袖子“等等等等!我说我说!你别告诉你父皇母后!不就一件小事吗周泽楷你至于吗!”




楷楷想:我这么担心你!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还帮别人辩护!我生气辣!

我这几天一直在纠结剧情,所以没更。OTZ。

评论(1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