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永昼(上)

 @青竹落弦 ,姑娘你要的大杯原味珍珠奶茶,多糖去冰已经给姑娘煮好了........................一半。

一不小心又爆字数了!说好的1k完结变成了6k的上篇,虽然可能不是很甜,但是真的很用心去写了。

——————正文分割——————

 婚龄一年:纸婚

【你要我的世界为你改变,从此我们会快快乐乐的生活】

  “周泽楷,周泽楷,都九点半了!起床了!”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盯了半晌,拿肘子推了推枕侧熟睡的人。

  “唔…………”周泽楷大概在睡梦中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下意识的把脸转向了黄少天那一侧,然后撒娇般的蹭了蹭黄少天的颈窝,满足的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单音节。

  看来还没睡醒。

  黄少天发狠似的揉了揉周泽楷的一头乱毛,周泽楷安安静静抱着一只钝钝的被角睡在松软的蚕丝枕头上,任黄少天撮圆揉扁,使劲浑身解数,他自岿然不动,安如泰山。

  “周泽楷!说好的今天是你做早饭!我不难为你,也不要什么奶黄包小笼包豆沙包桂花卷虾饺,你给我烤几片面包总成吧?烤箱买回来了你还没碰过呢”!

  机敏过人的黄少天一秒识破周泽楷同学赖床,装睡,不想做早饭的奸计,于是退了一步“唉唉唉,做吐司真的很简单的,拿两片面包烤一烤就好了。”

  周泽楷偷偷的睁开半只眼睛打探敌情,看到黄少天冷冷如冰雨的目光“刷”的一下扫过来,连忙惊恐的闭上了眼睛,专心致志的装睡。

  “还装!”黄少天张牙舞爪的扑去,掐着周泽楷腰上的软肉不放手。

“说!起不起?起不起?”

周泽楷被他挠了痒痒,连忙一脚把被子踹开,端端正正的坐好,以示自己好好做饭的决心。

望着周泽楷不情不愿的进了厨房,黄少天呵欠连连的走下床来,心里有着几分鬼祟的小得意。

哎嘿!果然剑圣才是枪王大大的克星啊!

 

婚龄二年:布婚

【并未求什么,唯一志愿想你安好】

  黄少天二十六岁的时候,长了人生中第一颗智齿。

  活蹦乱跳的小太阳被小小的智齿折磨的寝食难安,智齿正好长在两颗牙齿中间,估计是隐藏的太好的缘故,粗心大意的黄少天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这一颗智齿的存在。

  俗话说得好,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黄少天捂着腮帮子疼的撕心裂肺。周泽楷出差去了,他就一个人坐公交去了医院。

  牙医用一枚小巧的镜子在黄少天嘴里照了又照,最后下定结论:得拔。除了这一颗耀武扬威的小智齿以外,还有只默不作声的坏智齿,大概是随了主人的性子,机会主义者,选位精准长在了黄少天口腔的后方,位置刁钻的叫人难受。

  黄少天咬咬牙,把智齿拔了,鼓着两只腮帮子就回了家。对于大广东人民来说,吃是人生的全部意义。黄少天生无可恋的望着一众美食,顿时觉得牙更疼了。

  周泽楷一下飞机就看到自家恹恹的爱人,蔫了吧唧的打不起一点儿精神。周泽楷一面在心底委屈着为什么黄少天拔牙不告诉自己,一面又心疼的要命,心尖尖像被掐了一样的抽搐。

  他的厨艺在黄少天连番不断的摧残下已经很能看了,周泽楷带着黄少天回了家,打开冰箱门,黄少天看着满冰箱的好吃的,痛苦得简直要流下清泪两行。

  不!我要吃好吃的!

  周泽楷哄着骗着把黄少天抱进卧室里睡觉,然后用尽毕生绝学给黄少天炖了一锅——白粥。

  醒来后的黄少天不可置信的看着满满一锅雪白雪白的粥。

  什么?你就给我吃这个?爱呢?

  周泽楷洗干净勺子,舀了一勺白粥,细细的把白粥吹的温和了,然后用手接在勺子底下,送进了黄少天因为吃惊而张大的嘴里。

  香糯柔软,细腻有味。

  然而最有味的还是周泽楷的神情,温柔的不可思议。黄少天捂住心脏,觉得自己仿佛中了一发巴雷特狙击。

  他吃完粥后,郑重而严肃的通知周泽楷。

  “周泽楷,我好像更爱你了”。

 

  婚龄三年:皮婚

【你共我合拍,我愿坐着听废话】

  日头毒辣,黄少天大汗淋漓的扇着风,正如一尾脱水的鱼,并且即将会在太阳落山前变成一条烤鱼,焦黑焦黑的那种。

  黄少天嗓子都在冒烟,酝酿了两天的文字泡咕嘟咕嘟的翻滚在心里,然而他热的连话都不想说。

  周泽楷体贴的递过来一瓶冰水,黄少天拧开瓶盖,咕嘟咕嘟的灌了半瓶下去,终于恢复了HP,于是吐槽模式开启。

  “这真的是避暑山庄吗?这真的避暑吗?慈禧太后要真的年年来这里避暑的话那她真是个深不可测的女人啊!天哪!这太阳这么大,怎么避暑?话说避暑山庄这名字真的不是反讽吗?我身为广东人自认已经身经百战了然而还是在下输了!”黄少天噼里啪啦的甩出一大段话,然后惊喜的扯着周泽楷就往一处走。

  “看看看!!!有冰棍唉!周泽楷你也热吧?”

  周泽楷回想了下魔都40摄氏度的天气,决定闭嘴。

  小摊上的品种很齐全,绿豆沙,绿舌头,梦龙,可爱多,红豆沙,小牛奶,小雪人,三色杯,冰砖,八个方块,简直是啥都有。

  黄少天掰着手指头计算着“我们十五分钟吃掉一根的话,回到宾馆大概是两个小时吧,那一个人需要八根,一个小时就需要八根。”

  他自言自语的算完,然后豪气的对着老板一挥手“老板啊,我们要八根!”

  老板忙的很,叫黄少天自己挑。陡然看见童年的味道,黄少天的内心还有点儿小激动,拉着周泽楷絮絮叨叨。

  周泽楷应着话,目光却黏在巧克力味的可爱多上,根本走不动路。黄少天顺着周泽楷的眼神一看,了然于胸。

  “还要什么?”

  “三色杯。”周泽楷指了指那个方方正正的小白盒子。

  “拿啦拿啦,我记得你喜欢吃巧克力味的东西对不对?”

  周泽楷乖乖的点点头。

  然后黄少天欢快的跑去挑了小雪人和巧克力味的梦龙。

  “你可以只吃他的帽子和眼睛,别的我来吃!”黄少天看见周泽楷犹疑的撕开小雪人的包装,连忙补充道。

  于是,黄少天吃掉了可爱多的蛋筒,三色杯的草莓方块和牛奶方块,还有小雪人的脸,加上他自己的四根。

  “我觉得我的胃里在下雪。”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担忧。

  周泽楷“噗”的一声笑出来,然后认真的求证“见过下雪?”

  “周泽楷!我们广州也是下过雪的好吧!”

  周泽楷拉起黄少天的手,承诺道“明年看雪。”

  “好呀~~~”

  至于后来的每个夏天,周泽楷经常在冰箱里发现巧克力味的雪糕什么的,那就是后话了。

 

  婚龄四年:丝婚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有一个成语叫做“粤犬吠雪”,黄少天第一次从周泽楷那儿知道这一个成语的时候,觉得自己也被暗搓搓的嘲讽了。

  他们的圣诞节预计在加拿大度过。

  推开皮尔森机场门的一刹那,黄少天陡然打了个哆嗦,有种想掉头回国的冲动。

  他颤巍巍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天气预报,零下四十度。

  风一吹,黄少天刚买的Iphone 8plus就关机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瞪着手机屏幕不知所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睫毛都结成了冰。

  周泽楷被他呆愣愣的样子逗笑了,小心的抱着他的脸,低下头认真的朝黄少天的睫毛吹气,水滴从黄少天的睫毛上滴滴答答的掉下来,凉凉的。

  周泽楷为他揩去颊上的水珠,用一条羊毛围巾把他又裹紧了一层。黄少天喘着气,能感觉到身后人的体温。

  他该知道的,无论在多么冷的坏境里,周泽楷的怀抱都是炙热而温暖的。

  他们背着相机,兴高采烈的走遍了大大小小的城市,阿尔伯塔的湖,多伦多的博物馆,温哥华的索桥,维多利亚岛上的海鸥,蒙特利尔的教堂,这么多可爱而壮美的景色,他们都是拉着手走过的。

  他们还看见了极光,一束一束的光如同绸布一样撒在广袤无垠的冰原上,美好的让人想流泪。

  黄少天突然扭头对周泽楷说“许个愿吧。”

  周泽楷凝视着那传说是神佑之光的景象,心里默默地想。

  我什么都不要了,现在已很满足。

  回程的路上,黄少天对周泽楷说“我真的见过雪。”

  “我知道。”

  怎么会不记得呢?那年广州下了一场雪,轮回去蓝雨的主场参赛,就是那一天清晨,他无意中看见了黄少天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扑向了雪。

  猝不及防扑进了他的心里。

  周泽楷握紧了黄少天的手。

  他很希望这个人可以在他心里住一辈子。

 

婚龄五年:木婚

【赌气话,你一句,我一句,也觉得甜蜜】

  黄少天跟周泽楷吵架了。

  爱人之间吵架的理由无非是这么几个,可是真要闹起来是不可开交。

  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个小别是微小的别离而并不是微草的小别),周泽楷出门两月,黄少天在家里满心焦虑的等着周泽楷的消息,结果周泽楷几乎每天只给他发简单的几个字。

  例如“平安。”“开会”。“有事。”“勿念”。

  黄少天委屈又气愤的想,周泽楷一定不爱他了!

  黄少天冷静的想,不,周泽楷说不定是移情别恋了。

  他细细的把这几年的相处方式都捋了一遍后,越发觉得心有点冷。两人不是没吵过架,从来都是黄少天先低头认错,在表达情感的方面,永远也是黄少天那头火热。

  什么嘛,简直是剃头担子。

  周泽楷回家以后,就敏锐的察觉到了黄少天情绪有异。虽然黄少天的行动如常,该说的说该笑的笑,该有的亲热也一分不少,但是周泽楷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个七年之痒来的未免太早了。

  黄少天深知跟周泽楷这种人吵架是吵不起来的,每次黄少天情绪激动的时候,周泽楷根本插不上嘴,慢悠悠的等黄少天说完了以后,才服个软,就这么麻利的把这事揭过去了,搞到最后黄少天也没明白自己是在气什么。

  这次是原则问题,不能妥协。婚姻本来就是两个人过日子,不能总靠着一个人无休止的退步维持着。

  黄少天不退,周泽楷也不退,两人本来都是要强的性子,对方一逼上来,更加一步不能退。

  周泽楷和黄少天的婚姻很长很长,这次吵架大概是闹得最狠的一次,差点直接离婚。

  冷战开始后,周泽楷开始满世界的出差,黄少天拎着行李直接回了父母家,把手机关机,不接电话不看短信不登qq不上微博,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周泽楷也是个狠角色,黄少天整这么一出,他干脆连家也不回了,就睡在公司,就等着黄少天先服软。

  有一次,周泽楷的飞机晚了点,他实在没地方可去,只好回了家,家里还保留着几个月之前的样子,可以清楚的看见完全没有人来过。周泽楷心里一抽,也没心思再想什么工作了,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黄少天惦记着家里的绿萝,想着怎么样也要去浇个水,别给养死了,于是掐着个周泽楷例行出差的日子,悄咪咪的回到家,一打开门就看到穿着西装的周泽楷躺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真是好久不见,周泽楷那张好看的脸上都有了青色的胡茬,而且黑眼圈的颜色也越发的深了,整个人看上去疲惫不堪,憔悴的模样让黄少天心疼。他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鬼使神差的亲了亲周泽楷的脸。

  明明该是熟睡的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搂住黄少天就大方的亲了一口。

  “和好吧?”

  “啊?好吧…………”黄少天自己其实也备受煎熬。

  于是这场吵架也以莫名其妙的方式告终了。

  这就叫,床头吵架床尾和。

 

  婚龄六年:铁婚

【为你我学会弹琴写词,为你弹奏所有情歌的句子】

  五月份的时候,黄少天兴致勃然的买了把吉他放在家里,没事弹弹琴,学学五线谱,小日子过得惬意无比。

  客观的说,黄少天的吉他弹的简直如同幻影无形剑一般,不知所起,不知所终,魔音摧耳,三日不绝。

  如果带上情感滤镜的话,嗯…………周泽楷表示,只要是黄少天弹的,都好听。

  黄少天买这把吉他其实是有点儿小私心的,他想练成一首曲子,然后十一月份的时候弹给周泽楷听。

  然而万万没想到,8月10日黄少天生日的时候,周泽楷居然是空着手的。

  “礼物呢?”黄少天气势汹汹的逼问道。

  周泽楷羞红了耳根,他轻手轻脚的拿出了黄少天的吉他,然后动作娴熟拨了几个音。

  黄少天瞪圆了眼睛。

  周泽楷显然是有点儿紧张,不过拨弦的动作依旧十分流畅自如,看的出来是练过许多遍的。他唱的是《多情》,这本是一首女声的粤语歌,却硬生生被周泽楷唱出了另一番意味。

  “绵绵长丝丝小雨

     每一串一个热爱故事

     像有千万首诗诵读以往世间痴痴意

     热爱永没休止

     能缠绵热恋一次

     这一次足够我记住

     令我思想一生念着你送我的小心意

     满载串串珍珠细雨

     就在这一刻开始倾出内心爱意

     很清楚你对我真情无二

     又令我开始信小说中相恋故事

     完全为要你快乐都会愿意

     为何你会对我完全重要

     又不知怎的想想便笑

     令我心罗罗恋的一串心事

     我爱你怎么算少

     又会是否比短短一生重要

     就算是即使一声天天你都想起我

     知否我一早醉了”

周泽楷的声音低醇而厚重,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听他说粤语,言语之中反倒多了几分的婉转妩媚。周泽楷微微的笑着,拨着吉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黄少天的眼睛,眸子亮若晨星。

  周泽楷唱完,脸却不争气的红了,他看向黄少天,决定先开口。

  “紧张,拨错了几个音。”

  身为音乐渣渣的黄少天完全没听出来,他现在满心眼里的都是震撼和感动。

  他想了想,“喂,周泽楷,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嗯。”周泽楷认真的回答道。

  他的眼睛真好看,黄少天想着。

  知否我一早醉了?

  其实我也一早就醉了。

 

  婚龄七年:铜婚

【直到力气不够,十只手指终于找得到对手,能开不能心都紧扣,辛不辛苦都接受,是一个成就】

  “看啊看啊看啊!!!是周泽楷!!!”

  “等等!他身边那个!!!!是黄少天吗!剑圣夜雨声烦!”

  “快看啊快看啊!是周泽楷!是周泽楷!是周泽楷!”

  黄少天苦恼的拉低帽檐,恨不得长出一双翅膀来飞出去。

  他恨恨的踩了周泽楷一脚。

  周泽楷无辜的对他附赠了一个周氏招牌微笑。

  “还笑!让你挑这家店!现在好了,结婚纪念日也过不成了,还被粉丝堵了,枪王你看怎么办吧?”黄少天戏谑的转转眼珠“要不?你直接上去,掩护我逃跑?”

  “不行。”周泽楷淡定如昔,拉起了黄少天的手就往外走。

  “!!!!!!周泽楷你放手!!!”黄少天又羞又恼。

  “不放”。周泽楷理直气壮。“同甘共苦,你说的”。

  堵在甜品店里的粉丝们看到正主的那一刻都静默了。

  周泽楷和黄少天落落大方的站在他们面前。

  两手相牵,十指紧扣。

 

  婚龄八年:电婚

【默契是最富有的一种储蓄】

  黄少天换了份工作,终于迎来了需要每天穿正装上班的日子。

  周泽楷莫名的有些兴奋,给黄少天买了许多领带。黄少天穿上西服总觉得束手束脚,浑身不自在,还是衬衫牛仔裤好,想怎么坐怎么做怎么走都可以,大大咧咧自由自在。

  于是他便成倍的恨上了领带,这种会让他脖子喘不过气的东西,简直是灭绝人性的一种发明。

  黄少天小学时候系红领巾就颇为不成样子,如今打起领带来就是一个大写的手残,领带打的歪歪扭扭不说,还长短不一,领口忽大忽小,变幻莫测。

  他烦透了领带这玩意儿,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扯掉领带,然后脱衣服爬上床。周泽楷给他买的领带被他扔在一个大盒子里,如今七搅八缠的纠结在一起,看上去好不可怜。

  周泽楷终于看不下去了,决定亲自帮他打领带。

  周泽楷的手又快又巧,一叠一绕一翻一抽,再把领带系紧,一个漂亮的领带就打好了。黄少天见他动作娴熟,以为很简单,结果自己一上手,又是一个乱七八糟的结。

  周泽楷教他教了几遍,均以失败告终。黄少天也不耐烦学,于是工作日打领带的重任就交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不仅会打平结,还会打半温莎结,温莎结,普瑞特结,周泽楷打领带的动作认真又禁欲,看的黄少天心痒痒,非要撩上一撩。

  “我家楷楷真是贤妻良母啊~”

  周泽楷轻飘飘的飞过去一个眼刀,黄少天立马噤声了。开玩笑,要是惹恼了周泽楷,他的领带谁来打啊?

  一个月以后,黄少天深深的爱上了领带。

  才不是因为周泽楷呢。

 

——————tbc——————

就说甜不甜甜不甜甜不甜!

好吧不甜我也没办法QAQ

真的尽力了(இωஇ )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