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陷阱(终)

终于完结了,估计也被我雷够了。

黄少天淡定的接过了周泽楷手中的甜甜,淡淡的笑着说道“谢谢啊。”

周泽楷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就看到黄少天把烦烦往背上一甩,抱着甜甜撒腿就跑。

周泽楷默默的想着:真是难为他了,抱着两个孩子,迈着小短腿还跑的那么快。

他有那么吓人吗?

不过,少天果然还是那么可爱。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姑娘的嘴唇如同花瓣一样的触感犹存,柔软美好的让他心惊。

那是他的女儿啊,他和黄少天的孩子。

周泽楷站在原地,倏地笑出声来。

真是太好了。

他步履轻快的回到轮回,找到了江波涛,简明扼要的描述了今天的偶遇。

“什么?”江波涛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点儿问题。

“等等,您的意思是,黄少天的女儿不是喻文州的?是您的孩子?黄少天不止生了一个女儿?其实是一对龙凤胎?还有一个儿子?”江波涛努力的归纳总结了一下周泽楷的话,觉得自己的脑容量都不够用了。

天哪,首领他被黄少天弄疯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

“不对啊,我们的情报是不会出错的…………”江波涛仔细的想了一想“我们目前为止,只接收到了关于那小女孩的情报,从来没有听说过黄少天还有一个儿子啊。”

周泽楷笃定的说道“有,是我的。”

江波涛不忍心打击周泽楷的热情,只好半哄半骗的敷衍道“好,我马上再让吴启去打探一下消息。要是消息属实,我们马上去蓝雨把孩子们接回来。”

“提亲。”

江波涛听到周泽楷的话,顿时觉得头更痛了。

第二天,轮回全员都到齐了,甚至包括刚加入轮回的孙翔。江波涛不放心的又叮嘱了队友们一定要见机行事,随机应变后,轮回的杀手们就浩浩荡荡地带着聘礼去蓝雨提亲了。

喻文州像是早知道他们会来一样,宋晓和徐景熙一早就候在蓝雨的门口,客气的把轮回众人迎进了蓝雨的大厅内。

周泽楷一迈入大厅,眼睛一亮。江波涛也呆住了,大厅里有两个孩子正在嬉戏打闹,待看清了小男孩的相貌,喻文州就算咬定了孩子不是周泽楷的恐怕都没人会信。

小姑娘还记得周泽楷,蹬蹬蹬的跑上前来,软软的叫了一声叔叔,抱住了周泽楷的大腿腻着不撒手。江波涛看着轮回的小公主那么健康活泼,喜笑颜开,连忙朝孙翔使了个眼色。

孙翔绿着脸,不情愿的从背包里掏出了七八个样式各异的芭比娃娃,蹲下身来递到小姑娘的手里,并用自认为最柔和的音调诱哄着小姑娘“来,喜欢娃娃吗?”

小姑娘果然被孙翔手里的娃娃吸引了注意力,歪着头看了好一会儿,欢快的跑了过去,脆生生的问孙翔“大哥哥,我可以摸摸娃娃吗?”

多可爱啊!多有礼貌啊!

孙翔摇了摇金发碧眼的芭比娃娃,看着队友们憋笑憋的脸都青了,只好忍辱负重的逗弄着小姑娘“当然可以,来吧,来哥哥这里。”

杜明佩服的向江波涛竖了一个大拇指:副队厉害!那么顺利的就攻略下了小公主。

他心痒痒的想抱抱小姑娘,无奈小姑娘被芭比娃娃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根本看也不看他。

至于小男孩嘛…………小男孩正往周泽楷的方向走去,然后在距离周泽楷一尺的地方停下来脚步,父子二人陷入了诡异的对峙。

江波涛感受着这僵硬的气氛,无奈只好先开口救场“小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男孩冷冷的看了江波涛一眼,然后扭过头去,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你是我的另一个爸爸吗?”

周泽楷语气平静的确认道“是,我是你和甜甜的爸爸。”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们?”小男孩的问题尖锐无比。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言语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不是……我…………”

他应该说些什么呢?我很爱你们的爸爸?也很爱你们?

孩子的世界单纯又黑白分明,简单的纯粹。

周泽楷想要摸摸烦烦的头,小男孩却敏捷的扭身躲开了,扑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喻文州的怀里。

“烦烦,爸爸呢?”喻文州笑着问烦烦。

“爸爸在卧室里睡懒觉!”烦烦仰着头去够喻文州手里的玩具手枪。

“小坏蛋,这么容易就把爸爸卖了?”喻文州刮了刮烦烦的鼻子。

这两人的亲昵互动看在周泽楷眼里,那是说不出的刺眼与苦涩。结果喻文州朝着他们那里招一招手,甜甜也顾不上玩娃娃了,乖巧的跑到喻文州身边。

喻文州对他们一干人熟视无睹,反而蹲下来把甜甜抱起来“爸爸昨天跟你说了别跟陌生人说话,你怎么又不听了?”

小姑娘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撮着手指头,无辜的看着喻文州。见喻文州还是没有动摇的意思,只好凑过去,捧着喻文州的脸亲了几口,一边讨饶“别告诉爸爸嘛~”

喻文州没绷住,笑了出来“我最疼甜甜了,怎么会告诉爸爸呢?下不为例哦。”

小姑娘重重的点点头。

孙翔最先看不下去了,张嘴喊了一声“喻文州,你是想无视我们吗?”

喻文州恍若未闻,直接看向周泽楷“周总,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周泽楷颔首,跟着喻文州进了书房。

留下了两枚小团子在原地,甜甜四周望了望,发现没人陪她玩,就跑上楼,拼命的敲着黄少天的房门。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别睡懒觉啦!好晚啦!太阳照屁股啦!爸爸爸爸出来陪甜甜玩嘛!”

卧室里头的黄少天大概是没醒,嘟哝了几句什么,小姑娘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爸爸你真的不起来吗!今天中午有肠粉流沙包虾饺烧卖鲜肉生煎云吞烧鸭饭叉烧包凤梨酥菠萝油皮蛋瘦肉粥哟!”

啧啧啧,这嘴皮子,真不愧是黄少天的女儿。

黄少天昨晚辗转反侧,一夜未眠,干瞪了一晚上天花板。如今精神也不大清醒,浑浑噩噩的被女儿一喊,才觉肚饿。于是呵欠连天的打开房门,也忘了穿鞋,就这么赤着脚,穿着海绵宝宝的睡衣,牵着女儿走了下去。

等看到轮回的诸位一个个西装革履,站姿笔挺的列成一排等在会客厅里,齐刷刷的用难以言喻的神情盯着他的时候,黄少天有点懵。

等等,这开门的方式不太对,我再回去重来一遍。

还没来得及用秒速跑上楼,喻文州书房的门开了,喻文州和周泽楷一前一后的走出来,面色都不大好看。

黄少天顿时更懵了。

周泽楷估计是气狠了,话都多了不少。

“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带走少天和孩子们。”

喻文州也气的不轻,脸色都青了,说话也是硬邦邦的,目光一扫过去简直能哗啦啦的掉下冰渣子。

“这不可能。少天是我蓝雨的人,孩子也是在蓝雨长大的。周泽楷,你想的太美了。”

周泽楷冷着脸,下颌的线条都绷紧了,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拉住了黄少天的手就往门外走。

黄少天陡然被大力拉扯,只来得及回头看了看喻文州的脸色,顿时觉得不太妙。

喻文州冷笑一声,掏出了枪,对准了周泽楷。

“不是,队长你…………”黄少天大惊失色,一时间望着黑洞洞的枪口竟不知如何应对,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作出了最诚实的反应。被诟病为软弱无能的omega猛的甩开了周泽楷的手,以一种护卫般的姿势张臂挡在了周泽楷的面前。

子弹没入黄少天的胸膛,他甚至能听到子弹刺入皮肤的声响。

黄少天对喻文州的枪法很有信心,精确度几乎是百分之百。如果按照喻文州的习惯的话,应该是瞄中心脏才对。

黄少天混混沌沌的想着,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就下来吃个饭而已,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挡了一枪呢?周泽楷那个不靠谱的,上蓝雨来都不带枪的吗?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可别遗传到我家宝贝们的身上啊。等等,甜甜和烦烦的抚养问题,我还得跟队长交代一下……………

四肢渐渐麻痹,黄少天努力的保持着清醒,却发现喻文州吹了吹枪口,对他笑道“少天,真是让我伤心呢。”

队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实在是我太善良了,看不得孩子他爸在我面前横尸啊,而且孩子们还在这里,会给他们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不过死在队长手里,也不算冤了。

黄少天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最后一个念头是:周泽楷,都是你害得我英年早逝,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黄少天肯冷静下来看一看自己的胸口的话,他会发现自己其实完好无损,一滴血都没有留。

“周总演技不错。”喻文州鼓起了掌。

周泽楷微微的舒了一口气,他也不想欺骗少天的,无奈喻文州以少天相挟,他也只好从命。

其实他演的稍微浮夸了点儿,不过好在黄少天正困着,脑子不清醒,愣是没看出这几百个漏洞出来。

“按照约定,少天就交给周总了。甜甜和烦烦的话,如果他们愿意去轮回,那周总可以把他们带走。如果他们不愿意,也请周总千万别强迫他们,免得适得其反。”喻文州挥了挥手,郑轩呈上来一份礼单。

“这是蓝雨的大家为少天准备的随礼。少天喜欢周总,也请周总践行诺言。少天是蓝雨的骄傲,是我们优秀而出色的战友,是一个具有自由的人,而绝不仅仅是生育孩子的omega和联姻的工具。我们愿意尊重少天的意愿,也请周总在以后的生活中,多多体谅和尊重少天。如果少天在轮回那里过的不愉快,我想他应该会很愿意再回到蓝雨,蓝雨的大门也将永远为他敞开。”

喻文州的话说的客气又明白,他很少对别人说那么多话,一长串的说下来,都有些面色微红。

周泽楷像是没听出他话中的威胁之意一般,郑重的点点头,应下了喻文州的话“我会一辈子对少天好的。”

江波涛连忙递上了一份无比丰厚的礼单,却被喻文州客气的拒绝了。

“我刚才说的很明白了。少天是堂堂正正进入轮回的,我们给少天备的这份礼物也无关蓝雨,而是我们作为与他生活多年的队友,对少天未来生活的祝福。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因为少天的omega身份看轻他。还请周总见谅。”

江波涛还想开口,喻文州却疲惫的挥挥手,带着郑轩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

轮回众人面面相觑,最后一齐看向周泽楷。周泽楷沉吟半晌,吩咐道“江,与蓝雨有冲突的地盘,不要动。”

他十分理解喻文州和蓝雨众人对待少天的情感,也明白喻文州的担忧与无奈。喻文州强硬的态度也恰当好处的反应出了喻文州在此事上的犹豫与害怕。

但是……………他也是深爱着黄少天的,他拙于言语,根本说不出什么甜蜜的情话。但其实他对黄少天的爱也丝毫不输于蓝雨众人啊。

无论是哪个少天,故意装作软萌娇的omega,恃宠而娇欺负杜明的首领夫人,身为妖刀的夜雨声烦,冷酷无情的剑圣,努力维护着战友的蓝雨副队…………甚至当黄少天怀着别人的骨肉,头也不回的走出轮回的时候,周泽楷还是无可救药的爱着他。

只消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虽然是饮鸩止渴,他却甘之如饴。

好在最后得偿所愿。

喻文州打出的子弹不过是最普通的麻醉弹而已,黄少天此时已经在药效的作用下睡的纯熟,瘫在周泽楷怀里口水横流。

江波涛成功的用娃娃和可爱的小裙子把甜甜骗到了手,再接再厉的去引诱烦烦。烦烦不比甜甜那么单纯,费了江波涛好大口舌,好不容易把烦烦哄的乖了,松了口表示愿意去轮回看看。

江波涛抱着轮回的小公主,牵着闹别扭的小太子爷,跟着自家的leader往轮回走,顿时觉得亚历山大。

“周泽楷,你来跟我解释下这是怎么一回事。”醒来后的黄少天出人意料的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平静的抱着抱枕坐在床上,语气温柔的向周泽楷发问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

周泽楷心中大叫不好,但迫于压力,还是一五一十的把实情和盘托出,心惊胆颤的等着黄少天把抱枕砸过来。

黄少天一言不发。

黄少天安静的近乎异常。

周泽楷慌了,早在答应喻文州的那一刻他就想到过无数种黄少天发飙的可能,但是万万没想到黄少天如此淡定从容。

他越想越怕,越想越心焦,连忙死死的把黄少天抱在怀里,近乎宣誓的说“不许你走。”

黄少天对他绽放出一个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我不走。”

“你骗我!”周泽楷委屈的控诉道。

一定是又想偷偷溜走!

“你跟队长不也骗了我么,骗的我好苦啊。”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甩出一颗重磅炸弹。

完蛋了,少天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想起江波涛的话,周泽楷决定先低头认错。

“我错了。”

“说说,错哪儿了?”

“不该让少天担心。”

“还有呢?”

周泽楷努力的想了想,诚恳的回答道

“不该把你们放在蓝雨,不该离开你,应该一早就去找你。”

黄少天冷哼一声,傲娇的扭过头去。

“你不在我还安生点儿。别岔开话题,还有呢?”

“还有………?”周泽楷冷汗都快滴下来了。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老老实实的认错:

“还有当时没有早点发现你在天链里。”

“周泽楷!别给我转移话题!说重点!”黄少天一声厉喝。

叱咤风云的枪王大大在自家爱人的威压下抖了三抖,抱着必死之心道出埋藏了四年的秘密。

“还有……不该装作没发现你卧底的样子。”

如果说周泽楷的生命中,有一个突兀的转折点,那这个转折点,就是黄少天。

活在暗无天日不见光明的灰色地带,手上沾满了血腥和罪孽,偏偏遇到了他的小太阳。

他俩第一次拥抱的时候,黄少天咧开嘴,两颗小虎牙又尖又萌,周泽楷紧紧搂住黄少天的身躯,恍然之间竟觉得自己是在拥抱阳光。

黄少天是卧底,这事周泽楷是很清楚的。或许一开始他没注意到黄少天的异常,但是二人同居以后,黄少天异于omega的过分强健的体质,对于蓝雨表现出的强烈兴趣,让周泽楷暗暗留意上了。在知道真相之前,他也曾做过无数个假设,比如黄少天是蓝雨的下属,是从系的杀手,或者干脆是用来色诱他的omega。

不管是哪一种,蓝雨都成功了。他爱这个omega爱的近乎癫狂,他知道黄少天怀着不轨之心进入轮回,却常常在午夜梦回之时恐慌着枕侧人的离开。

天知道他是如何挖空心思,使尽浑身解数的想把这个人骗到手,然后死死的攥在手心里永远不松开。

当无意中察明了蓝雨的剑圣居然是个omega以后,周泽楷便猜出了黄少天的真实身份。

他知道瞒过剑圣的眼睛并不容易,所以私底下调动了一些人员设置,只保留了比较冗杂的机构,留给蓝雨去帮他们做个彻彻底底的优胜劣汰。

那些轮回用不着的货物和人,就算是做个聘礼送给蓝雨又如何?周泽楷一点儿都不在乎。

他这样果断利落的做法成功的骗过了黄少天,甚至差点骗到了喻文州。周泽楷用三个月的时间,精心织就了一个完美无瑕的陷阱,甚至不惜拿自己的一颗真心做诱饵,等着黄少天一步一步的踏入其中,无法自拔而不自知。

“周泽楷!”黄少天气的浑身发抖。他本来只是想吓吓周泽楷的,没想到套到了这么大的一个料。

“你你你你你!你放开我!让我走!”黄少天一想到那段时间,自己为了卧底而忍辱负重,敢情在周泽楷眼里,就是个笑话吗?

“不放!你已经是我的了!”周泽楷得意的拉起黄少天的手,两只交叠的左手上,无名指间的钻戒闪闪发光。

“周泽楷!你居然还趁我昏睡给我戴戒指!我答应了吗答应了吗答应了吗!让我回蓝雨!”

“……不”
 

——END——

 

小甜饼两则

 

甜甜有一枚甜甜的小梨涡。

黄少天曾经严肃的告诉甜甜:

“甜甜呀,你不要告诉别的小朋友哟!你这枚梨涡,是爸爸小时候拿筷子给你戳出来的,戳了好长时间呢,可辛苦了!”

甜甜踮着脚,照了照镜子,戳了戳自己左侧脸蛋上的那枚梨涡,好奇的问黄少天。

“爸爸,那为什么只戳出来一枚呀~”

黄少天“咳咳”的清了清嗓子,故作正经的胡说八道“你看看你爹地,是不是没有梨涡呀?我也没有对不对?所以你能戳出梨涡来是一件很厉害的事!既然是很厉害的事,那做到一件就已经很厉害了!就不苛求第二件啦~”

甜甜被黄少天忽悠的晕头转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决定以后也天天拿筷子戳戳右边脸颊,说不定也能戳出一枚很厉害的梨涡呢!

天真可爱的甜甜小姑娘,在上了小学六年级以后才知道,爸爸说的都是骗人的。

她气鼓鼓的跑进周泽楷的房间,打滚撒娇控诉着黄少天的恶行。

“爸爸是个大骗子!”

周泽楷亲了亲女儿的额头,然后戳了戳女儿圆滚滚的脸蛋,瞄了一眼装死的某人,然后赞同道

“嗯,爸爸是个大骗子!”

“喂,周泽楷你说这话真的不心虚吗?”

 

烦烦上初中以后,黄少天悲哀的发现,其实儿子还是有一点像他的。

矮。

有多矮呢?大概是在全年级是前三矮吧。

黄少天为了让儿子长高,每天早上逼迫烦烦喝下足足300ml的牛奶。烦烦最讨厌牛奶,然而每次挣扎都宣告失败,他只能捏着鼻子把牛奶一口气灌下去,那酸爽,好像喝了一锅白花蛇草水炖榴莲鲱鱼。

偏偏每天早上来一锅,晚上来一锅。

烦烦一个大写的生无可恋。

这一天,又是因为牛奶的例行口舌之争。烦烦那时候已经出落成一枚颜好毒舌傲娇的小正太,在气黄少天这方面尤其在行。

黄少天被他噎住了,于是场外求助。

“周泽楷!管管你儿子!都跟他说了,让他喝牛奶是为了他好!怎么说都不听!真的长不高了怎么办!”

无辜躺枪的周泽楷眨眨眼睛,试图安抚炸毛的黄少天。

“不怕,我高。”

黄少天觉得此话有理,他自己176其实也不算矮,周泽楷更是突破了180大关,连甜甜都快160了,没道理就烦烦基因突变啊。

烦烦面无表情的指着黄少天说。

“可是他矮啊。”

“卧槽!你小子反了天了你@#!%¥&*(?)”







考试没考好,心情差的想死,想死,想死,想死。

写文攒rp。

评论(10)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