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陷阱(中)

熟悉的狗血,熟悉的味道,。

我发现了,我永远写不出正经的文。



第二天,黄少天懒懒的睁开眼睛,周泽楷倚在床背上看书,露出线条流畅的上半身。发现黄少天醒了,周泽楷极其自然的把手伸过黄少天的脊背,把恋人整个儿的扯进怀内。

“喂,周泽楷,一大早的耍什么流氓啊?”黄少天虽然不满,但是只在嘴上抱怨了一句,没有推开周泽楷的手臂。

“早?”周泽楷看了看窗外,日头高悬。

“啊啊啊!原来已经到中午了吗!天哪我居然睡了那么长时间周泽楷你居然不喊我一声!”黄少天一把掀开被子,跳下床。他动作太过急促,险些撞到床柱上,周泽楷眸色一暗,轻轻的将手掌挡在了床柱前面。

黄少天心细如发,察觉到了周泽楷保护性的动作,心底一沉:他不会发现端倪了吧?

他将昨天的对峙在脑中回忆过一遍后,悲哀的发现,任何实质性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本来谈正事谈的好好的,莫名其妙的就被那家伙拐上了床,真是失策啊!

黄少天正琢磨着怎么开口,江波涛敲门进来了。黄少天不大待见江波涛,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去。江波涛倒着实是个人才,神态自若,甚至笑容满面的跟黄少天道了个早上好。寒暄过后,他才转向周泽楷,说出了令黄少天惊喜万分的消息。

蓝雨喻文州前来拜访。

队长来了???

因为怕周泽楷阻拦,黄少天像只兔子一样的就蹿了出去,那站在会客厅中央的不是郑轩又是谁?喻文州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队长队长!我终于看到你了!亲人啊!”黄少天激动的不得了,喻文州好笑的揉了揉黄少天的一头乱毛“叫你别走,你不听,这下吃苦头了吧。”

黄少天还没说话呢,郑轩首先抱怨了起来“还有我啊,轮回那个江波涛真是太变态了,折磨我折磨的半条命都没了。真是亚历山大啊。”

黄少天的眼神在郑轩身上溜了一圈,忿忿的说“郑轩明明身强体壮,面色红润有光泽。我才是…………”

“好了,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把你带回去的。”喻文州及时止住了黄少天的一大堆话“我们蓝雨的人,哪能容得了轮回这么欺负。”

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一件顶要紧的事儿,在喻文州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喻文州愣了一愣,继而仔细的看了看黄少天的小腹,笑意盈盈的低声说道“那倒也是件好事。”

“哪里是好事?”黄少天压低了声音“孩子怎么办?”

喻文州侧过脸去,悄声同他低语“周泽楷在看,要让他知道了,要走恐怕更难。”

周泽楷站在楼梯的阴影处,将黄少天和盘托出时的紧张,喻文州听闻消息后的欣喜和黄少天答话的羞涩尽收眼底,不由得心里一痛。他心中不愉,便带着江波涛快步走下楼,站在了喻文州的对面。

“周总来的正好。我们少天调皮,在周总这里叨扰多日,多亏了周总照顾。这一份礼单算是我们的一点儿感谢,还希望周总别嫌弃粗陋啊。”喻文州话说的很客气,一旁的郑轩连忙把一张长长的礼单递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一看,这张单子上写的,全是轮回被蓝雨劫走的货物。喻文州此举,一是为了宣告黄少天的所属权,二是为了膈应轮回,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三是委婉的表示,希望周泽楷不要再对黄少天抱非分之想了。

种种念头在江波涛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还没想好如何应答,周泽楷却罕见的先他一步说了话,内容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我喜欢少天。”

黄少天被这一发直球打蒙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喻文州自如的接下话来。

“那是少天的荣幸。我们少天这么可爱,谁不喜欢呢?”

“不是…………”周泽楷瞄了一眼黄少天,语气是不容动摇的坚定“不一样的,会一直对他好。”

“我很喜欢他。”

周泽楷拙于言辞,带着几分急切的认真表白着自己的心意。

“很喜欢很喜欢。”

  “周总对少天的照顾,我很清楚的。”喻文州面上依旧是一派温柔和煦,语气却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冰冷“多亏了周总,我们少天才没有在轮回出事啊。”

喻文州拿捏分寸是高手,一句话轻飘飘的十几个字,却一下戳到了周泽楷的痛处。他一想起黄少天呼吸微弱的躺在血泊里的情景,就觉得自己仿佛死过了一百回。

眼见着自家首领被蓝雨的那个心脏噎的无话可说,靠谱的江副马上就出来救场。

可是这个场,真的好难救啊。

江波涛快速的分析了一下形势,周泽楷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喻文州拒绝的意思也很明显,蓝雨的那个郑轩完全处于状况外,所以,现在最主要的,就是黄少天的态度了。

他刚要开口,喻文州不紧不慢的抛出了最后一柄杀手锏“况且,少天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我这次来,就是免得少天再打扰周总,把他接回去好好安胎。”

江波涛懵了,眼神不自觉的落到黄少天的小腹,那里平平坦坦,哪里像是有个孩子的样子。

周泽楷却出奇的冷静“你没标记他。”

一针见血。

如果喻文州和黄少天真的如同传闻中是一对情深意笃的ao的话,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在一起长大,彼此是最亲密的伴侣和战友。那么标记就是十分水到渠成的事情,何至于把一个未标记的omega放到轮回去卧底呢?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就不劳周总操心了。告辞。”喻文州起身就走,却被周泽楷拦了下来。

“周总这是何意?蓝雨有什么不周到之处,还请直接告知。”被周泽楷这么一拦,即使好脾气如喻文州也不禁有点儿动怒。

周泽楷固执的说道“不问少天的意思吗?”

“那好吧。”喻文州停住了脚步,看向黄少天“少天,你还想在轮回继续麻烦周总吗?”

黄少天一接触喻文州仿佛淬了冰的目光,就知道大事不好。而身前那一道炽热的快要把他烧穿的目光,他也无法坐视不理。他清了清嗓子,诚恳的对着周泽楷说了一大段话。

“周泽楷,你是个好人。昨晚我们把话也说开了,我黄少天,生是蓝雨的人,死是蓝雨的鬼,要我真的加入轮回,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我很感激你。在轮回的日子,我真的过的很开心。”

黄少天主动的走上前去,轻轻的抱了周泽楷了一下。

谢谢你。让我明白,爱是多么甜蜜又痛苦的一种滋味。

他象征性的拥了一下周泽楷就想放手,周泽楷却一把将他扯进怀里,力道大的像是要把他揉入骨血。黄少天无奈又苦涩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背,想要挣脱开周泽楷的臂弯。

周泽楷表现出了绝对的强硬,死死的搂着他,一副誓不放手的样子。黄少天又挣扎了一下,周泽楷怕伤到他肚子里的孩子,于是不舍的松开了手。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有缘再见!”黄少天向周泽楷和江波涛笑着摆摆手,跟上了喻文州的脚步。

目送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出轮回的大门,周泽楷浑身脱力般的瘫在了沙发上。

哪里是什么来日方长,明明应该是事不宜迟。

他仅仅犹豫了一秒,一秒而已,就失去了与那个人共度一生的机会。

他迫切的期待着与黄少天的下一次见面,只要他还没被喻文州标记,他就还有机会。

黄少天在蓝雨里的日子里却不大好过。

他肚子里的孩子太闹腾了,头三个月容易流产,蓝雨众人便把他当个国宝一样的捧着供着,得到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忙不迭的给黄少天送去。连一向最爱与黄少天玩闹的卢瀚文都不太敢去摸黄少天的肚子。

肚子里的孩子长得格外迅速也格外能折腾,黄少天虽然是omega,却是难得的身强体壮。然而自从怀了孕以后,还是免不了的有些妊娠反应,例如胃口不如从前,嗜睡难醒,甚至于每天至少要吐三四次。

过了五个月,孩子就在黄少天的肚子里拳打脚踢,黄少天自己没什么感觉,蓝雨的众人都觉得新奇的很,每天也不干正事,都跑来摸黄少天圆滚滚的肚子。黄少天的肚子又圆又挺,大家觉得这一定是个像黄少天一样活泼的小姑娘。

黄少天日日闷在蓝雨里也是无聊透顶,趁着喻文州不在的时候偷偷溜出去散步。他身形臃肿,又穿的朴素,一时竟没有引起怀疑。

揣着个孩子的日子过的甜蜜又苦恼,黄少天偶尔也会想起周泽楷,想他温柔的眉眼,想他对着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发疯似的想。他觉得自己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喻文州敏锐的觉察到了他躁动不安的情绪,便好心的向他解释道:孕期的omega确实会对alpha更为依赖。

这句话便成为了黄少天提起周泽楷的绝好借口,他喜欢周泽楷这事,蓝雨的人都知道,都看得很开,反倒是黄少天自己遮遮掩掩。如今黄少天能坦然自若落落大方的提到周泽楷,蓝雨众人反倒觉得这是件挺好的事。

孩子的降生来的猝不及防,预产期本来是9月23日,而那个小生命却铁了心的想早点出来看看世界。

喻文州本来担心黄少天的营养太好,胎儿太大会导致难产。没想到黄少天的生产极为顺利,8月22号下午出现阵痛,宋晓马上把黄少天送去了医院,并通知了喻文州。等喻文州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黄少天疼了几个小时,终于在8月22日22点22分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婴。

初出生的孩子皱皱巴巴的,擦干血污后却不难看出是个很漂亮的娃娃,笑起来有一只深深的小梨涡,长得与黄少天很是相像,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杏核一样的眼睛,黄少天抱起来左看右看,发现就是孩子的鼻子不太像他,更像是周泽楷。

“leader,黄少天生了,是个女孩,5斤2两,晚上十点的时候生的。”江波涛递上了一副照片,照片里的小女婴笑的眉眼弯弯,颊边一枚甜甜的小梨涡,看起来既乖巧又可爱。

真好看。周泽楷在心里说了一句。

他发疯一样的嫉妒着喻文州,癫狂到他自己都觉得可怕的程度。

为什么他那么好命,可以拥有黄少天的爱情?为什么他能让黄少天心甘情愿的为他生下女儿?

周泽楷立在窗前,想起黄少天对他说过的甜言蜜语,觉得心一抽一抽的。

好痛。

医院里,黄少天正逗弄着女儿的小手,再冷血无情的杀手在面对自己亲生骨肉的时候都是柔肠百转的。他在女儿的小脸蛋上轻轻的亲了一口,小女婴对他眨巴眨巴眼睛,咧开嘴甜甜的笑了。

黄少天心里一软,肚子一疼,疼的脸都白了,险些抱不住孩子。

“队长………我肚子………肚子好疼。”

“少天?”喻文州神色一凛,连忙叫住了来往的护士,回头一看,黄少天已经痛的昏过去了。

刚才的生产太过顺利,无论是医生还是黄少天自己都没察觉,除了那个活泼的小姑娘以外,肚子里竟然还有个安静的小家伙。虽然十个月里安安静静的,但是生产的时候可是让黄少天吃足了苦头。

黄少天发誓这辈子都没那么疼过,刚开始他还有力气大喊大叫,后来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就是一个劲儿的咬着被单。小恶魔整整折磨了黄少天五个小时,终于在8月23日的5点20分,小恶魔在黄少天不懈的努力下被护士抱出了产房。

看到孩子的一刹那,蓝雨的众人都静默了。

这就是周泽楷小时候吧?一定是的!

黄少天躺在床上,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虚弱的眼睛都睁不开。他看了一眼小恶魔,小声的抱怨道:

“跟你爸爸一样,尽会折磨我。”

黄少天的女儿被取名为甜甜,因为这小姑娘真的太甜美了,见到蓝雨的人就笑成了一朵小花花,而且长得也可爱,蓝雨的一众单身狗们闲下来的时候总会抱抱小甜甜。

江波涛恪尽职守的为周泽楷播报着实时进度。

“黄少天的女儿叫甜甜。”

周泽楷想了想甜甜的样子,赞同道“确实很甜。”他转过头来吩咐江波涛“打个礼金,要丰厚。”

看到周泽楷的礼金的那一刹那,黄少天几乎要以为自己暴露了。郑轩打了个呵欠“亚历山大啊黄少,周泽楷看样子对你余情未了啊。”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不争气的脸红了。他想了想,还是把这笔钱存了起来,就算是奶粉钱吧。

他每次看到小恶魔都会一秒出戏,因为小恶魔长得跟周泽楷简直一模一样。黄少天不死心的把小恶魔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悲哀的发现,小恶魔浑身上下真的没有一点儿像他的地方。

他对于这个酷似周泽楷的孩子,私心里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扪心自问,他是真心的爱着周泽楷。跟周泽楷相爱的那段时光,已经成为他人生中最美好而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但是,除此之外,他对周泽楷还是存了一分愧疚的,看到那个孩子,他总会无可抑制的想起周泽楷。他对那个孩子始终存了三分偏爱,但是又不敢距离过近。

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别扭个什么劲儿,这个孩子像是一个证明,始终提示着黄少天,曾经有这么一个人,轰轰烈烈的闯入过了他的生命里。

仅此而已。

黄少天最终给孩子取了个与自己有关的小名“烦烦。”蓝雨众人吐槽他“这孩子那么乖,哪里烦了?你是不想让我们叫你烦烦于是就把这名字加在那孩子头上里是吧!”

黄少天反驳回去“烦烦这名字多可爱啊!”

烦烦很听话的吐出了一只圆溜溜的奶泡泡,表示赞同爸爸的话。

平静的生活就这么慢慢过去了,喻文州很体谅黄少天,分配总是尽力避开他跟轮回的任何接触。

有时候,黄少天也会自嘲的想:世界那么大,有一万种让两个人完美错过的办法。

然而世界其实也很小,还有一万种让两个相爱的人相遇的办法。

这天,天朗日清,惠风和畅。黄少天做完了手头的任务,就打算带着两个孩子出门兜兜风。

他右手抱着甜甜,左手牵着烦烦,慢慢的往公园里走。甜甜闹着吵着要下来走路,黄少天无奈,只好把甜甜放了下来,甜甜小短腿迈得飞快的往前跌跌撞撞的跑,黄少天牵着烦烦跟在甜甜后面。

“哎呀!”甜甜正跑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她揉着自己的羊角辫,辫子被撞的有一点点散。她想起了爸爸的嘱托,奶声奶气的向人道歉。

“对不起!”

面前高大的男人在她面前慢慢的蹲了下来,神情柔软的不可思议“你叫什么名字?”

甜甜咬着手指头想了想,喻叔叔说,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名字,但是爸爸说,对别人要热情。

小姑娘纠结了一会儿,轻声地回答男人的话“我叫甜甜!”

音调软软的,又清脆又甜,跟那个人一样啊。

“你爸爸是姓黄吗?”

小姑娘重重地点了点头,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叔叔长得真好看!跟弟弟好像!”

小姑娘身上柔软而温馨的奶香味透过来,男人摸了摸小姑娘的羊角辫“甜甜也好看。甜甜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小姑娘了。”

他很少说这么多话,但是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甜甜。从看见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被夸赞了的甜甜觉得很开心,好像郑轩叔叔和喻叔叔被她亲了就会很开心?

啊~这个叔叔这么好看,又夸我可爱,好喜欢他!那我也亲他一口让他开心一下吧!

小姑娘纠结了一会儿后抬起头,在男人的脸上分别响亮的亲了两下。

黄少天一转过街角就看到自己的小宝贝在亲一个陌生男人,气的差点跳起来“哎哎哎甜甜,叫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说话呢!还有那边的那个!别看我女儿长得可爱就想勾搭她,变态啊!”

那个蹲着的男人慢慢的站起身来,黄少天看清他的脸以后,呆楞在原地,窘迫的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恨不得拔腿就跑。

可是他的女儿还在周泽楷的手里啊!

两人沉默了一阵,反倒是烦烦先开口,软软糯糯的唤了一声“爸爸,他是我的另一个爸爸吗?”

烦烦!你平常的沉默寡言惜字如金哪里去了!乱说什么!

黄少天沉默了。

周泽楷轻轻把自己的女儿抱了起来,走向黄少天。

如同走过了那三年悠长的岁月。



觉得狗血和不好看的什么的,全是我的锅我的锅。



评论(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