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陷阱(上)

一篇real耿直朴实的雷文,慎入。

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一盆红红火火的狗血,慎入。

一个霸道首领爱上我的故事,一个神经病的大纲,慎入。

  

 

  “Leader,埠口那边,蓝雨的又来搅局了。”

  “很难处理?非要Leader去吗?”坐在首席上的男子沉默不语,擦拭枪口的手没有一丝停顿,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模样,倒是他身侧的副手先一步发难。

  前来禀告的下属为难的低下了头,不敢正视江波涛锋利如匕的眼神“江副,启哥两个小时前已经赶过去了,现在还没解决,来的好像是喻文州,您该知道………”

  他识趣的及时顿住了话头,江波涛果然没为难他“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让吴启一定要顶住了!”

  下属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江波涛听到脚步声消失,才微微的俯下身子,姿态谦卑“leader,您看怎么办?要么让我去?”

  “不。”男子修长的手指执着一方雪白的丝帕,沿着左轮手枪的纹路细细的用指尖携着丝帕滑过每一条轮廓,神情严肃认真,动作优雅的如同执着女伴的手翩翩起舞。

  他终于将整支手枪擦拭的一尘不染,乌黑发亮。他静静的顿了一会儿,左手轻轻按住扳机,拇指一动,手枪便在他的食指上转出一个完美的圈,最后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我去。”

  江波涛立刻噤声,弯腰应道。

“………是。我这就去做准备。”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眸中闪过一丝晦涩难明的光芒。他在原地又坐了好长一会儿,才站起身来,轻手轻脚的上楼,小心翼翼的握住铜制的门把手,他不敢贸然动作,怕把手拧下的瞬间发出的声响惊醒了熟睡的人儿,只能屏着呼吸,拿捏着几分力道,一点一点的往下压着把手。

尽管如此小心,老旧的卧室门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了一点儿声响,周泽楷连大气都不敢出,他走了几步,居高临下的望着床上睡熟的少年,面上的神情柔软而温情,哪里有方才的倨傲模样。

少年的睡相很不好,歪着头,双臂死死的抱着一只呆头愣脑的企鹅抱枕,他微微的张着嘴,露出两颗小小尖尖的虎牙,两条腿也不大安分,把被子七缠八绕的夹在腿间,右腿干脆直接大大方方的伸出了床外,看上去即将连人带着被子一齐滚到床下去。

真是好一派旖旎风光。

都说了多少次了,这样会感冒的。周泽楷皱着眉头,轻轻握住了少年纤细的脚腕,把少年的腿重新放到了被子里,少年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点儿不悦,仍旧是闭着眼,小声嘟哝了几句什么,音调带着点儿孩子般的稚气和天真。

他声音太小,周泽楷听不清他说什么,不过也能猜了个十之八九。少年捂着眼睛,闷闷的又说了一句,突然一蹬腿,把被子整个儿直接踢到了床下。

“……………”轮回的Leader面对着自己炸毛的恋人,好脾气的把被子抱起来,仔细掸了掸灰尘,然后把被子盖在了少年身上,还不忘把被子的四个角掖的严严实实,简直要把少年裹成了一只白嫩嫩的春卷。

少年被他的动作彻底激怒了,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周泽楷!我都热死了!你是想捂死我吗!再这样就分手!听清楚了吗!分!手!”

“不分手。”周泽楷言简意赅的回应了少年的怒气,无比坚定的加了一句“绝对。”

少年却还气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看得周泽楷心都化成了一滩水。

周泽楷在少年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羽毛一样轻柔的吻“出去有事,乖。”

“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少年听到周泽楷的话,顿时萎靡了下来,抱着膝盖问周泽楷“这次你又要去干什么啊?有危险吗?对手又是谁?他们厉害吗?会伤到你吗?”

周泽楷想了想,避重就轻的回答道“不久。”他倾身抱起坐在床上的少年,少年双腿缠上周泽楷的腰,嘴唇自然而然的凑了上去,无比娴熟的与周泽楷交换了一个早安吻。

两人鼻尖相抵,周泽楷一手搂着少年柔软的腰,一手摸着少年毛茸茸的脑袋,他凝视着少年亮若晨星的眼睛,语气温柔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放心,没事。”

突兀而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间的温存,江波涛站在未关的卧室门外,尴尬不已“leader,该走了。”

“好。”

周泽楷把少年轻轻放在了床上,犹嫌不够的又亲了亲少年的额头。

“我不在,要乖。”

“知道啦知道啦,周泽楷你要快点儿回来!”少年抱着那只大大的企鹅抱枕,冲着周泽楷挥手道别。

周泽楷“嗯”了一声,然后对着江波涛说了句什么。江波涛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古怪的神色,最后掏出联络机说了一句。

“杜明,等会儿给黄少送一床薄点儿的被子,你上次送的那床,黄少嫌热。”

电话那头的杜明几乎是崩溃的,什么?还嫌热?Omega都那么娇弱吗?对冷和热那么敏感?这床被子已经是他好不容易找遍了所有的材料,给黄少天做出最好最薄的被子了。

Leader要求被子必须保暖,黄少要求被子得越薄越好。

杜明面无表情的挂断了电话,在轮回生活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可怜的杜明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落实首领夫人的生活起居问题。首先,他得明确一下黄少天的要求,究竟是要一床什么样的被子呢?

他想起近日黄少天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种种举动,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一边琢磨着怎么向黄少天开口,一面想着蓝雨近日的反常举动,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周泽楷的卧室门口。

哦,从三个月前起,这也是黄少天的卧室了。

周泽楷虽然是轮回的首领,卧室却布置的极为朴素,最瞩目的就是占据了两面墙的大书柜,除此以外,布置陈设都是一切从简,色调也是以黑灰为主。

自黄少天住进来了以后,整间卧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传说中的首领夫人大刀阔斧的把所有的家具全扔了,换成了暖色调的陈设,还在卧室里搁了一只花瓶,日日换着不同模样的花朵,还兴致勃勃的给首领科普。

“呐,这是杜鹃,这是百合,这是茉莉,这是红掌,这是铃兰,这是蔷薇………”

黄少天一面修剪着花枝一面说,周泽楷一面听一面拿着小本本写写画画,不时的点点头以示记住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的杜明被雷的不轻,那一天黄少天科普大会的结束语是:

“周泽楷,以后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生活啊,别把卧室整的那么黑暗冷漠嘛。”

刚刚还温顺的Alpha一下就恢复了在众人面前说一不二的强硬铁血,从后面紧紧的圈住了Omega的身躯,声音被压抑的有一丝丝颤抖,吐出的字眼却坚定不移。

“不许你走。”

“好啦好啦,这么大反应干嘛。”黄少天把最后一束花插进花瓶,在周泽楷的怀抱里艰难的转了个身,安慰性的亲了亲周泽楷的嘴角,周泽楷紧绷着的面部线条渐渐柔和了下来,他握住黄少天的手,郑重的强调了一遍:

“不许走。”

“不走不走。”黄少天被杜明围观,害羞的厉害,扑进周泽楷怀里,声音被捂得闷闷的“陪着你一辈子,死都不走好不好?”

周泽楷搂住自己的Omega,向杜明丢了个眼神,回答着黄少天的问句。

“好。”

杜明会意,默默地带上了门。

不仅如此,黄少天在周泽楷的书桌上也放了一只巴掌大的小鱼缸,里头养了一尾红头巾八瓣尾巴的小金鱼,鳞片雪白雪白的,贪吃的很。

“你可得好好养它,不许养死了!每天两次!不许把它饿死或者撑死了!”那天,杜明又听见黄少天凶巴巴的恐吓着他们的首领大人。

“嗯,不会。”周泽楷抱着黄少天,眼神落在了那一尾吐着泡泡的小金鱼身上,郑重的承诺道“好好养。”

杜明和轮回的几个高层都腹诽道,也不知道首领从哪里带来的这个Omega,怎么尽整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轮回是黑道,轮回的每个人,过的都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游弋于死亡与生存的夹缝之间,哪里关注花啊草啊卧室啦鱼啦之类的东西呢?

黄少天跟他们完全不是同一类人。

黄少天自己大概也知道这点,所以老是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做些让轮回众人心惊肉跳的假设。

“周泽楷啊,万一,你发现我骗了你怎么办?我说是假如!假如!假如啊?”

“又偷溜出去?”周泽楷批阅着文件,漫不经心的问道。

“啊啊啊啊啊你怎么知道啊!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你们轮回这里太无聊太无聊太无聊了,只有小金鱼陪着我,你那么忙,又没有空陪我,我只好偷偷溜出去玩了。”黄少天妄图用可怜博取原谅。

“下次别。”周泽楷倒也不是怕黄少天溜出去,主要是现在道上都知道了轮回的周泽楷有了个心爱的Omega,不知道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黄少天呢。

苦逼的杜明又接收到了周泽楷的一个眼神,后面的一个月里,他认命的跟在首领夫人的身后保护黄少天的安全,被黄少天折磨的几近吐血。

“别欺负杜明。”某一天温存过后,周泽楷在床上抱着黄少天,对黄少天的行为提出意见。

“唔?”黄少天迷迷糊糊的一抹眼睛“倒也不是欺负他啦,只是他人怪好玩的,觉得很可爱。”

枪王有点儿醋,一边强制性的把恋人的头掰到正对面,一边带着点儿小委屈的问黄少天“要他还是要我?”

Alpha清冽的酒香味信息素密密的把Omega包裹其中。黄少天本来还有点儿懵,他鲜少看到周泽楷这副模样。周泽楷无愧枪王之名,即使在床上也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哪里能想到还有着这么可爱的一面呢?
   他手脚并用的爬到周泽楷怀里,两条手臂圈住周泽楷的颈项,确认道“当然是我的枪王大大最可爱最好玩啊,我最喜欢枪王大大了,你看我买这只企鹅抱枕,你不在的时候抱着睡觉,就是因为它特别像你啊,好像抱着你一样。”说完,他毫不犹豫的吻上周泽楷的嘴唇。

枪王因为恋人的主动,心肝都颤了一颤,只觉得精神抖擞斗志昂扬,架着黄少天的两条腿又把黄少天压在了身下。

虽然黄少天经常问出点儿奇奇怪怪的问题,但是两人的日子过得可谓是蜜里调油。

不过令轮回众人奇怪的是,周泽楷一直没有标记黄少天。

江波涛对于这点颇有微词,他始终觉得黄少天不是真心想跟周泽楷长长久久的过下去。

可是就架不住首领喜欢他啊,简直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掏出来送给黄少天。

当初,黄少天甫一住进轮回就嚷嚷着要重新装修,周泽楷完完全全赞同恋人的举措,帮着黄少天把自己卧室里的窗帘直接扯了下来,还陪着黄少天逛了一整天的淘宝,选定了几米布料。几天后的傍晚,刚做完一单生意的周泽楷放下手中的枪,就无比自然的接过了黄少天递过来的窗帘钩。

“喏,记得啊,是一米布料,两倍皱褶,四个钩子,你目测一下,大概估计下长度,如果穿的不均匀,挂起来就不好看啦!”黄少天絮絮叨叨的对着周泽楷指手画脚,周泽楷朝着黄少天宠溺的笑了一笑,把门口的杜明吓的咻的一下跑远了。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轮回的人也算是看出来了,无论情愿不情愿,这个首领夫人是黄少天没跑了。

杜明收回思绪,谨慎的敲了敲门,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谁啊?我还在睡觉呢?”慵懒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

杜明捏了把汗,看来今天自己是要撞枪口上了?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这位变幻莫测的首领夫人。那一个月的悲惨境遇,给杜明的心灵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心理阴影。

“黄少,我是杜明。”

“哦,杜明啊,那就进来吧!”黄少天翻了一个身,依旧搂着企鹅抱枕不撒手。

“黄少……”杜明手足无措的看着衣衫不整的首领夫人,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周泽楷今天是去做什么去了?”黄少天一下一下点着企鹅的额头,明显的不高兴“都不告诉我!”

也就只有他该对Leader直呼其名了。杜明斟酌了一下,小心的回答道“我也不……”

“不要说你也不知道!”黄少天像是陡然拉开了闸门,怒气值蹭蹭蹭的往上飙,气势汹汹的说道“他一天到晚就在外面也不知道回家!他心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人!再这样下去的话就分手分手分手!简直太过分了!你们也是的,都帮着他,连他的去向都不告诉我一声!”

杜明被黄少天的无理取闹弄得有些动怒“黄少,Leader对你的感情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请您不要三番两次的对Leader提出分手这种要求了行么?最近Leader是比较忙,因为蓝雨…………”

后面的话,杜明没能说完就已经倒在地上。送出致命一击的Omega兴奋的舔了舔嘴唇,轻声的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终于要来了。”

黄少天手脚麻利的把杜明拖到床下,然后给杜明注射了一管鲜红色的药剂。他动作轻巧的跃出窗台,一步未停的冲着埠口疾驰而去。

  “队长,你们那里还好吗?杜明已经被我放倒,还注射了徐景熙的药剂,估计十个小时之内是醒不了的了,周泽楷和江波涛已经在你们那里了是吗?还有吴启?吴启已经拿下了吗?”黄少天思路清晰,丝毫不乱,哪里有之前软萌娇的Omega的一丝模样。

  喻文州的声音从对讲机那头传来“吴启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能在周泽楷到来之前拿下。周泽楷和江波涛大概二十分钟后到,你注意隐蔽,别暴露了身份。”

  “收到。”黄少天收了线后便尽力收敛着自身的气息,循着自己脑海中的地图往喻文州那里靠拢。

  这一片建筑都是低矮的小平房,想隐藏身形实在是不易,何况埠口只有笔直的两条道,想要避开周泽楷,不是上下一碰嘴皮子那么简单的事。

  跟周泽楷一同生活了三个月,黄少天完全了解了这个男人有多么警惕和强大。如果可以,他并不想与周泽楷为敌,更不想在这种尴尬的时刻与周泽楷碰面。

  他第一次遇到周泽楷完全是个意外。依照周泽楷的敏锐和警惕,其实不难发现黄少天就是蓝雨的那把赫赫有名的妖刀。

只是他长得一张迷惑人的娃娃脸,又恰好出现在了重伤的周泽楷附近。原本他是想直接杀了周泽楷的,不过最后居然不知怎么的,鬼迷心窍的没下手。

如同每一本狗血AO小说的剧情一样,轮回俊美无俦冷酷无情强大无伦的Alpha黑道首领,对一个可爱软萌的Omega一见钟情。黄少天自己都唾弃这样的剧情,只是周泽楷比书中的Alpha更霸道,对他不依不挠,锲而不舍的追了他三个月,把他逼的几乎无路可走,这才让他下定了决心,成为卧底,堂而皇之的住进了轮回,周泽楷的卧室里。

喻文州听说了他的计划以后,很担心他的安危,再三叮嘱他不要惹恼周泽楷,无论什么情况下,先保命要紧。

而黄少天对着周泽楷总是有些恶趣味的,于是试图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周泽楷的底线,然而周泽楷对他的容忍好像从来没有限度,黄少天无论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周泽楷总能想方设法的满足他。

如果黄少天只是一个普通的Omega,肯定早就爱上他了。

可是不是这样的。黄少天,或许该叫他夜雨声烦,从来就是被蓝雨宣称作Alpha的存在,与喻文州一起,被称为蓝雨的剑与诅咒。

妖刀赫赫,诅咒缠绕。剑锋所指,诅咒随行。黄少天无论怎样都不会因为个人私情背叛自己的组织和同伴。

道上都说周泽楷冷血无情,这只是表象。周泽楷是个内心柔软的男人,黄少天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周泽楷对他小心翼翼的呵护,笨拙而幼稚的讨好,无限制的宠溺,他都是记在心里的。

只可惜啊,他是黄少天,真正冷酷无情的剑客,蓝雨有名的机会主义者。而他数十年的同伴喻文州,更是冷酷如冰山一般亘古不化。

周泽楷的一腔痴情,全部错付了人,连黄少天都不免为他可惜。

周泽楷怎么运气那么不好,偏偏遇上了黄少天呢?

一切一切的爱意,顺从,关心,全是装的,全部是黄少天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伪装。他的撒娇,他的吃醋,他的委屈,他的小脾气,他每天清晨跟周泽楷交换的早安吻,每日例行的关心和问候,他对周泽楷虚假的承诺,在周泽楷情浓处对周泽楷说的一打一打的情话,全是精心织就的一个陷阱,等着周泽楷一步一步的踩的更深,以至于无法自拔。

黄少天之于周泽楷,是周泽楷一生的爱人。而周泽楷之于黄少天,则是抑制剂的完美替代品。

过去的三个月里,蓝雨与轮回的争斗中,蓝雨总能更胜一筹,黄少天功不可没。黄少天对周泽楷的影响甚至远远大于喻文州的想象,此役的胜利也不例外,喻文州利用了黄少天所带来的情报,使周泽楷江波涛费尽心思的从喻文州手里救下了吴启,却损失了许多的货物。

一切都在喻文州的计划之中。

“黄少,玩够了就回来吧,蓝雨也不是真需要你卖身的。”郑轩收拾着行李,嘻嘻哈哈的打趣着黄少天。

回去?黄少天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略微慌张的抬起头,正好对上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眼神。

“少天,回来吧。”喻文州轻轻叹了一口气,食指弯曲,轻轻地叩着桌子。

“我不…………”黄少天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接触到喻文州的眼睛以后陡然噎住了。

完了,黄少天一看喻文州的模样,就知悉喻文州什么都明白了,他最擅长的就是洞察人心。

“少天,太危险了。三个月了,周泽楷应该已经差不多能察觉到是你做的了。”喻文州说的十分冷静。

他说的是对的,可是黄少天就是不愿意相信。

“不会的。”黄少天冷静下来,辩驳道“你该知道,后面几个月很重要,如果我能留下来,肯定能获取更多的情报。”

“轮回的江波涛很敏锐,他应该是第一个发现的。江波涛跟着周泽楷有六年了,你说,江波涛说的话,周泽楷会不会信?”喻文州把玩着一只扳指,并不去观察黄少天的神色。

江波涛?黄少天暗暗的肯定了喻文州的结论,但还是嘴硬道“才不呢,周泽楷知道江波涛看不惯我,所以我跟江波涛争执的时候,他都是向着我的。再说了,”黄少天抛出最后一个理由“周泽楷爱我。”

“黄少啊,你什么时候也变成这样了?”郑轩打了个呵欠“压力山大啊,黄少都相信爱情了!”

黄少天愣住了,对啊,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爱情是多么可笑而瘠薄的东西啊。在一颗子弹和一份爱情中选择的话,黄少天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子弹。

“少天,你该明白。周泽楷的确爱你,不过他爱的那个你,是你苦心经营的那个‘你’,如果他知道黄少天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他还会喜欢你么?”

“你们本来就是同一种人。”

“呵,其实不必吵了。”喻文州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他们已经回去了,周泽楷估计马上就能发现了。”

他话音刚落,黄少天就已经冲着门外狂奔而去。

“郑轩,跟着少天,万一轮回的人要动手,就发信号弹,一定要保护好少天。”喻文州语气急促的下着命令“徐景熙宋晓李远,去停车场待命!”

喻文州猜的一点儿没错,周泽楷此时站在空无一人的卧室里,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好像心里也是空的,空荡荡的,里面住着的那个人,就这么走了。

悄无声息。

“Leader。”江波涛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斟酌着语气“有消息,是关于黄少的。”

“念。”周泽楷背过身去,拳头在江波涛看不见的地方被攥的苍白。

江波涛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周泽楷的神情,无悲无喜,于是赶紧翻开本子,念道:

“黄少天,24岁,Omega。蓝雨中的‘妖刀’,道上著称的夜雨声烦,善使剑,剑术纯熟,格斗出众,是与您齐名的‘剑圣’。常常游离于蓝雨体系之外,神出鬼没,与蓝雨喻文州…………”

“情深意笃,是公认的一对。”

江波涛胆战心惊的念完,已经不敢去看周泽楷此时的脸色。

许多的疑问实际上已经有了解答。

为什么黄少天不让周泽楷标记他。

为什么他们初遇之时,黄少天会路过那片被蓝雨掌握的废墟,救下重伤濒死的周泽楷。

原来他就是剑圣,他就是夜雨声烦。

原来他并不是二十岁,而是比周泽楷足足大上一岁。

原来他跟喻文州是真正的一对。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一切的怀疑都被证实了以后,江波涛反而不愿意相信这个真相。他咬牙切齿的念着黄少天这个名字,却听到周泽楷平静的说“你出去吧。”

江波涛蹑手蹑脚的关上门,看到屋内的陈设,恨不得把整个屋子即刻全部粉刷一遍,把花啊鱼啊企鹅抱枕啊什么的全部扔掉,免得让周泽楷触景生情,徒增伤心。

 

 

然而大概没有(下)了,因为(下)更雷。不过是个HE。

你们不要说我虐小周啦,其实黄少很爱小周的,很爱很爱哟~

之前黄少骗小周的,最后都还回来啦~

姑娘们看看伏笔,大概也能猜出来了,我就不继续泼狗血啦~

 

评论(11)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