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七)

  校园paro

 

 “你真跟周泽楷打起来了啊?”中午下课后,张佳乐拉着黄少天站在一班门口等他们放学,一边打听实情。

  “哪儿的话!我像是这么冲动的人吗?”黄少天白了张佳乐一眼,然后啰啰嗦嗦的把起因事情经过结果跟张佳乐说了一遍。

  张佳乐费力的从长篇大论中总结出大概经过,然后评价道“你别老欺负人家了,周泽楷人挺好的,你看,人家以德报怨啊。”

  “滚滚滚滚滚,搞的像我有多恶毒一样。”黄少天冲着张佳乐比了个中指,耳尖又不自觉的有点儿发红“不过他人好像确实不错啊。”

  张佳乐鄙夷的看着黄少天,这家伙,到底是在纠结个啥啊。

  回家后,黄少天撂下书包就往厨房大呼小叫的跑去“妈妈妈妈!”

  黄妈妈拿着锅铲,正在煎蛋“唉?你今天居然回这个家?看来要给你多做点吃的,想吃什么?明天去秋游的东西都买好了没有?”

  “妈妈你随便做点什么都好!妈妈做的我都爱吃!秋游的东西我也买好了!”黄少天嘴巴甜甜的讨好着母上,然后把一件校服举到黄妈妈眼前,黄妈妈被一大团血迹吓了一跳,险些有些握不住锅铲“你怎么了?跟别人打架了?”

  “我是这样的人么!”黄少天不甘的叉着腰大声嚷嚷“妈妈你也太不相信你儿子啦!”

  他向黄妈妈说明了希望她把这件衣服好好洗干净的迫切诉求,黄妈妈拉开百叶窗,看了看天气,给黄少天泼了一盆凉水。

  “看起来像是要下雨,很可能干不了啊。”

  黄少天急了“不不不行,我得把衣服弄干净了还给我同桌,干不了也得干!”说完,他想到了一件更恐怖的事。

  “如果明天下雨!岂不是嬉戏谷之行就得泡汤了!”

  “喏。你们班主任的短信。”黄妈妈在围裙上揩了揩手,把手机拿给黄少天。

  黄少天熟练的划开解锁图案,一目十行的读过去,班主任短信的意思大概是希望同学们做好秋游泡汤的准备,如果明早还在下雨,就由秋游改为自习。

  “啊啊啊啊啊今晚千万要停雨啊!!!”黄少天跑到阳台上,看着天边一朵朵的乌云,冲着远方大喊道“天灵灵!地灵灵!明天秋游别下雨!”

  黄妈妈在厨房里笑的前仰后合。

  吃完饭,黄少天也不肯去房间跟同学打电话聊天,缠着黄妈妈让她赶紧洗衣服,黄妈妈怕洗衣机洗的不干净,特意认认真真的把那件校服手洗了一遍。

  外头湿气大,黄少天也不敢把衣服晾外面,他干脆搬出暖炉,把衣服平铺在暖炉的叶片上烤干。他担心会不小心烤焦,直接搬了个小板凳守在客厅里,一边查看暖炉的情况一边看电视。

  幸运的是,校服很快烤干了,第二天也没下雨。

  黄少天欢快的把书包里的书哗啦啦的倒干净,用各种零食把书包塞得鼓鼓囊囊的。他买零食买的太多,装满了一个背包一个手提包还有很多剩余的。他看着叠的齐齐整整的校服,忽然心念一动。

  他往周泽楷校服的口袋里偷偷塞了一整块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是他爸爸从比利时给他带回来的,算是他小小的感谢?希望周泽楷能发现吧。

  不过,周泽楷这样的人,真的喜欢吃巧克力吗?黄少天深表怀疑。

  “爸!妈!我走了啊!”黄少天把校服装进袋子里,向父母道别。

  “玩的开心!”黄妈妈坐在餐厅里,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别忘了带手机!”

  哦哦哦对!黄少天恍然大悟,冲进卧室里把万年不用的手机从枕头地下扒拉了出来揣进兜里,“这回真走了!拜拜!”

  黄少天家里在市中心和郊外都有房子,平时,黄少天就住在学校旁的小房子里。但是因为要拜托妈妈洗衣服的缘故,他昨天特意的回到了市中心的家,此时从市中心赶到郊外就显得十分不便。

偏偏地铁还晚了点,等黄少天满头大汗的跑到班里的时候,全班已经集合完毕只等他一个人了。黄少天十分愧疚,赶紧站到了队伍里。

“周泽楷,你的校服。”黄少天戳戳周泽楷的背,等周泽楷回头,就把校服递给了他。

“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要感谢也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对了,你手机号码多少?”

周泽楷一愣,掏出手机,看起来是记不大清自己号码的样子。

周泽楷的手机是Iphone 6plus,究竟是6S plus还是6 plus黄少天也看不出来。周泽楷手机没设密码,一滑就出现了界面,他的锁屏和墙纸都是系统自带的图片,里面的应用也很少,除了iPhone自带的以外,只有最重要的几个app。

黄少天报出自己的手机号,周泽楷打了个电话过去,黄少天犹豫着应该给他备注个什么。他极其不喜欢冷冰冰的人名一个个整齐的排列在通讯录,最后黄少天打了两个字

“同桌”

上了车以后,本着女生优先的原则,女生们先挑座位,然后男生们一拥而上,饿虎扑食般的抢座位去了。

黄少天不晕车,也无所谓站着还是坐着,所以就没有参与到抢座位的战争中去,他跟张佳乐两人就站在车厢中央,一面聊着天一面看着窗外一朵朵云嗖嗖的飞过去。

旅途漫长又无聊,黄少天看云看的累了,就把头转向一边去洗洗眼睛,却无意间看到周泽楷正在吃糖。

5.2的良好视力让黄少天敏锐的辨认出,周泽楷吃的是蜜桃味的“嘿啾”软糖。

周泽楷低着头,认真的玩着手机,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脸上的表情竟然还是冷冷的。只是他不时鼓动的腮帮子泄露了主人愉悦的心情,黄少天觉得这样的周泽楷比平时的可爱了足足十万倍。

要是每天都能看到他这样就好了。黄少天托着下巴认真地想着。

周泽楷看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正好撞上黄少天的目光。他愣了半晌,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才回过神来,好像想起来了什么,慢慢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条粉红色的蜜糖味软糖来,抠出一颗,递给了黄少天。

他是以为自己想吃糖?

黄少天哭笑不得,但还是相当给面子的把糖纸剥掉,把软糖塞进了嘴里。

甜甜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张佳乐扭头问他“吃什么?我也要吃!”

黄少天耸耸肩“就一颗。”

话音刚落,就看到周泽楷又利落的抠出了一颗,递给了他,眼中满是疑惑。黄少天几乎可以脑补出他未说出口的话“还要吗?”

“不不不不要了。”黄少天冲着周泽楷大力的摆手,然后把那颗糖恶狠狠的放进张佳乐的手心。

“你要的糖!”

 

评论(2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