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六)

校园paro

 

  第二天,喻文州特意一大早来到三班,隔着窗户向正在吃着煎饼果子的黄少天招了招手。

  黄少天蹭蹭蹭的跑出来,眼睛亮亮的“文州,你怎么想起来找我啦?”

  此时的黄少天宛若一条大型的金毛犬,只差朝着喻文州欢快的摇尾巴了,喻文州见他一脸期待的样子,哑然失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欢迎常来找我!”黄少天唯恐喻文州误会,连忙满口答应。

  “好了,不逗你了。不过我来还真有点儿东西要交给你。”喻文州把拎着的银色小袋子送到黄少天的面前“surprise~希望少天喜欢。”

  “哇哇哇,礼物唉!”黄少天激动的接过来“我现在拆没问题吧?”

  “拆吧。”喻文州噙着温和的笑容,看着黄少天手忙脚乱的从袋子里掏出一只丝绒的小盒子。

  略微一使劲,盒子就弹开了,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对耳钉。

  不,不能说是一对,准确的说是两只耳钉。

  左边的那只是简笔画的五角星形状,银色的线条里填充着宝石蓝色的颜彩,星星画的并不端正,甚至有些歪歪斜斜的,颇像是黄少天平时记笔记时候画重点时候随手打的五角星,却意外的有着稚拙的可爱。

  而右边的那一只,则是饱满的水滴形状,同样是蓝色,这枚耳钉的蓝色却是稍浅的天蓝,颜色如同天空一样的澄澈和明亮。

  黄少天把两枚耳钉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放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简直是爱不释手。

  “文州,我真的太喜欢了!我马上就要戴!”他向礼物的主人大力表达着自己的欣喜若狂。

  喻文州笑着走过来“少天喜欢就好,我来帮你戴吧。”

  黄少天的伤口恢复的很不错,没有红肿也没有感染发炎,喻文州动作轻柔的把黄少天耳朵上插着的耳钉取下来,然后拾了一枚星星状的,问他“少天,你想把星星戴在哪边儿?”

  低着头的大男生犹豫了好一会儿,慢慢的回答道“那就…………左边吧?”

  喻文州应了一声,手脚放的轻轻的,很快就帮黄少天戴好了。黄少天喜滋滋的摸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扔下一句“文州我去厕所照照镜子啊”就风一样的跑远了。

  黄少天站在厕所的镜子前,侧过脸去端详自己的新耳钉,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十二万分的满意,他在心里暗暗的夸赞了一下喻文州的眼光,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一眼镜子,然后转身就走。

  他的眼睛还停在镜子上,转身的动作又大力,一不留神,就“砰”与进厕所的人迎面撞上。

  卧槽好疼!黄少天痛苦的捂着鼻子,正要质问为什么对方不看路的时候,他瞄了一眼对方,心里又是一句卧槽。

  周泽楷捂着额头,万年不动的淡漠神情荡然无存,他委屈的捂着额头,鼻尖被撞的有点儿发红,一双好看的眸子在没开灯的厕所里亮若繁星,此时正带着三分委屈七分怒气的看着黄少天。

  卧槽,从前怎么没发现周泽楷长的真的挺好看的?

  黄少天盯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瞪着黄少天。黄少天突然觉得嘴唇一热,他以为是流鼻涕,愣愣的抹了一把,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手背上一手的血,鲜红刺目。

  居然对着周泽楷流鼻血了,这脸往哪儿搁啊。

  黄少天已经悲哀的根本说不出话来,他走到水池旁边,拧开水龙头,掬了几把水,在脸上胡乱洗了几下。可是这丝毫没有用,黄少天的鼻血越流越多,越流越欢,简直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势头。不到一会儿,整个水池都快成了杀人现场。

  周泽楷在旁边默默的看了一会儿,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纸巾,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正用冷水扑着脸,窘迫的连脖子都是红的,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修长白皙的手,黄少天道了一声谢,接过来抽了一张打湿了以后擦鼻血,只是脸红的更厉害了。

  一包餐巾纸一张一张的用完了,黄少天的鼻血还是来势汹汹势不可挡,水池里的水都染成了红色。黄少天捂着鼻子,血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到了水池中,很快就积了一滩。

  周泽楷在旁边看着黄少天这样子也有点儿急,最后一张纸巾用完的时候,他想都没想的脱下外套,然后往黄少天脸上一捂,“捂好。走,去校医室。”

  “唔唔唔!”黄少天正想反抗,手腕已经被周泽楷不由分说的钳住往前拖。他从来不知道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周泽楷原来力气有这么大,在周泽楷的手下,他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周泽楷拖着挣扎不休的黄少天,一路作风强硬横冲直撞的跑过走廊直奔六楼的校医室,还在三楼的转角差点撞倒了张佳乐。

  张佳乐抱着一摞的作业正从办公室回班呢,陡然看见两个人风一样的冲过来,还把他手里的作业全部都弄翻了。他望了望两人远去的背影,嘀咕道“唉?怎么这么像黄少天和周泽楷呢………?”

  他蹲下身子去捡散落一地的作业的时候,看见了地上一滴一滴的血。

  黄少天想说我没事我真没事不用去校医室大兄弟马上语文课就开始了再不回去就迟到了!但是周泽楷哪里给他说话的机会,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周泽楷不由分说的摁在了校医室的病床上。

  校医大概也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愣了十秒以后才推推眼镜“这位同学是……”

  “鼻血,止不住。”周泽楷似乎怕校医多说话浪费时间,五个字就极其简略明了的说明了黄少天的境况。

  黄少天觉得,如果沉默是金,周泽楷大概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而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穷光蛋。

  校医示意黄少天把捂在脸上的校服挪开,黄少天又大口的吸了几口校服上若有若无的薄荷香,然后把校服拿了下来。

  校医发现黄少天脸红的不正常,不放心的过来探黄少天的额头“这位同学,你是发烧了吗?”

  “没没没没没有!”黄少天连忙摆着手,眼睛余光不自觉的瞟了一眼在旁边站着的周泽楷,鼻血霎时流的更欢了。

  原来那真的不是香水啊,是体香。

  黄少天觉得自己冤枉了周泽楷,他没喷香水,也不是娘炮。

  黄少天默默的唾弃了一下曾经冤枉好人的自己,然后认命的躺在床上任由校医摆弄,即便如此,他的鼻血也足足流了半小时才肯罢休。

  鼻血止住以后,黄少天抱着周泽楷的校服外套,手足无措“喂,周泽楷,你怎么办?你里面没穿夏季校服,如果不穿校服的话是要被扣分的,但是你的秋季校服被我弄脏了………我可以回家给你洗明天给你,但是今天你怎么过啊?”

  周泽楷接过黄少天手里的外套,利落的披在了身上“无所谓。”

  黄少天不忍直视的看着周泽楷校服前襟的一大块血迹。真的无所谓吗?

  他乖乖的跟着周泽楷回了班,一喊报告,全班人的目光“刷”的聚集在了他俩身上,看的黄少天浑身不自在。

  真不怪同学们脑洞太大,实在是他们的形象引人遐想。

  周泽楷身上全是血,黄少天脸上也有未干的血迹,两人衣裳凌乱,黄少天脸红脖子粗还一脸狼狈,怎么看都是两人终于忍不下去彼此了,恶狠狠地打了一架的样子。

  语文老师不悦的看向黄少天“怎么迟到了?”

  “去校医室了。”黄少天偷偷瞥了一眼周泽楷的神色,他还是那么淡定,站的笔直笔直的如同一株小白杨。

  这两人打的这么厉害?都打到校医室去了?

  语文老师也不欲与他们为难,直接让他们回座位了。黄少天怎么看周泽楷校服上的血迹怎么觉得刺眼,他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肘子轻轻顶了顶周泽楷的手臂。

  “?”

  黄少天递过去自己的秋季校服外套,又扯了扯身上T恤的领口,示意周泽楷自己穿了夏季校服,让周泽楷换一下他的校服外套。

  周泽楷会意,把衣服脱下来,换上了黄少天的外套。

  黄少天把周泽楷的外套叠好收进书包里,小声的说了一句“今天谢谢啊,我的校服比较小,就委屈你一天,明天一定把洗好的衣服给你!”

  周泽楷仍旧紧盯着黑板上的板书,但是却轻轻的点了点头。

 

评论(2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