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五)

 校园paro

 

  黄少天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心里的杂念如同野草一样疯长。

  明明是秋天的来着,野草怎么还那么生机勃勃呢?

  黄少天望着周围的人来人往,一对对的情侣牵着手从他身侧走过。他把手插进裤兜里,慢慢的沿着街的方向往前走。

他有点儿生自己的气。

  为什么生气?因为是他的同桌,跟他的关系却不好?

  为什么之前对他不好?

  黄少天越想越烦,越想越乱,脑中闪现的念头连他自己都觉得无比荒谬。他顿下脚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好远好远,他转过头去找着来时的路,眼帘中却不期然的映出一块荧光的广告牌。

  “喂?黄少天?你跑哪里去了?买个圣代把人都买没了?打你电话也不接,我都楼上楼下找了好几遍了,你现在在哪儿了?出什么事了?手机没电了吗?”话筒那里传来张佳乐急切的声音。

  淡褐色的麻药推入,耳朵已经毫无知觉。明明只是耳部的局部麻醉,黄少天却觉得自己的舌头也不大利索“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打耳洞呢。”

  那头张佳乐有点懵“什么?你不知道你在哪?你在打耳洞?你在说什么?接电话的是本人吗?黄少天?烦烦?”

  黄少天跟诊所的护士问了地址,直截了当的发给了张佳乐。他现在懒得说话,有些事,一时也说不清楚,说出来还反倒自己遭罪。

  他的同伴们来的很快,喻文州见黄少天一直捂着耳朵,走上前皱着眉头就要去拨他的手“怎么突然心血来潮去打耳洞了?疼么?”

  “不疼不疼。”黄少天连忙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还说不疼。”张佳乐仔细观察了一下黄少天的表情,不屑的与孙哲平窃窃私语道“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肯定疼死了。” 

“喂,出血了没?”尽管嘴上鄙视着黄少天,张佳乐还是拎着书包来关心好友。

  “打耳洞唉!怎么说都掉了块肉,哪能不出血。”黄少天侧过耳朵,示意张佳乐来看自己新打好的耳洞“不过真不怎么疼。”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打耳洞?”

  “心血来潮啊。”黄少天捏着自己的耳垂,满不在乎的答道。

  “你这么草率的打了耳洞,回头被老班看见了,还不知道怎么说你,抄书都算是轻的。”张佳乐幸灾乐祸的说着。

  “打都打了,她再怎么说也没关系咯。”黄少天一摊手,神情倒是坦然的很。

  看到黄少天坦荡荡的表情,张佳乐反而说不出话来了。刚才,他在肯德基找黄少天的时候,当然也看到了周泽楷同那姑娘甜甜蜜蜜的样子,黄少天去打耳洞这件事,不可能真的只是黄少天口中的心血来潮,不可避免的都应该跟周泽楷有点关系。

  但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张佳乐虽然一直被孙哲平说成神经大条,但是他在情感方面却极其的敏感纤细,对于这件事,他潜意识里不愿去深究。

  看着黄少天脸上灿烂的笑容,好像打耳洞真的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张佳乐心里一酸,脑子一热。

  “都是兄弟!我陪你!反正每次被骂都是一起,这次也要一起!”

  “张佳乐你什么病啊!挨骂还要一起?”黄少天笑着骂他。

  只是万万没想到张佳乐这个二货竟然是来真的,孙哲平还没来得及拦,张佳乐就已经交完钱,潇洒的走进手术室了。

  黄少天目瞪口呆,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张佳乐的爽快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二十分钟后,张佳乐也以相同的姿势,捂着耳朵,龇牙咧嘴的冲着孙哲平狂摆手“不疼不疼,真不疼,真不疼。大孙你相信我。”

  孙哲平担忧的看了一眼张佳乐红肿的耳垂,微微叹了口气,用镊子夹起酒精球在张佳乐的耳垂上小心的擦了又擦。

  怎么可能不疼呢,真让他心疼。

  耳朵上凉凉的触感让张佳乐觉得极为舒服,不过他看到孙哲平脸上状似怜惜的神情就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孙哲平一停手,张佳乐就扔下孙哲平,活蹦乱跳的拉着黄少天去选耳钉去了。

  “这个好看,这个也好看”。黄少天趴在柜台的玻璃上,看着耳钉的价格,默默的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荷包。

  好贵,好像全买了不太可能?

  两个穷鬼在店里兜了一圈后空手而归,却正好撞见孙哲平耳垂上摁着棉花,大摇大摆的从手术室里出来。喻文州正抱着他们三个的包,等在手术室外。

  四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有点儿愣。

  真是一个比一个疯。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的刷着弹幕:除了喻文州,他们三个,简直都是智障。

  “大孙你疯啦?你们一班那个班主任可厉害了,比我们老班难搞多了,万一被他看到你的耳洞怎么办?还有还有,张新杰是风纪部部长,万一被他发现了,你这个学生会的带头违法校纪校规,副主席还当不当了?”张佳乐炸了。

  “说这么多干什么。”孙哲平一挑眉毛“不当就不当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佳乐被他无所谓的态度噎的无话可说,瞪着孙哲平瞪了好一会儿,才小声的问他“疼吧?”

  孙哲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刚才不是说不疼吗,原来是撒谎骗我呢?”

  黄少天抱着书包呆在一旁看这两人吵架,看的津津有味,觉得这剧情比八点档都精彩。

  他瞥见喻文州的影子,连忙跑上去“文州文州,你可千万别冲动啊!别打别打。”

  喻文州一愣,微微笑了一笑,答应下来“好,那我不打,不过少天,你又因为什么那么冲动?你那个同桌吗?”

  黄少天神色一凛“你们看到他了?”

  喻文州垂下眼帘,声调柔软“少天,下次别这样了。”

  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吵架最终以孙哲平首先服软而告终,孙哲平低声下气的服了个软,张佳乐马上就高兴了起来,扯着孙哲平就往外走“大孙,我刚才看到了很多好看的耳钉!我带你去看看?”

  于是几人又来到了那家耳钉店。黄少天挑挑拣拣,觉得哪个都好看,但是始终没有特别中意的。

  “怎么?没有看上的?”喻文州走过来。

  黄少天撑着下巴一脸苦恼“都是美女,却没有让我一见钟情的那个姑娘,就这种感觉,你懂吗?”

  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懂”。

  四人一道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沉沉了。黄少天望着前头吵吵嚷嚷的张佳乐孙哲平,身旁的喻文州,突然觉得心情无比愉悦。

  “文州,我们永远是朋友吧?”

  喻文州的脚步微微一滞,他回头朝着黄少天温和的笑了“当然。”

  “所以,我希望少天能永远开开心心的。”

 

喻黄友情向啊友情向,别误会。双花cp向,后面可能会有提。

我没打过耳洞,查了个资料瞎写的。

大家猜猜剧情走向呗?猜对有奖【bushi】

 

评论(1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