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四)

校园paro

 

 

  可是他有气也没处撒,周泽楷已经走掉了。

  这一顿饭,黄少天吃的是味同嚼蜡安静如鸡,他的同伴们交换了一个眼神。

  “妈呀,夭寿啦!黄少居然不说话了!”这是张佳乐同学惊恐的眼神。

  “少天到底怎么了?”这是喻文州同学温柔关切的眼神。

  孙哲平皱了皱眉头,没说话,他看了看明显魂飞天外的黄少天,决定换个话题。

  “来,黄少天别气了,告诉你个小消息吧,这次秋游去嬉戏谷。”

  “真的?”张佳乐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孙哲平随意的搅了一搅冷掉的炸酱面。

  孙哲平是学生会的副主席,这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不过,听说还有一个学校可能会跟我们一起。”

  “我去!这不是抢占资源嘛!”张佳乐想一想各个娱乐设施前排成长龙的人群就觉得可怕。

  孙哲平耸了耸肩“那也没办法啊。”

  黄少天心不在焉的夹起一筷子香酥鸡放进嘴里,心里默默的想着,这倒是个好机会,可以看看周泽楷在学校之外的另一面。

  他突然觉得生活有了盼头有了希望,对于期中考试的来到反而没有那么惧怕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黄少天第二十二次试图激怒周泽楷未果的时候,期中考试迈着魔鬼一样的步伐终究是到来了。

  在做期中考试动员前,秋季运动会的名单也得报上去。

  体育委员韩文清颇为此事费了一番头脑。三班是理科班,女生少一点儿很正常,但是比同为理科班的二班少了将近十五个女生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三班一共五十一个人,只有十一个女生,这种男女比例,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而且,十一个女生中,还有七八个在运动会期间亲戚造访,真正能上的姑娘,只有楚云秀苏沐橙两人。

  无奈之下,韩文清只得向组织部打报告,详细阐述了高二三班的尴尬情况。组织部也很能理解三班的痛楚,协商的结果是,三班可以酌情减少参加的女生项目,不过作为交换,每个男生项目至少得报三个人。

  黄少天愁眉苦脸的望着运动会的大本本,哗啦哗啦的翻看着项目,一面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我能不能少报一个……让我报三个真的会死人的啊。”

  “少废话。”韩文清黑着一张脸“你躲了我一个星期了,要不是你执意拖到最后,怎么会只剩下这些累人的项目?”

  这是真正的自作孽,不可活。

  黄少天睁大眼睛盯着册子看了好一会儿,痛苦道“那你还问我做什么!一共就剩三个项目!你还让我报三个!这不是全报吗!”

  韩文清把册子从他手上抽走,冷静的说道“对。就是全报,我只是通知你一下而已。”韩文清在册子上的“男子1500米”“男子400米”“男子4*100接力赛”后面端端正正的写下了黄少天的名字。

  黄少天眼前一黑。

  他不死心的探听好友的情况“张佳乐呢?”

  韩文清翻了翻手里的册子,答复他“跳高,三级跳,100米接力。”

  “周泽楷呢?”

  韩文清古怪的看了黄少天一眼,不过还是如实回答道“跟你一模一样。”

  “他也是被逼的?”

  “他自愿的。”

  “等等,那接力除了我,张佳乐,周泽楷,应该还有一个人吧?”

  “哦”韩文清心平气和的说“还有一个是我。”

  晚餐桌上,黄少天几乎是声泪俱下的控诉了韩文清的暴行,“天哪,1500米,400米,还有一个100米,一天要跑2000米啊!”黄少天计算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趁早抹脖子为妙。

  “别担心。”张佳乐安慰黄少天“日程安排没出来,说不定在两天里呢,再说了,周泽楷不是跟你报的一样的吗?”

  最后一句话起到了卓越的效果,蔫搭搭的黄少天马上满血复活“对哦!他一看就是不擅运动的样子!肯定比我还惨!”

  “你们报接力吗?真巧,我跟大孙也报了接力呢。”喻文州笑眯眯的说。

  “你们一班都是学霸,哪有什么特别厉害的运动健将啊,也就大孙和你能看看了。”张佳乐从孙哲平的餐盘里偷走了一块豆腐,含糊不清的说着。

  “搞得像你们班有一样。”孙哲平鄙夷的看着张佳乐笨拙的夹着豆腐,干脆把盘子里所有的豆腐块儿都舀给了他“你还去跳高?当心闪了腰!”

  期中考试迫在眉睫,作为学生,毕竟还是考试重要,黄少天也只是为自己哀悼了一会儿,就把这事抛之脑后去了。

  一眨眼,周一周二周三的九场考试就已经结束,周五就是秋游的日子。考完最后一门化学后,黄少天欢天喜地的拉着张佳乐喻文州孙哲平就去商场里买吃的了。

  名为“准备秋游的零食”,实际上就是逛街。

  几人在繁华的商业街上,一人一杯奶茶一块豪大大鸡排,一面吃一面聊。

  “什么?那道推断题是H20吗???居然是H20???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试了好多,就是没想到是最简单的那个!”张佳乐抓着一头乱毛,懊恼不已。

  “嘿嘿嘿!我做对了!虽然是蒙的!”黄少天对完答案,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我说你们刚刚才说好的不对答案呢?”喻文州无奈极了。

  “好好好不对答案了!”张佳乐一扫方才的懊丧,豪气万丈的一挥手“这条街!我们一路吃过去!”

  章鱼小丸子,85°C的面包,糖葫芦串,串串香,臭豆腐,麻辣烫…………四个男生个个辣的嘴唇通红,黄少天还是抱着一桶肯德基的辣翅,食指大动,大快朵颐。

  “嘶………好辣,乐乐,给我弄一杯圣代过来,我要巧克力味的。”

  “你自己去。”张佳乐正在咬新奥尔良烤鸡腿堡,根本不想理他。

  黄少天用纸巾随意的擦了擦手,这个肯德基有两层,他们几个坐在一楼,而点单要去二楼。他慢悠悠的走上楼梯,却不经意的看到了周泽楷和…………一个女生。

  那女生与周泽楷坐在一张情侣专用的小方桌旁,女生正正好面对着黄少天,而周泽楷则是背对着他。

  从这个角度,黄少天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女生的容貌。那姑娘生的一副甜甜的模样,眉眼弯弯,笑起来格外的甜美,像是掺了蜜一样。

  黄少天不得不承认,那姑娘是真好看。

  不知道周泽楷做了什么举动,那姑娘忽的笑了起来,一双酒窝又圆又深,里面像是盛了佳酿一般。

酒不醉人人自醉。

周泽楷略略的偏过身子,这时候,黄少天才能看清他的动作和神情。

周泽楷把面前的草莓奶昔往女孩子那里轻轻推了推,女孩子张嘴要他喂,周泽楷便拿起餐巾纸上的白色小勺子,舀起奶昔往女孩子口里一点一点的送。

  女孩子淘气的把勺子咬住不松口,一双眼睛乐得弯成了月牙形,周泽楷想要把勺子抽出来,又怕动作太大伤到了女孩子,只得无奈的戳了戳女孩子鼓起来的双颊,说了一句什么。

  原来周泽楷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也会笑,还笑的好看,笑的这么温柔宠溺。

  他应该很爱那个女孩子吧。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眼睛有点儿酸,大概是他们甜蜜的举动太刺眼,把他闪瞎了。心里像是一间空室,荡着过堂风,凉飕飕的,无孔不入。

  黄少天已经不想看下去了,他默默的下了楼,看到楼梯拐角处镜子里自己失魂落魄的脸,他突然也不想回去吃东西了。

  真是说不出的难过,他需要找个地方静一静。

 

评论(1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