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三)

校园paro

 

  黄少天不禁走近了几步,想看个清楚。然而那位流氓头子就是不配合,死都不肯转过身来让他看到正面。

  黄少天急的上蹿下跳,却都是不能如愿。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鬼鬼祟祟的抱起书包溜回了家。

  他做完作业后,左思右想,心神不宁,决定打个电话给好闺蜜张佳乐分享一下这个八卦。

  “什么?”张佳乐一边咬着笔头做阅读理解,一边把手机压在肩头,听着黄少天絮絮叨叨。

  “你说周泽楷在学校后面打群架?你脑子秀逗了吧?”

  “不不不你听我说,真的特别像他,身高,背影什么的简直一模一样一模一样一模一样啊!”黄少天还怕张佳乐不信,强调了三遍,就差赌咒发誓了。

  “行行行,你现在是看谁都像他。他有没有穿校服?”张佳乐随口问道。

  “没有啊,谁打架穿校服啊。”黄少天鄙视张佳乐。

  张佳乐烦躁的把笔一撂“你有问题啊!下课才二十分钟,如果真是周泽楷,他怎么做到在二十分钟之内换外套换衬衫换裤子然后去打架的?”

  他说的很有道理,黄少天竟无法反驳。

  “那………估计是我看错了吧。”黄少天底气不足的说道。

  他回想了一下周泽楷的形象,自大龟毛的面瘫脸,女生眼中的高冷禁欲系男神,无论哪个形象,怎么都跟那条漆黑小巷中凌厉逼人的流氓搭不上边。

  好吧,他勉为其难的承认是他眼拙,看错了。

  “你别讨厌人家就黑人家,哎,英语阅读第四篇的答案是多少?”

  原以为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周泽楷竟然没写英语作业。

  面对楚云秀怀疑的眼神,周泽楷一向冰冷的脸上少有的出现了几分慌乱。

  “真没带?”楚云秀狐疑的问周泽楷。

  周泽楷犹豫了半晌,他到底不擅撒谎,最后还是小声的承认“没写。”

  “为什么不写?”楚云秀提高了音量,拿着一本本子有节奏的敲着桌面质问道。

  “没时间。”周泽楷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没时间?”楚云秀眯起眼睛“九点钟下晚自习,你跟我说没时间?早干什么去了?”

  听着楚云秀酷似班主任的口吻,黄少天偷瞄了一眼周泽楷的表情。周泽楷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脊梁挺的笔直,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楚云秀等了一会儿,见周泽楷死都不说的样子,于是抱着胸吊儿郎当的说道“得!大帅哥!把Unit5的Reading还有单词表抄五遍,放学前交。算是个小惩罚。”

  周泽楷点了点头。

  黄少天的心里笑开了花。

  他破天荒的整整一天都呆在了教室里,欣赏着周泽楷奋笔疾书抄单词和课文的每一分每一秒。他光看着还不知足,还偏偏要凑过去撩人家。

  “哎,你怎么写这么慢啊,你写字速度这么慢的话放学之前很难抄完的哟,抄不完要是老班知道了那可就不是五遍这么简单了!”

  周泽楷理都不理他。

  “我看着你抄都着急,要是我抄的话,肯定一节课都不用就能抄完,你说你…………”

  谢天谢地,上课铃打断了黄少天的废话连篇。

  地理课上,周泽楷又拿出英语书来抄。地理课是有小组讨论试卷大题的,然后每个小组挑选一位组员来回答问题,一般是四人一小组。黄少天这组是黄少天周泽楷,张佳乐邹远两对同桌。

  周泽楷忙着抄单词,根本没空理什么讨论问题。然而当老师问小组代表的时候,黄少天的手指坚定的指向了周泽楷。

  觉察到了全班同学的目光,周泽楷茫然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试卷。

  第几题?

  老师看不过去,轻咳了一声“第四道大题,北回归线的那道。”

  而周泽楷的那道大题偏偏做错了。

  他拿着试卷站在座位上,一时间觉得如芒在背。

  邹远是个老实孩子,看他这副窘样,小声提醒道“冬至”。

  周泽楷干巴巴的读起了题目“每年的12月22日………”

  地理老师原本想过来看看周泽楷的试卷,不料却看见了压在地理书下的英语书。

  地理老师脾气一向温和,此时却也有点儿动怒“周同学!上地理课的时候请不要做与地理无关的其他科目作业!中午午休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黄少天喜滋滋的想,周泽楷的午休没了,他肯定抄不完了。

  周泽楷越倒霉,他越开心。看着周泽楷吃瘪的样子,他觉得他开心到可以围着操场跑五百圈。

  黄少天原以为周泽楷会找他算账,会撕下他高冷的面具对着他大吼大叫,会抱怨会咒骂。

  可是没有。

  即使被黄少天使了坏,周泽楷依旧保持着良好的风度,让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窃喜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轻飘飘的。

  他所以为的周泽楷应该有的愤怒,在周泽楷自己看来,根本无关紧要。

  黄少天愈发的不爽,他攒着劲儿,越发起劲的撩周泽楷,誓要把周泽楷那张冷冰冰的面具给扒下来踩在脚下。

  小手段,小计谋层出不穷。

  周泽楷的生活被他搅得鸡飞狗跳,他却乐此不疲。有时候他也会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但只要看到周泽楷的那张脸,理智就荡然无存。

  可是周泽楷还是对他不理不睬。

  张佳乐最先看不下去了,在吃中午饭的时候跟喻文州孙哲平吐槽道“黄少天越来越幼稚了,看看他那样子,好像是个幼儿园的小男生使尽浑身解数来吸引心仪的女孩子一样。”

  无比扭曲但贴切的形容。

  黄少天一下炸了毛了,差点把碗里的臭豆腐直接扣张佳乐头上“卧槽张佳乐你说什么呢,我心仪他?他有什么好让我心仪的?整天都是那张冰山面瘫脸而且又龟毛又冷漠的,他要是个温柔可爱恬静大方的姑娘,冲着他那张脸,我喜欢他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他是个男的!男的!张佳乐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啊居然说我喜欢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张佳乐默默的目睹了周泽楷姿态优雅的端着餐盘,目不斜视的走过黄少天身边,在黄少天身后的桌子边坐下的全过程。

  张佳乐咽下一大口饭,看了看黄少天涨得通红的脸,觉得有些大实话,还是不说为妙。

  “听你提你的新同桌很多次了,我觉得他也没什么不好嘛。”喻文州笑着往黄少天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消消气,改天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新同桌?”

  张佳乐到底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麒麟臂,用筷子颤抖着指向黄少天背后的桌子。

  黄少天扭头一看,脑子嗡的一声。

  他内心哀嚎道:老子一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饭桌上一片寂静,四个人都等着看周泽楷的反应,周泽楷却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一般,从容自如的吃着饭,动作优雅,不见一丝局促,等把最后一点儿残渣都捡拾干净,他才端起盘子,站起身来,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安静的走掉了。

  黄少天脑子里最后一根弦“啪”的断掉了。

  这是什么!这是蔑视!赤裸裸的蔑视!

 

评论(16)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