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二)

  校园paro

 

  张佳乐尴尬的扭过了头,不想去看好友脸上的表情。

  黄少天脸上惊讶的表情都快碎掉了,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放心,以后不会了”。

  周泽楷像是没有感受到黄少天的怒气一般,皱着眉头坐了下来。

  自此,两个人的关系更加恶劣,基本一天都不说一句话,即使是必要的课堂交流,他们也是默默的各自看着书,打死都不肯开口。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被憋坏了。

  周泽楷下课不出教室,这就代表,他既不能跟张佳乐任意吐槽周泽楷,也不能出教室跟同学玩闹,因为周泽楷的座位是他进出教室的必经之地,他可不想再看周泽楷的臭脸。

  就这样忍了一个星期以后,黄少天终于受不了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跑到班主任的办公室里,急切,迫切的向班主任表达了想换座位的强烈欲望。

  班主任刷刷刷的批着课后的小练习,一边心不在焉的问他“周泽楷有什么不好?你这么看不惯他?”

  这…………

  黄少天被噎住了,他总不能说是因为周泽楷太爱整洁了吧?好像他看周泽楷莫名不顺眼的这个借口也说不过去?周泽楷太安静大概也不能成为换座位的理由,那么………

  黄少天言辞恳切的说“我怕影响他啊老师!你知道么,他特别安静特别爱学习,我话又多又吵这点老师也是清楚的对吧?要不是除了喻文州别人都忍不了我我也不会孤孤单单了一个学期对不对,我怕我影响周泽楷同学的学习啊!周泽楷一个多好的学生啊,跟珠穆朗玛峰上的雪一样纯洁,现在都快被我污染成黄河啦老师!你就不想拯救下他么!”

  典型的被逼急了,自黑起来他自己听起来都怕的类型。

  班主任诧异的推了推眼镜“好哇黄少天,我看把周泽楷放你身边放对了!我还没见着别人能制得住你呢!把你的小心思给我收收,我把周泽楷调走了再让你当小霸王么?”

  黄少天仍旧不放弃做最后的挣扎“老师你看邹远也挺安静的,要不你把邹远周泽楷放一起吧,我跟张佳乐坐。我跟张佳乐感情好,不会闹矛盾,他们两个安静的坐一起也好。”

  “那还得了!你俩坐一起,还不捅破天了?”班主任把笔重重的往桌上一扔“不行,这事没商量。”见黄少天灰溜溜的想跑,她又叫住了黄少天“哎哎哎,等等。”

  黄少天惊喜的转过头去。

  “把英语作业给我抱回班上去发掉。”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黄少天找上了楚云秀,他俩私交很好。

  “云秀云秀,帮我一个忙吧,我每天被烦的寝食难安头发都掉了一把了云秀云秀我知道你人最好了,你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可爱的女孩子了,你要是帮了我这个忙,我保证把iPad借你一个学期下电视剧怎么样?”

  “什么忙啊?连宝贝的不行的ipad都舍得拿出来了?”楚云秀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黄少天嘿嘿的笑了一笑“云秀,我知道老班最喜欢你,你不是一直觉得周泽楷长的帅么,你跟老班提提,你跟我换个位置,这样你就能跟周泽楷坐了。”

  楚云秀皱了皱眉“距离产生美啊,如果我发现周泽楷是个邋遢男生咋办?你赔我男神?”

  “不不不不”黄少天誓死捍卫着周泽楷“我用人格向你发誓,他真的超级爱干净,找不出一点儿可挑剔的地方,这你放心。”

  “那你换什么位置啊?”楚云秀觉得好笑。

  “哎呀,这还不是我跟别人都处不来么,就喻文州合我的脾气,其他人再好我也没法处啊。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懂不懂啊?”

  楚云秀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也不亏,趁着黄少天心急,又加了加筹码“ipad借我两个学期。”

  “不行!”黄少天差点蹦起来“两个学期!那我还用不用啦!”

  “嗯……”楚云秀思索着”那就一个学期加暑假怎么样?”

  黄少天狠狠心咬咬牙,一口答应下来“成交!”

  楚云秀是个爽快人,立即就跟班主任提了这事。楚云秀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成绩好组织能力强,班主任一向很喜欢她,听她说了这事,马上把苏沐橙叫了过来。

  苏沐橙对换同桌这事没意见,她平常跟黄少天的关系也不错。黄少天自然更没有意见了,他巴不得赶紧换呢。几人左等右等就等周泽楷了。最后,周泽楷姗姗来迟。

  “换座位?”周泽楷皱着眉头,扫视了一下办公室里的楚云秀苏沐橙黄少天,斩钉截铁道“我不同意。”

  换座位这事黄了,黄少天恨的想把周泽楷按在地上狠狠的打一顿。

  “你不是说了不喜欢我跟我做同桌吗!今天这么好的机会你犯什么浑啊赶紧的答应了啊!!!!!!”黄少天咆哮着“楚云秀人家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跟你坐在一起是你的福气知道吗!她成绩又好又不会吵你,长的也漂亮赏心悦目的。你你你你你………”

   黄少天捂着胸口颓然的倒在了座位上,觉得心好痛。

  “麻烦。”周泽楷刷着数学题,头也不抬的扔出两个字。

  放学后,黄少天拉着张佳乐走向食堂。

  “麻烦?他是嫌我麻烦还是嫌楚云秀麻烦还是换座位这事麻烦还是别的什么?”黄少天琢磨着。

  “麻烦给我来地三鲜,麻婆豆腐,台湾烤肠,香蕉脆皮奶,要两个,再来一碗酸菜鱼,谢谢师傅!”张佳乐一口气报完菜名,才听到黄少天的话。

  张佳乐心直口快,张口就来“你也甭琢磨是什么麻烦了,反正你俩换不了座位了,就注定要相爱相杀至死方休咯。”

 “靠靠靠张佳乐你胡说什么?”黄少天气得脸都红了“你是不是又看什么乱七八糟的韩剧去了?”

  张佳乐接过食堂师傅递过来的餐盘,刷卡,拿筷子,然后好奇的问他“你傻杵着干嘛,还吃不吃了?”

  “哦哦哦!”黄少天连忙上前点菜,等他点完菜,早就把这事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上完晚自习,黄少天抱着书,哼着歌慢慢走回家。

  学校在郊区,晚上一般很少人经过。高高的路灯在路上投下昏黄的光芒,在黑夜里被调成了一种迷蒙而奇异的色调。偶尔有汽车压过柏油马路的轻微响声,黄少天很享受这种宁静。

  他转过一个路口,再往前走两个街区就是他家。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巷子口的一些似乎是打架斗殴的声音。

  黄少天深刻的明白好奇害死猫的这个道理,但是他还是无法抑制住快要爆棚的好奇心,于是他放轻了脚步,凑在巷子的转角处,想偷偷摸摸看一眼。

  如果被发现了,就拿手上这本辞典砸人。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把辞海和自己的水杯都攥在手里,然后探出头去。

  说是打架斗殴什么的真是太小儿科了,这明明就是群战好吗。黄少天作为一名普通高中生,从未见过如此阵仗,惊的张大了嘴巴。

  靠,他们手上拿的,是棍棒吧?这一棒子下去是要死人的啊!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电视剧里的和真实生活中的,真的不是一个世界。

  黄少天用手死死捂住了嘴巴,正要悄悄离开的时候,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捕捉到了一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在一群人中,他的身影显得格外高大帅气,那动作招式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一出手就是直切人身上最薄弱的地位,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他身旁的人打的都很辛苦,偏偏他看起来格外的轻松随意,身形灵活,毫不迟滞,虽然被好几个人围攻也不见一丝慌乱。

  最牛逼的是,他赤手空拳,没有任何武器,全靠一双拳头愣是有了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意味,围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被他凌厉的招式逼的连连后退,溃不成军。

  混乱的人群中,他就是那一柄利刃,坚不可摧,势不可挡。

  卧槽………这他妈…………是周泽楷?

 

 

 

评论(1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