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 15

前文在这里:不良 14



结果最后两百遍的抄写还是没有能够逃掉。

肖老师扶了扶眼镜“《赤壁赋》,《出师表》,《阿房宫赋》,《岳阳楼记》,《滕王阁序》,一共五篇。你俩是初犯,我给你们俩打个九五折,你们俩五篇加在一起一共一百九十遍,后天交给我。”

黄少天跟周泽楷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黄少天贼心不死的伸出两个手指,弱弱的抗议道“能再打个九折么……?”

“不行。”肖老师冷酷无情地继续说“再讨价还价的话就再加,或者再宽限你们两天,再加一百遍。”

“没事一百九十遍就挺好的。”在两百九十遍和一百九十遍之间黄少天迅速做出决定“保证完成任务,谢谢老师,老师再见。”说完就拉着周泽楷一溜烟儿小跑走了。

“所以说咱俩一共一百九,一人九十五遍。”黄少天泄愤似的翻着书,盯着《岳阳楼记》那几个字发起了呆,“九十五遍呐,我最多也才抄过二十遍静夜思而已,唉周泽楷不是我说你,你真是个小可怜,你还从来没抄过书吧?这下一上来就是九十五遍你受得了吗?”

良久没听到人回答,黄少天扭过头去一看,原来周泽楷已经奋笔疾书开始抄了。黄少天鬼鬼祟祟的把头靠过去跟他耳语道“喂周泽楷,肖老师好像没说哪个要抄几遍对吧?那我们就把最短的抄个八十几遍,别的几篇一个抄一遍你觉得能成吗?”

周泽楷迟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小心翼翼的问“能行吗?”

“放心好了!能行!要怪就怪肖老师自己没说清楚,怪不了咱们。而且肖老师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没道理我们辛辛苦苦交了罚抄还要挨骂对不对?”黄少天循循善诱道。

周泽楷被他说服了,俩人比对了五篇古文后决定先抄《阿房宫赋》。由于肖老师给的时间确实有点紧,黄少天只能委曲求全,用三包浪味仙买通了张佳乐和邹远,请他们帮忙盯着任课老师,然后他跟周泽楷把两本生物书往桌上一竖,两人躲在书后奋笔疾书。

“周泽楷你多少了?”黄少天抄的手腕酸痛,却连说话的时候都不敢停笔。

“五。”

“五遍?”黄少天诧异的伸过头去看“你怎么抄的?怎么才五遍?这都大半节生物课了,我都快十二遍了啊?”

只见周泽楷认认真真的用A4纸抄写着古文,笔画一丝不苟还带顿笔和笔锋,字迹漂亮得可以直接拿去参加书法比赛。黄少天瞠目结舌的看了一阵,再回头翻翻自个儿的抄写,字迹龙飞凤舞,要把眼睛凑到跟前才能勉强认出抄得究竟是哪篇,行距字体就更是随心所欲,整个望去乱糟糟的一片。

这要跟周泽楷的抄写一起交上去,肖老师能让他过么!这不得直接给他个抄两百遍送两百遍么!黄少天扶额,他决定不能再纵容周泽楷继续这么天真下去了,须得把周泽楷一同拉下马去。

“你这抄得也太慢了。”黄少天悄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面小声的给周泽楷出着馊主意“一看你就知道是没上过普高的,这罚抄是多平常的事儿呀,我们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好不?你真这么抄可不得把你累死啦,你把两支笔绑一块儿抄不就行了吗?会快很多的呀。”

他怕周泽楷不信,干脆自己动手,用透明胶带把周泽楷的水笔和他自己的笔结结实实的缠在了一起,然后把两支笔递给周泽楷“就这么写,握住其中一只,把两只笔尖对齐了直接写就行,字呢,写出来就行,不要在意漂亮不漂亮清楚不清楚,肖老师又不会一张一张去翻,他数数页数差不多就放咱们过了,你也晓得省省力气好伐啦?”

他最后一句话特意用了上海话,周泽楷听后果然莞尔一笑,然后接过了笔,在草稿本上写了几个字。虽然两个笔尖无法完全保持一致,但抄写课文的效率的确是快得多了。周泽楷朝着黄少天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并收获到对方诡计得逞的窃笑一枚。

生物课后是又是化学课,两人马不停蹄的一直抄到两节连堂的化学课下课后才来得及对一下进度。

“我三十遍了,好饿啊,周泽楷你呢?”

“三十六。”

“靠!”黄少天把笔帽一扔,得空甩了甩酸痛的手臂“抄了半天才三十遍,下午又是老班的课和数学课,不能抄课文,后天早上要交,这哪里抄的完啊?肖老师这时间也给的太少了吧?”

他正抱怨着,楚云秀过来了。

“周泽楷,找你有个事儿。”楚云秀坐在了周泽楷对面于锋的桌子上,俯下身子去看周泽楷抄完的课文“哟,看来进度不错啊,而且字挺好看,多少遍了?”

“三十六。”周泽楷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行,那估摸着你肯定是抄不完了。这样吧,我跟沐橙还有肖老师商量了一下,这课文呢你就别抄了,以身抵债吧,帮我们完成个活儿,抵你剩下的抄写,怎么样啊?”楚云秀托着腮,对着周泽楷不怀好意的笑道。

黄少天见此情景,马上跳了出来抢活儿“喂喂喂楚云秀,咱们俩可是从高一玩到高二的交情啊,你怎么能只问他不问我呢?什么活儿?我也可以啊!我真的可以!只要不让我抄课文我什么都能做!”

“算了吧黄少。”楚云秀笑得愈发诡异“这个差事你不会怎么乐意的,而且君子之交淡如水,咱们俩的交情不就才一年吗,哪比得上美色在前呢?”

“云秀云秀。”黄少天甩着酸痛的手,恨不得影帝附体声泪俱下“云秀,无论是什么我都做,我说是说真的,你知道我最不喜欢抄课文了。都是哥俩一场你有什么好差事把我也带上吧。”

“那行。”楚云秀潇洒的打了个响指,纤长的手指点过黄少天和周泽楷“你,你,你俩,放下笔,跟我走。”

黄少天连忙颠颠的跟了上去,而周泽楷还站在原地发愣,黄少天连忙拽着他往前拖“周泽楷,走哇!不用抄课文了还不高兴?”

“可是。”周泽楷委屈极了“都已经三十六遍了……”

好像是哦。

然而此时反悔为时已晚,黄少天站在隶属于戏剧社的教室里,一阵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望着苏沐橙笑靥如花的叼着棒棒糖向他走来,不禁打了个寒颤。

“苏妹子!苏妹子!有话好好说,别笑成这样,我心里发慌。老感觉不太妙的样子。”

苏沐橙点点头“那你感觉对了!确实不太妙。是这样的,我们戏剧社这次一定要拿一次社团的第一,所以想排一个莎翁的戏剧作为艺术节的压轴。”

“好啊好啊。”黄少天兴奋道“找我找对了,我觉得我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艺术细胞,正愁没法施展。是《麦克白》还是《李尔王》还是《哈姆雷特》?是《哈姆雷特》对吧?不然干嘛找周泽楷?不就是因为他长的帅吗?”

“不。”站在一旁的楚云秀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揭晓真相“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那挺好啊,我就负责给你们加油吧。”黄少天敏锐的意识到了危机,连忙撇清自己。

“那怎么行?”楚云秀恶狠狠的把笔盖一戳“我是话剧社的社长,次次输给他们体育社的。所以这次我们要出奇制胜!你不是说不让你抄课文什么都愿意做吗?现在是你发挥才能的时候了!”

还没等黄少天反驳,苏沐橙就坚定地指向了他和周泽楷“你们俩就是主角了。”

“不不不行,你们不要激动,我可以演点别的呀。”黄少天还想负隅顽抗“我可以演朱丽叶的表哥对吧?那个铁豹?或者帕里斯也行,实在不行让我演城墙啦树啦什么的我也很乐意,配音或者后勤什么的也可以,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呗?”

“不考虑。”苏沐橙微笑道“说真的,你们就不想留下一点青春的回忆吗?”

“谁要留下女装的回忆啊!”黄少天大惊失色,他戳戳旁边面如死灰的周泽楷“对吧?”

周泽楷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我也没说非要你女装,反正就两个主角,你们俩演谁可以自行商量。但是,如果你们俩敢罢演的话……”楚云秀双手撑着桌子,气场足足有三米八“你们俩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

半个小时后,两个签订下丧权辱国条约的人走出话剧社的门,心事重重的回到教室。

黄少天在心里排练了十种能够有效说服周泽楷的说辞后,正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谁知道周泽楷也在此时转过头来,两人尴尬的目光如同闪电般相交后又各自收了回去。

多么尴尬、安静又可怕的十五分钟啊。

黄少天偷偷地往周泽楷那里瞟了一眼,看到对方的神情后马上故作自然状。

还演!还演!不信你没有话想对我说!黄少天在心里吐槽道。

可是周泽楷比他能沉得住气,十五分钟愣是坐得跟个石墩子一样,不言不语不动。

黄少天最先忍不住了。

“你演我演?”他试探性的问道。

周泽楷慢慢看了过来,那个眼神分明是:你演。

“我不要!”黄少天读懂了并强烈抗议。

那不就是一下回到解放前了?

他想了想,提出plan B,“要么扔骰子吧?我不扔你也不扔,找邹远和张佳乐扔两次,加起来是单数我演朱丽叶,双数你演,咱俩不人为干预,谁演全凭天注定,这个公平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周泽楷的认可。

结果还没等黄少天动手把当作骰子的橡皮切好,午自习就开始了,班主任笑眯眯的走进来,环视了一圈后开口道“听说咱们班黄少天和周泽楷要演《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吗?要好好表现呀!对了,黄少天,周泽楷,你俩角色确认好了吗?得早点报上去啊!”

全班愣了一秒后,口哨声呼喊声响成一片“哦哦哦哦哦哦好!”班上还有几个女生竟然还在尖叫“啊啊啊啊好啊!”

黄少天无精打采的站了起来,接受着全班人各种目光的洗礼“没有。”

“那快点决定吧。”班主任说“速战速决,现在午自习,不如你俩直接石头剪刀布吧?一局一胜?谁输了谁演朱丽叶?”

被赶鸭子上架的两人不得不用最幼稚的方式解决男子汉的尊严问题。

还不如抄九十五遍课文呢!黄少天哀嚎道,一百遍也行啊!

“石头剪刀……周泽楷你出快了!犯规!”黄少天大喊道。

周泽楷出了一把剪刀,而他出了布,按理说他是输了。

“黄少,人家都是出慢了犯规,怎么到你这儿周泽楷出快了反而犯规啊?”张佳乐唯恐天下不乱的喊道。

“就是啊!黄少你这就是耍赖了啊!”

“闭嘴闭嘴。周泽楷,要不三局两胜吧?这局算是第一局好了。”黄少天被噎的脸都红了,连忙去问周泽楷的意见。

周泽楷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是点了点头。

“石头剪刀……布!”

“黄少天你又输了!你演朱丽叶!朱丽叶!”张佳乐又在喊。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再来一局,五局三胜怎么样?”黄少天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无视掉了班里如雷的嘘声。

天知道他都快哭了。这可是朱丽叶啊!朱丽叶啊!他要戴着几斤重的卷毛假发把自己涂成一只花猫然后套上十层八层裙子在全校师生面前被周泽楷当众亲吻吗?

不,虽然换他吻周泽楷也未必能吻得下去,但是当攻总比当受好,黄少天悲哀的想。

反正初吻是要交代在周泽楷这里了,谁知道周泽楷这么多前女友这是他第N个吻了。

“好。”周泽楷沉思了一会儿,最终答应了黄少天的请求。

黄少天强打精神再战。

“石头剪刀…布!哈哈哈哈我赢了!”

“石头剪刀……布!又赢了!下一局是生死之局!周泽楷你准备好了吗?”

笑到了最后的人是黄少天。他在前两局全输的情况下,一局未落的赢下了最后三局,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堪称是老天瞎了眼的奇迹。

全班静默了一秒后,嘘声如同排山倒海般响起“黄少你这就耍赖了啊!”“黄少女装!”“对,该黄少演朱丽叶!”

“黄少!朱丽叶!黄少!朱丽叶!”

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黄少天得意洋洋的抱着手臂调戏周泽楷“周泽楷,别忘了愿赌服输的哦?”

他脸皮之厚,连班主任都看不下去了,正想为周泽楷说上两句的时候,周泽楷发话了。

虽然他看起来很不镇静,连仅有的那一个字都像是咬牙切齿间无意中漏出来的。

“好。”

好什么好,黄少天有点委屈的想:你不知道抢走了多少个纯情少女的初吻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扮成一个纯情少女再来强抢一个纯情少男的初吻呢?

 



好了,终于到我本文我最激动的两个环节之一了!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