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 14

路标:13



黄少天揭开泡面的盖子,一股浓香扑来。他眼巴巴的想着要等了喻文州他们来了再吃,可惜他饥饿难耐,本来心中默念着“就吃一口,就吃一口,一定要等文州他们回来再开动。”结果饥饿侵袭了他铁一般的意志力,只是三口两口下去,碗里就只剩了一点儿汤渣了。

黄少天自觉对不起辛苦看着包的张佳乐,于是赶忙擦擦嘴消灭偷吃的罪证,正襟危坐着等人回来。好不容易等来了孙哲平,结果这人第一句话就是问张佳乐:“张佳乐呢?刚刚遇见他他怎么又气呼呼的了?谁又惹他不高兴了?”

“我们都出去打水了,他在这儿看着包着急的很,又突然想吃糖了。”黄少天睁着眼睛胡说八道。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爱吃糖?小孩子一样。”孙哲平嘟哝了一句“那行,你再多帮我看会儿包,我去给他买糖,很快就回来啊。”

黄少天送走了孙哲平,正想从包里掏出PSP打一局游戏,无意中抬了抬头,瞄见那个在草坪上徘徊的背影后赶忙又做贼似的赶忙低下去,恨不得把头埋在泡面碗里不出来了。

然而他们四个霸占了好大一块草地,此时这块草地上光秃秃的只坐着黄少天一个人,想不扎眼都困难。

“黄少天!”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到!”黄少天条件反射性的猛然抬起头来,差点甩自己一身泡面汤水。

  他们班语文老师拿着一本封好密封线的答卷纸,正凶神恶煞的站在他面前,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语文老师姓肖,绰号叫做肖疯子,同时带他们这届高二三班和五班的语文。肖老师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即使是五班的秋游跟班老师也不忘带上此次期中考试的答卷纸进行批阅,批到了认识的字迹一定还要揪着正主一同分析试卷,简直是神见神怕鬼见鬼愁。

  “黄少天,自个儿瞅瞅,这是你的答卷纸吧?”肖老师冷哼一声,也顾不得草屑,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展开一张折过的试卷,红笔尖点向了第三项默写题。

  “自个儿看看!自个儿瞧瞧!这就是你的默写!你选择题全对好不容易拿全了15分,一个默写丢了8分,把你选择题的优势都丢光了,你拿什么跟别人比?”肖老师激动不已,红笔在他手里一直在抖,戳得“第三项,默写”这几个字上全是红笔尖的细点点。

  黄少天看见这道大题上血淋淋的“2”分,顿时噤若寒蝉。他语文学的不错,不算是拖后腿的学科,但是他一向不爱背诵默写,《逍遥游》《阿房宫赋》等必备课文他也就是随便背了几句名句应付考试,满以为能差不多糊弄过关,谁知道这次期中考试居然考了不知名的几句,当时在考场上他苦思冥想半天,愣是一句都没想起来。
  “一共十句默写,前面八句课内,这后面的两句是课外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是小学三年级学的诗句吧?这你也不知道?我批卷子批到现在,只要能认得出你们班学生笔迹的卷子,这道就没有人错!你要说这是课外的也就算了,最后一句诗经我估计你也不知道。”

肖老师越说越来气“但是!我在课上说了多少次!多少次!阿房宫赋每一句都有可能考!你这写的是什么?啊?自己给我念念?明星荧荧,梳晓鬟也。你觉得通吗?通吗?”

  黄少天害怕的缩了缩脖子,说实话,这读起来这不是挺顺当的吗。他深知肖老师现在是个点了火的炮仗,得等他发完了火才能说话,不然肖老师一生气就得罚两百遍抄写,于是识时务的继续低下头挨训。

肖老师训完了他的默写又把卷子翻了想给他看他那离题八万里的作文,谁知道卷子刚刚翻过面,黄少天就“咦”了一声。

  “肖老师,我们班的默写这还有分比我更低的呢。”黄少天理直气壮的指着下一张试卷“我实名举报,这也是我们班同学,我认得他的字。”

  肖老师推了推眼镜,盯着下一张试卷的字迹看了半天,狐疑道“黄少天,这是你们班同学?你确定?”

  黄少天仔细看了看这张试卷。这人的选择题上好歹写了几个字母,默写那项则是清一色的空白,右侧的阅读倒是写了许多字,但是全部不到要点,一分未得。除了蒙对的几个选择题外几乎没有其他得分,正面的所有分数加起来只有12分。

他盯着选择题括号里那个龙飞凤舞的“A”字确认道“对,这是周泽楷的字。”

化成灰他都认得出来。

肖老师顿时想起来了三班的确还有这么个人“对,周泽楷!就叫周泽楷!是不是你们班那个新转来的同学?听说原来是上海重点高中的同学?怎么语文学成这个样子?几乎是一窍不通呐!一窍不通!我得跟他谈谈,已经高二了,高考近在眼前,哪能这么荒废下去?你今天看见他了么?没说的,语文基础这么差,就要从语文上补!先抄几遍文章再说。”

黄少天刚刚出卖同桌纯粹是一时嘴快,毫无拖周泽楷下水的意思,现在看到肖老师气势汹汹的想要找周泽楷算账,心里也有几分发虚。

怎么说也是他嘴快的错,就餐的区域这么大,肖老师想要找到周泽楷可不就像是大海捞针?他正想随便指个方向打发了肖老师,谁知道周泽楷好死不死正好从背对着肖老师的方向向他走来,手里还拿着新拆的一袋零食,看上去是想要与他分享食物。

黄少天吓坏了,这不是自投罗网么?于是赶忙在肖老师看不到的盲区内对周泽楷做嘴型。

“别——过——来。”

“别——过——来。”

“快——跑!”

他怕周泽楷看不懂,还特意把嘴型做得夸张不已。

周泽楷好似没看懂,反而还走得更近了一些,眼看就要踏进肖老师的视野范围了,黄少天急的不行,挤眉弄眼又作了手势让周泽楷快跑快跑,他一时激动,手势的幅度大了些。肖老师扶了扶眼镜,奇道“黄少天,我在问你话呢,你不是周泽楷的同桌么?周泽楷在哪里?你在干嘛?”

黄少天连忙闭了嘴,做出乖乖受教的样子。“我没干嘛,老师,我在想那个默写怎么办。要不下次老师你在课上抽背我课文?”他一面嘴上跑马,一面还惦记着周泽楷的安危,仍在不放弃的想要给予周泽楷暗示。

肖老师还是将信将疑的回过头去“默写这种东西还不是要多背多记。那不是周泽楷吗?好哇!黄少天——你——”

“老师再见!”

还未等肖老师的下半句话说出口,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两手一把抓起他们四个人的书包带,胡乱对着肖老师鞠了一躬。

然后在肖老师还愣着的当口,像个被火烧了尾巴的兔子一样抓着包朝着周泽楷的方向狂奔而去,途中还拉了一把呆立着的周泽楷。

“愣着干嘛!想被骂吗!快跑!跑!”

他几乎是要咬牙切齿了,周泽楷却好像还在加载状态。黄少天狠狠的推了一把周泽楷,力道大到差点把周泽楷扑倒在地,周泽楷这才反应过来,迈开腿跟着他一路夺命狂奔,两人根本不敢回头看肖老师的表情,也不敢计较方向,只是一味的捡着路就跑,越绕越绕越好。

黄少天刚刚实在没多想,跑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好像这样也逃不了日后被罚抄的命运,本来想停下来,然而周泽楷一反常态。他人高腿长,跑步的时候像是疯了一样,黄少天只能追着他,那一口气提在半空中支撑着他们足足跑了有五百米远,直到气要续不上去周泽楷才缓下脚步,而黄少天直接累倒在地。

他到底还是没忘了喻文州几个人的书包,即使在这种危机时刻也选择带上兄弟们的全部家当。喻文州的书包还算是轻的,孙哲平书包里塞满了各类功能性饮料,张佳乐也不知道在书包里放了什么,一路上书包里像装了个铃铛似的响个不停,还死沉死沉的。

黄少天将书包扔在草坪上,脱力似的滑倒在地。他一面抬起手来遮挡眼前的阳光,一边拽着周泽楷的裤腿邀功“不是我说啊,周,周泽楷,你得,你得谢谢我。你不知道肖老师多可怕,刚刚你要真走过来了,无异于狼入虎口,他能把你训得怀疑人生,而且也没个能帮你分担火力的,你下场只会更惨,说不定今天就叫你蹲在草坪上抄两百遍阿房宫赋。你估计都没带笔吧?两百遍抄的完吗?”

他费力的坐起来,剧烈的喘了两口气后又倒下去,好不容易把呼吸抚平了才继续问道“不过说实话,轮回好像确实是上海的重点高中吧?你们是不是不教语文啊,不背书吗?”

黄少天心知这话有些不妥,但是话既出口了也没有什么可以转圜的余地了。他瘫在地上望着周泽楷,周泽楷刚刚跑得也有些发疯。

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在繁重的作业和难以理解的课业间辗转,没有认识的同学,连所知道的知识也都是完全排不上用场的。周泽楷有时候会感到巨大的茫然与恐慌,他一时冲动下,自己离开了那个舒适区间,而荣耀中学,与他熟知的轮回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是毫无相似之处。

他感受到了压抑与疏离,荣耀三班里好像非常团结,同学之间嬉笑打闹无拘无束。即使在三班之外,同一届的高二之间气氛也是和睦有爱。周泽楷从没有这样觉得他是如此孤单,他是那个单一的分离体,他承认自己有些羡慕,但是他永远也无法融入这个集体,他与荣耀高中唯一的联系不过就是冰冷冷的一张学籍卡罢了。

直到刚才,有人拉着他在阳光下奔跑。不计后果,酣畅淋漓,为什么要跑?他至今没有搞清楚。

不过,感觉……挺好?

周泽楷弯下腰去,扶着膝盖喘匀气息,正好对上了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睛。周泽楷想了想,找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国际班的。”

“哦………”黄少天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拖音“我懂了!那你在轮回过得挺好的呀,如鱼得水的,有姑娘有兄弟,干嘛转学来我们这种军事化管理的学校啊,对你来说挺苦的吧?”

周泽楷诚实的摇摇头“没有。”

他转学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缘故,事实上他在轮回过得相当轻松愉快,与之相对的也就是没学到什么知识。申请转学荣耀的时候父母也曾非常担心他这个性格是否能适应这么高强度的学习与生活,但是他对普通高中充满了好奇,于是不顾父母的劝阻转了学。

然后就遇到了这个同桌。

这个同桌身上挂满了书包,现在正呈“大”字状躺在草地上,同时抬高了手臂对他提出要求。

“我累了,没力气。周泽楷,拉我一把呗?”

他握住了黄少天的手臂,一使劲,黄少天挂着一校裤的草屑,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张佳乐书包上心爱的挂件正随着黄少天的动作发出了悦耳的脆响。

同女生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类似,这正是男人们的礼节,男人们的浪漫。

美国大片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桥段,硝烟弥漫中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轻轻说一句“Thanks,bro.”

现在的状况简单的多,但是同样的手势。这是信念,是扶助,也是并肩而行。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他还没能从长途奔跑的状态中完全恢复过来,他的额发上沾满了汗珠,身上还挂着颜色各异的四个书包,看起来颇为滑稽。

他郑重的伸出手去,终于有机会说出了那句晚了两个月的开场白。

“你好啊新同学,欢迎来到荣耀三班,欢迎成为我的同桌。我是黄少天,很高兴能认识你,以后请多多指教!”

“周泽楷。多多指教。”



两个小天使们的关系开始变好啦~

下面刷运动会副本~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