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 13

依旧是路标:12


“少天你冷吗?”喻文州问他。

他们四个人现在如同四只落汤鸡一般走出来,孙哲平大大方方的把衣服脱了下来搭在背上,还想去扒张佳乐的。张佳乐像个小媳妇一样正别扭着不肯脱,喻文州只把衣服拧了两把就重新穿上了,只有黄少天抱着手臂瑟瑟发抖。

他确实是有些怕冷的,刚才淋了这么多水,现在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他只能用体温去焐暖和。

黄少天最后还是摆了摆手。他们已经玩过云之秘境和兽血征途,再玩一个撕裂星空就可以悠哉的坐下吃饭了。谁知道撕裂星空的队比刚刚还长的多,而且孙哲平恐高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黄少天也不愿意再坐过山车,几个人便边聊边走,打算找个地方解决温饱问题。

秋游嘛,午餐便照旧是方便面。黄少天带的泡面是汤达人的酸酸辣辣豚骨汤面,他空有一颗吃辣狂魔的心,无奈却长着一副十足娇弱的肠胃。酸酸辣辣豚骨汤面的辣度正好在他可接受范围内,而且浓醇的汤底也叫他十分喜欢。黄少天熟练地把汤料包、醋包和蔬菜包挤进碗里,然后咬着叉子去找热水。

他一路左顾右盼,不经意看到一个人,对方也是一愣。

黄少天在心里叹道,冤家路窄啊。正想上去打个招呼,就看见有个穿着同校校服的女生也端着泡面经过,好似是被草坪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左脚脚踝一拐,手上的泡面水便洒了几滴到了周泽楷的鞋上。

这演技也太浮夸了。黄少天停下脚步,他老是觉得这姑娘有几分眼熟,仔细想了想终于把人和名字对号入座完毕。

这个姑娘应该就是他们这一级的级花,黄少天高一入学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一届有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只不过现在才见着真人。之前听班里几个男生唠叨过这姑娘长得多么多么好看,今天一见,姑娘的脸的确长得是个顶个的拔尖,就是演技着实堪忧。

黄少天这下连泡面都不想吃了,只想坐下来看戏。只见姑娘含羞带怯的揉了揉脚踝后站直身子,细声细气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啧啧啧,被当众碰瓷的这种桥段在电视剧里是多了,不过搁在现实生活里还真的是第一回见。不过按周泽楷这个性格嘛——他在心里默数。

一,二,三。

“没关系。”

果然!黄少天端着泡面观察着姑娘的反应,姑娘又惊又羞。不愧是美人,连皱眉头都好看的不行。姑娘想了几秒,“那你能不能把电话号码给我?我买一双一样的给你?”

黄少天低下头去看周泽楷的鞋,孙哲平和张佳乐对鞋比较有研究,他反正是看不出多少钱。他在心里同情着姑娘的审美,花一双球鞋的钱泡一个周泽楷真的值得吗,就算把周泽楷白送给他再贴他两双名牌鞋他都不想要。

周泽楷嘴唇动了一动,姑娘期待的等着周泽楷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眼看郎有情妾有意,一双金童玉女即将珠联璧合。霎时,那个818里各类级花德语班班花旗手小田小红小玉这些被周泽楷祸害过的姑娘们涌入黄少天的脑海,黄少天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怎么说姑娘与他也是校友,他是个有良心的人,不能坐任周泽楷再祸害一颗纯洁的少女心。

他“噌”的一声站起来,结结实实的挡在了周泽楷面前“同学你好,我是他的同桌,这双鞋不值钱的你不用赔,就是洒了几滴热水没关系的。”他偷瞟了一眼周泽楷的表情,对方不知道是魂飞天外还是没反应过来,看上去仍旧是一副没什么表情的呆样。

即使周泽楷要跟他算账也得等以后吧?黄少天眼一闭心一横,决定挥刀斩断姑娘的情丝“而且,他有对象了。真的,我见过。”

姑娘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低低的“啊”了一声。

黄少天努力的回忆着帖子里小田小红小玉小甜的形象,添油加醋道“我见过,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活泼很讨喜。”

实际上那些姑娘的长相他一个都不记得,只好闭着眼睛胡说八道了。

姑娘忧伤的垂下眼帘,黄少天于心不忍的补上一句“不过我觉得都没你漂亮,谁要觉得你不好看那是没眼光。”

他话一说出口就发现自己无意中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双杀,果不其然,姑娘咬了咬嘴唇,转身跑掉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头上一定顶着闪闪发光的“雷锋”两个大字,正想趁周泽楷不备偷摸着溜掉的时候,周泽楷终于叫住了他。

“黄少天。”

“啊?”黄少天故作惊讶的回过头去,咬着叉子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叫我?哎呀文州他们叫我估计是有急事,我先回去了,而且我这样说话说不清楚,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可好?”

他越说越心虚,直到周泽楷走上前来。周泽楷的鼻尖几乎要撞到黄少天的额头,黄少天见他来势汹汹,心知不妙,赶紧后退了一小步,与周泽楷保持安全距离。

谁知周泽楷什么也没做,只是握住了叉子柄,在黄少天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成功的把他拼命咬在嘴里的叉子拔了下来收在背后。黄少天冷不丁被周泽楷缴了械,盯着已经放好了各种调料的泡面苦思无计。

他想去抢周泽楷藏在身后的叉子,谁知周泽楷左躲右闪走位飘忽,黄少天还举着泡面,行动不便。

他总不能手抓泡面吧!

周泽楷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可以称之为笑意的表情,黄少天更来气了。周泽楷朝他勾勾小拇指,他只好服了软,一声不吭的跟在周泽楷背后去打水。

周泽楷背对着他打水,黄少天乖乖的站在后面,被迫接受周泽楷的疑问三连。

“女朋友?”

“大眼睛?”

“活泼?”

周泽楷每说一句话音调就沉一分,黄少天听他说一句话就翻一个白眼,一个比一个翻得用力。

呸!渣男!

呸!想染指我们级花!

呸呸呸呸呸!还抢我的叉子!混蛋!

就在黄少天快要把白眼翻上天的时候,周泽楷忽然回了头,把他手里的泡面碗拿了过去。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把“你还想要抢我的泡面吗!”这句话喊出口,周泽楷眼疾手快的把那把叉子又塞回到黄少天的嘴里。

我靠啊!不就是想让他闭嘴吗!能用温和点的方式吗不要这么暴力这样真的很容易伤到舌头知不知道!黄少天正想喊,舌头却无意中碰到了一块方形的物体,甜甜的,有点软。

他尝试性的咬了下去。

靠,怎么又是蜜糖味的“嘿啾”。

黄少天总算明白为什么总有许多不明真相的女孩子前仆后继的想吊死在周泽楷这棵树上了,他甚至没看清周泽楷是怎样在泡面的间隙中完成“剥糖纸——把糖顶在叉子上”这个复杂的动作,还要避过他喋喋不休的嘴精确无误的把糖塞进他嘴里。

这显然是个有点难度的活儿,用来赢得姑娘的芳心正好,用在他身上真是可惜了。黄少天嚼着蜜糖味的软糖,麻木的接过了已经被周泽楷打好水的泡面,往回走的过程中才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他这是被………调戏了?

张佳乐站在他们几个占地为王的区域着急的四处张望,一看到黄少天的身影就赶紧上前“哇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们三个都去打水了就留我在这儿看地方,结果三个人没一个回来的我饿的要死了!”他正说着,看到了黄少天正在嚼吧嚼吧的腮帮子,狐疑的问道“你在吃什么?”

“糖啊。”黄少天回答的时候心情不免有些复杂。

“怎么天天有人喂你糖吃!我连泡面都没得吃!”张佳乐愤怒的看了他一眼,捎上自己的泡面去打水去了。

  黄少天的心情更复杂了。

  张佳乐你敢不敢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做天天有人喂糖吃?




说好的不良更新~

后面会一直更这篇,中间会有定时发布的短篇掉落【具体什么时候我也记不清了】,不过更新频率和字数可能不会固定。

只想赶紧把这篇填完。


评论(18)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