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云梦片段+剧透

投票不良胜出~

那我先填不良,然后放点片段解解馋?

就是想表示我其实有在写,没坑。

按顺序来的,基本看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1.

“你可知秽乱师门是重罪?”黄少天将书重重合起,摔在了周泽楷脚下。

“知道。”周泽楷脸上无一丝惧怕,站得笔直。

“知道?那你可知欺瞒师尊,我现在就可以把你逐出师门!”黄少天气急反笑,又随意捡了本册子翻看。

“知道。”

“那好,那你可知错?我还想问问你呢,你的伦理课次次拿甲等,难道蓝桥仙人教你的法理制度都被你悉数忘干净了?”黄少天三下两下翻完了这本册子,拧起眉头问道。

“不知。”周泽楷凝神盯着黄少天的侧颜,他又想起了昨夜那个湿漉漉的吻。

“如何不知?你要是不知,我帮你理理,你自己是不记得你做了什么好事了。”黄少天终于把那本可怜的册子也扔在了地上,旋身站了起来。

“记得。”周泽楷低低的答应一声,黄少天站直了身子才恍然发现,这个故作老成的小少年原来已经长得这样高这样俊,怪不得有许多的神女都贿赂了金乌衔来花枝往殿里丢。

“记得什么?”他懒懒的问。

长身玉立的少年猝然倾身,将他紧紧拥在了怀里。周泽楷的身上还有茉璃花新发的香气,这是他昨晚上殿里熏的香。周泽楷显然是第一次做如此大胆亲近的事,只顾一味的乱啃乱咬,两只手死死把他绞在怀里不放,黄少天见着他闭着眼睛胡乱作为,嘴又腾不开说话,只得等他尽了兴再行处置。

“记得这个。”周泽楷终于放开了他。周泽楷的脸上也是红的。他似乎知道了黄少天将是如何震怒,于是站的更加笔直,却一步都不肯退。

“怎么就教出你这么个孩子呢?”黄少天幽幽叹了一口气,抬起脚跨出宫外“我可瞧见了这么些别人送来的花儿了,你连这种事都做不好,以后得了空去找几个喜欢的神女试一试,不然别说是我的徒弟。”

他出了殿门,被凉风一激才惊觉原来浑身都发了一层汗,再摸一摸心脏,这里怎么这样的热?

而周泽楷被他丢在殿里,一时不知道是喜还是怒,一颗心本高高悬在半空,现在忽然垂下十丈深窟,不知所踪。

 



2.

“他尚未满六岁,且……”

  行止淡淡的说“六月四日,他独闯了勤工殿,那里可不是谁都能进得去的地方。”

  夜雨辛苦陪着笑“不瞒你说,这还得怪我不周到。我这些年来一直对他疏于教导,这孩子虽然有几分舞枪弄棒的天赋,然而平常也不勤于练习,让他去擒那贪狼大君,怕还是得寻别个去。”

  “黄少天。”王杰希第一次这样叫他“你自己又不愿去,如今形势胶着,四殿下已经伤重不治,你当真还要护着他吗?怕是即使你执意要护着他,有人也要不肯了。你这样对他有何益处?他是天界的十殿下,不是你夜雨一人的弟子,凡事当以大局为重。”

  夜雨举着的杯子“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氤氲出一地的香。

  他终于收敛了嬉笑的神色“哼,王大眼。这孩子现在还轮不到你管,周泽楷是我的徒弟,他的去留,自有我说了算。”

  行止安静的看着夜雨晦暗不明的脸色,终于慢慢说道“算算时辰,十殿下他该到廊州台了。”

  夜雨一怔,旋即朝外殿跑去。

  三千天兵天将在廊州台苦等了半个时辰也没见到贪狼大君的半个兵卒,又枯了两个时辰,只见着远处有个长发白服的人提着贪狼大君的头颅信步走来,一直走到了十殿下的跟前。然后把头颅往地上随意一扔,叫住了旁边的江波涛。

  “喂,江波涛是吧?转告你们陛下,天庭是存是灭,周帝是生是死,与我无半分干系。只是他须得晓得一件事,只要我夜雨在一天,这三界六道,谁也欺负不了我徒儿,就算是他亲生的父亲也不行,还有,别总把大眼儿当枪使。阿楷,乏了罢?这盔甲重得很,跟我回宫歇息去吧。”

  三军阵前,披着金鳞甲的主帅答应了一声,当真动作利落的下了马,自然而然的牵住了他师父的手。他二人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用术法,就这么踏着流云,施施而去。几千名兵士看得呆若木鸡,半晌之内静默无声。



3.

“阿楷。”他的师父卧在榻上叫他的名字,一副倦极了的样子“今儿你不用去练枪,去云梦桑一趟,帮为师取个物事。此事极为机密,你得小心行事,莫要叫旁人瞧见。你是周帝的十殿下,云梦桑的姑娘可没办法拦你。要不是今天我困得很,我就自个儿去了。”

周泽楷坐在他榻上,瞧着他用这样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只觉得浑身都暖和了起来。周泽楷凑过去亲了亲黄少天的眼角,一面讨赏“办好了,赏赐?”

“那是自然,亏不了你。”黄少天连声音都是软的,周泽楷得寸进尺,偏过头去对着黄少天的脸问道“诚意?”

“好啦!诚意在这里”黄少天烦极了,搂住周泽楷的脖子亲了一口“快去办,办完了回来找我。我若是睡了也不要叫我,自个儿出去练枪去。”



4.

“我可以。”周泽楷语气坚定。

“你不可以!”黄少天终于又变成了夜雨,他掷下酒杯,措辞凌厉“阿楷,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

他发了一通火,左右又觉得过了,于是只能重新坐下来,揉了揉额角“同你讲你也讲不明白。我这是太惯着你了,你且走罢。”

周泽楷没有挪步子。他有许许多多的话想问。仙星穹上的那些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你一直奏着战曲与他们听?扶梨神女的残魂最后被放哪里了?还有行止与你真是同僚的交情吗?

师父,夜雨,黄少天,你瞒了我多少?



5.

“你欢喜我?”

周泽楷点点头。

黄少天摸了摸他的头发,将他把头上的玉冠扶正,又为把下颌处的带子重新系好,一边柔声说:“若是早知道同你结下这段孽缘,我那日就不去砸这个场子了,我不去招惹你,对你反还倒好些。为师就你一个徒弟,收了你算不得意外之喜也算不得后悔,到底还是教了你些本事。你以后行事注意分寸,只惦记着天庭大业就好,莫亏了你父皇的期待。”

周泽楷沉默着,他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夜雨,也未见过这样的黄少天,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他是不是还不知道?还以为这只是小孩儿的傻话?不是这样的,周泽楷想辩解,他心里满当当的只装了他师父一个人。

“你别出声,听着就好。为师可以给你的,除了一柄冰雨,也就只有一身本事了。这一身本事早已一点不少的传了给你,至于冰雨,你若是想要拿了就是。”

周泽楷忽然有些不祥的预感,而黄少天偏偏还像是玩笑似的继续说“你性子不好,我该多教教你,锤炼锤炼你。可是大概是不成的了。以后我不在了,你要乖一些,不要老招惹些是非。若你非要闯祸,也得慎重点儿,反正我也是管不了你的了,你好歹自个儿管管自个儿吧。”

黄少天怜爱的摸了摸他的脸蛋,终于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十殿下,你可以出师了。”



6.

“真是想不到,最后为你践行的人居然是我。”。张佳乐提起精致小巧的茶壶,为黄少天沏了一杯茶。“不打一架真是可惜了,好景好茶好人呢。”

黄少天将那绘着青花的杯子举起来仔细端详了一番,那杯子做的极其精美,胎薄质硬,釉子上的极好,晶莹剔透的一层层晕染成桃红色,远远看上去竟像是湘女之泪,洒在杯子上像是开了四五朵桃花。

他抱着杯子不放手,张佳乐忙劈手来夺“你在天界是穷成鬼了吗?你这是做什么?我这套杯子名贵的很,你别祸害它了。好好的喝你的茶去。”

黄少天懒洋洋的把杯子往席上一定,“你分明知道我不乐意喝茶的,我本以为过了这许多年,你的手艺起码得有几分长进。谁知道我还是高估了你。这次先给你几分面子,干!”他冲着北方遥遥举起了杯子。

张佳乐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呷了半口浮叶,然后才慢悠悠的问他“当初谁说要喝我的桃花茶的?我忍着疼给你揪了几片花瓣泡茶,你还倒不乐意起来了?”

好像是有过这么回事。

当年他们闹得势不两立,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张佳乐的本体是棵千年的桃树,非吵着闹着要把张佳乐擒来,揪下花瓣来泡茶喝,不喝上这杯桃花茶,他黄少天誓不为仙。

这下可好,茶也喝到了。黄少天细细的抿了一口,眯起了眼睛“别说,你还真甜,怪不得叶修老说你好吃。现在我是了无心愿啦。”

张佳乐抬起头来,斜斜的睨着他“当真?”

一杯茶被黄少天咕嘟嘟的一饮而尽,愣是喝出了干尽美酒的气势。黄少天举起杯子,向着张佳乐虚虚的举了一举。

“架嘛,下次再打。”

“我先走了。”

金黄的日晷终于走到了申时,张佳乐顿了顿,终是叹了口气“这笔账你还是欠我的。”

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哪里又有下次呢?

黄少天站起身来拍拍袖子,接着细细把每一寸衣褶都理得锋利无伦。他向来不是个太讲究的人,混一天是一天,怎么胡闹怎么来,现在倒是讲究起来了。张佳乐看着他一番动作,突然冒出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来。

“夜雨,你后悔吗?用生魂饲着云梦桑数千年。”

“从未。”黄少天回头望着他,眼里眉梢都攒着笑意“夜雨做过的事,就没有后悔的道理。”

“那周泽楷呢?你家的那只小麒麟?你舍得他吗?”

黄少天的动作终究是慢下了一拍。他停下步子,重重的吸了一口气“你又是从哪里听来这些闲言碎语,说得乱七八糟。”

他好笑的反问道“这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他今早就出师了,以后生死姻缘与我何干?况且他哪里是我家的了,那明明是周帝的十殿下。我哪里生的出这样的麒麟。”

“你骗的了周泽楷,骗不了我。”张佳乐斜着眼瞧他“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好骗?”

黄少天点点头“那是,周泽楷好骗。你也好骗,只是这世上总归有个人得痛苦一些罢了,周泽楷毕竟是我的徒儿,到底还有几分师生情谊,只得委屈委屈你了。”
  “你说的在理。”张佳乐笑了起来“你们俩是师生情谊,我们俩可是死敌,叫我送你这一程,我是再高兴不过的了。”

“你也别惋惜,这买卖不算亏。”黄少天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从前我不怕死,现下怕是老得厉害了,竟然有些怕死。”

“你哪里是怕了?”张佳乐叹道“你是动情了。”

“你好好的去,我早就以你的名义给你家小麒麟送去了一杯桃花酒。这也是你想要的罢?只是开不了口,现在你还有什么怕的?只要他饮下一滴酒,从此就再也认不得你夜雨这个人了。”

“那敢情好。”黄少天一拂袖子“那自然是最好的,不过到底不是我家小麒麟。”他低声道“张佳乐,来打一架吧。”

眼前华服的夜雨上神忽然变成了初见时只会瞎嚷嚷的黄少天,对着他大喊“张佳乐!来打一架吧!”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好像是捋起了袖子,冲着黄少天大喊道“好啊!谁怕你啊!”

“好啊”张佳乐举起了酒杯,桃花瘴像是云雾一般压了下来,那道身影于桃花瘴中渐行渐远,终于是看不见了。

“谁怕你啊!”

茶杯里的水纹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你们真的确定还要看吗...........怎么我感觉我放完这个就没人要看了呢?


评论(1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