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影子神偷(上)

这故事写得差不多了忍不住放一更,依旧是个很扯的故事。

一更7k,手速慢请谅解。


  

  周泽楷站在太阳底下,额上滴下汗来。

  广播里的男声依然卖力的喊着“第五节,体转运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广播操的背景音乐响得几乎震耳欲聋,周泽楷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他右前方的杜明。

  杜明对来自他身后的凝视一无所知,甩着膀子左右转了两下后就拧着腰去偷看他隔壁班的女神。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无论杜明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太阳底下的他居然没有——影子。

  周泽楷向来是生长在党旗下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对于牛鬼蛇神什么的一概不信。即便是他进了这所传说是“南门外,鬼关开。”的十一中,他也从未相信过十一中口口相传的一千个鬼故事。

  直到现在。

  他视线往前推,没错,杜明那一列的男生都有影子,除了杜明,由于许多影子都交错在一起,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

  周泽楷努力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咦——怎么又有了?

  周泽楷揉了揉眼睛,果然,杜明的影子跟随杜明一道手舞足蹈,直到早操结束了都没有消失。杜明在前头走着,周泽楷默不作声的站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眼睛却只盯着杜明的影子猛瞧。

  他们一同穿过了一条走廊,又走过了丁香花盛开的花藤架,就在他们迈出花藤架的一刹那,周泽楷清楚地看见,杜明的影子再一次消失了。

  与此同时,一个黑衣男人不动声色跨出花藤架,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跟了上去。

  男人的脚步很快,周泽楷要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他的速度太快,周泽楷几乎看不见他迈腿的动作,他太快了,简直不像是个正常的人类。毕竟周泽楷也是人高腿长,目测那个男人的身高也与周泽楷差不多,但是,他怎么能够走的这么快?

  周泽楷无端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这个男人与其说是在走动,倒不如更像是在飘浮。男人快步穿过一整层楼,然后停在了高二年级办公室的门口。

  周泽楷终于有机会仔细端详一下这个男人。他躲在楼梯后,而男人的侧脸隐藏在阴影之下,男人穿着黑色西服,打着浅色的领带,臂弯里还搭着一条灰色的羊绒围巾。明明穿得如此肃穆,但他的表情却温柔极了。男人的五官生的也是温和又清峻,只是面上总浮着一层挥之不散的忧愁。

男人在办公室外伫立了很久,好似有些忐忑不安。他几次想要跨进去又收回脚步,周泽楷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得躲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静观其变。

  男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往里面轻轻走了一小步。周泽楷也往前跟了一点,此时正是大课间,办公室里只有周泽楷的语文老师趁着这点空隙正打着盹。男人扶着门框,痴痴的盯着她看着,目光里的喜欢浓稠得像是快要滴出来。

  他完全没看见周泽楷,而是小声的对着熟睡中的语文老师说道“沐橙,你终于要嫁人了,真好。”他笑着伸出了手,在虚空中摩挲着空气,这是一个抚摸的动作。

  周泽楷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眉梢眼角都攒着笑意,连久而不去的忧郁感也在男人弯起唇角的一刹那烟消云散,他的神情在视线触及到苏老师的时候就生动起来了。男人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声音却微微有些哽咽。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呢,有福气娶到我妹妹。其实你前几天刚告诉我的时候我可生气了,要不是我不在,就一定要那个臭小子好看。不过呢,你跟我说的时候那么高兴,我也就原谅那个家伙了。”

  “婚礼的时候我一定会去的,我们沐橙不是没有家人,也不能让别人瞧不起,叶修他会亲手牵着你上红毯吧?哼,那个家伙,明明站在你身边的应该是我啊……”

  他有些说不下去,顿了好长时间才重新笑着继续说道“我妹妹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了,你活得这么勇敢、这么坚强,这么漂亮,虽然我经常说你一直是哥哥的骄傲,但是哥哥每一次见到你,都觉得更骄傲了。你上次跟我说,你一直努力的生活,好好照顾自己,认真的对待到来的每一天,其实我也是。”

  “我呀,一直说着相信你,但是就是你一直放心不下呢,怎么办?没办法,谁叫你是哥哥的宝贝呢?从今以后,这世上又多了一个人爱你,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什么事都扛在肩上真的很累,哥哥最清楚这点了。”

  “还有啊,山上冷,不要老顾着漂亮,应该多加点衣服。”

  他的声音放得极轻又极慢,眼睛虽然盯着熟睡中的人,却像是把这些话说给自己听,又像是怕惊了她的好梦。他又要继续往下说时,伏在桌案的上的女子却忽然动了动,然后带着满脸的迷蒙抬起头来,喃喃道“哥哥?”

  而她的视线径直穿过了整间办公室,印入她眼帘的有且只有门口的周泽楷。

  “周泽楷?有事吗?”苏老师在瞬间调整好了她的仪态,还不知道从哪儿顺手抽了一支笔出来准备答疑。

  周泽楷慌乱的环顾四周,没有人,哪里都没有。整条走廊上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却有不知道从哪儿吹来了一阵风,将苏老师额前略显凌乱的碎发轻轻的撩起,落到了耳后。

  周泽楷镇定的找了个完美的理由“抱作业。”

  他的同桌江波涛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也是周泽楷最好的朋友之一,这个借口天衣无缝。

  苏老师果然也没有起疑,她从柜子里抱出了一沓作业纸,翻了翻后面露难色“唔…不好意思啊,这次你可能是白跑一趟了,我大概还有十份没有批完,你下午第三节下课后让江波涛来好吗?我还有些事要交代给他。”

  “嗯。”周泽楷胡乱点了点头,这个答案简直求之不得。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拔足狂奔,却不留意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揉着脑袋,嘟哝了一句“以后走路注意点儿啊。”

  周泽楷的额角也被撞的有点痛,他捂着额头慌忙道着歉“叶主任,对不起。”

  “没事”,叶修脸上还挂着他那一成不变的笑容,懒洋洋的随口问道“有没有在这一层看见什么人啊?”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是点头好还是摇头好,叶修的神色还是懒懒的,答案是有是无好像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但是叶修的目光却是灼热的,像是一把光束笔直的插进了周泽楷的内心深处。

  应该怎么说?周泽楷有些茫然,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完全超脱了他的认知,他根本没办法知晓如何把这离奇又真切的一幕向叶修和盘托出。

  周泽楷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他向来不擅长撒谎,摇了头后心虚的不行,还没等叶修追问,就赶忙跑开了。他一路狂奔到班门口,然后把杜明拉到了教室外,他们这间教室的采光很好,外面的阳光很满。

  “班长?干嘛啊?”杜明一脸莫名其妙。

  而周泽楷没有理他,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杜明脚下那团黑漆漆的影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十一中的传说是真的?

  还有那个人?鬼?,是苏老师的哥哥吗?

  寒意从周泽楷的脚下攀援而上,周泽楷第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慌和迷茫。他转头问江波涛“苏老师结婚了?”

  “没有,不过快了,上次苏老师还给了我喜糖呢,你要吃吗?”江波涛从书包里掏出了红色的小袋子,递给周泽楷一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我想想,应该就是下周五的事了吧。我看看啊,对,苏老师这天没课。”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追问“闹鬼的事,是真的?”

  “闹鬼的事?”江波涛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哦,你说传的很广的闹鬼的事吗?感觉好像还挺真实的样子,每一届都有不同的鬼怪传说啊。我们这届还行,也没出过什么事。小周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周泽楷摇摇头“随便问的。”

  接下来的几天周泽楷都有些魂不守舍,走路的时候专喜欢盯着别人的影子看,有好几次险些撞到别人。他的草稿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各样的鬼怪传说与人物关系,江波涛拿过去看了好几次,也没看懂周泽楷在干什么。周泽楷每天的空闲时间全花在这本草稿上了,他写写画画了整整一周,终于如释重负的合上本子,转头问江波涛。

  “今天,苏老师婚礼?”

  江波涛抬表看了看“对,中午一点,好像下午三点结束吧,他们是草坪婚礼,结束后苏老师会过来发喜糖的。小周,你最近怎么老是问苏老师啊?”

  今天是个大晴天,他的狩猎应该会有所收获。周泽楷回忆着草稿本上周详的计划,笑了笑“没什么。”

  下午三点半,周泽楷找了个借口把杜明拉去走廊聊天,阳光明晃晃的投在杜明的身上。周泽楷偏头看了一眼,今天的杜明果然还是没有影子。

  他们班坐落在二楼的拐角处,于是周泽楷与杜明也在走廊的一方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杜明靠在栏杆上有意无意的瞥着隔壁班的女生,喋喋不休的念着他心爱的姑娘有多么好,周泽楷也乐得不说话,做一个七分认真的聆听者。

  此时正是下午第二节课的大课间,他们有足足二十五分钟。过往的同学们也不太注意他俩,周泽楷盯着杜明的脚下,若有所思。

  杜明正说到他与那个姑娘相遇的那一刹那的心悸,捂着心口倾诉道“她真的太…我不知道怎么说,班长你没有喜欢的姑娘是体会不到我这种感受的。就是一种突然被雷劈中的感觉,浑身通了电,她就是正极。”

杜明说得高兴,丝毫没注意到他脚下悄无声息的多了一团东西。

就是现在!

周泽楷顾不上别的什么,以一种极其粗暴的方式扑向了杜明的身后。

  “班长?班长!”杜明吓了一跳,他以为周泽楷被他绊了一跤。

  “没事。”周泽楷紧紧的卡着怀里这个人,微笑回应“没事了。”他快速的站好,然后扭着那个人就往楼梯口走去。

  “班长,班长你真的没事嘛?你的手好像扭着了。”杜明看向周泽楷的手。

  周泽楷把手往身后藏了藏,手下的这个人寻着了逃脱的好机会,顿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周泽楷再也不敢与杜明说话分心,于是飞快的将他的猎物拖到了花藤架下。

  他逮住了一个鬼怪!周泽楷不知为何有些难得的兴奋,他屏息凝神,把那个人轻轻往浓重的阴影里推了推。

  花藤架下如云的阴影里,悉心布置的猎人终于看清了猎物的本来面目。不是神话传说里面目可憎的恶鬼,也不是长头发伸着舌头目眦欲裂的女鬼,只是一个清清爽爽的男孩子而已,与他自己并无什么不同。

  男孩子顶着一头棕褐色的短发,额前有碎碎的刘海,眼睛又大又亮,四肢看上去纤长而柔软,只有他的肤色近乎鬼一样的苍白,脸上也没有一丝血色。现在被周泽楷牢牢制住,男孩子脸上浮出了恼怒的神色,看起来更像是个同龄的男生了。

  看见男孩子脸上又羞又恼的神色,周泽楷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他自觉好像有些对不住这男孩子。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他从未考虑过抓到的是一个这样普通的“人”,于是他只选定了如何正确高效的逮到鬼的方案,而没想过抓到后怎么办。

  周泽楷向来是个懂礼貌的乖孩子,于是对着男孩子认认真真的为他有些粗暴唐突的举动道了歉“对不起,抓了你。”然后微微松开桎梏,男生见机把手抽了出来,结果下一秒就又被死死摁住。

  “放开我!都说了对不起了说明你知道错了,快放开我我还有公务要办呢!”男孩子得寸进尺。

  “对不起,不行。”周泽楷摇了摇头。他费了这么好大力气抓住这个男孩子也不是为了好玩或者戏弄他,而是单纯为了满足他难得的好奇心而已。

  “问问题,问完就放。”男孩子脸上因为过分气恼染了一丝红晕,看起来更像是人类。

  “好吧好吧,快问快问,问完我就走了。”男孩子想了想,无奈的发现他想要快速脱身好像别无他法,于是只能答应下来。

  “那好。”周泽楷点点头,掏出笔记本一板一眼照着念。

  “为什么偷影子?”周泽楷努力让他自己看起来严肃冷酷。

  “现在的人类小孩真的是了不起,居然能知道我在偷影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男孩子同周泽楷达成君子协定后就不那么着急了,反而开始调侃周泽楷。

  周泽楷才不想同他多费口舌,这个大课间只有二十五分钟,下一节课是万万不能逃的“你先说。”

  “你先放开我,不然我很没有面子的。”男孩子朝着周泽楷的手努努嘴“我们平等、友好、自由的交流不行吗?”

  周泽楷用眼神答复了他:不行。

  “现在的小孩子真的一点都不可爱,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吗,你快松开我。好了我真的不会跑了,你不知道鬼界的规矩吗?一个人只要能看到过一个鬼,那么他就能一直看到他了。现在你已经看到我了,所以以后你也能看到我了,你松开行不行,我以我的影子发誓,我不会跑。”

  看来他捉的还是一只聒噪的鬼。这一大段话听得周泽楷头痛,不过还是听话的放开了鬼的手。

  “你的名字。”

  “黄少天,英文Yellow的那个黄,Young的那个少,Sky的那个天。”

  ……………现在的鬼都这么洋气吗?

  “年龄?”

  “我不知道,不过这不重要吧?我记不得了,三四百年恐怕是有的吧?”黄少天挠了挠头“不过我肯定比你大,你应该喊我声爷爷才对啊。”

  周泽楷觉得他对鬼的认知正在一点点的崩塌,天下的鬼都是这么幼稚的吗?

还有,他爷爷才没有这么老。

  “你的职业。”

  “鬼界管理员,百年以后你也是归我管的。所以现在你得对我好一点啊。”

  周泽楷发现这个鬼真的是很能贫嘴,话又多又没有营养,开始他还一字一句的认真听,短短十分钟内他已经学会了选择性忽略掉了多余的部分。

  “为什么偷影子。”

  对面那个喋喋不休的鬼顿时安静了下来,周泽楷耐心的等了一会儿,过了很久黄少天才开口说道。

  “你知道鬼都是没有影子的吗?”

  周泽楷点点头。

  “鬼是不能行走在阳光之下的,我们阴气太重,碰到阳光就会被灼伤,伤势严重的时候甚至没有办法回去,八字要是轻一些的更会当场灰飞烟灭。但是有一些鬼,比如上一次你见到的那个,他不愿意去投胎,更不想呆在鬼界任职。”黄少天顿了顿,像是在寻找更确切的措辞。

  “因为苏老师?”

  黄少天点点头“对,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平常还挺聪明的一个人,一提到他妹妹整个人就乐成傻子了。前阵子他妹妹跟他说要结婚了,他开心的不得了,不听劝,说什么都想去阳间看看他妹妹,闯了几次鬼关亏得被我们拦住了。所以,我才帮他找了那个孩子的影子,借过来用一下,他说看完了就走。”

  周泽楷想起那天的那个人,伫立在门口温柔的喊着妹妹的小名,最后走的时候还轻轻的嘱咐了一声多加衣。他忽然有些不忍再问下去“他……今天还开心吗?”

  “开心,特别开心。”黄少天郑重的点点头“开心坏了,又哭又笑又气又怨,不知道的以为他疯了呢。”

  周泽楷突然觉得他没有什么想问的了。

“对不起,你走吧。”

  “等等。”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像是黑布的东西,“别着急,稍微等我一会儿,刚刚好不容易把那个孩子的影子给装回去了,结果又被你碰坏了,我得重新再做一个。你回去的时候把影子放在他脚下就好了,别让别人看见啊。”

  周泽楷看着那一块看不出是何材质的黑色布料,表情有些僵硬“这是………影子?”

  黄少天坦然的点点头“对啊,就是那孩子的影子。你没见过影子吧,今天给你开开眼界啊。”

  周泽楷有许许多多的问题想问,比如怎么把影子悄无声息的放回去,影子会不会被他碰坏,他要怎么携带影子等等。可是他是个茶壶里煮饺子的性格,满腹的话一句都吐不出。于是只能郁闷的看着黄少天转了转指间的一枚顶针戒指。

  戒指是银白色,顶针又短又钝,看起来像是年代很久了。黄少天又仔细的调整了一下戒指的位置,将顶针对准掌心,然后又把影子展平,反复用手掌捋过,等影子完全没有了褶皱这才提醒了周泽楷一句“看好了啊。”

那又短又钝的顶针在他指间自影子中间一划而下,将那块影子裁成两半,刀口锋利无比,边缘光滑的宛如一条直线。明明影子轻薄如同绢绸一般,在如此干脆利落的手段下竟然没有移动分毫。

  黄少天愉快的哼着小曲,把两块影子拾起,随随便便扔到了阳光下晾晒。这还碰巧是僻静处无人,如果被他人看到地上凭空多了两团影子必会吓破了胆。

等到影子的颜色变得略微透明了一些,黄少天就毫不客气的指使周泽楷“帮个忙呗小伙子,帮我把那两块影子收回来,还得进行下一道工序。你知道我们鬼不好见光的。”

周泽楷走到影子旁边,却怎么也抓不起影子,手指只能凭空穿过影子而无法将它拾起。黄少天的恶作剧得逞,在旁边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傻,怎么能用手去碰呢?还得把它吹起来才行啊。”

周泽楷盯着那团影子,心里却在掂量黄少天言语的真假。他小心翼翼的蹲在了影子旁,终于下定决心往影子边缘吹了吹气。影子果然慢悠悠的浮了起来,然后又落了下去。

周泽楷连吹了好几次,都不得要领,影子不是被他吹得太高就是落得太快来不及接。他吹得脸颊都有些发麻,终于还是黄少天良心发现,从阴影里探出了一只手来,轻轻松松的把两块影子捡了回去。

在捉弄周泽楷的时间里,黄少天已经在花藤架下的阴影处收集了几团花叶。他将几团花叶揉碎了在影子上均匀铺好,又像是揉面似的用影子把花叶裹好,左右揉了几下,还不忘向周泽楷解释道“这些花叶是为了散去冥界的阴寒之气,不然会伤了你朋友的经脉,今天这影子是沾了喜气的,再加点花叶还能给你朋友添点福缘。”

  虽然黄少天嘴里念念有词,手下却是分毫不错。他将影子里的花叶末轻轻抖去,重新把两块影子展平拼好,然后极其麻利将影子裁成许多稀奇古怪的形状,又沿着边缘逐一拼接,凑成了一个完整人形。他这一套动作流畅至极,连思考都多余,动作快得只剩下残影。

  周泽楷在一旁看得有些呆了,那影子的发梢耳廓,指尖衣褶,无一不是杜明的,就连指甲顶端细小的凹陷也被黄少天用顶针照着样子抠了出来。这哪里是造影子,这简直是造人。

  黄少天看见周泽楷惊叹的目光后颇有些得意,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了把巨大的扁头刷子,随意在空中蘸了点灰尘,刷刷两下把影子涂满了,又拿出一个类似圆锤的东西在影子的头部和四肢“叮咣”敲了几下。

  “固定?”

  “算是吧,这刷子粘的东西虽然是空气中的灰尘,作用有点像是糨糊,可以把影子粘得很牢。不过不做工序的话放在太阳下又会被晒皱,所以趁着它还湿润的时候感觉拿着拓包和锤子把影子拓平了,这样用着的时候才熨帖。”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是该夸赞黄少天真是个有良心的好鬼还是赞叹黄少天的手艺不凡,他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朴实无华的赞美之词。

  “厉害。”

  “那当然!”黄少天骄傲极了“有机会你可以向别人问问我,这手艺可是十八层里响当当的!平常那些棘手的活儿也只有我才能做得出来。”他捏住影子的两角提起来看了一看,大概是觉得满意了,于是把影子往周泽楷手里一送“记得把影子还回去啊,不能被别人发现。不然我被骂了就算了,你们苏老师的哥哥这行为算是违规了,魂飞魄散还是轻的。”

  周泽楷紧张的看着影子飘到他手旁,一时不知道是用手接比较好还是吹起来比较好。黄少天见他如此局促,于是安慰道“用手接吧,你见过我,也算是开了鬼眼的人了,能碰到影子的。刚刚是逗你玩的,那时候你用手拿不起来是因为那是半成品。你就把它当一块布一样就好了,找着机会往你朋友脚底下一粘就没事了,别紧张。”

  影子终于落到了周泽楷的手里。好神奇,周泽楷捧着影子,影子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倒真的像一块布,触感丝滑,摸起来凉飕飕的,仔细一嗅还有紫藤花的香气。

  “影子都一样吗?”周泽楷好奇的伸出指尖碰了碰影子。可是良久没等到黄少天的回答,他回头一看,原来黄少天已经走了,花藤架下空空如也。

  鬼都不用道别的吗?周泽楷不知为何竟有些委屈,他捧着影子,小心翼翼的回了班。在课上他频频蹲下身子捡笔,终于找了个好机会把影子放在地上展开铺平。那影子像是一块磁铁一样,周泽楷还未来得及把影子送到杜明脚后,影子自己就迅速粘了上去。

  他的动作很小心,并没有人察觉。周泽楷这节课都没好好听,眼睛一直粘在杜明的影子上,聚精会神的看着影子随着杜明的一举一动变幻。

  他重新打开那本笔记本,在空白页上工工整整的写下了三个字。

  “黄少天”。


求评论!

另外到四月份了可能又要消失一段时间了,不过之前囤了一些别的文,有几个短篇和不良、云梦,还有一个长篇的前几更,基友会帮我放出来的~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