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片段

大概是不久之后的片段了吧

肯定还是会改的,就是发出来爽一爽而已,毕竟这段真的写的我狼血沸腾啊。



他俩已经在这条街上徘徊了快两个小时了,就当周泽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第一千零一次路过那家内衣店的时候,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

他戳戳周泽楷,“你这么逃避是不行的,还记得楚云秀怎么说的吗?今天下午见不到内衣,她就把我们俩剥皮拆骨炖了喂阿飘。”

阿飘是学校里的一只黑猫,浑身毛发乌黑浓密只有两只眼睛是碧莹莹的,在万圣节的时候极具节日气氛。

周泽楷不说话,却收住了脚步。

两个人一齐看向店门口“古今”两个大字,又极不自然的一齐扭开头。黄少天红着脸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广告牌,装作打量街对面的台湾车轮饼铺,一面小声的怂恿周泽楷“去吧去吧,我刚刚看了,说是买一件什么系列的打七折,楚云秀给了咱们300块钱,说是剩下的钱不用还回去了,就当跑腿费车马费,我们速战速决一会儿结束了去吃车轮饼呗。”

周泽楷还是不动,耳根子却红了一片。

黄少天盯着他被烫熟了的侧脸,知道周泽楷其实在听,于是便使了一招激将法“唉我突然想起来,你不是之前有挺多ex吗?你没给她们买过内衣?你还是个纯清小处男?”

他话音刚落,余光就瞥见周泽楷踏进店里的身影。

……………哎?还真是个纯清小处男啊?

这么好骗。

黄少天心里喜滋滋的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扳回一局,一面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他俩状似不经意的在店里绕了两圈以后,黄少天偷偷展开手中的纸条,上面写着“34C。”黄少天不敢拿了内衣一件一件的扯着标签看,只能抽空瞥一眼货架。货架上尽是他看不懂的东西,什么上围下围的,黄少天没办法,只好压低声音询问同伴“你知道哪里是36C不?”

周泽楷还没答话,一旁观察他们许久的店员热情的迎上来“36C是尺码呀小伙子,你们来给女朋友买内衣连这个都不知道吗?这边来,你们想要什么式样的,是谁要买?”

她的目光轻轻扫过两人。

黄少天僵住了,周泽楷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黄少天连忙一使劲把周泽楷推了出去“是他,是他要买,你选个他喜欢的式样就行啦。”

店员会意一笑,带着不可言说的神秘表情对周泽楷说“这边,跟我来。”周泽楷跟在后面,黄少天不用想都知道他的表情一定是视死如归僵硬如鬼,啊,能在周泽楷的脸上见到这种神情真是件能让人多吃两碗饭的好事啊。

他抱着看笑话的心情也跟了过去,只见店员热情的拿出了五六件内衣,然后逐一介绍“也不知道您女朋友的肤色如何,如果她很白的话,穿这件肤色的镂空内衣是很显身材的。里面还有海绵,更衬的曲线比较完美。这件是黑色蕾丝的,哈哈,就是比较那个,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样,可以想象一下她穿这个的样子。”

黄少天快要憋不住笑了,他低头深呼吸了两口止住笑意,然后仔细端详了一下周泽楷的表情,精彩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店员却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这个是前开式的,比较轻薄也很好解,无论什么时候都很方便穿脱。这个呢,是纱质的,轻薄又透气,你可以给我描述一下她的身材吗?。”她说着说着,周泽楷竭力忍耐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的队友黄少天在这一刻补刀。

“皮肤很白,很高,然后胸比较平吧。”黄少天煞有其事的描述道“长的还挺好看的,他不擅言辞,其实我们就是想买个能撑得起来的内衣而已。”

店员狐疑的看了周泽楷一眼,脸上浮现出一副神秘莫测的形容“那好吧,这样的话我比较推荐那个肤色镂空的内衣和黑色蕾丝的内衣,至于是浅色还是深色就看个人喜欢了。”

店员最后说“那你考虑一下,如果还有需要的话就去柜台那边找我吧。”

不用想都知道周泽楷的脸是铁青的脸,旁边的黄少天好喜欢。

黄少天幸灾乐祸的上前挑衅“你要买哪个啊,我觉得黑色蕾丝的很棒唉,还有纱质的也比较新奇,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撑起来,你皮肤这么白,买黑色的应该挺好吧。”

他特别不怕死的凑上前去继续嘲讽“不过我也只能给意见,毕竟是你穿………唔!”

周泽楷一把捂住了黄少天的嘴,眼神凌厉的可以去演谍战片,他随便抓了一件就快步走开,留下黄少天在后面扯着嗓子一个劲的喊“周泽楷周泽楷你走错了!收银台往右边走!左边卖的是下面穿的裤子你别往那边走了!回来!”

两个人无比尴尬的付完了钱,店员把那件黑色蕾丝的内衣叠放整齐,收进了一个红色的大袋子里,大袋子上醒目的“古今”二字。

“额……你们有别的包装袋吗?”最后还是黄少天先开的口,旁边的周泽楷一言不发,黄少天毫不怀疑他差不多快夺路狂奔了。

店员摇摇头“没有。”

袋子被放在了收银台上。

黄少天朝袋子歪着脑袋眨了眨眼,意思是让周泽楷来提。

周泽楷坚决坚定的摇头。

黄少天没有办法,看样子今天周泽楷受到的暴击挺严重的,只好由他来牺牲一下,他伸出一根小拇指勾起了袋子,极其嫌弃的把袋子藏在身后,两个人躲躲闪闪的出了门。

可是就推个门的当口儿,周泽楷不见了。

“滴——”黄少天划开手机,是周泽楷的短信,上面只有一行字“任务完成,回家了。”

又来一条。

“下午排练。”

黄少天拎着古今的袋子愣在原地。哪有这样的?说好不离不弃同去同归的呢?他怎么就自个儿跑了?人性呢?

他灵机一动,周泽楷一定还没有跑远,于是他只得使上了这个玉石俱焚的法子好逼着周泽楷现身。

毕竟不能光他一个尴尬,又不是他演公主。

黄少天狠下心来,豁出嗓子喊了一声“周泽楷,你忘了拿你买的内衣了!”

他一面闭着眼睛喊,一面寻思着周泽楷要再不出来,他下一句就该喊周泽楷你忘了拿你买的黑色蕾丝性感内衣的时候,他的嘴又用同样的方式被粗暴的捂住了。

黄少天眨巴眨巴着眼睛转头,周泽楷的眼神既凶狠又委屈。

艾玛。

糟糕,有点萌。


评论(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