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五弦他 (1)

这世上的缘分,从来都如此奇妙。

他因为了一首歌,爱上了一个人。



  “所以先生,请出示你的票据。”服务生望着对面西装革履的人,不卑不亢的说道。

  “票?”黄少天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一样,不紧不慢的踱到酒吧门口望了两眼,又抄着手走了回来。“这不是酒吧吗?为什么要票?有钱不就行了吗?”

  服务生没有说话,而是坚定不移的挡在黄少天的身前。

  “那好吧那好吧,不就是票吗?我这里有的是。喏,自己看吧。”黄少天终究是有些心虚,却还得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一张雪白的票据拍在了柜台上。

  服务生正要凑上前来看,票却已被黄少天抢先一步收回。他此时像是个十成十的纨绔子弟,嬉皮笑脸的说道“看完啦?看完了我就要进去了啊。”

  “先生请留步。”两位服务生对视了一眼,左侧的一位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先生你这票……是1区的票,是……捡的吗?”

  他怎么知道?难道这票长的跟别的不一样吗?

  黄少天顿时更心虚了。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万一被人认出来就不好了,他干脆取出钱包,掏出了所有的钞票放在了柜台上“你们不认这票,那我现买、现买总行了吧,这儿有三千块,不够的话你们酒吧有ATM或者pos机吗?我还可以现取,给我来张票行不行?”他明显的底气不足,最后半句话已经带上了点儿哀求的意味。

  周边人群议论的内容一句不落的掉进了他的耳朵,黄少天无比确信再耽误半个小时今天他的酒吧之行就必定泡汤了,说不定还得上报纸头条,回去又得被老爷子拎着耳朵一顿训斥。因此他只能速战速决,用百战不殆的金钱战术搞定一切。

  可在这邪乎的轮回酒吧,这招失灵了。

  “不好意思先生,所有的内场吧台和卡座票都在上个月售罄了,您要买票的话可以去找外面的黄牛碰碰运气,他们出售的票价在两万到五千元不等,另外我们酒吧是没有atm机和pos机的,最近的工商银行网点出门左转走三条街就到了。”服务生好心提醒道“先生购票的时候请千万谨防骗子。”

  两万?五千?黄少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轮回的票要抢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已经坚持不懈的抢了一个多月了,每晚八点准时守在淘宝前开4G网络抢票,连付款页面都从没进去过,因此只好来轮回酒吧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现票。

  不过……黄少天掏出了手机打开收藏夹,明明页面上原价票里最贵的SVIP也才一千啊,怎么会炒到两万?

  服务生了然的一笑,“先生下次可以找代拍哦~”

  那还能怎么办呢?

  黄少天望了望头顶五光十色的“轮回酒吧”四个大字,不甘的走了出去。他不太想回家,也实在没有什么熟悉的地方可供他消遣时间,因此他只能绕着轮回酒吧走了两圈,打算在外面听听表演也好。

  轮回酒吧是上海最负盛名的酒吧之一,里面的酒不仅不好喝还贵,环境又乱又狭小还挤,没有好的调酒师也没有靓女跳钢管舞,但每天还是有无数人挤破了头想抢一张轮回的入场票。轮回酒吧倒也是实在,从来不以环境好酒那些花架子作为噱头,他们的卖点只有一个——轮回乐队。

  黄少天还记得他第一次在好友的手机里看见轮回乐队演出视频的时候。那个视频帧数特别低,只能看见几个模糊的人影,声音也嘈杂的很,可是主唱的第一句话出来,黄少天就疯了。他浑身都在发抖,从头发尖到脚趾尖,他每一条脉络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都在燃烧。

  他被点燃了。

  黄少天从好友那里要到了轮回乐队的微博,回家注册了个小号把轮回的官博加在特别关注里。他每天闲暇时候的乐趣就是翻轮回的微博,找小视频出来一边听一边哼,有时候还在微博上全网搜轮回,有时候能搜出粉丝们拍的高清视频,音效更贴合现场。

  黄少天有很严重的脸盲症,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只能通过轮回乐队成员们的服饰和身高认人,不过这并不干扰他想去轮回酒吧听一次现场演出的决心。

  黄少天一向对自己的手速充满信心,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成行,甚至开始偷偷摸摸的写计划书,可是连续一个星期的败绩将他的信心摧毁殆尽。他只得把计划书上的日期往后推了又推,直至他忍无可忍,干脆直接动身来轮回听墙角。

  不过……说到墙………?

  黄少天望了望身后这堵墙,不高,够结实。他抱着墙把耳朵贴近了听了一听,果不其然,这是工作人员休息的内场。黄少天掏出手机一看,离演出只有十分钟了。他素来是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千金大少爷,此时此刻也只能豁出命去,踮起脚用力一跳,双手攀住墙头往上爬。

  这墙说高不高,说矮也不矮,而且是普通的红砖填水泥砌成的,外头连漆都没上,摸起来表面粗糙的很,着实有些难为黄少天这副娇生惯养的身体。他好不容易爬上墙头,往下一望,脚肚子就不免有些打抖。俗话说上来容易下去难,黄少天望了望身上雪白的西装和钻石袖扣,又望了望墙下烟灰满地泥泞不堪的院角,一时僵住了。

  他正坐在墙头无助又绝望的纠结跳还是不跳到底怎么跳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黄少天敏锐的听觉马上辨认出这是打火机的声响,紧接着他就看见不远处燃起了一星橙红色,那红点时明时暗,吸烟的人也停停走走,渐渐的往黄少天这里来了。

  黄少天这一身白西装在黑夜之中简直比着火还惹眼,因此不跳是不行的了,黄少天回忆着初中体育老师的话,想选个平缓的姿势尽量轻巧的落地,结果一头栽在了地上。

  好了,西装也不管了脸上的泥也不要管了皮鞋上的灰也统统无视掉,他只想快点避人耳目的溜到内场。可是那个人却先一步的发现了他“你的衣服……?”

  黄少天端详着来人的脸,嗯,挺帅的小伙子,一脸的人畜无害,穿的衣服也是一件普通的黑T,上面没有轮回乐队的子弹标志,好像不是乐队里的成员,可以放心了。“没关系没关系,哥们能告诉我怎么去内场吗?我知道你们工作人员不容易天天忙到两三点,我给你小费行不行?如果你为难的话把我放到任意一个角落都可以,如果真不行的话请别把这件事声张出去行吗?”

  那个人却还在纠结黄少天的衣服“衣服脏了。”

  黄少天简直要急死了“我知道脏了,真的没关系我回去干洗就行了,兄弟你别把我这事跟别人说行吗?封口费你要多少我都给。”

  那人愣愣的看了黄少天一会儿,好半天才“哦。”了一声,黄少天继续追问“那就是不告诉别人了?”那人又“嗯”了一声,然后抬起眼睛小声的问了一句“脸也脏了,真的不擦?”

  黄少天被他逼得根本没办法,只能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擦一擦脸好叫这位爷别再纠结他的衣服和脸了,可是他摸遍了衣服裤子的四个口袋都没找到手帕,倒是摸出了一堆纸张名片,其中也包括他在轮回酒吧外无意中捡到的那张票。

  那个人眼神明显亮了亮,正要张嘴的时候黄少天恶狠狠的抓着右手的袖子往脸上糊了两把,“这总行了吧?请问哥们能给我指条路吗?”

  那人欲言又止了一会儿,过了很久他才指着一处被幕布遮挡的地方“那儿。”黄少天喜不自胜,拔足往那人所指的方向狂奔而去。那人却站在原地,将一根细卷烟慢慢的抽完了,才在缥缈寂静的烟雾里轻轻嘟哝了一句。

  “是我的票呀。”

  黄少天蹑手蹑脚的走进内场的时候才惊觉他可能被那个长的乖巧忠厚的工作人员坑了,都说了是内场卡座吧台什么都行,那个工作人员为什么明明知道他是偷溜进来的还给他指了这么个扎眼的座儿啊!

  眼前就是舞台,这一排一共就七个座位,身后离真正的观众席起码有十米远,隔座坐着个俏生生的姑娘,此时正瞅着他一个劲儿的笑。

  此情此景,黄少天只能厚着脸皮去问那个姑娘“请问这是什么席位?SVIP吗?”

  姑娘不答话,却冲着他们身后最近的那一排人努努嘴“那儿才是SVIP。”

  什么?黄少天顿时有点发懵,这是比SVIP还高级的区?可是他在淘宝上没看到啊?他对着空着的五个座位发了一会儿愣,不知道怎么地对姑娘说“那这一区的人是不来了吗?我捡到了一张票是坐在这儿吗?请问你知道这票现在还卖吗?服务生跟我说这儿没有刷卡的机器我找朋友送现金过来还来得及吗?”

  姑娘乐了,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黄少天正等着她说话,旁边走过来一个穿着轮回队服的人,劈手就把黄少天手上的票夺了过来,脸色很不好看“这票不卖,你这票哪儿来的?这儿你不能坐,出去出去。”

  黄少天坐在座位上实在看不清那人的脸,不过对照着身高和队服的颜色差不多也猜出是谁了。黄小少爷打小哪里被人这么不给颜色的当面噎过,一下就火了“这票是凭我自个儿的本事捡的!多少钱我补就是了,至于说话这么冲吗?”

  姑娘一见起了口角连忙过来劝架,谁知道孙翔已经叫了三四个服务生来要把黄少天撵出去。黄少天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他松了松西服,掸干净衣服上的泥土,扬着下巴在众人的注视下骄傲的从后台走了出去,正好撞上轮回的一众人。孙翔率先发难“队长!有人捡了咱们票还坐在1区,你快叫大家看看是谁丢了票,就是他!我已经叫人把他撵出去了。”

  黄少天眯眼去看轮回队长的反应,他总觉得这个队长长得有点儿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他一分身脚下的步伐就慢了些,立即被人推了一下“干嘛?还想拖!快点走!”

  队长“嗯”了一声,然后对孙翔说“是我丢的,让他坐那。”

  孙翔愣了,黄少天身边三个凶神恶煞的服务生也愣了,黄少天却很得意,觉得自己扳回一局“队长我能坐那儿就能坐那儿,听到没有?还不放开吗?”他说话的时候特意朝孙翔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孙翔气得脸颊鼓鼓,黄少天得意洋洋的走回原地,还不忘谢谢恩人“谢谢队长,队长人真好。”

  “那是我队长,不是你队长!”孙翔对着他吼。

  “好好好是你队长是你队长。”黄少天现在心情极佳,也不愿意跟孙翔计较这么多,他虽然认不得周泽楷的脸但是记得他的名字呀!“周泽楷你真是个好人,谢谢谢谢!有空我一定次次来捧场!”

  周泽楷对他弯起嘴角笑了一下,哎呀,怪不得周泽楷粉最多,长得帅嘛!不仅长得帅心肠还好,真是人间尤物了。

  黄少天在心里把周泽楷夸了两三遍以后不紧不慢的踱回了原座,他刚一落座,身后的SVIP席里就传来一阵嘈杂声,黄少天凝神细听,尽是什么“gay,家属,哪个出柜,长的有点像那个拉小提琴的”之类,他一听到“拉小提琴的”就知道今天他风头太盛了,于是连忙把身体团起来好不叫人注意。

  他越想周泽楷越觉得脸熟,好像十几分钟之内才见过的,他想了半天终于有了眉目,那不就是那个先前拦下他的服务生嘛!想不到堂堂轮回队长还要亲自做服务生,也不怕被迷妹们当场拆吃入腹,真是人生艰难啊。

  这时候轮回乐队的成员们陆续上场,每上来一个都会掀起场内狂潮。对于黄少天来说,他们的音乐比他们本人更让黄少天感兴趣,因此他对这一环节兴趣缺缺。可是他身旁的那个姑娘也是冷静从容,倒叫黄少天凭空生了几分好奇心,于是他凑过去问“你粉哪个?”

  姑娘对他指了指台上的一人“方明华,他是我丈夫。”

  黄少天望了望空荡荡的五个座位,又数了数台上的人数,觉得他好像知道了点儿什么。他向姑娘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所以说………这是家属席?????”最后三个字都在颤抖。

  姑娘落落大方的点点头“对啊,其他几个都是单身,1区就是留给家属的,或者你叫贵宾席也没有关系。唉,你捡到的是谁的票啊?”

  黄少天压低身子望了望内场里乌压压的人群,第一次觉得如坐针毡。他不好意思回答姑娘的问题,只好以表演快开始了这个拙劣的借口勉强搪塞了过去。

  键盘手敲响了第一个音符。舞台上的灯光在这一刻忽然全部暗了下来,他们七个人站在沉沉的夜幕里。

  第一首歌是blues,黄少天很少听blues,这首歌却听得他皮肤滚烫。他们唱到高潮的时候,银白的镭射激光灯把舞台切割成数个部分,炽热的光线烧得他眼眶也发烫。周泽楷的声线沙哑而低沉,比他手下的吉他还动人。周泽楷说这首歌的名字叫Hope。

  黄少天知道这首歌的原作其实叫约伯,黄少天并不信教,信教不如信自己。这世上本没有天道轮回更没有因果祸福,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从来不希冀上帝的赐予亦无所谓善有善报的说法。他所能掌握的除了自己的心神并没有旁的什么,所以他只好守着这可怜的一点点净土。原来他还有个关于音乐的梦想,可那个美好绮丽的梦想也谢尽了,她是在日复一日的练习演出中被折磨至尽的。

他身上裹满了丝线,比旧时代的裹脚布还要可恨上一百倍。这些丝线捆绑着他,桎梏着他,叫他动弹不得,这丝线贯穿他的眼睛,缚住了他的双耳,叫他无知无觉如同个废人一般。就连他这对堪称天才的双手也是被牵了线的木偶,不由他的思想也不由他的灵魂,而是被他的家族所操控着。

他整个人都要死干净了。

  希望在哪里呢?他日复一日的问着自己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将他这双手卸下来送给无论谁都好。这双手带给他无上荣光也叫他尝尽无限孤独,所有人都夸赞着他这样一个天赋绝伦的少年才拉得出惊才绝艳的乐曲。

  是吗?

  他天才的手和他桀骜不驯的思想在这漫长的拉锯中渐渐的要分成两个部分了,黄少天在这场噩梦般的对决中疲惫不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希望才会出现,他或许现在就走在无垠的沙漠中,处于绝望和希望中间那微妙的平衡中无所适从。或许从来都没有希望,有的只是他灵魂深处不甘的挣扎。

  就算他不是那个天才少年,他还是黄少天,黄少天永远骄傲着。

  黄少天在周泽楷的吉他声中听到了他自己。他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的一种灵魂震荡,他那贫瘠的希望又长回来了,他身上捆绑束缚他的丝线被砍断了一两根。黄少天抹了抹他的脸,一手的微凉。真好,他还活着,他的思想他的灵魂都还活着,他的耳朵和眼睛也都还活着,他身体的这些部分都在告诉他,他找到的这些人是对的,这是与他相似的灵魂,他们无拘无束的声音也将予他自由。

  演出结束的时候黄少天还在愣怔中,姑娘推了他一把“喂,回神了,都一点了,不回家休息吗?”

  “一点了?一点了!”黄少天吓得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冲出酒吧,连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说都赶紧招手打了辆出租回家。好在老爷子没回家,张叔张妈也都睡下了,黄少天蹑手蹑脚的溜回房间,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摁亮手机躲在被窝里偷偷给好友们发微信。他设置的是群发,大意是有了一个喜欢的偶像怎么跟他拉近距离云云。

  熬夜狂魔郑轩率先作答“那还用问?赶紧视奸微博啊,看看喜欢什么说不定有共同爱好呢,喜欢音乐不就更好了,直截了当上去勾搭啊!”

  黄少天想了想,觉得郑轩这次的建议非常靠谱,于是打开了轮回的官博,找到了周泽楷的微博。

  他往下翻了几条,发现周泽楷的微博实在是很没有意思,大多都是转发轮回官博的内容,原创微博寥寥无几。很让黄少天在意的是周泽楷的好几条微博都是转发微博上的网红猫咪,有一次甚至还发了一只奶牛喵,照片上面罕见了附了几个字“朋友家的,可爱。”

  那么看来周泽楷是喜欢猫了?黄少天转了转眼珠,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梯来到了客厅里,抱起正卧在小窝里呼呼大睡的儿子就跑。可怜的儿子被黄少天抱起两爪,身子悬在空中一路提到卧室,至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眯缝起眼睛很不善的看着黄少天,不过倒是很给面子的全程都没有叫唤出声。

  “嘘——嘘——,儿子,卖个萌,爸爸给你照个照片,千万别叫。”黄少天麻利的从应用里调出相机,趁着儿子还在呆愣的当口儿,咔擦咔擦就收获了三张大眼萌喵照。

  儿子是一只海豹山猫布偶猫,颜值在线,就是脾气既不乖巧也不温柔还特别贪吃,好在儿子长得讨喜,两耳尖尖,面具对称,毛发蓬松柔软,身躯浑圆,尾巴像松鼠一样又大又卷,脸上的山猫纹使得儿子活像只小老虎,再加之光线昏暗,儿子原本浑圆湛蓝的眼睛更加天真无邪,给儿子平添了几分甜美。

  可是怎么开口呢?黄少天犯了难,难道要开门见山的说“我有一只很可爱的猫估计你会喜欢,你跟我聊天吧!”那周泽楷会觉得他是个十足的神经病吧?

  他只得又向郑轩求助,郑轩想了想,让他po几张儿子的美颜放到微博主页,再把小号的头像也换成儿子,这样比较容易让周泽楷注意到。

  郑轩很操心的列了好几条注意事项,末了安慰他“不要怕啊黄少,放心大胆的上吧,直接装成粉丝勾搭就好了,别忘了稍微软萌一点,说话时候加个QAQQWQQVQ什么的。”

  黄少天被屏幕上一串的QQQQ晃得眼花,不过还是知趣的向郑轩道了谢说晚安。他点开私信框就有些发难,这是让他装小姑娘的节奏吗?他咬咬牙,发过去一个笑脸,然后又打了一行字“你好周泽楷!我很喜欢你的歌,请问可以认识一下吗?”

  他对着这行字寻思了好半天,老觉得有点像碰瓷的,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没想到什么更好的措辞。黄少天从高中开始就没上过学了,家里给他请了私教帮他补习外文和科学,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他的英语法语说得十分流利,语文却不行,还经常闹笑话。

  黄少天正绞尽脑汁的想着,手一抖,那行字就发出去了。黄少天吓得“嗷呜”一声抱住被子把头埋了进去,儿子坐在他枕头边上摇尾巴,不明白它骄横跋扈的爸爸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黄少天在被窝里实在憋不住,只好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看了一眼。

  没回,消息显示未读。

  黄少天一时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有点庆幸,这么晚了,周泽楷应该已经睡觉了吧?儿子靠在他身上打了个呵欠,然后优雅的蜷起了身子开始呼噜,黄少天也实在累了,他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多时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下章预告:

“苏妹子啊能不能告诉我这天怎么聊下去啊,每时每刻我都在尬聊啊!”

“你什么时候是周泽楷的粉丝了?”

“..........不,苏沐橙你听我说........我只是想研究流行乐....别走啊别走啊!先把正事说完!”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