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以身相许(完)

完结篇+我橙宝赞助的小番外!

另外提前祝橙宝29号生日快乐~~~

上中下一共才1w5,结果最后的尾声+番外一下就快2w了

请慢慢享用~!


他俩提心吊胆的在洞窟中过了五日,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出门觅食的时候没遇到魔族也没遇到道门中人。小赤狐是妖神之身,受的也多是刀伤剑伤,连敷药都不用,给摘两把药草嚼嚼就恢复得八九不离十,倒是他,黄少天,伤口缠绵反复,久治不愈。虽然不能久战,然而闯几个魔窟倒还是绰绰有余的。

黄少天瞧瞧时机成熟,恰逢这天就是个电闪雷鸣的天气,妖魔鬼怪多怕雷电,而道门中人于这个天气出门追人又未免太过辛苦,小赤狐虽也有些怕雷电不过也勉强能走,看上去一切都无懈可击。

可就当黄少天带着小赤狐迈出洞窟的时候,不知从哪儿涌出来一群道士,将他俩团团围住。那为首的也不是他师兄喻文州,而是仙游回来的一个叫鹤鸣的长老。

这个鹤鸣长老黄少天认得,生的毫无仙风道骨之意,做事作风也极不讨喜,不过功夫确是极为了得。他俩从前有些龌龊,没想到今日鹤鸣长老居然赶来了。黄少天在愣怔的时候,鹤鸣长老已经厉声开始宣读他的罪名,听来听去统共四条:私通妖族,包庇妖女,背叛师门,残害同门。

黄少天越听越奇,他竟不晓得他背叛蓝雨什么了?又什么时候入了他鹤鸣长老的师门?可见鹤鸣根本就是胡乱安插罪名,不问实情。不过这也不碍着黄少天什么,他最关心的还是他师兄的下落。鹤鸣听罢一声冷笑“他想包庇你,被我门下弟子擒拿,等捉了你回去你就能见到他了。”

看来这一役是怎么都免不得的了。

他还没动手,小赤狐就在身后暴起,她身形如电,青葱一样的手指上陡然现出了十根利如弯刀的指甲,指甲长约两寸,利如钢铁,牢牢抵住了两位弟子的脖颈。她此番形容十分可怕,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她就拖着两人赶紧躲回到了黄少天身后。

那两人被掐的眼睛泛白,嘴唇青紫,小赤狐却没下太大力气,显然不想要他俩的性命。黄少天本以为小赤狐就是个学艺不精的小公主罢了,没想到她还能有如此狠绝的一面,一时又惊又喜。鹤鸣长老气得大喝一声“众弟子听令!速速擒拿妖女!”

小赤狐轻轻把那二人掐得晕过去了就丢在一边不理,然后又如法炮制的拖了二人过来。她心地良善,从没想到拿人性命要挟的主意,黄少天更是压根没往那方面想。鹤鸣一共带了将近一百人之众,一下就被小赤狐拖去了四个大弟子,实在叫他脸上无光,于是大喊一声举着剑就冲上来。

小赤狐不怕他,她十根指甲就宛若十把匕首,使得十分得心应手。黄少天却知道鹤鸣那把剑的厉害,连忙一脚就将小赤狐踹到了一边去,举起冰雨旋身就去架鹤鸣长老的双剑。他接的不算太晚,可小赤狐的一根指甲还是被鹤鸣的那把剑削断了一截,登时血流如注。

都说十指连心,小赤狐也是疼的不行。她作为青丘养尊处优的小公主,从小到大哪受过半点皮肉之苦。这会儿却疼得不一会儿眼里就含了一包的眼泪,黄少天原以为她又要发疯,可小赤狐也只是吮了吮那断甲就迎向源源不断涌入的道门弟子去了。黄少天与鹤鸣长老比较高下之际还要分了心去瞧小赤狐的状况如何,现在一瞧他不觉大为欣慰,以前那个刁蛮任性的小姑娘到底是长大了。

黄少天专心与鹤鸣长老过了几招后就瞧出鹤鸣这几年长进颇深,旁的那些弟子们都是些小兵小卒,小赤狐足以应对,可这个鹤鸣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剑尊,前几年他们比试剑术,黄少天以气息绵长侥幸赢了他半分,如今黄少天左手负伤,鹤鸣长老又人多势众。可黄少天却丝毫不惧,一口冰雨舞的密不透风,鹤鸣的剑术是稳中带狠,黄少天却是好取巧,寻了几个破绽就加以猛击,来来回回的几百回合过去了竟把鹤鸣逼的渐现疲态。

小赤狐一直挡在黄少天的身侧,她恨透了这个糟老头子,又心疼她自个儿的半截指甲,见黄少天步步紧逼,高兴的不住叫好,手上的动作也没落下。她那指甲厉害的狠,专往人咽喉抓去,那些弟子都晓得她的厉害,连连避让。小赤狐也乐得轻松,干脆分了神看黄少天打斗。

黄少天这厢刚刚打到一半,忽的心头想起了一件顶要紧的事儿。连忙大喊了一句“狐狸!你的信鸟呢!”七年前周泽楷差信鸟送来了许多金银财宝还他的债,想来信鸟也是可作通风报信之用的,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叫这个名儿。

小赤狐恍然大悟,低下头就开始翻找符箓。就在这将生转机的当口,异变陡生。小赤狐一味翻找,左手渐渐有些松懈,而且前几个被她掐晕的弟子里已有一个大弟子悠悠醒转,睁眼一看妖女就在眼前,此时不除更待何时,于是便不再踟蹰,拔出剑就朝小赤狐的背心刺去。

黄少天正苦于缠斗,余光瞥见那人动作,一时大惊失色,出声提醒已是不急,鹤鸣的剑已然指到他的肋骨处,他实在无法可想,只能略略偏过身子,将鹤鸣的雌剑拼了命的夹在肋下,然后又用后心去堵身后刺来的那柄长剑。

他自知在劫难逃,也就抱了必死的决心,面前的一众弟子见有机可乘,纷纷挑剑来袭。黄少天夹了那柄雌剑,正等着长剑穿透后心,只听得见小赤狐凄厉的喊了一声“黄少天!”就失了声音。黄少天转头一看,他那用命去护的小姑娘,他傻极了又喜欢极了的小公主居然将自己的真身扑在了长剑上,以血肉之躯为他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剑。他甚至能听到长剑穿透小公主皮肉的声音。

他嘴上老是嫌弃小赤狐又蠢又惯会闯祸,跟她相处已近数月,却从没夸过小赤狐一句好话。小赤狐该是踏雪招霜的青丘公主,却在他的小院子里受尽了委屈,不时还要被他揶揄,他说什么小赤狐就信什么,从不疑心他的用意。他想赠给小赤狐的玉环还焐在胸口,一直没有个合适的机会叫她高高兴兴的挂在胸口,应允了帮她追师兄也未能践诺。方才他想救小赤狐也最多是尽谊而已,因此第一反应就是尽量减少伤害。而小赤狐救他却是毫无犹豫又拼尽全力的,他黄少天真的欠小赤狐许多,就算是以后想为她立块碑,他甚至不知她的闺名,又如何来立?

黄少天怔在当地,鹤鸣却大喜过望。他刚才与黄少天过招,已然捉襟见肘,不料短短半刻之内,妖女已经伏诛,于是连忙指使弟子再去补上一剑。黄少天此时已经红了眼,只恨来的人还不够他出气。此时小赤狐生死未卜,连身体都没凉透,谁知鹤鸣居然丧心病狂至此,指使弟子在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上补刀。

那几个弟子的几把长剑刚一伸出,还未近到小赤狐身前,一把冰雨就横在了小赤狐的胸前,意旨明朗:敢动她的人,死。

一瞬之内那几把长剑就已然被挑飞,黄少天杀气腾腾的站在小赤狐的面前,冰雨的剑锋上鲜血淋漓。他出手向来知轻重懂分寸,不伤无辜之人,只杀恶贯满盈之人。而此时他却不想理那些对错条框,他面前战战兢兢的每一个人都是货真价实的刽子手,都该为小赤狐付出代价。

一时间金铁相击声不绝于耳,鹤鸣领着一众弟子将黄少天围成了一个完美的圈。小赤狐依旧昏迷不醒。黄少天将她小心翼翼的绑在后心,他之前读过一本侠义小说,其中有一段也有一个极厉害的女子将十根指甲当作武器,后来那女子死后她师父极为伤心,便将她的尸身绑在身后,用她的双手弑了她的几个仇人。读那本书的时候周泽楷还在他身边,他俩认真地讨论过此法是否可行,后来就搁置一旁,如今也只好勉力一试了。

他刚一动作,便有几个弟子急吼吼的要过来补刀,黄少天左手使不上劲,只能用冰雨往他们那里当头削去。冰雨是当世利器,削铁如泥,吹毛立断,他这一剑下去,那几把剑顿时成为了半根废铁。鹤鸣门下的一干弟子吓得倒退几步,鹤鸣气得须发倒立“为师教你们的文章都忘了吗!他们就两个人,怕什么!速速上前擒拿妖女!”

他发了这一声喝,却无人响应。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剑倒是都举起来了,却无人该做第一个动手的人。黄少天忙去探了探小赤狐的鼻息,小赤狐呼吸微弱,显然伤势极重,她方才被一剑穿心,纵是妖神之身也不能支撑长久,情况只怕是不好。

黄少天见她左手紧攥,显然手里捏着什么东西,就去轻轻的抬了她的手,将她十根指头一一掰开,这才看见她手掌之内栖着一只被烧毁的纸鹤,这看来就是信鸟了,还没送至青丘就已经被小赤狐的狐火所毁。此行他俩大概是凶多吉少了,黄少天也没指望自己能活过今天。只是可惜,他作为一名剑客不能锄奸惩恶,而是死在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手里,更可叹他夙愿未了,还未将师门的剑术发扬光大就不得不面临死局,实在叫他扼腕。

最后未了的………大概就是那一段旧梦了。他数年来精心雕琢那玉佩,好不容易琢成了一段环状的物什,他本想按照周泽楷那威风凛凛的原形琢出模样。只可惜他实在不精于匠艺,那青丘的九尾天狐被他琢磨得连狗形都不如,他就算见了周泽楷也是没这个勇气拿出来的。若今天他与小赤狐死在一处,周泽楷也定能发现这枚玉佩,那倒也不差了。

他思绪恍惚间,便听见石破天惊的一声齐喝,数十柄长剑被一抛而起,在空中用剑气悬坠。鹤鸣端坐在剑阵中心,袍袖飘然,掌心里内力凝聚成气状的实体,譬如八卦阵的两块黑白不断转动,终将那数十柄长剑齐齐排在了卦象之中,剑尖都指着一个点,待到杀机一动,登时就可以取他二人的性命。

黄少天从前只听魏琛说过这门派的这招,知道这是个能弑神杀佛的活儿。虽说这摆阵的只是白衣弟子,掌剑的也仅仅一位剑尊,他还是不敢怠慢,握紧了冰雨严阵以待,同时左手抱紧了背后的小赤狐,以防她在打斗中跌落。鹤鸣略歇息了两口气,骤然发出雷霆般的一声巨吼“巽五!”

“乾一!”

“震四!”

不能再让他喊下去了,阵法已经催动,乾为西北,震为正东,巽为东南,这几个方位的生门俱被堵死,待到八个方位的阵形大成,那就是彻底无幸了。黄少天警惕的端详着四周,他料定下一个方位定是离,那么离后面必定是坤。离位一定,他说不定可以从坤位逃生,只要他能带着小赤狐逃出去,那就一定还有别的法子。

“离三!”

就是现在,黄少天挽了一个剑花,剑尖向地,冰雨韧性极好,两个人的重量压在冰雨的剑尖上抵着地面轻轻一弹,黄少天就借着这推力往阵的西南角暴突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似已感受到阵角松动,可鹤鸣不言不语,而就在他将将逃出升天的一刹那,鹤鸣大喝一声“封!”

那悬在他头顶的几十柄长剑顿时剑尖指地,如同坠落的流星一般向他而来,黄少天挥剑削去了几柄,随后发现不对。那长剑哪里是向他而去,分明是集在一起想要取了他身后小狐狸的性命。

黄少天霎时间万事明朗。他说什么也是名动一方的少年剑圣,又备受蓝雨掌门宠爱,鹤鸣是绝对不敢杀了他然后与蓝雨公然做对的。只有杀了小赤狐,封了死人的嘴巴,他私通妖族叛出师门的罪名也才成立,人证物证皆在,而喻文州也锁在他们门派的水牢里头,任黄少天长了八万张嘴也说不清,而后鹤鸣又可以说他在被举众围剿的时候想求鹤鸣饶他性命,因此主动杀了小赤狐来换取他自己的生机,于是青丘的妖族们也不会与他们太过为难,而是将与黄少天和蓝雨纠缠不休。鹤鸣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黄少天的性命,而是除去小赤狐,嫁祸蓝雨师门。

真是好毒好狠的一条计策。只是鹤鸣算岔了一条,他满以为那狐妖已经算是个死人了,黄少天再蠢再愚钝也不会为着一个死人去拼命,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剑锋皆指那狐狸的时候,黄少天一个旋身就挡在了狐妖身前。

他的手臂上、肩窝处如同花朵绽放一般骤然迸出无数条翠绿的藤蔓,如同碧色的手腕一样张牙舞爪的紧紧抓住那些刺向他的长剑,那些藤蔓力气奇大,卷住长剑就死活不肯放手,许多弟子努力挣脱不得,鹤鸣的手腕也被死死缠住,叫他挥剑都斩不下去,鹤鸣气急败坏中看见了黄少天的表情。值此生死存亡之际,黄少天的脸上却还挂着微笑,像是在嘲讽鹤鸣:既然唯有一死才能洗刷冤屈,那就一死又有何妨呢?

鹤鸣不觉有些错愕,正想大喊住手,忽的胸口一阵疼痛。他往后连连倒退了几步,捂住胸口,顿时觉得内息停滞,脉象涩沉,也不知道是中了黄少天的什么暗器能把他害到如此地步。鹤鸣毕竟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眼前昏花也看不太清楚,只能听到弟子们纷纷叫嚷惊呼,那呼喊中大是惊异无助。待鹤鸣回转过来才发现,洞窟中央不知何时已经立着三个全然陌生的人,面容皆有怒色。

他又打量了一番,中间那人是个长身玉立的男子,五官颜色皆如冰雕雪塑一般,袖口上绣了几枝叫不出名字的花朵,此时那男子正扶起黄少天,见黄少天似是昏迷不醒,右手不知从何处抓出了一团淡青色毛茸茸的光团推进了黄少天的胸口,然后半搂半抱的将黄少天护在怀里。男子的一番动作不疾不徐,身边弟子们的呼喊声不绝于耳,而他却从容镇定,充耳不闻,直至黄少天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他才将目光转至鹤鸣的身上。

他的目光太过沉静,鹤鸣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男子左右两边本来都各站着一个俏生生的丫鬟,一见到那昏迷不醒的狐妖立时便往她身上扑了过去,一口一个“殿下啊”哭哭啼啼的好不伤心。鹤鸣随即明白这是来了救星,看那两个丫鬟的样子该是狐妖的随侍,可就不知道那个男子是谁?若是道门中人,怎地如此眼生呢?

“来者何人!”

眼看如意算盘落空,鹤鸣不觉有些恼怒。他原本计划周全,定能重挫蓝雨,擒拿妖魔,可谓是一石三鸟。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大事。鹤鸣隐隐觉得此人不好对付,己方又尽失锐气,如果纠缠起来必定又是一场鏖战,那就得不偿失了。他心中懊丧,却又十分不甘,于是非要来人留下个名目。

他一声叫喊刚落,洞窟中乍然迸出又一声巨响,紧接着就爆出砂石无数,狂风肆虐。鹤鸣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他那些弟子们哪见过如此景象,早就四散而开。鹤鸣心急如焚,刚要维持秩序,只听洞中轰的一声,山摇地动,连身形都难以稳住,从洞口骤然滚起了漫天大火,焰光灼人,滔滔火浪逐着人流而去。

一时间众人手忙脚乱,各自逃生,再没人注意到那几人的去处。最后鹤鸣只好唤来众弟子们取出引水符浇灭大火,足足忙了半个时辰才把大火扑灭,终于发现于一团灰烬中赫然躺着一段白色的绸条,不知道是何种材质而制竟火烧不化。

有弟子小心翼翼的取来布条交给鹤鸣,鹤鸣展开一看,上面只草草落了寥寥数字,笔锋锐利:青丘周泽楷,不日必将上门讨教。

一局好棋竟最后落得成如此下场!鹤鸣叹息一声,只得吩咐弟子回门休整。

“黄少天!黄少天!公主殿下醒了!”

“黄少天,公主殿下来瞧你来了!”

什么劳什子的公主?我可不认识什么公主!黄少天难得睡上这样一个好觉,还不大想从梦境中醒来。那个讨人烦的清脆声音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了也不知多久,终于算是歇了下来。他舒服的叹了一口气,正要换个姿势再眠的时候,脑袋却不轻不重的挨了一记。

“还不醒?本公主都来瞧了你三天了,怎么跟猪一样啊!”

嗬哟!好大的口气啊?到底是哪门子的公主来寻衅啊?黄少天气得想爬起来理论一番,没想到刚睁开眼看到面前站着齐刷刷的一排人便愣怔了,完全忘了刚刚想说什么。

这,这都是哪位?他怎么不记得他蓝雨门中竟有女弟子了?魏琛呢?喻文州呢?

面前齐齐整整的站着一溜儿的美人,个个都是天香国色,此时都捂了嘴瞅着他一个劲的笑。只有打头的那一个神色大不一样,有点不耐烦的说“你到底伤好了没有啊?哥哥说你都睡了一个多月了!你再不醒,哥哥的宫殿都要被你师父砸了!”

黄少天脑子晕晕乎乎的,盯着那美人反应了好一阵才认出来“小赤狐?”

“什么小赤狐!这是我们公主!”旁边的一个美人连忙出言纠正。

黄少天狠拍了一下脑袋,面前的小赤狐登时变成了两个。小赤狐根本不顾公主的仪态,大剌剌的一撩裙摆就坐在了黄少天的床沿,口气还傲慢的不行“黄少天啊,你的伤口还疼不?”

床头的壁炉上熏着不知名的香料,整间屋子都弥漫着这淡淡的香氛,熏得黄少天脑子有些晕晕沉沉。他怔怔的将浑身上下摸了一遍才反应过来“我伤哪儿了?”

小赤狐见他傻成这样,没好气的冲他身上努努嘴“喏,那儿,那儿和那儿,肋骨的擦伤,左边脏腑也有损伤,大小划伤更是不计其数。御医都说你救不活了,哥哥还非要救,差点搭上他半条命,最后好歹是救回来了,哥哥在你身边守了你整整半个月呢,修炼也耽搁下来了。你看看你,羞不羞啊?”她说罢还故意伸出小指用力刮了刮自己的脸蛋儿来打趣黄少天。

黄少天却完全不在意这个,他第一反应是问喻文州的下落,小赤狐前一刻还是伶牙俐齿,一提到喻文州就变做了一只锯了嘴的葫芦,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最后好不容易红着脸吐了几个字“他,他当然无事。前几日还,还来过一趟。”

无事就好。黄少天紧接着想起了“哥哥的宫殿都要被你师父砸了”这句话,心头又是一窒“这么说我师兄弟和师父都来了?”

“可不是。”小赤狐话音刚落,就听到中气十足的一声吼“周泽楷!把老子的徒弟交出来!不然今天接着打,我就不信你们这个破落宫殿这么能扛,你一天不交人,我就带着我徒儿日日前来,别以为你们狐狸精活得长。魏琛的徒弟可多了,以后徒儿生徒孙徒外孙,总有法子搅得你不得安宁,哈哈哈哈哈!看招!”

紧跟着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打斗之声,似乎是过完数招以后,才听到周泽楷清清冷冷的声音“不交,打。”

眼见着又要乱作一团,黄少天连忙三步并做两步的冲出去,那殿门笨重无比,原是十分难开的,居然给他一下就撞开了一条缝。黄少天一推开门就愣住了,他懵懵懂懂的于人世间最险恶的处境里摸爬滚打了一遭,他以为此生难见的所爱所亲,如今都为着他聚在了这里,这在地狱里滚了一遍又陡然回到人间花繁时的感受,实在非言语可尽述。他面前就站着他的师兄弟们,师父也在,蓝雨门下的人,一个都没有少,小赤狐笑嘻嘻的攀着周泽楷的肩膀立在他身旁。他此时此刻才真正感激苍天有眼,让他如此幸运。

先奔上来的是魏琛,一大把年纪了嘴里却总还带着点儿粗字“来,让我瞧瞧,那帮狐狸精把你怎么样了没有?伤怎么样了?咱们下午就回蓝雨,合计合计,明天找他们几个老家伙算账去!”这几句还算像话,后面就纯属胡诌乱造了,黄少天越听越觉得不对,连忙答应晚上就跟着喻文州回去,好说歹说的打发走了一众师兄弟,刚想去周泽楷问问当日的情况,一转头却发现周泽楷也不见了。黄少天颇有些气馁,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去打点行囊,准备回蓝雨。

他收拾了一半便觉得十分不甘,他寻周泽楷寻了整整十年,如今心仪的人近在眼前,他却囿于他那一点儿自卑和懦弱而不敢上前,实在是有违他剑圣的名号。

那就搏一搏罢,站在宫殿门口看到周泽楷的一刹那,黄少天从未如此确认,他真的栽在周泽楷手上了。他不知道这是男女之爱还是惺惺相惜或是什么,他不需要任何的修饰与形容去定义这种情感,他只需要告诉周泽楷他心中那终究无法压抑的洪流,他想要看到周泽楷眼里因为他而涌动的波澜,不管是惊异、厌恶还是旁的什么,什么都好,只要周泽楷情绪的触动是为了他,那么他就可以十分满足的认定,起码他曾经拥有周泽楷,哪怕只是周泽楷漫长生命中的一瞬间,那也就够了,他能记着一辈子。就像当年他摘的那朵花,明明凋谢在即,他却硬生生的将那朵花的花期延长了十年。直到如今,那花依旧娇美如昔。

黄少天提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转出殿门,未曾料到周泽楷就立在他前面几步之遥的地方。黄少天骤然屏住了呼吸,他再也受不了这像是失而复得又像是即将失去的痛苦与欢欣,他就站在那峭壁的边上,他在为他自己写一个结局,又像是在等着周泽楷亲口宣告的审判。

他忽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渴望得到却更恐惧失去。黄少天睁大了眼睛,努力的想记住周泽楷的每一个微小的瞬间。他细细看去,不禁感叹道周泽楷果然是只狐狸精,与十年以前分毫未变,也还是那么孤高清冷的样子,似乎都要与这玉色的宫墙融为一体了。这未免太冷了些,周泽楷理应拥有更多。这世间最灼热最珍贵最脆弱的东西,都该给他。

比如。

一树花开。

黄少天控制不住自己,他所有的理智都飞离天外。这世上本没有永葆青春的仙法,自然也不会有花开至十年不谢,于是他最后觅到的方子便是将那花心移到心房,如此花枝同血脉共生共长,如此以来就再也不会凋谢。

黄少天察觉到他失败了,他拼命想靠近又想逃脱的心情就在这一刻暴露无遗,他向心而发的花朵在那一刻于宫墙内外陡然发出,仅仅一个瞬间,他甚至都来不及使用任何的术法,千万株花树从白茫茫的园地上破土而出,霎时之间翠色吐露,捧着姹紫嫣红的一片。而万千花朵簇拥的那个人影正诧异的转过身来。

不,不要看。

他清晰的看到了他想要的波澜,他甚至看到了周泽楷嘴唇的翕动。

可是他实在来不及听周泽楷想要讲什么了。

黄少天扭头就跑,他毕生的勇气就在这一刻挥霍殆尽,他一往无前的剑圣本色如今溃不成军。他明明剑术卓越,从无败绩,却在心爱之人面前不战而退。

他寻了个僻静的角落一个人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绕了条极远的小路慢慢走回了宫。

黄少天刚一踏进殿门就看到小赤狐苦着个脸在那儿跪着,看上去既委屈又可怜,殿中站了个衣饰华贵的宫人,正捧着谕旨在那儿一板一眼的念着。黄少天本来还是懵怔的,就被小赤狐拉了一同跪下。黄少天心不在焉的听了一会儿,原来那青丘的国主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此次大劫的事情经过,一意认定黄少天和小赤狐两人情深意笃,共阅生死,实属良配,一听到黄少天醒了就马不停蹄的叫文官过来下了旨意,吩咐小赤狐晚上就跟着黄少天一同回蓝雨,也好同蓝雨的师兄弟们多熟悉亲近,以后嫁出去了不至于太受委屈。

黄少天接了那一卷金灿灿的谕旨,同小赤狐交换了一个“大事不好”的眼神。小赤狐当机立断就决定要逃婚,连侍女都不带了,自己就赶回宫去收拾包裹。

不料未过午时,小赤狐却被她两个侍女扭送回来了,原来那两个侍女察觉有异,于是前去禀告国主,国主便差了两个武师将小赤狐五花大绑的扔进了黄少天的房间内。小赤狐委屈的直掉眼泪,又骂又跳,不得安歇。黄少天却躺在床上对着穹顶发呆,越听越心烦。他在床上翻来滚去的郁结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一事,于是在胸口处胡乱摸了一会儿,都没摸到两枚玉环。黄少天仔细想了一阵,他自从醒来就发现衣服都被人换过,想是那个时候玉环被人拿走了。那两枚玉环倒不是多么贵重,主要是其中有一枚是给周泽楷的礼物,若是被人看见了岂不是两人都尴尬?黄少天愈想便愈着急,恨不得立刻就出殿寻找。

另一边,小赤狐呜呜的哭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忽然振作精神,一抹眼泪就跳到了黄少天面前,气势汹汹的插着腰说“我想到一个好法子了!不过你得配合我一下。”

黄少天被她那个凶神恶煞的眼神吓得不轻,他委实不信这小赤狐的脑子里能蹦出个什么好主意出来“配合什么?”

小赤狐在他面前蹲下,“还记得吗?你不是让我帮你追哥哥的吗?现在情况这么糟糕,你干脆就去向哥哥表明心意了呗?这样我也不用嫁了,你也可以留在青丘跟哥哥时时刻刻在一处了,多好。”

“不不不”。黄少天觉得小赤狐根本没有抓到重点“这太突兀了,而且这在凡间算是龙阳之好了,你哥哥还未娶妃子吗?他有心仪的女子吗?这,这不行的啊。不行不行,你这想的什么捣烂玩意儿,不如想想正经的吧。”

小赤狐却不买他的帐,而是直言不讳的问道“黄少天,你喜欢哥哥吗?”

喜欢吗?

当然是………

“喜欢。”他的声音放的轻轻的,他尚在思考如何把这份喜欢表现的委婉又合适,而言语已经无可置疑的出卖了他。

 “那你就向他说出来啊!”小赤狐握着拳头向他大声喊道。

黄少天被她一句话激的不知如何反应是好,他忽然鼓舞了精神,打算一鼓作气冲出门去,趁着还未清醒就快快把这四个字说清楚。

他冲的太急,不留神撞倒了一人,黄少天连声抱歉,正要将那人扶起,却愣在当地,他朝思暮想却遍寻不得的人正揉着发红的额角侧着脸望着他。黄少天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怔怔的连眼睛都不敢眨。

他想说抱歉,又想不合时宜的问问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

听说与鹤鸣冲突那日最后是你把我带回青丘诊治,是真的吗?

周泽楷,你……我喜欢你。

可是黄少天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他的目光都锁在周泽楷领口掉出的玉佩之上。他知道这玉佩的纹路走形,他知道左侧的一条裂缝是他刻画之时用力太过所致。他还知道那九条尾巴中的第五条后面被他琢了三个歪歪扭扭的字:周泽楷。

他忽然特别想深究了。

周泽楷却在此时抬起眼,他碰到周泽楷的指尖,凉的如同玉石一般。他终于知道害怕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了。

“我知道。”

周泽楷的嘴唇也是凉的,周泽楷的脸颊和锁骨都是凉的,他老想着周泽楷就该拥有世上最好最炽热的东西,那么现在他想对了。

黄少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开口,他笑的狡黠又无赖“周泽楷,我知道你救了我一命,我是不是该付点报酬?蓝雨真的很穷,除了野味多了一点以外真的是家徒四壁了。庙里就我最值钱了,什么都会,可以保护你,还能开花给你看,怎么样周泽楷?要不要考虑一下呢?”

 

 

番外之周泽楷的碎碎念【橙宝赞助的!】

  1. 就是这个人么
  2. 观察他一下
  3. 妹妹是不是喜欢他呀
  4. 等等………她是不是把我卖了?
  5. 再观察下
  6. 啊,喝醉了呢
  7. 得赶快把妹妹带走
  8. 被咬了!!!!!
  9. 这么大动静他居然还没醒吗?
  10. 得保护妹妹,顺便也保护一下他吧
  11. 黑心商人!!!
  12. 当人原来好麻烦
  13. 黑…心…商…人………
  14. 鸡真好吃
  15. 不想再吃了
  16. 糖葫芦也好吃,可爱
  17. 好像我妹妹啊,可是很贵,他买不起的吧?
  18. 他有点可爱
  19. 帮我打妖怪,人很好呀
  20. 他出门了,等他回家
  21. 宫里的人来了,不想走,可是听说我留下会给他添麻烦
  22. 以后再回去找他
  23. 父亲好像有些担心妹妹的情况
  24. 找不到他,他是不是生气了
  25. 听说他在修炼,他还好吗
  26. 想去找他,可是说不定还在生我气,好犹豫,去不去呢
  27. 妹妹又离家出走了!
  28. 这次说不定也能见到他,生气了就……哄哄?
  29. 受伤了!!!
  30. 一直在保护妹妹呢,是喜欢她么?
  31. 这是什么?好丑的字,怎么还有我的名字?
  32. 我知道
  33. 他师父找上门来了,难缠
  34. 妹妹醒了,他还没醒
  35. 说了妹妹,太任性了
  36. 醒了!
  37. 还是不敢见他
  38. 看见他了
  39. 不敢见他
  40. 他为什么躲在墙角盯着我?
  41. 花………?这是什么?
  42. 父亲赐婚了?妹妹和他?
  43. 他喜欢我
  44. 我也是
  45. 那就以身相许吧


评论(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