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十二)

路标路标:不良(十一)




“没有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周泽楷你相信我。”黄少天摆着手连连否认,然而一不小心撞进了周泽楷的眼神里,他又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他只想跑。真的只想跑,跑的越快越好,周泽楷这个人有毒,还是躲远点儿的好。好在这个时候他的好朋友喻文州适时的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欢快的铃声隐隐约约从黄少天的裤兜中透出,黄少天从裤兜里一把拔出手机,几乎是一步三跳的逃离了周泽楷的视线。

“喂文州啊,你们到了?好啊好啊我们马上过来,你们等不及了吧?啊呀都怪张佳乐还不下来,走了走了!”

黄少天像逃命一样跑出三里远的时候才发现张佳乐早已被他甩在了身后的某个旮旯里。他作了三秒钟的检讨,主要内容有三:第一,周泽楷又跟他没有关系,周泽楷前女友又不是他前女友,他当个吃瓜群众看戏就行了怎么还当真八卦上了,该打该打;第二,不能逞一时之勇就被骗上过山车,归根结底了还不是受不了周泽楷的挑衅。本以为周泽楷是个乖仔没想到一肚子坏水啊,又上了恶当了,以后得多加注意。第三,说什么都不该抛弃他可亲可靠的革命战友张佳乐,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周泽楷的错。

黄少天检讨完毕后,有些踟蹰着要不要往回走走看看能不能把张佳乐找回来。正犹豫着,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你速度很快啊,张佳乐呢?”说话的是孙哲平。

黄少天有些窘迫的挠了挠头皮“他……他啊,他应该一会儿就过来了吧?要不你们先排着我回去找找他?我也不清楚他走到哪儿了,你们知道他手机常年静音除非只能我自个儿去找了。”

“你还晓得要找我啊?”张佳乐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传来“你在过山车上跟周泽楷聊那么欢,我都听见了;我还没下去呢你就跟兔子一样跑了汽车都撵不上你,包也不拿帽子也不要,我抱着两个包跟在你后面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溜烟的就跑远了。”

“我的错我的错,乐哥消消气,背包我拿。”黄少天自知理亏,连忙赔着笑脸把张佳乐的包接了过去,又顺手给他递了一张餐巾纸揩汗。张佳乐又嘟嘟囔囔的说了几句,脸色总算是云散雨收了。

四个人又打闹了一阵,张佳乐叽叽喳喳的在前头描述过山车是多么好玩,黄少天就跟在后头拼命撺掇孙哲平也去试上一试。孙哲平在外一直是钢铁硬汉宁折不弯的形象,其实也只有他们几个知道孙哲平恐高的小秘密。孙哲平脸色臭臭的作势要打张佳乐,张佳乐连忙一个闪身躲到黄少天身后大喊大孙饶命,喻文州在一旁也不劝也不同他们吵闹,只是一味的袖手旁观。几人打闹了一路,说说笑笑也不觉得这队排的有多长,不到一会儿便轮到他们了。

这兽血征途名字起的十分霸气恢弘,其实就是激流勇进。许多人都是披着雨衣进去的,而且据说这个项目的溅水很多,特别容易弄湿衣物。只有刚刚下船的一批轮回的男生根本没披雨衣,大剌剌的告诉他们四个“用不着买雨衣,弄不湿。”

“那我们也别买了吧,人家都穿雨衣,我们就这么进去多帅啊。”这是中二少年黄少天。

“我赞成!”张佳乐高高的举起了手“雨衣十块钱一件,还不如买零食呢。”这是吃土少年张佳乐。

孙哲平耸耸肩“我无所谓。”

喻文州从善如流“那就全票通过了,上船吧。”

几人享受着众人崇敬的目光上了船,而这一只大船才坐满一半,其余的乘客要从另一侧登船,估计还要在原地等个十分钟。黄少天一望整艘船上都没有小姑娘,于是就笑嘻嘻的同张佳乐讲了点荤段子,刚讲到精彩刺激的一段,船就晃了一下,看样子是有人上船了,黄少天扶住栏杆艰难的扭过身子一看,心中不由得又骂了句MMP。

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无处不在啊周泽楷!

周泽楷端端正正的坐在了他的身边,黄少天也只好悻悻的搭话“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啊?”

周泽楷维持着一贯的言简意赅“刚刚。”

哦哦那还好那还好,黄少天放下了一颗心,一边忿忿的用胳膊肘捣了捣张佳乐,压低声音埋怨道“你怎么不提醒我啊?”

张佳乐觉得这一肘子简直挨的莫名其妙,冤死了“提醒你什么啊?周泽楷?这有什么好提醒的?他是你谁啊?”

他声音稍稍大了点,一船的人都向他们看来。黄少天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按到地底下,一面张嘴补救道“还能有谁啊?同桌啊!”

张佳乐刚想开口讥讽黄少天几句,就听见周泽楷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黄少天顿时也不想说话了,一船人就沉默着向黑黢黢的山洞里驶去。

不得不说这山洞做的还挺像这么回事的,黑压压的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着微弱的一点光线分辨出锋利的岩石轮廓,船行驶在深水中,水浪拍打船体的撞击声不绝于耳。黄少天眨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四周,确认谁都看不见谁了,心里的小恶魔又开始作祟。他趁着周泽楷不注意,伸出一根小拇指戳了戳周泽楷柔软的腰侧。

后者像受了惊的鹿一样看向他,黄少天却早已正襟危坐,皱起眉头装作特别认真的在打量前方的轨道。周泽楷没发现可疑之处,又把头扭向了别的方向寻找嫌疑人。黄少天看奸计得逞,心中嘿嘿暗笑两声,等周泽楷又有些迷糊的时候,又故技重施,这回戳了戳周泽楷的胸膛。

这次周泽楷还是没怀疑到他头上,黄少天见周泽楷四下寻找作案凶手的样子就开心的不得了,尾巴都要戳到天上去了。他望了望前面黑暗的轨道实在不太长了,加上刚才两度得手又给他增添了不少自信,于是当即决定趁着最后的黑暗再戳周泽楷一下,就当报仇了。

他眯着眼睛瞅了瞅对方的侧脸,确认周泽楷放松警惕了以后,便得意洋洋的伸出小指向着周泽楷的腰侧进发。刚把手探出去,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牢牢的捉在怀里。

“抓到了。”周泽楷的声音在黄少天的耳畔响起。

“干嘛!放开!”黄少天又惊又怒,声音又不敢放得太大,只一味的把手往外抽。周泽楷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两个人一抽一捉的挣扎了小一会儿,黄少天忽然感到身子一轻,一句卧槽将要破口而出。

坑爹啊这!这不还是过山车吗!这不过轨道在水里罢了,此时他左手被捉得死紧,右手又没搭在栏杆上,又是这么高往下俯冲,他要是头磕在栏杆上撞傻了怎么办?都是周泽楷的错!要是他这么聪明的脑袋真傻了那周泽楷肯定得对他负责任的啊!

黄少天一声惊呼尚未出口,左手的桎梏已然松开,正在黄少天整个人随着船的下落往下坠的同时,他已然被人死死拥住,与其说是拥住倒不如说是钳住来的更为确切,那人的胸膛坚硬如铁,力道之大,黄少天竟不能移动半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米多高的浪头扑上周身。

他懒得想也知道是周泽楷帮了他,不过他懒得说谢谢也懒得理周泽楷。只不过,这小白脸还挺好心的。

只是他们轮回副高的人真的是混蛋,黄少天捏着里外两层都湿透了的校服恨得牙痒痒,谁告诉他们说水很少不用买雨衣的?他把外层的秋季校服脱下来绞了三把才觉得没那么难受了,他在拧衣服的间隙中空出一秒来关照了一下救命恩人,朝着周泽楷湿透的校服的方向努努嘴“不难受?”

周泽楷摇了摇头,而是问了另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不说谢谢?”

黄少天梗住了,他好不容易拍着胸脯咽下了这口气,才回道“谢谢谢谢谢谢您哪!”

周泽楷却笑了,这笑容好看的很,可黄少天怎么看都有些故意气他的意思。他敢打赌,周泽楷一早就发现他的小伎俩了,只是一开始没打算拆穿他,想诱他出手罢了。周泽楷一百分之一万是故意的!一想到这点,黄少天就觉得自己的肺要被气炸了。

可周泽楷接下来的话让他更气了。

周泽楷说“不用谢。”

又补了一句“同桌,应该的。"


我真的没有弃坑啊我只是努力在高压下写作。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