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延长叛逆期

︿( ̄︶ ̄)︿短小不精悍,一发完结~!

超没营养的叨逼叨逼叨。





“你知道的嘛,青春期的少年总是有一点冲动。什么冲动呢?就是想变得跟别人‘不一样’,具体来说就是‘有范儿’‘酷毙了’。”

关于叛逆期的话题,黄少天想了很久,最终捡了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的开头。末了还问了问对方“你也有叛逆期吧?你的叛逆期什么样子的?”

  对方点点头,表示在认真地听。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又红着脸赶紧摇了摇头。黄少天于是继续下去“我呢没有那么叛逆,毕竟爹妈管得严。但是我不能当个四眼的乖乖仔啊,每天光是上课下课写作业的那多没意思。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人不轻狂枉少年嘛!’我一共就上那么几年学,手指头掰一掰都能数清楚,我不能全部浪费在学习上是不是?”

  对方接触到黄少天的目光,认真地“嗯”了一声。黄少天挠了挠脑袋,“我还记得我想了半天,最后决定了第一个要做的酷一点的事是交白卷。你想想,考场那环境多严肃啊,我昂首挺胸的直接把卷子扔给老师,那得有多酷?我还记得我们班有个女生,扎两个小麻花辫,长得还挺好看的,她特崇拜我们班一个学渣,因为他老交白卷。我就觉得那学渣每次交白卷的时候特潇洒,特迷人。于是我也想酷一回。”

  他说了一半就去偷觑对方的脸色。对方似乎有那么一点想笑,又很快的忍住了,摆摆手示意黄少天继续。黄少天惆怅的盯着窗户外头的路灯,无限哀怨的往下说“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数学都不好,一百二满分只能拿二十多的那种,全靠选择题瞎蒙。于是觉得要不就交数学白卷算了。我们那数学老师是个特别凶的老头,讲课的时候教鞭挥的虎虎生风,还老爱瞪我。”
  
   他说着说着便激动起来,比划着数学老头的样子在对方面前舞了一遭“虎虎生风知道什么意思不?他那鞭子还是根钢鞭,那老头姓胡,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就叫虎鞭。他平常就这么使鞭子的,你看到没?这一鞭子下去手心肯定得肿!我想了好几天,觉得被打手心就被打吧,耍一回帅就挣两鞭子也挺值的。可是………”

  黄少天猛地一拍大腿“可是后面的考试我突然像被打通了什么二脉一样大题居然都会写了!我就每次想着这次写完再交吧,反正下次就能交白卷了。结果每次我都会写,成绩居然都还可以,后来虎鞭就对我好得很了,我也不大好意思再交白卷了。”他无奈的耸耸肩,“好了,第一次试图叛逆宣告失败。喂你别憋着啊,脸都红了,想笑就笑呗。”

  得了黄少天的允许,对方果然笑了起来,由于憋了太久还有些咳嗽。黄少天起身去饮水机那里接了一杯温水递给对方,然后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继续说道“然后就是第二次失败的尝试了……………嗯,是想拍拖啦。因为觉得早恋什么的很酷啊,还有好多电视剧电影也说早恋的。我就想跟世上第一的美人相爱,家人老师极力反对然后强行拆散以后我们俩依旧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起携手走天涯,那时候简直是会被所有人都崇拜的事情啊!”

  对方闻言剧烈的咳了起来,黄少天早就料到了他会有这个反应,一边顺毛一边安抚“安啦安啦都说了是‘失败’的尝试当然没成功了。”他斟酌了一下,最后决定长话短说一语带过“我喜欢的就是刚刚跟你说的那个扎麻花辫的小姑娘啦,情书也写了有几十封了,巧克力也送了,情歌也唱了,结果她把我告到班主任那里去了,说我天天不学习骚扰她。我多惨你也能猜到了,唉我就不多讲了,反正这不,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了吗。”

  对方弯起了唇角,问的却是毫不相关的问题“她呢?”黄少天反应过来“谁?哦你问那个小姑娘啊,我上回同学聚会还见着她了,已经是孩子的妈了,肚子里还怀着一个,麻花辫也没了,反正变化挺大的,认不出来了。”

  对方对这个答案却不甚满意,并不打算放过他,而是继续追问道“还喜欢她?”

  黄少天这才知道对方究竟在纠结些什么“没有没有,怎么会。”他见对方好像还不是很相信的样子,于是连忙快进到下一个话题“这个失败过后,我消沉了好长时间。我妈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更年期还是怎么着,天天在家找我的茬。写作业就是不关心家里,主动做家务就是逃避写作业,出去打篮球就是玩物丧志,埋头学习就是书呆子,浑身上下都被她捡出来挑刺。你是不知道我妈唠叨起来有多恐怖,反正我是怕了她了。偏偏我不住校,每天跟我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想想都头痛死了,我想躲她她还在我房间打滚,是真的打滚啊!说我翅膀硬了不体谅她了。”

   对方听着也皱起了眉头,关切的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正好我也不想学习了,也想让我爸妈对我稍微重视一点,于是跟我同桌合计了一下,两个人从家里偷了三百块钱就出门闯荡了。”

  黄少天狠狠地吸了吸鼻子,悲愤的一拍大腿“这个衰仔,亏我那么相信他!居然在火车站把我撂下跑了!跑了!跑了!还顺走了我的一百块!说嫌我太啰嗦了!我有那么啰嗦吗?”

  对方忍不住笑了起来,黄少天愤怒的嚷嚷道“你还笑!笑什么笑!不许笑!”他照着对方的小腿骨一脚踹了过去,动作凶狠却没几分力气“唉。警察把我扭送回学校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尴尬啊!想找个缝钻进去算了,结果我们校长还把我拎到升旗仪式上当典型教育‘这位就是离家出走的黄少天同学,想必同学们都不陌生吧’,他说这两句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尴尬了,后面简直是……”

他掐着自己的脖子做了个翻白眼的动作“窒息。从此我清心寡欲,再也不想叛逆期的事了。”

黄少天惆怅的望了一眼雪白的天花板,如果此时手中矜持的夹着一根袅袅燃起的香烟该最是应景不过,这教他想起了另一段被他遗忘的叛逆经历“哦对了我还试着抽过烟,烟偷的还是我老豆的,怕被他发现就只敢拿了一根。还装模作样的躲进厕所吸,结果经验不足忘带打火机了,就问旁边的哥们儿借了一个。我老豆吸的也不晓得什么劣质烟,呛得要死,我好不容易点着了刚吸了一口就给冲的鼻涕眼泪都出来了,扭头一看教导主任在旁边阴测测的看着我笑。简直太惨了”

  黄少天不忍的摇了摇头“刚在主席台上被训了没两周又上去了,这下全校都认得我了,我去食堂打饭的时候还听到有人说‘看,那就是那个离家出走被警察送回来又抽烟被教导主任抓住的傻逼。’”

“这学校真是彻底没法呆了。”黄少天盯着天花板“于是我就天天逃课去网吧打游戏,被魏老大送到了蓝雨。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对方微微侧身,关切的问道“你父母………?”

“我妈?我妈寻死觅活的哭了两天就接受现实了,我老豆打了我好几顿,天天追着我打,我那时候可硬气了!”黄少天说起兴奋处便两眼熠熠“我死也不肯松口,他打任他打,我清风拂山岗。后来我老豆把家里的戒尺打折了两根,我也没松口,他拿我没办法,最后还不是妥协了。其实这件事挺酷的。”

  他看着对方忽然笑了起来“不过上回我回学校看老师,我们班主任愣是没认出我来,我口齿清晰的报了两遍名字我们班主任才想起来,恍然大悟的说了一句‘哦黄少天啊?那个辍学打游戏的?’”

“你说说你说说,好歹我也打出来点儿名堂吧,怎么到他嘴里就成‘辍学打游戏’的了?多不威风多不帅气啊。那么酷的事情,现在变得好像一点都不酷了。”

黄少天苦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后来我开始打荣耀了以后就清心寡欲了,天天只想着怎么打荣耀就没考虑过叛逆期的事儿了。人家叛逆期都有段轰轰烈烈的什么情史逃课史什么的我看着真的觉得挺好玩的,哎你看我都二十三了过几天都二十四了也没做什么酷一点的事,以后怎么跟小辈们吹我的英明神武啊,真是失策。”

“没有呀。”对方温顺的笑着,凑过去捏了捏黄少天的手掌心“今天不是?”

“别提别提!”黄少天像触了电一样哇的跳开了,他自暴自弃的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床褥“唉是我太鲁莽了………好了现在我懂了,所谓酷一点的事根本就是一时脑子发热根本不计后果的,我现在根本不敢看微博……”

他嘴上嘟囔着,却还是划开了手机屏幕,将左眼睁开了一条缝,看到微博右下角鲜红刺眼的“9999+”映入眼帘,顿时吓得又把手机扔出两丈远,然后在床上滚了两圈,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对方动了动身子,坐在了他的床侧,黄少天敏锐的感觉到身侧的床褥下陷了一点点,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你八卦也八卦完了,可以回去了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后悔?”对方问道。

“哪里后悔了?我可没有后悔啊!怎么说也是一件超级超级酷的事情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呀,我想想都觉得太酷了,虽然我的叛逆期是长了那么一丁点,但是…!我一点儿都不后悔,这也算得上能吹一辈子的事情了吧?”

“嗯。”对方轻轻答应了一声,又想凑过去抱黄少天。黄少天却敏捷的躲开了“干嘛啦干嘛啦?都这么晚了还不走吗?”

“不。”对方却很固执,甚至耍无赖的抱住了他这一只大号的春卷“还没说,最酷的事情。”

黄少天默了默,捂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的细细的,但是对方却听到了。

他先嗫嚅着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说道“………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跟周泽楷在一起就是这世上最酷的事情了,简直他娘的酷毙了。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别人羡慕不来的。不过,就算羡慕也不给。”

身上的被子被人揭开,黄少天猛虎落地式朝对方扑去“我靠靠靠平时没看出你这么腹黑啊居然还录音!长本事了啊!”

对方灵巧的躲闪着黄少天的抢夺,然后摁下了播放键。

被吞噬的第一句话此刻在空气中被无限放大。

“这辈子最酷的事情是爱上你啊,笨蛋。”

他的无名指上忽然被套上了一个环状的东西,他猜应该是对方几小时前刚刚拿到的最珍贵的宝物。

此刻那宝物就于他的指缝之间被摩挲得发烫。黄少天闭上眼睛,他的眼眶也在发烫,他浑身从上到下都流动着岩浆,烫的他直哆嗦。

他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我也是。”

背景是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两人拿到冠军后阿黄当众出柜。【你们肯定都看出来了。。。】

评论(15)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