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不良(十一)

呜呜后面有事可能半个星期内不能更文了请姑娘们谅解~!

依然是勤快的路标:不良(十)




“废话,当然是热的。”黄少天随意搪塞了一句就去拉张佳乐“你倒是快点啊,周泽楷他们已经在前面排队了,你还磨磨唧唧的马上都要赶不上了这一轮了。”

俩人气喘吁吁的穿过人群的时候已经排到他们几个人了,这一轮过山车刚刚结束,黄少天探头探脑的向前张望,只见上面的人下来的时候表情都十分痛苦,脸色煞白嘴唇颤抖,还有几个女生捂着胸口踉踉跄跄被同伴扶了下来。

黄少天顿时有点想拔腿就跑。

他嘴硬又惯爱逞强。比如上次春游,他看到过山车就嚷嚷着要坐,真把安全带绑上了又害怕得闭上眼睛,下来的时候吐了小半个小时。这云之秘境据说是国内最知名的小型过山车之一,他望着那高耸入云的过山车道,目光所及处蜿蜒了不知多少个高低错落,于是不免有些打抖。

他尚在犹豫踌躇之间,这一轮的过山车已经到了,轮回的几位有说有笑的走近了车厢,他们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阵,结果三个黄少天不认识的轮回同学和江波涛一起坐到了第一排,周泽楷却站在原处,像是在等他。

看来这过山车真的是不上不行了,起码他不能在周泽楷这个小白脸跟前丢脸不是?还有那帮轮回副高的,还特意坐第一排?这是嫌不够刺激?他黄少天说什么不能挫了荣耀高中的威风长轮回的志气啊!

黄少天如此想着,顿时心中豪情万丈。他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过山车的车厢,等到被三根安全带五花大绑的时候才觉得实在是有些不妙。他仰望了一下前面将要爬上的高坡,再眺望了一下那个猛冲下去的弧度,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吗?

“滴——”一声长鸣。

来不及了。

过山车是一排三个位子的设置,他坐在第二排的正中央,左边是周泽楷,右边没有人,张佳乐这个二货还觉得第二排不够刺激,硬是撇开他跑到最后一排去了。

黄少天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视线最终落定在周泽楷的身上。周泽楷也被安全带缚了好几道,连领带和衣领都被安全带拉的有些歪,连他一侧的锁骨槽都从领口里漏了出来,因此显现出了少有的与学校里不同的模样。周泽楷依然沉默不语,一副不打算与黄少天说话的模样,可两片嘴唇却抿得很紧,眉头也拧了起来,看上去异常的乖巧严肃。

乖巧,和严肃,这两个词是不大能共存的。可是现在放在周泽楷身上却十分合适。黄少天盯着周泽楷认真的瞅了半晌,冷不丁椅子忽然晃了一晃。黄少天连忙抠住扶手,一边惊恐的发现身下的座椅居然将他倒吊了起来,形成了一副半蹲着的姿态,而这个姿态让他更好——不——更清楚的直面将要攀援的轨道。

不不不,不要——!

他一声尖叫还卡在嗓子里,无意中看见周泽楷把嘴唇抿的更紧。黄少天心里稍稍放宽了少许,起码还有个人也陪着他害怕,在这种需要同舟共济的时刻,周泽楷比只会挥舞着双手鬼叫着啊啊啊啊好刺激的张佳乐可爱了整整八万倍。

过山车缓缓的启动了,黄少天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初秋的风在他脸上呼呼的吹过,让他觉得脸颊有些麻木。黄少天几乎是绝望的看着那个本来遥远的小黑点越来越近,可爱可亲的地面重力正逐渐的离他远去,他们也慢慢的往轨道的峰巅驶去。

车轮与轨道相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可怖声响,过山车爬坡的速度也越来越慢,黄少天的一颗心像是跟着过山车一起在爬,在往他的嗓子眼爬,还不安分的砰砰乱跳。过山车的速度越发的慢了,最后停在了最高点上,黄少天的心跳也差不多停了,他勉强睁开眼往下面一望,这下可好,连他的血液也凝固了。

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不那么害怕的吗?在线等,挺急的。黄少天脑子发空,各种乱糟糟的念头却纷至沓来。他茫然的朝左望了望,忽然发现周泽楷还是一本正经的模样,他甚至都没有抓扶手,而是把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栏杆上,两片嘴唇抿得死紧,神情严肃的像是在奔赴战场。

黄少天忽然灵光一闪,转移注意力!对!转移注意力!他怎么忘了有这么一招了?念头转圜间,黄少天颤颤巍巍的从座椅安全带的间隙中拔出左手来拍了拍周泽楷,后者像只见了黄瓜的猫一样陡然跳了一下,然后直直的盯着黄少天,眉头微皱,那意思就像是在问:有事?

当然有事了,他都快被吓死了。黄少天勉强挤出个微笑,尬聊道“上次我在肯德基看到个姑娘跟你在一起,那是你对象还是你喜欢的人啊?”

周泽楷愣了一愣,像是在努力回想着。黄少天紧张的盯着周泽楷的神情,他也不晓得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反正任何能盖过他害怕的情绪在此刻都是弥足珍贵的。

周泽楷思索了两秒,过山车缓缓的颤动了一下,然后朝下做了一个巨大的俯冲。

“啊——”黄少天一声尖叫刚刚溢出喉咙,就听到周泽楷以不大不小的音量冷静的答复他“前女友。”

前女友?

前女友!前?女友?

纵然过山车如将要坠地焚毁的飞机一般,纵然地面的无数景物在极限的重力加速度下在眼前无限倍的放大,纵然黄少天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活生生吓死在过山车上,然而他还是在害怕之余硬是抽出了一丝心神反问周泽楷“前女友?怎么是前女友?”

“分了。”

过山车在脱轨的那一刹那奇迹般的顿了下来,然后在轨道上走了一个360度的大回环,黄少天只能感到无数景物在眼前一闪而过,一会儿是蚂蚁般的人群,一会儿是蓝的发亮的天空,一会儿又是杳渺的江景,一会儿又是周泽楷的脸。他连叫也叫不出声,好不容易才重拾八卦的心情,接着问道。

“那那个德语班的呢?真是她劈腿?”

“不喜欢了。”

过山车又是一个俯冲。

“呀,那多可惜啊,她长得那么漂亮。那个旗手呢?就是那个长马尾的妹子。”

“记不得了。”

跳楼机般的纵跃下沉。

“你这个人这么这个样子?我都知道呢!长马尾,有酒窝,笑起来很甜,我想想她的名字啊,好像三个字。叫……哎!这太猛了差点吓了我一跳,我没害怕啊只是没想到这个速度那么快,我想想………好像姓田,你记得不?”

“……记得。”

“这么说你才记得啊,看来你也没多喜欢那姑娘嘛。”

在过山车一起一沉一冲一转间,黄少天竟真的兴起了八卦的心思,周泽楷居然也真的愿意答。他们二人在过山车速度减慢的间隙就抢出时间来说上一句,否则风声则会盖过他们说话的声音。

过山车快要结束的时候,黄少天才八卦完了周泽楷的三任女友,他最后一句结束语“周泽楷你真是个花心大萝卜”的声音尚且远远回荡在云间的时候,过山车已经平稳的驶回了等候的站台。

他与周泽楷难得愉悦的交流时间结束了。黄少天居然还有一丝丝的恋恋不舍,正在他撤安全带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前排有个板寸头的男生随口抱怨道“连过山车上也有班长的前女友啊,刚刚我听见她骂班长的花心大萝卜了,你们听见了没?”

黄少天一口血差点喷出来,他连忙手脚麻利的松了安全带就想逃离案发现场,脚正要往站台上跨,忽然听见周泽楷在他背后发问道。

“你知道的很清楚?”

黄少天迈出的脚步一顿,差点一个倒栽葱扎进轨道与站台的缝隙中。





其实楷楷也怕,但是楷楷不说出来!

这文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呢。。。。。。望天



评论(4)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