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小冤家-5

(5)和小冤家的大学对决?不存在的


江波涛明明是最早从学校走的,到酒吧的时候周泽楷和孙翔都快喝完一轮了,还没坐进座位被孙大翔一通数落:“泽楷比你晚出来半个小时,九点水,你路上碰见了啥耽误这么久?”

上个月起孙翔正好回国演讲,三个旧日好友又有机会在一起喝点小酒,讲些专业上的研究或者调侃调侃生活上的琐事。周泽楷相当享受这惬意的时光,一方面是最近结束了一个项目需要好好休息,另一方面是自从黄·小冤家·少天高考结果尘埃落定之后,小伙子始终在忙着点什么,他俩也好久没出去走走或者吃个饭。

他总得长大的,不奇怪。

又聊了小半个小时,江波涛开始进入回忆往昔的阶段,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扯到周泽楷身上:“老周啊,你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你本子里一直画个短头发的姑娘,我们问你,你还说是前世恋人?”

“有这个事情吗?”孙翔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嗯,完全不记得。”

“你是不记得,你出国了不知道,老周进来第一年整个学院的姑娘都疯了,结果人家一直说自己在等什么前世恋人转世……嗯,算算你前世恋人也该十八岁了,我可不敢说老牛吃嫩草,不过周教授你打算找到她和她再续前缘吗?”江波涛把酒杯放下,嘻嘻哈哈地打趣周泽楷,他还记得他们的班花听见这个传闻时露出的那个表情,“……那姑娘冲我直摇头,说他怎么长得这么帅,说出来这么可怕的话哈哈哈……”

周泽楷当然没生气,只是瞥了一眼孙翔:“可惜我没找到她。”

过了一会儿话题就转移了,孙翔开始批判他们大学冥顽不化的系主任,周泽楷自然计划通,时不时接上几句,主要还是自己安静地喝酒。

你还会和他再续前缘吗?周泽楷有时候也会想这个问题,当他还是少年的时候,他肯定是爱那个在树梢轻轻摇动花枝的小冤家,而且如果爱一个人就是能独特地占有他,那小冤家只属于他一个人——当然周泽楷也只属于他。

可黄少天,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办,他看着他从一个纤细的婴儿长到一个充满活力的青年,也许比起一个朋友,黄少天更多会把他当成一个家长。所以周泽楷很少去想这个问题,他很迷惑,但也不想想通,他当然希望黄少天过得幸福,那他的爱和关怀就不会无处可去,可他又没有信心能看着小冤家牵另一个人的手,然后把他远远地扔在回忆的角落里。

“老周,老周?老周你是不是喝得太多了,今天要不就到这里吧。”江波涛突然停住了之前的话说道,“眼眶都湿了,想起什么了?”

周泽楷稍微仰了仰头,使劲吸了口气:“没事,最近有些感冒。”

“这叫‘项目结束综合征’,有时候太忙了都不敢生病,忙完了就容易哪儿都不舒服,要不我们今天早点散了吧,回去好好休息,明早你是不是学校还有课?”

想到明天还有节黄少天选了的课,周泽楷一时之间又打起了精神,开学才几周,除了上课他也见不上黄少天,后者入学事情也不少,周教授显然不想耽误黄少天的时间。

结果,结果,第二天走进教室,仔细地看了两遍,周泽楷没看到黄少天的身影。小家伙生病了?大课休息的间隙,黄少天那两个朋友正好来问他些问题,周泽楷毫无痕迹地打探道:“黄少天同学是不是生病了所以缺席?”

“黄少?没啊,他说他认识周教授所以可以翘课,就去和入学典礼上认识的妹子喝咖……郑轩你拽我做什……”于锋看了拉扯他的郑轩一眼,马上改口道,“对对对对,他就是生病了,前两天吃坏了肚子现在都爬不起来呢。”

周泽楷感觉自己额头上青筋跳了一下:“一会儿休息结束,我要点下名,没来的扣平时分。”

郑轩有点着急:“那黄少这没来……”

“生病的和辅导员交假条请假去。”周泽楷嘭地关上了讲义,真难看啊周教授,他自己腹诽自己道,把花名册翻了出来。


老实说黄少天并没打算靠着关系过江波涛和周泽楷的课,但偶尔作为正常的大学生逃次课的情况下,也希望两位副教授给点面子不要点名,他又不是天天都不去上课。想是这么想,刚开始和姑娘开始喝送上来的冰咖啡,郑轩的短信就来了。

“黄少不好了,周教授点了你的名。”

黄少天僵住了,他拿吸管搅了搅杯子里的冰块,给郑轩回短信。

“你没帮我喊到?”

“不是我卖的队友,周教授亲自问的你去哪了,结果于锋给说漏嘴了,本来没要点名的……”

黄少天真是两眼一黑,被猪队友给坑得认不清东南西北,还有周泽楷,怎么说点名就点名?

对面的妹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柔声问道:“黄少,怎么了?”

“没什么。”黄少天镇定的保持着微笑,一面又体贴地往妹子嘴边递了块马卡龙,把妹子哄得眉眼含笑。

正又喜又怒的,突然喻文州也来了一条短信。

  “少天,江教授点了你的名。”

我的妈呀,这是咋的了,黄少天一口咖啡差点从嘴里喷出来,江波涛是出了名的“你爱来上课就来不来拉倒所以我不点名”教授,用脚想都知道谁在里头指示了一把。

我最近一直都忙着社团的事情,打工都暂停了,没机会惹是生非到周泽楷要这样来警告我吧。黄少天一头雾水,又是疑惑又有些生气,赶紧叫了辆顺风车把姑娘和自己送回校区,接着走——狂奔——去了教师宿舍,一头钻进那标着熟悉的门牌号的门里。

“周泽楷?”

被叫到名字的人一开始毫无反应,过了好十几秒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在学校里叫周教授。”

“能不能透露一下我最近干了什么事情惹着您了?”黄少天拉过凳子在周泽楷边上坐了下来,“我听说今天江教授上课也点我的名了……恩,感觉这事和你有关系啊。”他坐在椅子上一边歪着脑袋盯着周泽楷,一边拿自己的衣服下摆给自己扇扇风,一路小跑真是累死了。

周泽楷把椅子转过来,摘下了眼镜:“教授点名很正常,下次不要逃课。”

黄少天本来想生气的,尽管他没什么资格生气——点名没来乃兵家常事,请大侠重新来过,可被周泽楷这么认真一看,他一下又说不出话来了。

“去洗个澡。”周泽楷又把眼镜带了回去,“师娘上次带给你的衣服你还没拿走,在柜子边。”

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汗流浃背,脸红得也出奇,又发现周泽楷这宿舍里竟然就开这个电扇吱呀吱呀地转,外面秋老虎可是还没完全离开,他就不热吗?黄少天一边去那袋子里找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周泽楷的衬衫领子——还是浆得笔挺,看不见一点汗渍,难道他就不出汗吗?

总之黄少天还是决定先去洗个澡再说,晚上一会儿要去社团聚餐,他也不想一身臭汗地去见学长学姐。洗了半个小时,出来一看,周泽楷还是在原来那个位置安静地看书,看到他出来了,才把头从书里抬起来:“洗完了?”

黄少天点点头,他向来不喜欢擦干净头发上的水,这回儿都湿漉漉地黏在额前。周泽楷默不作声地把他推回浴室,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晚上凉,别不吹头。”

“那个,周教授,你今天干嘛突然点名啊,我真的没做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吧。”黄少天低着头任凭摆布,声音捂得有点闷,“其实你上课的ppt我也看了,题我也都会做,偶尔不去一下我觉得不要紧我才不去的……”

周泽楷没回答,不紧不慢地给他吹好了头发,往他手里塞了把梳子,自己又走回了书桌前,捡起之前看到一半的书看了起来。

黄少天一边梳着一脑袋的问号一边跟着走了回去:“周教授……?”

“温差大,注意身体。”周泽楷目光并未离开书本,说道,“和女生多多交往,但不能忘了课业。”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他的去向被同伴不小心说漏了,拿着梳子在周泽楷椅子几步远的地方站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最近刚刚剪过头发,耳后的头发短得能看见底下青白色的皮肤,黄少天出神地看着那头皮,脑子里飞速地思索着。

“周泽楷,你是不是早上以为我病了没来啊?”

男人几乎小小地抖了一下,黄少天就接着乘胜追击了起来:“是不是因为最近我这几个月都忙着打工和入学,你有点寂寞?”

其实这也很正常,老妈这几个月也经常和他说让他尽量在家吃晚饭,大学校区离家里有点距离,她怕黄少天上大学了就难得回家了,好不容易到年底都不用出国交流,黄少天老妈还是希望多和儿子相处——可能周泽楷也有点小寂寞吧,也不是所有人都像黄少天老爹那样这种事情上好像缺根筋一样,儿子仿佛放养的羊。

“我们好像也很久没去吃烤串了,话说我十八岁了可以和你一起喝啤酒了。”

“被我说中了?那是我不好了,周教授,我下次一定不逃课,要不明天我们一起吃中饭好不好,我请客。顺便也展示一下我和本校最帅副教授共进午餐,以显示一下本人的社交圈多么强大哈哈。”

“周泽楷你是不是哭了?”

黄少天拿过抽纸盒,悄咪咪地挪到周泽楷边上,后者当然没有流眼泪,只是怔怔地看着书页,但又没有真的在看书。以防万一,黄少天还是把盒子放在了桌角上。

“周泽楷,我今天约去喝咖啡的姑娘是隔壁院的,结果你猜怎么着,她竟然认识你诶,还说她们寝室几个姑娘都挺喜欢你的,希望你能开点她们系也能辅修的课……”

“早点回去吧,我还有事。”周泽楷突然出言打断了他,黄少天纳闷自己明明在夸他,怎么周泽楷变得看起来相当得不高兴了呢。

他把梳子放回了浴室,又在门边捡起了自己的书包:“那我先走啦周教授,明天一起吃饭?”

那边没像往常一样转过椅子好看着他走出门,只是闷闷地传来一句:“好,到时联系。”

他在看着窗外的什么呢,黄少天走前瞥了一眼,那是几棵枝繁叶茂的红叶李,被初秋的热风吹得轻轻颤动。年轻人没想太多,突然想到周末要和老妈一起带可乐去兽医院看病,就没管那时心里涌起的奇怪感觉,径直走了出去。


评论(8)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