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以身相许(下)

<( ̄︶ ̄)>两更隔得不远我就不指路了啊,大家顺着路标找过去就好了

今天的这更炒鸡肥!




周泽楷醒来是在一个傍晚。他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这梦过分的光怪陆离,做得他十分疲惫。他困倦的抬起眼睛,几乎以为自己也身在梦中了。窗外夜雨连绵,雨声淅沥,天色并未黑透,而是影影绰绰漏出些晚霞的绚丽光芒。

俊俏的小剑客抱着剑鞘靠在墙根睡得口水淋漓,旁边点着一盏油灯,灯上的火苗随着雨声在绒芯之上蹦来跳去,暖融融的火光照在小剑客的身上,让小剑客看起来也是温暖而静谧的,屋内寂寂无声,周泽楷却恍然有一种倦鸟归林的安心与惬意。

他已经记不清他多久没过回家了。

年幼的时候他与母后同住,后来母后给他添了个小妹妹,母后说要照顾小妹妹,于是把他迁到了外殿中。小妹妹整日啼哭不休,母后的眼下始终挂着两块儿乌青。父王说她劳累太重,生产的时候又有损心神,故而体虚气弱。他听得似懂非懂,只知道要努力修炼,好叫母后多笑一笑,说不定她身子就能好起来了。

等他的凝气化枪炼至大成的时候,宫中公人跑来唤他赶紧回宫。他不知出了何事,还兴高采烈的想着要舞枪给母后看。回了母后的寝宫,看到的就是哭得撕心裂肺的妹妹和老态龙钟的父王。

他没有母后了。

他抱住妹妹。从此他再也不是母后的小孩子了,他是青丘的五殿下,他得保家卫国,得扶持王室,他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他一步都退缩不得。

后来他的父王再也没有立新后,而是另娶了许多的妃子,生了很多殿下和公主。他也彻底搬离了正殿,每日繁忙公务,回宫也不过是歇息一下罢了。

黄少天醒的时候看见周泽楷茫然的睁着眼睛,平时亮如点墨的一双眸子毫无神采。他不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只是本能的觉得这时的周泽楷脆弱得让他不可接受。他一跃而起,叉着腰跳到周泽楷的病榻边。

“喂,周泽楷,我可是救了你的性命!你该怎么报答我啊?”

他唯恐周泽楷搪塞过去,连忙摸出了药铺写的方子“我还给你抓了药,每日伺候你翻身擦洗,你说说,这功劳大不大?”

周泽楷动了动右腿,果然右腿上敷满了草药糊糊,后背上好像还被拍了张狗皮膏药。他含糊的“恩”了一声,伸手去搭襟里掏银子来想给黄少天酬劳。

黄少天似是早已料到他有此举动,笑嘻嘻的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噩耗“免啦免啦五殿下,您那一大包袱的银子好像被您自己扔到阵法里头去啦,再掏也是掏不出来的,还是乖乖以身抵债吧!”

周泽楷愣了,不信邪的摸了摸搭襟,果然空空如也。他把搭襟拿出来使劲儿抖了抖,搭襟被他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抖不出半枚铜钱。他看了看黄少天幸灾乐祸的笑脸,忽然觉得不妙。

黄少天嘿嘿一笑,变戏法似的摸出来一张长长的字条,照着字条一板一眼的念道“三七五两,七钱,甘草四两,八钱,明天麻、金锦香、抱茯神各七两,一两二钱。”

他念得抑扬顿挫,咬字又清楚,念了一长段都不带磕绊的,听起来也不甚无聊,可是周泽楷听到最后,竟然还有“每日三餐,小米粥一碗五文,烧鸡一只一两,配菜若干,共七文;每日擦洗七次,翻身两吊钱,打水七吊钱,擦洗一两,换衣两文。总共昏迷了七天,五殿下,你一共欠我四十七两八文,抵掉之前的二两,你还欠我四十五两八文。”

黄少天拍了拍桌子,毫不心虚的强调“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周泽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知黄少天继续说“如果你以身抵债的话,就算一天五吊钱吧,给你削个零头儿,你得在这儿呆上三个月,把债还了才给走。小赤狐说她哥哥平生最信守承诺,五殿下该不会反悔吧?”

周泽楷一时间不知道该张嘴辩解还是缄默不言,黄少天这一长串的话说下来,他只感慨了一下黄少天的珠算还是颇为精通的。黄少天见他沉默,趁胜追击道“五殿下,这算是答应了?”

周泽楷尚未反应过来,不自觉的“恩”了一声。黄少天本来还绷紧了一根弦,怕他不答应还准备了诸多说辞,如今听了周泽楷这声嗯,整个人顿时松弛了下来。他笑嘻嘻的向周泽楷摆摆手“甚好甚好,五殿下果然是个明白人。那,五殿下先休息罢,明日就该起来劳作了。”

劳作?

周泽楷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预感。他答应下黄少天也只是权宜之计,毕竟他现今腿上未愈,蓝雨又是仙家之地,那些寻仇的妖魔不敢贸然前来。待他把腿上的伤养好了,回青丘取来金银财宝,按百倍的酬劳付给黄少天就是,料黄少天也不会再计较这区区四十几两银子。

他心里担忧妹妹,又思索着如何脱身,竟是再也睡不着了。直熬到夜半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次日,天刚蒙蒙亮黄少天就起床去叫周泽楷去打柴,跨进里屋就看到那榻上卧着一只白色的物什。黄少天揉了眼睛定睛一看,那不是周泽楷是谁?他忙跑过去仔细一瞧,此时的周泽楷与他之前抱回来的模样又是大不相同,也许是睡得太熟的缘故,周泽楷反而毫无防备的露出了七条毛茸茸的大尾巴。

黄少天与小赤狐厮混在一处混了整整两个月之久,竟也不知他们这一族是传说中天赋神力的九尾天狐。约莫是小赤狐法力低微,所以只化出了一条尾巴。这么一看周泽楷可比他妹妹厉害得多了,黄少天盯着周泽楷的尾巴不住的瞧,那尾巴尖的一簇毛随着周泽楷均匀的呼吸声摇来摇去,摇的他心痒至极。

周泽楷的尾巴蓬松的如同云朵一般,他周身皮毛的颜色并不是纯白,而是带着些银灰,这使得他的那几条尾巴看起来更柔软可亲。黄少天跃跃欲试着想摸上几把,手感一定上佳,可踌躇了半天又怕被周泽楷发现,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摸了摸周泽楷两只软趴趴的耳朵。

“!”

周泽楷几乎是在瞬间就睁开了眼睛,黄少天饶有趣味的看着他那两只趴下去的耳朵登时竖了起来,金光一闪,榻上的白狐狸就不见了,周泽楷从榻上坐了起来。他还困乏未醒,黄少天也不同情他,而是恶声恶气地喊周泽楷去砍柴烧火。

周泽楷自知黄少天照顾他多时,自己又在他人屋檐下,也不好理论,只能照办。黄少天也怕周泽楷太过劳累伤及腿部,只给他留了小半垛的柴火,又给了他一把劈柴刀。他自觉安排的十分妥当,周泽楷武功高强,劈个把柴火应当不是什么困难事。正好劈了柴,他们二人可以去山上采山菌子打鱼再回来烧灶子………他正美滋滋的想着,谁知后院传来不寻常的一声脆响。

他连忙跑到后院,只见周泽楷握着被掰成两段的柴刀,表情懵懂又无辜。

“五殿下!这是庙里唯一一把柴刀!唯!一!一!把!弄坏了往后就没法砍柴了!”黄少天气得简直要发疯,赶紧把周泽楷轰走了,“算了我来劈吧,你去内堂生个火总行了吧”。

他正寻思着如何修理着把可怜的柴刀,好在柴刀不算断的太厉害,握着刀柄还是能勉强支撑一下的。此时,内堂又传来一声巨响,砰的一声可谓是天崩地裂,听起来比刚才的那一下厉害得多了。

黄少天拎着柴刀的手一抖,直接提着刀气势汹汹地闯进内堂,还没进去就被成团的浓烟呛了两下,咳得气都不顺畅。

好家伙,这下可不是把柴刀掰成两段这么简单了,他五殿下直接把整个炉灶都炸了,炉灰飞得满天都是,看来今日饭也甭做了。原本黄少天是睡在内堂,现如今恐怕内堂都睡不得了。

要不是他中意周泽楷,周泽楷现在该已经被他戳了百八十个窟窿了。

黄少天却还不死心,支着周泽楷去喂马,周泽楷刚进马厩不到小半柱香的时间,马就被惊跑了,蓝雨山大地大,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是找不回来的。

黄少天掂了掂荷包,有气无力地招呼周泽楷“得了得了,咱们还是下山去市集吃东西吧,但得先把这儿给收拾整齐才行。”

周泽楷乖巧的点点头。

他原本对凡人十分不屑,今日一上手才知凡人的生活艰难。他无措地站在一边,看着黄少天用剩下的半截柴刀把柴劈完了。黄少天劈柴轻松极了,几乎是一刀一块,劈开的柴口笔直锋利,柴块大小均匀适中。周泽楷觉得又是好玩又是羞愧。黄少天见他站在那处一脸的跃跃欲试,便最后留了一块给他玩儿。周泽楷斟酌半晌,卯足了气力一刀下去,一根圆柴愣是被他当腰斩成两截。

黄少天在远处抱着肚子没心没肺的笑得开怀。

下一个要处理的就是内堂。黄少天拎着桶去打水,周泽楷也亦步亦趋的跟着凑热闹,凡间的一切于他而言都是新奇而有趣的。他看着黄少天把桶吊下去,然后招呼他转动那个巨大的轱辘,他依言使力,只见那桶里一摇一晃的被提了上来,里面装满了清水。

黄少天见周泽楷的脸上现出孩子般的欢欣雀跃,不觉微微一笑。他们合力把墙上沾的炉灰擦拭干净,然后黄少天从炉灶的侧边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奇长无比的如同筷子一样的物事,黄少天告诉他这叫“火钳”。黄少天拿着火钳往炉灶里探了探,然后夹起了许多烧焦的木块。他忙活了好一阵,不停地夹起夹入各种不同的东西,然后又往屋外撸了两把泥在火钳上一抹,提起火钳在炉灶中一阵猛戳。

他戳着戳着就扭头对周泽楷说“五殿下,你那能喷火的枪借我使使呗?往里面扔个火苗儿就成,不然晚上寒露重,咱们都会感染风寒。”

周泽楷闻言一愣,反应过来黄少天说的是碎霜后不禁哑然失笑。若是想要个火苗的话,凝气化枪倒是小题大做了。他随手一掐,掌心就出现了一簇火焰,他往炉灶里一扔,炉灶里的火焰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他此生见过厉害的狐火无数,却从未见过这一座灰不溜秋的炉子能燃起这么大的火焰,倒比狐火还要奇得多了。若是能用在族人的修炼上………

黄少天见周泽楷站在炉边仍旧是呆呆的样子,知道他又走神了,不禁微微一笑道:“走啦五殿下,再不出门市集就要关了。”

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黄少天不知他的姓名,老是五殿下五殿下地叫,让他觉得莫名的刺耳。他低声说“周泽楷。”

黄少天一愣。

周泽楷抬起了眼睛,“别叫五殿下了”,他说。

树林里的鸣蝉同时静了一瞬。

黄少天背对着他,窘迫着捏了捏烧得发烫的脸颊,声细如蚊蚋地喊了一声“周泽楷……?”

周泽楷“嗯”了一声。

要命了要命了。师父说得对,美色惑人呐黄少天!

黄少天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在他在半刻钟之内就恢复了理智,避开来不去看周泽楷的眼睛,而是跑出了屋子,对着周泽楷催促道“走走走快走,都未时了,再晚就真的赶不上了!”

蓝雨山下的市集不算太大,好在该有的应有尽有。黄少天数了数荷包里仅剩的几枚铜钱,只能不甘的带着周泽楷去了家支在街外头的馄饨铺子。这家的馄饨物美价廉,皮薄陷大,汤头鲜美,一碗馄饨二十个,只要两文钱。周泽楷吃完了一碗还觉不够,黄少天三下五除二的干掉馄饨以后看见周泽楷磨磨唧唧的还坐在凳子上拿着勺子小口小口地吮汤,顿觉不忍,只好又给周泽楷叫了一碗。

今日是五月三日,端午将近,市集里连开了十五天的庙会。他们两人吃饱喝足后闲着无事,黄少天干脆带着周泽楷去逛了逛庙会。庙会上物件众多,都是些新奇有趣的小玩意儿,周泽楷抱着求知的心态一件一件问了过去,黄少天也当真一件一件细数给他听。

他在庙会里转了半个时辰有余,看中了一枚十足精巧的环佩。虽说青丘的宫中宝物无数,但这环佩却胜在趣味。那环佩的玉质只是次等,羊脂一般的玉环中还搀着赤色的杂质,可那匠人的心思太巧,竟将这一块瑕玉雕成了叼着玉环的赤狐模样。

那赤狐的形象娇憨可爱,两耳尖尖,尾巴上一簇白毛,正似他那活泼天真的幼妹,周泽楷无意中瞥了一眼就有些走不动道。他知道自己叨扰黄少天良多,实在不好再问他赊账,于是只能恋恋不舍的在摊子前转了又转。

周泽楷心思游弋之际,忽然感受到背后有一丝妖气掠过。他连忙转身去看,市集里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左右张望了一下,觉得身旁空荡荡的有些不习惯,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禁悚然一惊:黄少天呢?

他不顾自己伤重未愈,心里只记挂着黄少天的安危,于是强行打开了天目,探查黄少天的下落。他刚刚运转真气,背后就被人轻轻拍了一记,黄少天举着两串冰糖葫芦笑嘻嘻的从他背后探出头来“周泽楷,你吃不吃糖葫芦呀?我跟你说,蓝雨山下大大小小的糖葫芦店我都吃过,就属这家最好吃!酸甜爽口,来?尝一口?”说着就将糖葫芦串递到了周泽楷的嘴边。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他两片薄薄的嘴唇上下煽动着,唇角还沾了些糖葫芦的糖粉。不知是不是刚刚跑动太急的缘故,黄少天的嘴唇像小姑娘似的嫣红欲滴,衬着那雪白的糖末竟让周泽楷觉得有些…………可口?

比他宫里的狐女们还要好看些。

他微微低下了头,咬住了黄少天手中的糖葫芦串。黄少天脸上惊愕的表情瞬间凝固,然后又是虚张声势的张牙舞爪道“哇哇周泽楷你拿走吃啊!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松口松口!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就咬住不放呢………松口啊!不松口啊?那走吧走吧,我们回家吃。”

两人打闹着回了家,却没留心到身后有名青衣的女子冷笑着一闪而过。

入了夜,果然有几分薄凉。周泽楷卧在榻上并未睡熟,而是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他料到今日在庙会撞见的那妖精今夜定来寻仇,可是熬了半宿竟是困得睁不开眼。他素来能撑能打,今日不知为何却是倦极。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带着海棠花香的风,撩得他终于是忍不住合上了眼睛。

周泽楷沉沉睡到半夜,不知怎么的忽然十分清醒。他随意抓了一绺风细细嗅了嗅风尾,妖气甚重。

是个厉害的大妖,也不知单是寻仇的还是也想剜了他的心去修炼。

他将衣裳穿戴整齐,漫步走到后院。只见后院中的海棠树下,分明立着两人。稍远些的那个女子身形曼妙,声音柔媚,蛇尾拖在地上逶迤数尺。而另一人,却是黄少天。

周泽楷想出声打扰,却莫名觉得有些不好。他想了想,还是寻了个僻静的所在,静观其变。

女子朝黄少天弯下身子,柔柔的道了一个万福“这位道爷想必也是修仙之人,不知道为何屋中却藏匿了一个妖精?实不相瞒,我与他本有些冤仇,还请道爷………”

她说着说着就诧异地住了嘴。平日活泼开朗的小剑客此时却镇静得可怕,竖起食指比了个“嘘”的动作。

他面上无风又无浪,眸内却暗潮涌动。

这一切来得太急太快,冰雨削断女子的蛇尾的时候女子尚未惊呼出声就已经倒下,她不甘又怨毒的盯着黄少天,却没有了再说话的机会。

“都说了,安静点儿。”

“莫扰了他好梦。”

直到女子的尸首被后院的仙气焚化得干干净净,剑客的脸上却还是冰寒如霜,沉静又冷漠。

黄少天慢条斯理地将冰雨擦拭干净,收剑回鞘。转身的时候却愣了一愣,那人还是穿着一袭白衣,站在月光下抬着眼睛瞧着他,倒没初见时那么冷了,但还是一样的好看。

他像得了糖果的孩童一样,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拉住周泽楷的衣襟“周泽楷你都看到啦?我刚刚帅不帅帅不帅?对了你怎么跑出来了都不披件衣裳的吗?都说了夜深露凉了。”

他忽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停下脚步对周泽楷挑了挑眉毛,一本正经地说道“今日你弄坏我的一把柴刀,烧了我的炉灶,惊了我的马,还吃了两碗滴了香油的大馄饨。嘛,糖葫芦就算是我请你的不计入在内了。”

他顿了顿,似乎是在心里啪啪啪的打着小算盘,最后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笑道“好啦周泽楷,你现在欠了我,五十两三文银子。”

周泽楷眼前一黑。

堂堂青丘五殿下,第一次尝到了欠债难偿的苦闷滋味。




(づ。◕‿‿◕。)づ好了大家都晓得我写文特别长的尿性,光【下】的话肯定完结不了的。。。。。所以后面还会有个尾声【哇.JPG】

一会儿写个小调查请大家踊跃发言不要再让我单机了~~~~(>_<)~~~~


评论(10)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