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唯双

天雷,神坑,巨虐。

一个有着精神病的神经病。

脑洞是黑洞。

一生放荡不羁爱挖坑。

全他妈是瞎几把写。

毒。

目标大概是成为业界毒瘤?

扯完淡了说件正事:周黄only

【周黄】小冤家-4

接着填坑……

顺便指个路:小冤家-3




“你老哥呢黄少天?”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把喻文州桌上的饼干拿了块塞到嘴里,满嘴饼干屑地拒绝前桌的揶揄:“第一,他不是我哥,我姓黄,他姓周。”

“第二,我爹这次和我说好了来开家长会的,而且我这个学期相当太平,所以今天你是不会看见他了……”他刚得意了三秒钟,就瞥见门口那个熟悉的英俊——客观地承认他人的美好也是美德——的脑袋,“吧!我爹又涮我??”

再过十分钟三班的家长们就要涌进教室,几个平时调皮捣蛋的已经从后门拔腿就跑,平时黄少天也是那波中的一员,由于高二最后一个学期他决定好好做人,平时学习还可以的他这几个月既没有上课和老师唱反调,也没搞些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恶作剧。本来信心满满地想展示一下这次的期中考试成绩给老爹看,结果黄大教授又一次放儿子鸽子。

还把他最不想见的人叫来了,嗯,干得好老爹。黄少天故作镇定地嚼着饼干,心想怎么到老妈那儿去告老爹的黑状,不过她现在人不在国内,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帮他打击报复老爹……

喻文州从物理作业里抬起头,把饼干盒往黄少天那里推了推:“你哥又怎么你了?”

“他没怎么,还不是我爹。”

还能有什么呢,黄少天真想吐个泡泡,黄大教授每天全国忙得来回跑讲座没时间管自己,想起来了就只会丢一句“你咋不能向周哥哥学习一下”,我咋向他学习啊,人比我大十八岁好吗?这比较不公平啊,再说我又不是笨蛋,只是比较活泼好动一点,说不定周泽楷十七八岁的时候都没我坐得住呢,黄少天想道。

“考得不错。”

这一声差点把正在得意脑补的黄少天吓到地上,他啥时候走进来的?周泽楷明显是从实验室直接来的家长会,黄少天虽然不想承认,但他还是比较了解周·其实还没评上教授职称·大教授的,这双鞋是周泽楷放在办公室更衣柜里,临时要去正式场合穿的。他咽了咽口水,把目光从鞋子往上移了移。

“周……教授好。”黄少天憋了好一会儿终于蹦出一句,周泽楷就站在他两步的地方,手臂上搭着外套,脸上的表情轻微地紧绷着,因为很少笑,他看着比实际年纪年轻很多。

“先和同学们去自习,结束了我带你去吃饭。”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走了,黄少天拉过正在收拾一桌子饼干碎片的喻文州马上跑出了教室。

……然后又跑回了教室后门。按理说他们都这个年纪了,对家长会的结果也不太在乎了,不像小学那时候,还要在后门看看爸妈的脸色是笑的还是怒的,好能早做心理准备。但是黄少天还是又绕了回去,小心翼翼地从教室后门的门玻璃朝里看了一眼。

他的“家长”总是家长会上最年轻的那个(黄少天对此有点小小的得意),长这么大,老爹老妈参加过的家长会也就那么几次,其余时间都是周泽楷代来,黄少天也纳闷为什么周泽楷就没点别的事情做,这么热衷于给他开家长会呢?

仔细一想,他还热衷给黄少天的理科开小灶,热衷于开车送他去羽毛球馆,热衷于帮他收集甲虫标本……黄少天看着那颗乌黑的后脑勺,当然还有自己招猫惹狗上房揭瓦的捣蛋,都是周泽楷来给他收拾,嗯,还有起码在黄教授夫妻面前给黄少天打了五百次掩护,不然他那点看课外书,打游戏忘记时间,偷偷给班花写情书的事情都得被捅出来。

想着想着,那个后脑勺动了一下,仿佛能感觉到黄少天的目光一样,周泽楷回过头来,目光猛地和黄少天的撞在一起,黄少天吓得又差点跳起来,可是周泽楷只是朝他点点头又转了回去。

啧,黄少天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就是大人的游刃有余嘛,自己只会一惊一乍的。哎,小时候也是,不小心弄坏了什么,自己总是又吓又怕地大哭,周泽楷根本不生气,就摸摸黄少天的头和他说没事,一边替他擦好眼泪,一边收拾一地狼藉,最后哄他带他吃好吃的。他觉得自己好像败下阵来,可是就和他自己说的一样,他和周泽楷干嘛要去比呢,又有什么好比的,搞不好周泽楷眼里他就是只小猫,谁还会和小猫计较。

开完家长会,黄少天灰溜溜地跟着周泽楷一起走出去了学校,后者把车停在学校后的一条小路,这时候学生基本都已经先回去了,人行道上几乎没什么行人,他跟在周大教授后两步的距离,偷偷地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你物理考了班级第三,老师向我夸你了。”

“嗯。”黄少天这会儿真的得意不起来,他还在想着自己就是个小猫的事情。

“老师今天没来,因为系里有事。”

“嗯。”他还能有什么事情,黄少天继续踢着地上的无辜碎石,哎我就是个猫是怎么样。

“……少天,你还好吗?”

“嗯。”我就是个猫那又怎么样,我是一个叫黄少天的很帅的猫,啦啦啦啦啦。

“少天?”周泽楷猛地停了下来,黄少天还在踢着石头往前走,一脑袋撞了上去,正好让周泽楷把手贴在脑门上,“不舒服了?”

他的手真是凉啊,黄少天先想道,周泽楷的脸关切地贴近了些,他的眉毛真是整齐啊,黄少天又想道,周泽楷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人皮肤和他的衣服一样永远这么干净是怎么回事,黄少天再想道。

“没有,我在想我是个猫。”他真是个温柔的人啊,黄少天最后想道,他忍不住撇了撇嘴,朝周泽楷怂了怂肩膀。

结果周泽楷竟然笑了。他的笑是几乎无声的,笑着从黄少天的额头上收回了右手:“那也是个聪明的猫。”黄少天听他带着笑意的声音,好像冬天里刚出炉的烤红薯,又像月圆之夜的云海下的凉风,都忘记要和他往常一样争辩两句。

老实说,除了老爹老妈没事就要自己向周泽楷看齐搞得黄少天很不爽这一点(再加上一点点因为他都这个岁数了还要被监督学业的细枝末节)之外,黄少天还是挺喜欢周泽楷的,他看着沉默寡言,其实很好说话,当然也有时候挺坏的,非得捉弄自己;身边最了解自己的人,除了喻文州应该就只有周泽楷了,搞不好后者还更了解一点,据老妈说他还给自己换过尿布;想要的游戏,嘴上说着不能买,还是偷偷答应他考得好就买给他……

“我想好了,我准备也考Z大。”黄少天把书包背正,清了清嗓子说道。

周泽楷被他突如其来的发言弄得愣住了:“怎么突然想起考试?”

“你不说我是个聪明的猫嘛,我聪明给你看下。”黄少天也笑了,“你这么看好我,我当然也不能让你失望嘛。”

也不能让那些热衷失望嘛。

“恩,所以你讲了这么多的重点是什么?”

黄少天拿过喻文州的饼干往嘴里一塞,“这不和文州你解释我是怎么想起来考Z大的嘛。”

喻文州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你是不是要和你哥说你考上的事情来着?是的话,嗯,他从教室里出来了。”

黄少天嘴里嚼着饼干,一转头看见周泽楷从教学楼里走出来,身边还有几个在问他问题的学生,不过黄大少爷顾不上那么多了,把包往喻文州怀里一扔,夹着信封就冲到了周泽楷的面前,一时之间力道没控制好,整个人几乎要飞进周大教授的怀里:“周泽……周教授!看!录取了!录取通知书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被他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不过还是先告别几个同学,才把黄少天手里的信封接了过来:“……Z大?”他波澜不惊的脸上其实已经泛起了绷不住的好奇和喜悦,黄少天对此更加得意了。

“不仅Z大,还是……”他双手张开转了一圈指了指地面,“还就是这个学院,九月份就选你的课啦周老师,虽然是压着线进的,但我觉得我还是……”

黄少天话没说完,被搂进了一个怀里,他熟悉这个怀抱的椰子味,从他还完全是个孩子时就无处不在,从急诊室的座位上,到校门口的零食摊上,黄少天再小一些的时候,放课后就蹦蹦跳跳地走在前头,周泽楷慢悠悠地跟在他后面;他会同周泽楷说学校里的趣事,说得眉飞色舞。周泽楷就安静地听,有时候他也会买根冰棍,买一只烤山芋,买两串烤鱿鱼,然后满足一下黄少天的馋虫。

其实穿着西装的英俊男人和两串金黄酥脆的炸年糕、一只雪白的甜筒丝毫不相称,现在想想都让黄少天发笑,可周泽楷根本不介意吧,他一直都不介意,如今黄少天已经那时的小学生长到了周泽楷的肩头,他还是不介意。

“恭喜你。”周泽楷轻轻地在黄少天的背上拍了拍,“想要什么奖励?”

黄少天想了想:“首先,我生日那天要腾出来。”

“当然。”

“其次,我是一个聪明的猫了?”

周泽楷嘴角有一个微小但无法压抑的笑,“当然,你本来就是。”

“第三……嗯……周泽楷,你考进大学的时候想要什么奖励啊?”

周泽楷闻言愣了一下,似乎陷入了回忆的漩涡中,仔细想了好一会儿,嘴角的笑反而加深了:“不告诉你。”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周泽楷摇了摇头,一边打开了黄少天的通知书信封,“你给师娘打电话了吗?”

切,什么时候了,还搞神秘主义,黄少天一边掏出电话一边小声嘀咕道:“没呢,这不有时差吗。”

总之我证明了自己是只好猫了,黄少天想着拨通了老妈的电话。


评论(8)

热度(245)